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日月風華-第一零三章 勇士相伴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秦逍当然知道这一场决斗对贺骨意味着什么。
这不但是决定贺骨命运的驿一战,更是决定挛鞮可敦的命运。
挛鞮可敦答应对方提出的条件,实际上是将自己的命运放上了赌台。
两军阵中答应的承诺,自然是不可能反悔。
秦逍知道,如果这场决斗贺骨人胜了,无论对贺骨还是可敦来说,当然是最好的结果,可是一旦落败,后果其实不堪设想。
挛鞮可敦将不得不跟随契利汗前往漠南,实际上后半生的命运也将注定,必然会从贺骨人人敬畏的可敦,瞬间变成契利汗的奴隶,杜尔扈人甚至还会利用挛鞮可敦的身份,将其作为工具,对贺骨的事务指手画脚。
OL小姐與貓的故事
挛鞮可敦答应对方的条件,是一种勇气,甚至是一种亦牺牲自己为代价保全贺骨的勇气。
但秦逍却不愿意看到失败的结局。
这当然不仅仅是因为不想看到这位美人沦为契利汗的奴隶,更是因为他没有忘记大局。
今次契利汗率军压境,锡勒三部却联起手来,共抗强敌,对大唐而言,锡勒三部能够联手抗敌,掣肘欲图称霸大漠的铁瀚当然是有利之事,但秦逍从中却也预见到,一旦漠东锡勒诸部真的联起手甚至统一成一个新的锡勒王国,对大唐来说,反倒不是有利之事。
锡勒人很是剽悍,一直没有对大唐东北地区形成较大的威胁,无非是因为诸部互相争杀,互相削弱实力,根本腾不出手威胁到大唐。
君子谋妻娶之有道 小说
可是一旦漠东诸部被统一,东北地区的压力必将骤然增加,以当前辽东军的实力,还真未必是锡勒人的敌手。
所以锡勒诸部保持各自的独立,组建联盟掣肘漠南铁瀚,令其无法向漠东扩张,这样的格局对大唐才是最有利。
挛鞮可敦无疑是贺骨部能够保持独立的重要人物。
虽然当下锡勒三部共同进退,一副血肉兄弟的状况,但秦逍根本不相信百年世仇会顷刻间烟消云散,哪怕是可敦和乌晴塔格的白马盟约,都不是因为真心想要联手,无非是在强敌觊觎之际,迫于无奈的联合。
只要外部势力的威胁消失甚至减轻,锡勒三雄之间的争霸依然会存续下去。
挛鞮可敦一旦被带去漠南,贺骨汗年纪轻轻,根本无力掌控贺骨的局势,贺骨接下来可以清晰预见地迅速衰弱,这就给了真羽甚至步六达可乘之机,一旦漠东失去了三足鼎立的争霸格局,就很可能被一统,这样的结果,身为大唐人的秦逍当然是不愿意见到的。
重生太子妃 小说
国与国之间只存在利益,如今大唐和锡勒诸部没有太大的冲突,无非是还没有伤害到各自的利益,或者说没有人腾出手伤害对方利益的机会,可是一旦漠东形成统一的锡勒王国,面对物资丰富的大唐东北地区,不可能不生出觊觎之心,一旦锡勒出现一位类似铁瀚一样野心勃勃之辈,到时候东北必将陷入极大的威胁之中。
秦逍知道现如今的大唐实力已经大大衰弱,实在不希望看到周边诸势力变得强大起来,更不想贺骨因为没有了挛鞮可敦而导致衰弱甚至被其他部族吞并,只要挛鞮可敦依然是贺骨的首领,那么就拥有与其他诸部抗衡的实力,至少锡勒想要一统也将受到阻扰。
挛鞮可敦虽然精明,但一时之间还真没有想到那么远,只以为秦逍是真心不想看到自己被图荪人带走,美眸之中显出一丝感动,但还是摇头道:“不行,这并非比武较量,而是生死决斗。你不是贺骨人,如此重任,不该让你来承担。”
“可敦,铁瀚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我们之间不分彼此。”秦逍正色道:“你刚说过,对方阵中可能有屠狼士,如果真如你所料,这一战咱们这边凶多吉少。我虽然武功平平,但如果上去,应该还能有些用处。”横臂于胸,道:“还请可敦准许。”
可敦对秦逍的身手还是略知一二,虽然她不可能知道秦逍已经是中天境的高手,但身手比之普通的草原勇士还是要强悍得多,如果上阵,确实会增加胜算。
莽德勒在旁道:“可敦,是否可以从不死军那边挑选一些人来?”
不死军的战士一个个都是自幼训练,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无畏者,这些人都是顶尖的格斗者,搏杀能力自然不在屠狼士之下。
“难道需要步六达人来保护贺骨的可敦?”可敦淡淡道。
品 士 綜合 格鬥 舘
莽德勒顿时不说话。
可敦说的并没有错,如果从不死军中挑选决斗者,确实会大大增加胜算,可是如此一来,就算战胜了敌人,自今而后,草原上只会赞颂步六达不死军的骁勇,而贺骨人却成了临阵退缩的懦夫。
即使是草原上最小的部族,也无法接受这样的耻辱,作为漠东三部之一,贺骨当然更无法容忍被扣上懦夫的帽子。
“莽德勒听令,由你率领一百九十九名勇士,与图荪人决斗。”可敦微一沉吟,见到对面那群图荪勇士已经走到嘎凉河边,终是冷声道:“不问胜败,英勇杀敌!”看向秦逍,微一点头,秦逍明白可敦的意思,再次行礼。
莽德勒领着包括自己在内的两百人走到了嘎凉河边,秦逍亦在其中。
对方赤膊上阵,莽德勒其实已经知道对方的盘算。
虽然穿上皮胄可以作为防护,但双方是要在河中厮杀,如果身穿甲胄下河,皮甲浸泡水中,很容易便会加重负担,一旦如此,出手的速度和灵敏度必然会降低。
有时候你死我亡的关键,就在谁出手快一步。
所以到了河边,莽德勒根本不犹豫,率先脱去上身的甲胄,赤膊上阵,其他人也都是如此,唯独秦逍依然穿着战甲,并不脱衣服,以他的修为,即使负重,出手速度也远比其他人快得多。
秦逍虽然知道这一场决斗必然血腥残酷,却也不是真的存有赴死之心。
毕竟他的武功修为绝非普通的草原勇士能够相比,即使对方拥有屠狼士,秦逍也毫无畏惧,他有虎骨刀在手,迫不得已之时,血魔老祖的血魔刀法足以让自己所向披靡。
风鼓大旗,猎猎作响,两岸各有两百勇士临河相对,在万军阵中,显得异常的清冷渺寂。
两岸的勇士都知道,这场对决,肩负着两军的荣耀,绝不能败。
莽德勒和手下的勇士们,都是手持长枪,腰佩弯刀,背负长弓,这些都是贺骨军中最精良的装备,这些人所肩负的,也是身后数万大军的期待。
杜尔扈铁瀚的兵马在草原上所向披靡,一度被认为是不败之军,前几天狼骑兵从铁宫被击溃,已经给了铁瀚一记耳光,如果今次再胜,铁瀚的不败神话便将破灭,草原诸部对铁瀚的恐惧也将大大减弱。
“他们在做什么?”左翼的乌晴塔格注意着中军的动静,见到图荪和贺骨两路中军后撤,就有些奇怪,立刻派人搞清楚状况。
这时候又见到两军阵中各自派出了数百人,赤膊在河边对峙,更是诧异。
“塔格,已经弄清楚,契利和挛鞮达成协议,双方各派两百人出战,谁能取胜,就要答应对方的条件。”羊叱吉搞清楚状况禀道:“如果贺骨人胜了,契利要当众脱下战甲,而且即刻撤军。如果契利胜了,贺骨需要每年向铁瀚上缴大批的铁矿,而且…..挛鞮立可跟随契利回去,嫁给他成为他的可敦。”
乌晴塔格一怔,淡淡道:“契利见到锡勒诸部联手,担心战败,不敢强攻了。”
“塔格,你觉得谁会胜?”边上有人问道。
“不知道。”塔格平静道:“契利胜了,那头母狼远离漠东,对我们来说不是坏事,可是…..锡勒人的荣耀便会被图荪人践踏。我倒是愿意看到贺骨人取胜。”
“塔格,向恭也上阵了。”羊叱吉小心翼翼道:“他穿着逐日塔都的战甲,也跟着贺骨人一起上去决斗。”
乌晴塔格这时候也隐隐看到那群碎骨者中似乎有一人还穿着战甲,但距离太远,看得并不是很清楚,听得羊叱吉之言,花容失色,失声道:“他…..他疯了吗?”
军前决斗,九死一生,塔格万没有想到秦逍竟然会上阵决斗。
她眼眸中瞬间满是担忧之色,但随即咬住嘴唇,没好气道:“果然是好色…..,哼,为了那头母狼,他连性命都不要了,看他能有什么好下场。”口中虽然这样说,但心中担忧不减。
两岸陡然间鼓声大作,地动山摇,却都是在为自己的勇士鼓劲。
莽德勒和对面的图荪勇士的首领都是率先冲出,几乎是同时向前冲,踏入了嘎凉河。
两人身后的勇士相随,嗷嗷吼叫,一时间人踏河水,浪花激荡,嘎凉河水沸腾翻滚,无数水滴激在半空,宛若情人眼中依恋的泪水,又如大丈夫心中翻滚的豪情。
———————————————–
ps:第一更先上,你们跨年,我继续码字,今晚至少还有两更!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