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小說推薦
神妖聊天群
嶽楠邊回覆莫未聞邊對陶情道:“自有人處理,你不必操心,我們只管等結果。”
回到陶情家,她這次禮貌的請兩位監妖使進屋喝茶。倆監妖使謝拒了,這麼晚了還不如回監妖司喝茶舒服。
“那個人暫時應該不來找你了,我們同伴正在追捕她,你也隨時施展自保手段,有情況打我電話。”臨走前嶽楠對陶情道,他覺得直接交流獲得的訊息比召喚令牌感應要快。
“多謝。”陶情沒有表現別的情緒。
“你好好想想自己以前做過什麼可疑的事,無意中惹到什麼人了,人家三番兩次找你麻煩,這可不是一般的執著。”歐嵩很認真地道,希望這石龍子妖吸取教訓。
陶情露出苦惱的臉,“我考慮很久了,但我真沒想起自己有得罪過誰,我問過他們,把我懷疑的我可能涉及的事件、人物都提了,他們要麼沉默要麼說不是,上次城外的那兩個傢伙你見過的,他們表明了與我無冤無仇的……”
陶情很是無奈,眉頭緊鎖,俏臉滿是愁容,無緣無故被人索命,她才是最不好受的那個。
歐嵩記得之前與楊帆一起對抗的那兩個不知名妖,他們確實說跟陶情完全無冤無仇,只因她有他們想要的東西,所以他們就來搶?
“你小心。”丟下一句不溫不淡的話語,歐嵩便與嶽楠離開。
嶽楠看時間,凌晨兩點半過。
兩人走了一段路才打到車回監妖司,莫未聞沒聯絡他們去幫忙,他們就回監妖司去,為不打擾前輩們,嶽楠也沒發訊息詢問莫未聞行動如何了。
他們回到監妖司時凌晨三點,茶館無人,歐嵩把自己丟入柔軟的沙發裡,拿起桌上嶽楠的食物吃。
嶽楠從吧檯提來果汁和杯子,跟歐嵩吃著零食玩遊戲,悠閒的等著前輩們的訊息。
不知過了多久,莫未聞給嶽楠發來訊息。
平平無奇的男人:“暫時結束了,是鬼魂附身,對方跑了,白天上班再詳說。”
後面莫未聞發了一個打哈欠的表情。
嶽楠給歐嵩看訊息。
“鬼魂附身?那個護士是被鬼魂控制身體了啊,最近怎麼常跟鬼怪打交道?”歐嵩說著輕搖頭。
嶽楠感嘆道:“鬼怪跟妖,現在看鬼更厲害,光附身就能威脅一個一重雷的妖。”
“那鬼的道行也不淺,等明天看是怎麼回事,現在……四點半不到,還有三個小時的時間就上班,今晚跑一趟也累了,我睡覺。”歐嵩看了下手機,把杯中的飲料灌完,然後起身去洗手間。
嶽楠也困了,收拾一下桌上的垃圾,他也去洗手間,回來便在沙發上躺下。
不知多久,嶽楠被叫醒,他未睜開眼就聞到熟悉的美味的早餐味道,豆漿油條,烙餅包子。
“第一次值夜辛苦了,來,這是我最愛的早餐,獎賞你。”莫未聞把早餐放桌子上。
豆漿油條是莫未聞常吃的早餐,嶽楠也愛豆漿油條,但油條油膩,天天吃很容易膩,天朝的早餐多種多樣,嶽楠吃油條的次數並不多。
“多謝莫哥……”嶽楠不客氣接受,起身舒展身體,抓抓腦袋,他正要問昨晚的情況,見歐嵩從洗手間出來。
“莫哥早,”歐嵩熱情地跟同事打招呼,“嶽哥,早啊。”
嶽楠站起來邊微笑道:“歐哥,早。”
在相互恭維中,嶽楠進入洗手間,開始解決生理問題,然後洗漱,他早已準備好自己的清潔用具,牙刷、牙膏、毛巾。
嶽楠回到茶館,見東方閨已到,室長還沒到,曲閒和楊帆昨夜熬夜,下午一點才上班,而室長,他似乎經常最後一個出現。
嶽楠邊用早餐邊聽莫未聞說昨夜的情況。
“連老師就是被一個強大的鬼魂附身的,附身容易,控制宿主的身體和意識很難,宿主意志強的甚至可以驅趕附身物。”
“那個鬼魂就是在侵佔連老師的身體和意識的過程被連老師察覺,遭到連老師強烈抵抗。在醫院時,曲閒他們到達的時候那個鬼魂對修靈者有所察覺,所以它臨時轉移到最近距離接觸連老師的護士身上。”
“那個護士叫‘阮佳佳’,阮佳佳被那鬼魂侵佔了身體,然後跑去找陶情,陶情拖延時間到我們出現,阮佳佳就跑了。”
莫未聞說完大概情況,喝了口飲料後笑道:“這說明那個鬼魂知道我們的身份,提防我們,以我們的實力是不是那個鬼魂的對手的,對方忌憚的是我們監妖使的身份,忌憚我們所使用的除妖法器。”
“阮佳佳目前逃逸中,不知去向,不知是離開了東州市,還是藏哪兒了,我跟曲閒他們昨夜追蹤到天亮也沒找到。”
“我想那個鬼魂應該已經放棄阮佳佳,附身在新的宿主身上了,畢竟阮佳佳是我們清楚的目標,這對鬼魂不利,不過,那個鬼魂現在的宿主會好長一段時間內應該是不會更換了,頻繁更換宿主對魂體不利。”
嶽楠與歐嵩對視,他們正要評論一二,東方閨說話了,“這鬼魂應該與之前要抓陶情的那兩個不明真身的妖有關,他們進不來東州市,所以讓鬼魂進來,連老師從外省回來,那鬼怪便附身在她身上,載她的順風車進來了。”
歐嵩點頭,贊同東方閨的推測,覺得就是這樣,“連老師從哪兒回來的,可以查到幕後人的來歷。”
嶽楠思考了一下,道:“陶情是在北州市渡的劫,也是從北州市逃過來的,連老師不是從北州市回來的吧。”
北州市和東州市同屬一省,連老師是從他省回來的。
莫未聞搖頭,“不是,連老師是從天蜀省回來的,但不一定找陶情麻煩的人是在蜀天省,附身她的鬼怪就是在天蜀省下的手。”
東方閨點點頭,“我覺得我們還是該從連豔芳老師身上著手,那個鬼魂說過她有罪,根據這一點或許能查出那個鬼魂的來歷。”
莫未聞點頭,“這事等下午曲閒他們來了看他們怎麼做。”
畢竟這是楊帆他們負責的任務。
“這事真是迷惑啊,要是知道那個石龍子有什麼是別人想要的,對方的來歷就有線索了。”這時,旁邊忽然響起大家熟悉的聲音。
嶽楠猛地往右邊扭頭,董庸不知什麼時候靜靜坐在隔壁桌子,靜靜的煮茶,不發出一絲動靜。
歐嵩笑道:“我更想知道,為什麼抓捕陶情的妖不敢進東州市來,變著法子讓鬼魂附身人進來辦事。”
東方閨點點頭,看向室長,眼中露出一絲好奇、疑惑,還有探究,但沒問。
嶽楠微微一怔,他想起室長說的需要喬淮淨化的危害,莫不是那個令妖忌憚的?
不,不,如果那個讓妖顧慮不敢靠近東州市,那東州市就沒有妖了。
董庸清澈銳利的目光在在場的部下身上劃過,似乎知道部下在想什麼,微笑道:“東州市沒有令妖忌憚的東西,不然我們這兒得叫‘無妖城’了。至於抓捕陶情的妖在怕東州市的什麼,這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是他們與咱們市的誰有什麼冤仇或做過什麼約定,才不踏入這裡一步,白蛇段姬嘛,可能是無意中知道了對方的這個祕密,才把陶情帶到這裡來避難。”
“那為何段姬不告訴陶情對方在顧慮什麼?”嶽楠想不通。
“祕密就是不宜多人知道的玩意,或者段姬有什麼顧慮吧,到底是什麼我就不清楚了。”董庸端著茶盞淡淡地道。
今日照舊,歐嵩和東方閨巡視,嶽楠和莫未聞在部門裡待命。
曲閒和楊帆下午一點沒有出現在監妖司,下午四點半的時候,他們才到來,不,應該說是回來。
“有人發現阮佳佳倒在城外的公路草叢裡,被警察送去醫院,我們去醫院看她,檢查了她的身體,附身之物已經離開,她除了虛弱沒別的傷害。”
“同樣,連老師也是,身體已沒什麼問題,我們都給她們喝了靈草藥湯,不然她們的身體得很長時間才恢復。”
曲閒不待他人詢問就主動告訴同事這事的後續,滿足其他人的好奇心,也滿足他的分享欲,不跟人說說他心裡憋得慌。
歐嵩喝了口果汁,道:“你們查連老師了嗎?”
曲閒今日東奔西跑,累了,灌完一杯果汁又倒一杯,邊道:“連老師的那個警察親戚查了她,她沒做過什麼虧心事,誤傷的可能也很低,連老師的是一個人品道德都線上的人,我相信她的警察親戚不會隱瞞我們,他明白隱瞞這種事毫無意義。”
楊帆也道:“想要抓捕陶情的一方與陶情無冤無仇,就是想要得到陶情身上的什麼東西,這行為堪比強盜,沒道理可言。”
“那個鬼魂,可以肯定它是上次想抓捕陶情的人因無法進入東州市而派出的替代者,那個鬼魂為來東州市抓捕陶情,不擇手段,附身於人身上,它說的話也不一定是真的,它或許只是為了動搖連老師的意志而用‘罪’汙衊她,只是連老師意志異於常人的堅定,沒讓對方得逞。”
莫未聞看著楊帆,“有可能,那連老師就不必再查了。”
嶽楠嘆了口氣,“那就是說,線索斷了,那鬼魂抓捕陶情失敗,溜了,它附身的兩個人都沒有關於它的記憶,更不知道它的來歷。這幫傢伙來東州市找茬兩次,兩次都給溜了,真叫人不舒服。”
“我們又不是萬能的,別在意。”歐嵩笑笑地拍拍嶽楠的肩頭。
嶽楠笑道:“我更在意那些解不開的謎,他們這麼囂張,不擇手段,到底怕東州市的誰而不敢踏入城裡一步,我可真的好奇得要睡不著了。”
“別想了,以後會知道的。”歐嵩也想知道,但他沒嶽楠那麼時刻想著。
“那個鬼魂,棄了兩個宿主,第三個宿主它一定不會輕易再棄,現在它的宿主沒暴露,它暫時是安全的。”
“它的目標是陶情,幕後人進不來東州市,換個方式好不容易進來了,我相信這次的失敗,只會讓那鬼魂更不甘心,不會輕易撤退,它應該還在東州市的哪裡藏著,伺機而動。”
“楊帆,曲閒,你們繼續追查那附身鬼魂,務必把它揪出來,陶情這事儘早解決掉。不然,時不時有不明鬼怪來我們地盤找茬一番,真是叫人防不勝防,危害不斷,麻煩不斷。”
“巡視的人,也小心注意附身魂魄。”
“陶情那邊也盯著,若出事好及時行動。”
不知何時出現的董庸,平靜而嚴肅的安排著。
“知道了。”
大家點點頭應著。
嶽楠著想了想,道:“我去祭拜那些傢伙問問看他們有什麼線索,那個鬼魂想要變得更強,吞噬同類是最快的法子。”
歐嵩看向嶽楠,眨眨眼沒說什麼。
董庸點頭,“嗯,不錯。”
得到安排後,大家不在監妖司逗留,立刻下班。
嶽楠在路上問荷花有什麼看法,她可是個強大的靈。
荷花帶著柔媚的聲音道:“公子剛才說的不錯,對方若想要變強,定會去狩獵同類,今晚它應該就會行動。監妖司到處搜尋它,它察覺危險,不會想呆在東州市太久,依我看它也就再行動一次,到時候不管成功與否它都會逃離東州市。”
嶽楠目光隨意在街上飄散,邊輕聲道:“好,那我等會兒就去祭拜那些傢伙。”
這時,手機響了,嶽楠拿起手機看,是歐嵩的訊息。
區欠山高:“嗨,嶽兄,你今晚要去祭拜那些傢伙吧?”
嶽楠眼睛一亮,笑著回覆:“是的,歐兄要來?”
剛才在監妖司里歐嵩怎麼不提?他有事,回家了確認沒事了?
區欠山高:“哈哈,如果嶽兄想要個跟屁蟲的話……”
丘山木南:“哈哈,我正差個提東西的小廝。”
嶽楠發了個壞笑的表情。
區欠山高:“好嘞,少爺,哪兒見?”
丘山木南:“鴻福路,肯德基,一起吃飯再去辦吧,現在七點不到,還有時間。”
區欠山高:“行。”
嶽楠在肯德基裡等了十幾分鍾,歐嵩來了,他換了身休閒衣服,******,清爽帥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