小說,小說推薦
異常樂園
【提示:請問你是否選擇繼續挑戰第五次,也是最後一次意志考驗——“勇氣”?】
“可惜了,如果沒有那場意外,如果雷霆公爵不死,咱們是很有機會挑戰極限的。”
混沌使徒【名字沒想好】,望向身旁一副法師扮相的枯藤老樹,無奈嘆道:“會長,咱們好像只能撤了。”
“唉……”
枯藤老樹悵然一嘆,同樣大為惋惜。
儘管眾人成功救下阿拉丁,可是雷霆公爵卻被死士一號以蠍尾毒殺,接下來的競爭事件也並未遇到離隊玩家,因而損失人手沒能得到補充,僅憑實力大打折扣,連精華能力都沒解鎖的枯藤老樹配合名字沒想好,通過方才的貪婪考驗都略顯吃力,很難應對必然有三星傳奇坐鎮的最後考驗。
“罷了,少一個就少一個吧,其他幾家或許有實力挑戰三星傳奇,咱們兩個就只能依靠笨鳥先飛,博取一線勝算。”
和枯藤老樹抱有相同看法的,還有歸藏領導的九卦小隊,不過區別是,他們三個有一定把握通過勇氣考驗。
“勇氣考驗的作用,主要是防止阿拉丁看到巨蠍部落的亂狀後,生出逃離躲避的念頭,單從紙面情報來看,這個效果有點無關緊要,另外咱們都已經解鎖出了精華事項,沒必要再冒著超過五成的風險,去碰三星傳奇這顆硬釘子。”月照水按照實際情況做出分析。
“你是任務執行者,我沒意見。”悽風苦雨較為隨意。
“可是情報還說,勇氣考驗對玩家同樣有益啊,另外最後的硬幣獎勵恐怕少不了。”
歸藏有些猶豫,他是九卦副會長,哪怕月照水是任務執行者,最後也得聽令行事,然而眼下狀況著實有些難以抉擇,他和悽風苦雨的精華技能,較為偏重與玩家對戰,要是換成連山或者其他公會成員,能夠將通關可能提到七成,然而可惜的是,其他人都有任務在身,能湊出具備較高競爭力的三人小隊,已然實屬不易。
“然而我不覺得這些獎勵,值得咱們冒著五成團滅風險與九成折損風險,去拼一槍。”月照水據理力爭,“在已經擁有八成把握完成後續環節的情況下,我認為沒必要追求十全十美,畢竟制勝規則是完成任務的時間早晚,而非玩家小隊的實力高低,與其讓時間浪費在這裡,不如用搶跑的方式,把別人遠遠甩在身後。”
“好吧,就聽你的。”
月照水的分析合情合理,令歸藏再無疑慮,立時帶領小隊離開森林邁向沙海,不過,他仍然想知道,如果換做自家會長面對這個狀況,將要做出何種選擇,與會長齊名的【閒懶人士】,又會給出哪種答案?
“天時地利人和,好不容易都佔全了,要是這樣還選放棄,豈不可惜?”
人如其名的閒懶人士,一身裝扮休閒至極,半短袖小馬甲人字拖大褲衩,要是再配上茶壺摺扇,簡直就是誤入遊戲的退休老大爺。
“萬一被別人搶了先手怎麼辦?”曾經與餘燼打過照面的春花秋月問了一句。
“放心啦,有【火把】召喚的二星傳奇,再配合我的【靈能卡牌】與【緋色魔方】的童話道具,幹掉三星傳奇不成問題,完事後,不僅能拿到考驗獎勵,還能讓你和緋色魔方解鎖精華能力,追回落下的進度很容易,反正我是挺好奇勇氣考驗,對玩家會有什麼作用?”
閒懶人士作為一會之長,擁有力排眾議的決策許可權,被說得有些心動的春花秋月和緋色魔方對視一眼,也只好配合會長行動。
“對了,我敢說歸藏他們就算提前解鎖了精華能力,也不會挑戰勇氣考驗,他們沒有連山的霸氣和決斷。至於枯藤老樹那邊,我暫時無法斷定,不過想要完成勇氣考驗,就必須提前拿出相應的勇氣,呵呵,雷霆公爵倒是個人物,指不定他能說服枯藤老樹,要是真被他們打通勇氣考驗,那猴子任務的頭號勁敵,就不再是九卦那幫人了。”
閒懶人士胸有成竹的做出判斷,然而他並不知道,枯藤老樹小隊,因為雷霆公爵的不幸敗亡,被迫做出和九卦同樣的選擇,反倒是始終潛於水下的餘燼三人,一致認定有必要將考驗進行到底,而且決策過程堪稱神速。
“閒話不多說,我覺得勇氣考驗可以一試,誰贊成,誰反對?”
“附議。”
“同上!”
餘燼自信表態,邱意濃和白旗自信追隨,阿拉丁這個小透明根本沒有議事權力,於是三人就在寵物猴花生那驚魂未定的眼神中,輕描淡寫的迎來了最後的勇氣考驗。
“當你決定逃出巨蠍部落的時候,就證明了一件事情……”
尼娜身周火焰暴漲氣流湧動,以強勁熱風吹散了遍地都是的枯枝碎葉,幾乎要浴火而起的她,以漠然眼神俯視阿拉丁,一字一句的冷冷說道:“你,是個徹頭徹尾的廢物!”
“退過來!”
立時察覺出危險源頭的餘燼,不由分說的扯著魂不守舍的阿拉丁遠離篝火,旋即又聽隨時可能走出火焰影像的尼娜,寒聲斥道:“你明明知道潛回家中重掌神燈,就能了卻一切煩惱,可是你根本沒有勇氣去面對巨蠍副族長,你懷著一絲可笑至極的希望,逃出巨蠍部落,奢望著高高在上的巨蠍副族長,有朝一日會把你這個微不足道的小人忘掉,可結果呢?”
“……”阿拉丁張了張嘴,很想辯解,自己就是個普通人,遇到生命危機會慌亂會盲從,會不顧一切的逃避死亡,他不是沒想過冒著風險趕回家中,可是對巨蠍族長的天然信任,又讓他不由自主的服從了對方的一應安排。
然而結果卻是,家破人亡。
“曾經的你沒有勇氣去面對巨蠍副族長,呵,難道已經死過一次,而且即將再度死亡的你,就能夠提起勇氣面對他嗎?我不這麼認為,你呢?”
這時,升騰篝火將場景引燃驅散黑暗,連那解體迷霧都有消退跡象。
在阿拉丁的暗淡目光中,尼娜走出火焰顯露本體,即便她的面色仍然蒼白無血,卻能帶給餘燼等人近乎實質的窒息壓力,這是強大意念的外部顯化,被尼娜的眼眸注視到,甚至都能產生清晰觸感。
不消餘燼發話,白旗立時發動探查技能。
看到分享資訊,餘燼皺起眉頭,發現眼前這位的屬性面板,和尼娜怨念體的差別沒有多少。
……
名稱:【迷惘的尼娜】(三階/三星傳奇/半虛化)
血量:25000/25000
技能:意念能力(主)、火焰能力(次)
重要屬性:力量7、敏捷6、感知25+6
介紹:父親的離家出走,讓尼娜的人生蒙上了一層陰影,直至死亡都未曾消散,你現在看到的,便是處於彌留之際的她,而你需要做的,便是用武力讓她不再迷惘,至少不要悲觀的以為“癩蛤蟆吃到天鵝肉”的故事,永遠都只能存在於童話之中,再不切實際的幻想,或許也有美夢成真的時候。
【提示:“迷惘的尼娜”的“半虛化”狀態,可以免疫大部分傷害和控制能力。】
【提示:擊敗“迷惘的尼娜”,可以幫助你在日後的遊戲中,與火焰影像中的“尼娜”加深互動。】
……
比之尼娜怨念體,階位較低的迷惘尼娜,差的只有血量和隨身道具,各種意念與火焰能力,十分齊備,連餘燼最為忌憚的“半虛化”狀態,都明晃晃的標註著。
不過,已然有過一次獲勝經歷的餘燼,對於擊敗迷惘尼娜卻是不太擔心,畢竟【炎魔君王】的強化效果,足以將火焰抗性削減到極低限度,哪怕受到虛化削弱,也能對其造成可觀傷害,再配合邱意濃與白旗,幹掉眼前這位三星傳奇,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
“待會見機行事,雖然虛化效果有點難搞,但也就是多個一兩分鐘的事情。”餘燼向兩位隊友道出判斷。
“好的,要是速度太慢的話,我會考慮用掉【蠍尾毒腺】的。”邱意濃輕輕點頭,雖然這件消耗品同樣會受到虛化影響,但能節省一點時間也是好的。
“誒,不就是個半虛化嗎?好像不太難搞吧。”白旗愣了一下,嘬著菸斗,“鄙人作為頭號探索玩家,連虛化怪物都遇到不少,搞定一個半虛化絕對不在話下。。”
“哦,那我就不用蠍尾毒腺了。”
邱意濃果斷把消耗道具收了起來,旁邊的餘燼卻是說道:“對不起。”
“不是,你們對擁有我這樣合格的隊友,難度不應該發自肺腑的表示出興高采烈嗎?對不起是啥意思?”
“呃嗯……照你這麼說,作為隊友的頭號探索玩家,破解虛化狀態,是力所能及且理所應當的事情,所以我覺得對低估隊友表示道歉,更有必要一些。”
“……”
白旗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心說自己以後應該多表現一些,否則就被餘燼和邱意濃這兩個戰鬥狂,徹底忽略了。
這年頭的半輔助類探索玩家,不容易啊!
就在白旗的遐思之中,迷惘尼娜也總算掀起了進攻號角,她以閃爍火光的雙眸,死死地盯著眼神閃躲的阿拉丁,冷冷說道:“我討厭廢物,討厭懦夫,免得你自投羅網,讓神燈落到巨蠍副族長的手上,不如就提前死在這裡吧!”
話音落下,尼娜聲勢暴漲,以意念激發火焰飛刀飆射而來,直逼阿拉丁的面門,餘燼趕忙支起巨蠍臂盾加以抵擋,令一道道火焰飛刀只能“蹭蹭蹭”的撞碎在臂盾之上,留下些許焦黑痕跡。
高達兩百五十的盾防配合四千點盾值,讓巨蠍臂盾帶給餘燼的安全感暴增數倍,若是換成蟲首重盾,此時基本要面臨破碎界限,根本無法擋住第二波意念衝擊,好讓白旗完成破解虛化能力的曝光程序。
蹭蹭蹭!
咔嚓!
伴隨著下一批火焰飛刀接連撞碎,白旗成功按下了攝靈拍立得的快門。
於是餘燼和邱意濃同時發現,迷惘尼娜那稍顯透明的身軀,竟然在此刻變得清晰了很多,可她的身周影像反而模糊了起來,與血羽用【銜尾封印】的詭異方式封印“虛化”狀態,好像原理完全不同。
“這是怎麼辦到的?”餘燼好奇問道。
“簡單地說就是虛化風景突出人物。”白旗搖了搖手上的異常相機,“你們就當是我把尼娜的虛化狀態,轉移給空氣好了。”
“很好很強大!”
餘燼由衷地讚歎了一句,旋即毫不拖泥帶水的化作縱火狂,並發動軟體分身,殺向不再受虛化庇護的迷惘尼娜。
這位三星傳奇也意識到自己的狀態遭到篡改,並且對餘燼的突然暴起深深忌憚,便接連施展【意念屏障】與【意念抗拒】,為餘燼設下兩道門檻。
然而前者很快被軟體炸彈與飛射弩箭,強勢轟碎,後者則完全無法影響到擁有正牌虛化的扭曲化身,令餘燼得以成功突破阻撓,來到尼娜近前,不由分說的張開手臂,施展出擁有八十倍判定加成的全身自爆。
轟!轟!
兩聲震響幾乎在同時響起,處於爆炸中心的迷惘尼娜,完全承受了這兩次傷害過萬的劇烈爆炸,即便她的火焰抗性依舊削減了一些,可是還是無法避免殘餘生命落到了五位數以下。
這傷害……
好恐怖啊!
邱意濃和白旗儘管在討論組中,聽過不是劍仙用誇張語言描述餘燼的化身能力,有多麼多麼可怕,但是隻有親眼見到這般畫面,才能感受到統治級別的傷害碾壓,究竟有多麼令人無力與窒息。
尤其是讓專注追求極致傷害的邱意濃,很受打擊,看著猶如風中殘燭的迷惘尼娜,她甚至都開始懷疑,自己是否選擇了正確的提升道路?
然而她並不知道,餘燼對於縱火狂的投入,比之她對寄生弩有過之而無不及。
單是縱火狂的誕生,便基於現實扭曲者的【能力結晶】,而後餘燼還接連不斷的為其投入,珍惜奇物【炎魔之心】、作為隱藏任務最終獎勵的【化身石】、得到合金強化的【活性軟體生化服】、多枚【融合樹果(穩固)】,以及擊潰尼娜怨念體所得到的火系能量。
這些資源若是單個拆開,基本上都足以得到精華評定,然而餘燼卻將他們全數投入扭曲化身,所以倘若精華之上還存在更高評級,那麼化身類扭曲能力【縱火狂】,必然位列其中。
這一切的一切,促使扭曲化身的戰鬥,趨於簡單粗暴,可是隻有餘燼知道,他為此付出了多少。
待得八秒之後【矜持自爆】與【軟體分身】完成冷卻,作為三星傳奇的迷惘尼娜便在爆炸之中完全消散。
不過,與尼娜怨念體不同的是,迷惘尼娜卻是在敗亡瞬間,於嘴角處流露釋然笑意。
【提示:你通過了最終考驗“勇氣”,你和你的小隊得到了一百五十枚硬幣、以及三個精華補給包的獎勵。】
【提示:你可以在日後的探險中,與火焰影像中的“尼娜”加深互動。】
【提示:你得到了源自“尼娜”的特殊獎勵——拓展級被動技能“意志烙印”,削弱你受到的負面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