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仙魔同修 愛下-第5028章 雙面佛相伴


仙魔同修
小說推薦仙魔同修仙魔同修
叶小川现在只想回到师父身边,跪在他老人家的面前痛哭一场。
可是他不能那么做。
他现在已经不是叶小川,而鬼玄宗的宗主。
看着叶小川朝着自己走来,醉道人的身子开始微微的颤抖着,嘴唇开口,喃喃的道:“小川,小川……”
在叶小川的心中,醉道人永远是他的师父,重要程度无人能替代。
同样,在醉道人心中,叶小川永远都是他的开山大弟子。
不论叶小川是成魔,还是成佛,他都不会舍弃自己这个弟子。
玉机子看着叶小川的背影,神色有些复杂。
不过很快,他就将注意力放在了招呼各派掌门的身上。
在处理叶小川的问题上,玉机子一直是很纠结的。
想他死,同时又不想杀他。
可以说,玉机子从未做过对不起叶小川的事情,恰恰相反,他对叶小川是报以厚望的。
当年开启轮回剑阵,斩下那一剑,也是为了苍云大局着想,不想让苍云门的真法外泄。
除了此事,玉机子可以说无愧与叶小川。
为了叶小川,他放弃了古剑池,改立叶小川为苍云少门主。
将云乞幽下嫁给叶小川,并且亲自为二人主持订婚仪式。
将整个南疆都交给叶小川打理……
从玉机子以前对叶小川的种种表现来看,他是一位比较合格的长辈。
如果将眼光放大,就可以看出,玉机子不仅仅是对叶小川大方,对待苍云门其他的年轻弟子,同样也不吝啬。
紫阳传给了宁香若,斩尘传给了云乞幽,无双传给了杨十九……
要知道,醉道人与静水师太,当年都是极力拥护元秦的,可以说是玉机子的敌人。
都市全能巨星 明巧
玉机子却能摈弃前嫌,将苍云门诸多厉害的法宝,都传给自己敌人的弟子。
这绝对不仅仅是收买人心那么简单。
玉机子的胸怀,气魄,眼光,格局,是苍云门四千多年来,三十多位掌门中极为罕见的。
苍云门有今日之兴盛,成为人间修真界的首领,玉机子居功至伟,功不可没。
他选择铤而走险,吸取阵眼里的地脉煞气,炼化诛神魔剑,也并不是为了自己,起码从一开始,他的出发点,便是为了拯救天下苍生,保住祖师传下来的苍云基业。
对与错,都是相对的,就看从什么角度去看待。
玉机子此刻见到叶小川,内心很复杂,但他的面上依旧是和蔼可亲,与前来参加会议的那些正魔掌门宗主打着招呼。
叶小川此刻的心思都放在了恩师的身上,他没有去在意,现在玉机子内心中的真实想法,更没有去仔细的观察玉机子的身体与心态上的变化。
他不在意,自然有人在意。
在他的灵魂之海里,叶天赐与叶茶开始讨论玉机子现在的情况。
叶天赐问道:“天祖父,你有没有感觉到玉机子身上的那股戾气?”
叶茶道:“你小子可以啊,玉机子身上的戾气被隐藏了起来,比起上次在天水城那个如魔鬼一般的玉机子,此刻的玉机子身上,几乎没有任何魔气外泄,没想到你竟然能感受的到。”
叶天赐道;“天祖父,你别忘记了,我的诞生,就是叶小川心中的魔气所化,虽然玉机子将他体内的魔气与戾气都极力的压制了下去,就算是修真强者也未必能察觉出他身体的异样。
但他体内的暴戾魔气,与我乃是同源,我自然能感觉出来的。
不过,我却无法感受的出,玉机子此刻到底入魔到了何种程度。
上次在天水城义庄里,他就像是吃人的魔鬼,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透着可怕的魔气与杀气。
现在,他却和以前并无两样,甚至在面对叶小川时,也没有露出异样。
似乎那天晚上,在天水城义庄里的人并不是他。
天祖父,你见多识广,你觉得现在玉机子到底是好还是坏。”
这个问题算是问倒了叶茶了。
叶茶陷入了沉思。
饶是他这位大能,也无法准确的对玉机子现在的情况做一个准确的判断。
毕竟此刻的玉机子,与上次天水城义庄里的玉机子,差别实在是太大了。
一个是仙风道骨老神仙。
一个是鬼气森森的恶魔。
这就像是佛门中的双面佛,一面普度众生,一面嗜血凶残。
虽然叶茶无法看出玉机子的状况,但他可以肯定,玉机子和叶小川面临着同样一个问题。
心魔。
相比之下,玉机子的心魔比起叶小川要弱许多。
叶小川的心魔已经生成了自主意识,变成了不受控制的叶天赐。
玉机子的心魔并没有达到这个程度,心魔只是在影响他的心智,并没有形成自主意识,以玉机子强大的心智定力与修为道行,依旧可以将这股嗜血杀戮的念头给压制下去。
在二人的对话中,叶小川来到了醉道人的身前。
开始各派掌门都争着抢着和叶小川打招呼。
当叶小川走向醉道人时,就没有人再上前和叶小川说话了。
当然,叶小川身旁的保镖们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带了三十多位供奉过来,其中千夜圣君等十多人,几乎是寸步不离的跟随在叶小川的左右。
这些人都是人间最顶级的强者,有这十多位大佬贴身保护,就算是须弥强者,也未必能对叶小川一击必杀。
此刻,许多正魔掌门,都站在周围,看着这对师徒的相见。
最想看的,是叶小川会不会向醉道人下跪。
跪还是不跪,二者代表的意义完全不一样。
跪了,说明叶小川依旧把苍云门当做自己的宗主门派。
不跪,说明叶小川已经完全脱离了苍云门,将苍云门视为了未来的竞争对手。
叶小川的表现,又令他们失望了。
叶小川并没有下跪,只是看着醉道人,默默的低下了头。
轻轻的唤了一声:“师父,我回来了。”
醉道人颤抖的身子也稳定了下来,他缓缓的道:“等这里的事情忙完,跟师父回去多住几天,让小竹给你包饺子。为师知道你一定惦记着小竹的饺子。”
叶小川笑了,道:“还是师父了解我,这些年我可就惦记着小竹师妹包的饺子。”
醉道人也笑了。
他们师徒二人相依为命多年,纵然十多年未见,心中以及存在着外人难解的默契,无须多言,也没有令人伤感的画面,一个微笑,一句简单的家常问候,便已足矣。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