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一品丹仙 線上看-第一百五十四章 說客閲讀


一品丹仙
小說推薦一品丹仙一品丹仙
崔明忽然出现在丹房前自报家门,着实让吴升吃了一惊。
又看了看眼前之人,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面上带着大方而不张扬的微笑,举止温文尔雅,衣着朴实,但于袖角处镶着金丝线,领口的内衬隐约可见狐毛,可谓低调奢华,让人无论如何不好意思追究他“擅入内宅”之罪,反而有蓬荜生辉之感。
虽说没有见过崔明本人,但无需验证,以此人的风仪,旁人想要冒充也难。
吴升忍不住看向外进院子,冬笋上人还在诊室坐诊呢,怎么提醒他开溜?当下忙伸手延请:“崔使光临寒舍,不胜荣幸,还请入内。”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将崔明请入自家屋中,双方对坐,吴升烧水烹茶,送上热汤,崔明饮了一口,道:“崔某入城,慕丹师之名而来,未及告知馆驿,实在唐突了。”
吴升谦虚道:“不过是偏僻小国,一点薄名,崔使见笑了。”
崔明道:“申丹师太过谦了,会盟之时力压诸国丹师,使龙虎金丹重现人世,崔某闻之,不胜感慨。”
吴升忙道:“侥幸,侥幸!或许是老师在天之灵护佑,假于我手,这才能得灵丹一枚,说来惭愧,灵丹成时,我已穷耗精力,回返庸城,足足躺了一个月啊。”
崔明点头:“听说了,申丹师以血祭丹,大有名士高师风范,崔某敬仰之情,发自肺腑,还请申丹师受我一拜!”说着,伏地拜倒。
吴升连忙离席避让:“如何敢当!”
接下来,崔明便开始大谈当年他在临淄和羡门子高的一面之缘,讲到对龙虎丹道的崇慕之情,又说到如今各国丹师的成就,谈天说地、指点人物,当真是口若悬河,听得吴升津津有味,对天下丹师多了不少了解。谈论之间,甚至还说到某些名师的癖好,着实让吴升学到了一些奇怪的知识。
半个时辰之后,崔明话锋一转,开始询问吴升将来有何打算。
吴升道:“身为丹师,无非提升修为、苦研丹道罢了,在修行路上继续前行,炼制更多更好的灵丹。”
崔明点头道:“申丹师志存高远,崔某极为赞赏。只是庸国国小力微,地少民贫,若是坐困于此,恐不利于丹道大进啊。”
吴升皱眉,思索片刻,问:“却不知崔使有何高见?”
崔明微笑道:“不知丹师可曾识得孔丘?”
吴升立刻来了精神:“听说过,崔使有什么消息?”
崔明道:“孔丘之贤,名满临淄,稷下学宫也尽为称道。我听说他周游卫国时,卫大夫子圉欲起兵攻伐太叔疾,问计于孔丘,孔丘不愿相助,连夜收拾车驾离开卫国,他对弟子说,鸟则择木,木岂能择鸟啊!”
吴升立刻接口:“此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侍矣!”
崔明呆了呆,道:“申丹师……此论,深得我心,崔某正是此意。”
吴升饶有兴致的催促:“然后呢?继续!”
崔明顿了顿,整理了一下词句,道:“以申丹师如此精深之丹道,于庸国不过一门下士,世人闻之,莫不痛心。想贵师弟云济,丹法不精,品性更非纯良,却被鱼国拜为客卿,入下大夫之列,比之申丹师如何?崔某不甚痛惜……”
吴升当即道:“崔使的意思,我知道了,崔使是让我转投鱼国?崔使是来为鱼君做说客的么?”
今天開始做男神
崔明眨了眨眼睛,干咳了几声,干了两盏茶水,开口道:“申丹师误会了,鱼国不过小国,崔某怎会劝丹师去鱼国呢?就算是去了鱼国做大夫,一偏僻小国而已,这大夫做得又有何乐趣可言?”
吴升恍然:“崔使不早说?拐这么多弯子,崔使是让我投楚?”
步行天下 小说
崔明点头:“正是如此。”
吴升问:“楚国能给我大夫?”
崔明道:“眼下自是不能……但还是崔某刚才说的,鱼国乃偏僻小国,就算做了大夫又能如何?如贵师弟云济,不也是朝不保夕么?恐怕还不如大楚一介国人白丁来得安稳!虽说不做大夫,但我家左徒已露招揽之意,只需申丹师同意,崔某当禀明申左徒,纳丹师为门下士,不比这庸国公子门下士来得优容?将来左徒高升之后,因功而荐,上国大夫之位,也非触不可及!”
吴升沉吟良久,在崔明期盼的目光中伸出三根手指:“我有三问,不知崔使能答否?”
崔明精神一振:“请说。”
薔薇色的平面模特
吴升道:“我为丹师,炼丹花费极大,若无财力相助,便无法专心炼丹,不知申左徒门下士一个月开多少工资?啊……就是薪俸,薪俸不懂?就是每月给笔钱开支!”
崔明张了张嘴,没法回答。身为门下士,主要是为了托庇于主家,遇到大事有人在背后撑腰,如崔明之类,压根儿就用不着依靠申斗克为生,有时甚至还要反哺申斗克,当然也有一些家境穷困的死士和谋士,吃喝拉撒全指望主家,立了功也能得到主家的赏赐,但要说什么按月发俸——没有的事!
就算给俸,如吴升这样的丹师,该给多少才够?以前的云济也没问过这个啊!
见他不能答,吴升点了点头,道:“好吧,先不说薪俸的事,若我去了扬州,扬州的灵丹能否都交给我来炼制?比如军中所需、扬州尹的赏赐,交郢都的供奉之类。”
崔明思索良久,道:“申左徒可以为丹师争取,但也请丹师体谅,上面还有扬州右徒、扬州尹,扬州不是申左徒说了就算。”
吴升再次点头:“实诚人!崔使若一口应承,我反而不信了。我还有一问,若前面两个条件都行不通,申左徒愿意支付我多少买断费?”
“何谓买断费?”
“我在上庸为公子庆予效力,承包茅贡、拍卖灵丹所得,每年收获颇丰,足以支持我钻研丹道,去了扬州,人生地不熟,申左徒不给薪俸、无法为我承揽灵丹的大批量炼制,总得有所补偿吧?这笔补偿我离开上庸的损失,便是买断费,不知申左徒愿出多少?”
崔明听罢,只觉一阵茫然。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