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深空彼岸 線上看-第四百八十六章 十三段涅槃在即讀書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真逮住一个活物?它在旗面中支棱着,折腾着,剧烈对抗。王煊抖旗,金色网格浮现,快速勒紧,没有下死手,只将它生擒活捉。
“能听懂我说话吗?”王煊问道,同时在打量这种东西,它有一张模糊而苍白的脸,周身如云烟,不知道是被烧的,还是形体本如此,明灭不定。
它不开口,就这么盯着他,被旗面裹住后,红色物质不容易侵蚀它了,等于保护了它。
“说话,你会嚎叫,搁这给我装哑巴呢?”王煊拎着斩神旗,沿着陨石通道向上一路闯关,继续探索。
周围红色物质沸腾,身在养生炉中,王煊没有受损,相当的安全,这让他赞叹,至宝就是至宝。
相对而言,斩神旗已经算是绝品异宝,但现在旗面出现黑斑,有些抵不住了,金色网格越发刺目,它在对抗呢。。
被束缚在旗面中的生物,开始嘶吼,它被焚的死去活来,越发的模糊,面孔苍白而朦胧。
“你不想和我说什么吗?那我直接烧死你!”王煊没留情,带着它一路向上冲,接近真实的源头。
这是从未有过的远行,驾驭至宝,道纹扩张,他一路神速向上冲,自己都难以估量前行了多少里。
他感觉,自己像是在登天路,从这里像是可以进入到世外,来到一片崭新的天地,这是仅有的一条可行的陨石路。
“孙子,烧你爷爷上瘾了吧?”突然,那个生物叫喊,出口就让人上火,桀骜不驯,一副欠拾掇的样子。
吃謎少女
这出乎王煊的预料,这东西有灵智,可以沟通。
“看来还是烧的不够啊,嘴巴这么欠抽!”王煊说完后就不搭理它了,再次一路向上冲去。
“啊,痛死你爷爷了,烧什么烧,你知道我是谁吗?停下来!”旗面糊了,焦黑成片,金色网格起伏不定,当中的怪物受不了。
王煊没有理会,既然不服气,那就烧死它,至宝发光,柔和的光晕笼罩王煊,将他与恐怖的通道隔绝。
通道越来越开阔,像是在宇宙星云中穿行,红色大雾很浓,很广袤,到了最后如同汪洋,烟霞动荡,颗粒状的物质到处都是。
他倒吸冷气,依靠自己肯定到不了这里,会被烧死。
“别烧了,再这样下去,我就要没了,是你自己的损失,你等于在自焚!”那个生物虚弱的叫嚷。
旗面彻底黑了,看不到原来的模样了,连交织出的金色网格都暗淡了一些,可以料想,这个生物如果没有被被裹在旗子中,已经死了。
“说吧,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别诓骗我,不然的话,你会死的非常惨!”王煊暂时停了下来。
“爷爷是你桀骜不驯的一面,是你杀伐果断的一面,是你人间强势的一面,是你心中真我的一面。但你这个孙子上次精神分裂出去一些分身也就罢了,还将爷爷这样有性格的一面在无形间斩了出去,认为我是黑暗的一面,你想当白莲花吗,你想无瑕疵的伪圣人吗?一幅画还有各种色彩,万里江山还以锦绣赞美呢,你想要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结局好不凄惨!”
王煊出神,他想到了各种可能,还真没有料到,这不是他的分身,而是他情绪的一部分,扮做厉鬼在这吓人。
他仔细辨认,发现那苍白的面孔越来越像他了,这还真是一体两面,相随心生不成?
早先没有意识到时,认为他就是厉鬼,结果他白惨惨,现在觉得两者相近了,它又开始重回正常。
但是,他不可能就这么轻信,虽然精神天眼认为没问题,但他怕魔花作祟,瞒过其感知。
“走!”他拎着斩神旗,沿原路回归,要去现实世界,看他是否消散,并且准备用特殊手段验证一下。
途中,斩神旗慢慢恢复,焦糊慢慢退尽,又恢复过来了,无愧是和御道旗有关的神秘器物。
很快,王煊回归现世,睁开眼睛,并且持至宝,拎旗子,全副武装。
他顿时乐了,陈永杰和刘怀安也就罢了,被烧的通体发黑,有熟肉的气味儿。连后方较远处的赵清菡和吴茵也都烟熏火燎似的,洁白面孔乌黑。而马超凡和小狐仙更是在那里嚷着,要熟了。
“我师傅说,挨着你修行,能有好处,那种红雾吸收一丝丝都可以锤炼肉身和精神。”青木在更远处开口,周身都黑了,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齿。
以他的境界,根本没法接触红雾,但还是被红色物质的余热,雷霆的余光,给烤的全身不正常。
看到王煊在笑,赵清菡嗔怒,捶了他一拳,又在他腰眼上拧了一把,她找过镜子了,自己都觉得无法直视,这模样和美人没什么关系了。
吴茵也受不了他那种目光,转身就跑了,去冲洗和换衣服。
“诶,你这是抓个什么东西回来,修行路上还有猎物,还带打包的,这是留着烤熟了吃吗?”陈永杰一眼看到斩神旗中的生物。
“老陈,你想吃王教祖?!”那个生物叫道。
王煊意识到,这不是什么幻觉,并非魔花作祟,又以精神天眼看了一遍,最后更是催动至宝,以至高纹络覆盖它,炼化其神,看其本质。
其他人都大吃一惊,站在近前观察,这也是王煊?
“没事儿,这属于我的精神糟粕,我给他熔炼下,再萃取出来一些精华,废物利用。”王煊说道。
“你才是精神糟粕,我是真性情,没有了我,你的心灵是缺失的,是苍白的,是不健全的,是残次品。”那个生物开口。
“它的意思是说你,缺了一部分心。”赵清菡擦去脸上的焦黑,在那里说道。
那个生物点头:“没错,还记得密地中我们相拥在一起共患难、横渡夜月的美好时光吗,这缺心的人估计都忘了。”
赵清菡刚擦干净的脸,顿时微红,快速让自己淡定,道:“在密地和我在一起的人是你?”
王煊道:“别听他瞎说,他只是我的一部分情绪,现在我会炼化掉他,选择性吸收。”
“我是真性情,不可或缺!”那个生物叫道。
“真的吗,那王煊你赶紧将他吸收了吧!”吴茵回来了。
“大吴,你说得对极了,有容乃大!”那个生物猛力点头。
吴茵想点头,但总觉得不对味儿,像极了早期初见王煊时,将她气了个够呛时的情景再现。
砰的一声,她一拳砸在这个生物的头上,不想和他说话了。
“你怎么处理它?”陈永杰问道。
“炼化掉,能留下必然是精粹,全部吸收!”王煊说道,然后就用养生炉炼它,像是在煅烧兵器,熬炼金丹。
这个生物一通鬼叫,最后化作精神之光,被王煊给吸收了,似乎没有少多少,它确实不是所谓的精神杂质。
然后,他露出异色,实力有所提升,幅度还不小!
这可真是意外的收获,这样也能增长道行!
“时间紧迫,我要继续去修行了!”王煊说完,转身就走,这次目的很明确,径直赶向陨石通道。
他驾驭至宝而行,比斩神旗更快,这里不缺少超物质,足够供应它复苏,最终超越魔花所在的位置,一路向上猛冲。
那株植物似乎知道完整至宝的厉害,所以这两次都没有作乱,很本分,也很安静,任他通过。
在这通道中,像是感受不到岁月的流逝,很枯燥,也很单调,王煊感觉飞行了很多年,一直在向上,早已超过原先的纪录,来到了未知之地。
通道前方,越发的开阔,像是红色的汪洋起伏,没有至宝的话,活着的生物来到这里必死无疑。
即便躲在养生炉中,王煊也觉察到了异常,炉体内都渐渐有灼热感了,而炉子外壁,居然已经通红!
养生炉内部,规则涟漪荡漾,繁复的纹络交织,庇护了他,不然的话,他早成为精神灰烬。
“没有尽头吗,我不信邪了!”王煊不肯停下,依旧向上冲,以精神天眼确认方向,不偏离航道。
现在他入目所见,或许已经不算是纯粹的陨石通道,而是红色物质的汪洋,伴着火光,伴着红色雷霆,极其可怕,一眼望不到尽头。
“或许,我已经冲出陨石通道,所以,才见到这片汪洋?”
在这么“多年”中,他没有浪费时光,始终在交替运转几部奇异经文,想让自身全面蜕变。
“这里有部分……真实物质颗粒,确实不同了!”王煊看到,红色的烟霞汪洋中,有些颗粒,大概率是全面真实的东西!
他依旧不驻足,持续向上,到了后来,他看到了部分银色颗粒,很柔和,有浓郁的生机,也有紫色的颗粒,高贵而祥和,让人想亲近。
不过,到了这片区域,也有更多红色的块状物了,极度危险,烧的养生炉滚烫,发红,如同一颗红色天日在上升!
终于,有一天,王煊觉得在至宝中呆着都有些受不了了,周身要被撕裂,剧痛,有神秘能量侵蚀,在至宝交织的规则纹络中蔓延,让他疼的难以忍受。
“在部分真实的火光和雷光中沉浮,焚烧养生炉,这相当于是在炼丹吗?”王煊觉得,这炉子似乎来对了地方,但是他自身却来错了地方。
不过,仔细想一想,如果熬下来,这也是一次难得的修行之旅,别人渴求还得不到呢,谁能走到这里?
電影廚
蛮妻迷人,BOSS恋恋不忘
“拼了,我就当自己是炉中的金丹,在这里炼神,养身,运转那几部特殊的经文!”
一年,两年……数十年!
王煊停在这里,养生炉随着红色烟霞汪洋起伏,并没有再向上去,他日复一日在炉中运转几部经文。
前所未有,他从未在缥缈之地停留过这么长的时间,一切都是为了修行,提升自我,他要踏足到全新的高度。
终于,一声蝉鸣,接着,连叫了十三声,炉中的王煊化成一只黄金蝉,璀璨无比,背部裂开了,有一只带着混沌涟漪、朦胧的新蝉挣脱出来。
蝉鸣响彻虚无之地,震动最下方的陨石通道,有巨大的石块滚落,而红色的烟霞汪洋更是有了波澜。
直到最后,那个新蝉又化成了他自己!
王煊苏醒,自语道:“我练成了金蝉功,这是立足在十三段领域中了吗?”他觉得自身无比强大,确实又提升了一大截!
“我适应了这片区域的炉温,再向上!”他驾驭至宝,又一次开始向着烟霞海的尽头而去。
至宝通红,发出刺目的霞光,内部纹理交织,王煊盘坐,在他身边,有一层精神蝉蜕,他确实蜕变了。
当他又一次感觉剧痛难忍,实在受不了后,停了下来,道:“接下来该是蝼蚁望龙篇大圆满后升华了,看看它的蜕变效果,我会有怎样的变化!”
2021年最后一天了,求下最后的月票,感谢。
感谢:我欲成神天下知,谢谢盟主的支持。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