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起點-第七百九十六章:心理治療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对于许多人来说“暑假”这两个字是金色的,它代表着不少人记忆中数不清的盛夏,米色的阳光穿过小区角落的葡萄藤架,一束束的光络被葡萄的藤蔓修剪成了碎碎的果实,结在绿茵的草地上饱满闪烁。
远处的独栋的别墅红顶的瓦片被太阳晒得光泽耀人,光秃秃的歪脖子树上零星几片的绿叶涂油般的墨绿,一个人影从绿叶的间隙中走过,踏上了花园石板路的小径。
白色的运动鞋踩在了石板路上,阳光由上至下照在一身清凉白T夏装的楚子航身上,他独自穿过了独栋别墅前的花园小径,在他两侧洒水器旋转着喷出薄薄的水雾,阳光照下模糊能看见迷你的彩虹挂在草坪上。
空气中还残留着早晨独有的湿润水汽感,现在的时间还很早,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楚子航总是提前赴约给自己预留一些准备的时间。
他站在独栋别墅的门前没有敲门,仰望这栋三层欧式的建筑,按照这座城市的普遍房价全款,位于这个地段的别墅区通常只是首付都足够其他正常户型全款结清——卡塞尔学院的心理部虽然从来都是不可或缺的部门,但他从来没想到过里面的一个教员都可以有钱到这种程度。
容云清墨 小说
这里是诺玛昨晚十二点整时发给自己的地址,校工部的带队队长恪守每一项指令,里面自然也包括楚子航提到的预约心理咨询。
专员主动寻求心理治疗帮助从来都是一件可大可小的事情,在申请提出不到十二小时内楚子航这位‘A’级专员的需求就被诺玛优先处理,快速地预约到了隔天早晨八点整的心理治疗,效率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高。
其实有一部分原因也在于楚子航的运气不错,谁叫在诺玛检索中正好就发现距离他最近的心理教员就在离他十公里远不到的别墅区内呢?正好这位教员在假期中也正好有空,顺理成章地快速接下了楚子航这单“外快”。
站在别墅门前好一会儿,等到时间差不多了,楚子航伸手按下了别墅的门铃,清脆的叮咚声响起后退后一步继续等待,心中默数了三十秒没有应答之后,再度上前一步按下门铃再次进入读数,如果这一次还没有人应答他就会选择转身离开。
这一次,门后终于有了反馈,在楚子航数到最后三秒时,门锁咔嚓一声响了,大门从内部被打开了。
楚子航站在原地没有动,因为他发现没有人打开的门后推门而出,防盗门虚掩着停在那里,如果没有一阵恰好的过堂风吹来,大概它永远都不会主动为他敞开。
他抬头看了一眼这扇防盗门,站定了数秒后选择上前一步开门,在他的手放在门把手上的瞬间,那扇防盗门兀然从里面向外撞开了,力量大到掀起了风啸声,像是要把楚子航整个拍碎洒在草坪上成为肥料一样。
楚子航这个时候躲已经躲不及了,不过他也没有想过躲,握在大门把手上的手掌顺势向前贴住门板,运劲如抽丝脚步上瞬然发力以太极拳的技巧将自己全部的力量爆发了出去,在防盗门势头一缓并且出现裂痕的时候,再贴身靠了上去,以抖劲的震弹力将太极拳的靠劲穿透到了门后对他忽然袭击的人身上。
这时在门后忽然响起了一声轻咦,原本应该被利落地抽回去的大门忽然停滞在了距离关拢还有数厘米的地方,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将楚子航震出的靠劲全部收住了,所有力量透过防盗门像是泥牛入海般消融为水,像是被某种对抗的力量‘化’开了一样。
医 神
看见这一幕,楚子航也停手了,因为他已经知道门后的人是谁了…能化开太极靠劲的化力自然也只能是同样造诣水准的太极,他和门后的人都师承同一个太极老师。
大门再次被打开了,门厅前站着的赫然是林年…只不过扮相有些太过居家了,一身绿色的恐龙睡衣,左手端着一杯热巧克力,右手扶着防盗门,右腿后置,左脚穿着拖鞋轻轻抵在大门的地步。
十分标准的太极卸力姿势,虽然防盗门是保住了,但代价就是后置右脚下的地砖向后两块都细密地碎裂开来。
“再用力多一点点就得联系装修公司的人来换门了。”这是恐龙林年看向门外楚子航说的第一句话。
“对不起。”楚子航说。
“不该你说对不起,先动手的人是我。”林年把门完全打开,喝了一口手里的热巧克力,转身示意楚子航进来,“吃了没?”
“吃过了。”楚子航走进门内正准备带上防盗门时,轻轻用力门就从门框上落了下来,他单手提着防盗门看了一眼前面喝着热巧克力往里走的林年,一言不发地把门给卡回门框里去了。
加油薛莉兒
“我不记得我跟你说过我住这边。”林年走进了客厅里拉开了紧闭的窗帘,早晨大好的光线照代替了头顶的水晶吊灯点亮了别墅,他走向橱柜拿出了咖啡罐和巧克力粉看向楚子航,“咖啡还是巧克力?”
“巧克力,谢谢。”
林年放回咖啡罐,从消毒柜里拿出了个新杯子冲起了新一杯的热CoCo,“诺玛告诉你我的住址的?那么你应该收到执行部的紧急任务通知了?”
“什么紧急任务通知?”楚子航问。
“诺玛还没有对你发布那个任务?”林年顿了一下,“那你是怎么找我找到这里来的?”
“我不是来找你的。”楚子航看着拿勺子搅拌着热CoCo向自己走来的林年说,“我预约了心理部的教员,诺玛发给我的地址引导我来了…这里。”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接过林年递来的热CoCo的楚子航也陷入了沉默…诺玛为他预约的心理部教员的身份几乎已经一览无余了,林年都已经站在这里了,那么这个偌大的别墅里理应还有着谁根本不用猜了。
也就是下一刻,楚子航握住热CoCo的手指忽然收拢轻微发力了,他抬头目光如电般锁定了二楼护栏的一角,在那里不知何时已经蹲了一个人影正手持一把HK P2000手枪对准着自己,保险已经关闭子弹随时随着扳机扣动激发开火。
“自己人。”林年看向二楼举了举杯说。
“什么情况?有人打上门了?”二楼护栏后,一个穿着粉色恐龙睡衣的倩影站了起来,以楚子航的视力不难一眼就看出了那是谁,但在看清后还是微微怔了一下。
“我也是这么以为的,但看起来是我们应激了。”林年看着二楼的苏晓樯说,“醒么了?下来喝点东西。”
“等等,我还没洗漱。”苏晓樯趴在护栏上向外探了探,看见了林年和楚子航手里都端着的热巧克力,“我要喝牛奶,加两勺糖。”
“最多半勺。”林年走向橱柜。
“一勺!”苏晓樯声音远远飘来。
楚子航看着这一幕久久没说话,过了半晌他才看向林年问,“昨晚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你指什么?”考虑着牛奶最佳含糖量的林年下意识问道。
“刚才开门时候你的反应,不正常。”
“精于勤,荒于嬉,成于思。这是教我们太极拳的老师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暑假太久没见面切磋一下有什么问题么?”
“修门要钱。”楚子航扭头看了一眼防盗门说。
“……”林年感觉这家伙一句话就杀死了聊天。
“昨晚这里发生过什么,你担心有人找上门,所以会抢先一步动手。”
“楚柯南…有人这么叫过你吗?”林年吐槽道。
楚子航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林年端着牛奶走到了客厅的茶几前放下,又顺势坐在了沙发上示意他也坐下,“昨晚的确发生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初步推断跟你之前半个月一直在调查的任务有关。”
楚子航坐下时听见林年这席话略微抬头问道,“你联系过部长了。”
“是部长联系了我,那半个月里你应该也逐渐意识到这件任务跟以往都不一样对吧?”林年捧着热CoCo整个人都缩在灰色软毛的沙发里,恐龙睡衣的尾巴垂在旁边一直有些吸引楚子航的视线…他很少见到这个男孩这幅模样,这么…舒适?
“嗯。”楚子航收回视线,“执行部提供的情报太少了。”
“这是因为这次背后牵扯的事情就连执行部本身都没有把握。”林年小口喝着热巧克力,“直到昨天在一些情报确认后,执行部决定先‘打草惊蛇’,所以才有了我们在那所废弃医院大楼见面汇合的机会。”
“具体任务的优先度很高。”楚子航直视林年的双眼。
“前所未有的高,但任务内容是否也像是优先级一样重要我持怀疑态度。”林年手指轻轻刮过热腾腾的杯壁,“行动时间是明天,我估计今天你就会收到诺玛的任务邮件,但按照执行部的流程,我只有等到你收到邮件并且以专员的身份签署任务协议后才能把任务具体内容告诉你。”
楚子航点头,他是冯·施耐德的学生,又是狮心会会长,本身就有不下两位数的任务执行经验,算是再熟悉不过执行部的流程了。
“昨天晚上我受到了疑似你正在调查的那个混血种组织的攻击…具体来说他们的目标一开始应该是苏晓樯的父母。那个非法混血种组织的首要目的是收敛财富以及权力,苏晓樯的父母有足够的条件成为他们的目标。”
“但他们没有得手。”
“嗯,他们应该挑我不在的时候动手,但很可惜他们昨晚把我一起列入了狩猎名单,大概原因是我在那栋废弃医院露面了。”
“我也可能成为目标。”楚子航说。
“有这个可能,所以你不来找我我迟早也会去找你,但就现在来看我和苏晓樯的父母对他们的吸引力更大一些。”林年放下热巧克力,“昨晚的事情他们一点也不知情,现在应该还没醒,麻醉效果会持续到中午。”
“需要现在交换情报么。”楚子航问,“我整理了一些资料,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回去带来。”
“要情报的话我们有现有的。”林年抬头看了一眼别墅二楼的方向。
“有活口。”不需要多说楚子航就明白了林年的意思。
“嗯,失血过多,再加上伤口发炎,伤势算不上严重但也挺麻烦的,所以就先让她休息了一晚上,还没来得及问她问题。好歹是个混血种,今天应该能恢复到能够被审讯的程度了。”林年态度平常地说道。
“审讯的时候需要换地方么。”
“你有更好的选择?如果见血太多也不好收拾。”
“离这里三公里外有一处学院设置的安全屋,里面有接引的人和齐全的拷问器具,如果你需要的话。”
“拷问器具我不怎么需要,不过到时候可以带她去那里,出了问题好处理一些,这里好歹是苏晓樯的家不太方便出人命。到时候你可以针对你已经收集的情报与她叙述的进行比对,希望能一天内摸清楚对方组织的大体结构和情况。”
“我没有问题。”
两个人稀疏平常地就敲定了楼上房间里那个因为缺血和发烧昏迷女人的命运,对于两个执行部出身的杀胚来说这种能让常人转身狂奔报警的话题根本就是家里长短的等级。
“事情就这么定了,不过在这之前…”
林年又躺平在了沙发软乎乎的靠背上端起热巧克力,“你如果不是因为诺玛的任务通知来的…那是为什么大清早来这里的?总不会是同学之间的串门吧。”
“我是来找预约的心理部教员。”楚子航如实回答。
我的冰山女总裁
“?”端着杯子的林年忽然抬起眉毛看向楚子航的表情有些怪。
“如果你不相信诺玛那里有预约记录,今天早上八点整的心理咨询,地址就是这里。”楚子航看了一眼客厅内的钟表,还有一分钟到达八点,“但现在看起来,她似乎迟…”
话还没说完,在客厅不远处的门厅忽然传来了一声响声,楚子航和林年都蓦然看了过去,只见到大门外穿着一身斜肩紧身黑色连衣裙的林弦,此时正提着一口袋早餐茫然地看着手里被自己拽下来的防盗门,钥匙串挂在门锁上拔也不是不拔也不是,有些手忙脚乱的。
“我就说为什么早上去买个早餐她会穿这么正式。”林年忽然叹气,“我说你找我姐总不会是…”
林年话没有说完,楚子航也在无声之间点头了。
…找心理咨询师还能是做什么?当然是进行心理治疗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