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星門 愛下-第376章 大道之河(求訂閱月票)熱推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大道宇宙。
长河化剑,李皓盘坐长河之上,轻声道:“风来!”
……
皓星大陆。
林红玉面容浮现在天地之间,面带悲戚,高声喝道:“天下风系修士,操控风脉,清扫尘埃,为我英烈之灵,铸清静之天!”
风起!
这一刻,大家很认真,大风瞬间爆发,呼啸天地。
“其他修士,默默祈福,祈福,需要仪式和流程,不可错漏一步,唯有祈福成功,我战死英烈,才有希望再次回归天地,鏖战九天!”
林红玉声音不断响起,这一刻,天下各地,都有强者坐镇各方。
按照林红玉所说,不可错漏。
如此一来,才有希望激活本命星辰,让战死强者,再次复苏,当然,这只是希望,不一定真的可以复苏,尽管如此,众多银月武师,还是很是兴奋。
此刻,各地都有强者坐镇,盯着自己监察区域,以免有人捣乱。。
实际上,就算出现部分人捣乱,问题也不是太大。
除非大规模出现问题。
……
皓星界。
长河之剑上,一颗颗星辰闪烁,爆发出璀璨光辉,这一瞬间,李皓迅速捕捉,一颗颗星辰挪移,一颗颗还未开发的星辰,都波动了一下,也被李皓迅速归位。
原本,道脉未开,难以判断星辰属性。
此刻,稍有波动,李皓便知,是不是风系星辰。
无数风系星辰被他挪移到了一个区域,很快,一丝丝风系大道之力,如同水滴,一滴滴滴落下来。
“滴滴答答……”
星辰之下,风系大道之力,甚至化为液体,一滴滴滴下,缓缓流淌。
时间,一点点过去。
李皓眼看着差不多了,再次轻声道:“水系!”
以风为基,以水为源,先混合大道之力,狂风暴雨,铸长河之基。
……
外界,林红玉再次发出指令:“水系修士,动用水脉,水窍,洗涤天地……”
无数水系,再次出动。
此时,时间已经过去了接近一个小时,林红玉铠甲微微传出一道光辉。
就在此刻,身边来人,也瞬间浮现在天幕之上,开口道:“回禀都督,南方水云,好像有些变故……”
此话一出,天下各地,都瞬间一惊。
林红玉喝道:“混账!这是天幕之前……算了,开启天幕,映射南方,看看发生了什么,我要看看,谁敢在今日祭奠英灵之时,制造混乱!”
“诺!”
很快,天幕轮转,浮现出南方坐镇强者,不是别人,正是那水云太后,见天幕映射自己样貌,水云太后稍显别扭,微微躬身,轻声道:“都督勿恼,都是误会,刚刚有水云修士,动用水脉,瞬间从斗千跨入山海,还在持续进阶……动静稍大,引起了一些误会!”
说罢,手持天幕,踏空而行,很快,天幕映射到了一群军士身上。
其中一人,气息疯狂暴涨。
天下各地修士,纷纷瞪大眼睛,亲眼看到,一个个窍穴,被瞬间点燃,开启,眨眼间,对方出现了一条完整道脉,接着两条,三条,四条……
不可思议!
与此同时,天幕中,声音再起:“回禀都督,北方也有风系修士,之前进阶山海,还在持续进阶,是否阻止……”
林红玉声音响彻天地:“此乃英烈回馈之礼,阻止什么?来人,赏能源石万块,生命之泉千滴,不朽之力十缕,助这些心诚之士,完美进阶!”
“诺!”
“天幕回归,这些只是琐事,我已说过,心诚之辈,必有所获,哪怕此刻没有收获,事后必有回馈!山海日月,弹指之间!”
这一刻,天下安静。
却是,人心有些火热。
这……真的还有意外收获吗?
一日间,瞬间入山海,入日月,简直不可思议。
是真是假……不知道。
可是……若是真的呢?
靠自己努力修炼到山海日月,那得多难?
这一刻,天地之间,道脉之力,愈加浓郁起来,心诚便有希望……
与此同时,天下各地,一位位强者,暗中在一些区域,不断输送一些生命之泉或是不朽之力,让一些人有了进步,顿时引起了哗然。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就在自己身边,真有人晋级了!
虽然不是山海,不是日月,有些只是多开了一两个窍穴而已。
可一城哪怕出现一个,都足以让这座城轰动了!
很快,整个皓星大陆,都陷入了疯狂,陷入了兴奋和激动!
为英烈祈福,还有意外收获,谁能不喜?
哪怕原本一些觉得随便敷衍一下就行的修士,此刻,也纷纷盘膝坐下,兴奋无比地等待着下一波流程。
……
皓星大陆,动静如此之大,天下都在祈福,飓风城这边,自然不会一无所知。
郑宇不断看向外面,眼神闪烁。
不知想些什么。
熱血 軍刀
身边,此刻几位城中顶级强者,也纷纷在朝外看,有人皱眉道:“天下祈福,这又是什么意思?”
“修炼人王道吗?”
“还是准备复活那些战死的家伙?”
“……”
这些人,眼光也算毒辣。
很快,看出了一些东西,天下各地,道脉汇聚,肯定不单单只是祈福,这是有序的一种道脉汇聚之法,不简单!
可要说,具体为何,他们还是没看懂。
戀獄乃夢
对新道,也没那么了解。
不过,他们说的人王道修炼,复活战死之人,都是有可能的,比如类似于神灵的那种复苏。
郑宇也感知了一下四面八方,片刻后缓缓道:“人王道……目前还没这样的迹象,也不是这么修炼的,复活战死之人……这倒是有可能!袁硕这些人战死,但是新道道脉多,本命星辰多,若是能刺激那些寂灭的星辰复苏,还是有可能复活他们的!”
李皓,难道真的是在复活这些人?
好事还是坏事?
是否要插手呢?
圣人出不去……可城内,不朽还有一些的。
目前来看,好像也没别的太大的动静,他也修炼了新道,也在感知大道宇宙内的情况,虽然本尊没修炼,可分身一直在修炼。
感知一番……大道宇宙情况不是太清晰,只是隐隐约约感觉到,星辰有些挪动。
需要阻拦吗?
不朽,银月也有不少。
出去捣乱,很可能回不来了。
“再看看吧!”
郑宇皱了皱眉头,没再说什么。
真要复活袁硕他们,不见得是坏事。
正如之前的林红玉,李皓羁绊越多越好,多,李皓才有弱点,袁硕死后,李皓无所顾忌,导致几次出手,都是狠辣无比,飓风城损失了大量强者。
袁硕他们就算复活了,也只是一些日月层次。
怕就怕……不是为了复活他们。
……
滴答!
水滴声传来,长河之剑下方,一个水潭已经呈现了出来,都是大道之力。
大道之力,凝聚成了水液。
只是,稍显混乱。
李皓一言不发,鼓动血气,这些液体,渐渐开始融合,从无序化为有序,以独有的大道顺序,将这些大道之力融合到一起,再次化为一种混沌水源。
也许会失败……可修炼一道,在于尝试。
失败了,也不可怕。
万星震荡!
对于李皓来说,万星震荡,让他很难受,肉身融入星河,此刻万星震荡,也是在震荡他的肉身,一枚“道”文,从一道虚影额头处浮现。
“道”文再次覆盖四方,辐射天地。
“黑豹!”
李皓轻声喊了一句,黑豹迅速跑来,李皓微微有些沉重:“若是……出现一些问题,我需要你做一件事,吞噬掉汇聚的道力,可能会撑死你……”
黑豹瞬间化为金色,一脸凶煞!
我怕这个?
你早说啊!
我等着吃呢!
在这等着我呢,早说,我早就开吃了。
李皓失笑:“不是现在,我是说出现问题了,你再吃!”
这家伙,说起吃,那是一个积极无比。
现在不需要。
一旦出现道力动荡,或者某一种道力难融合,这时候,才是黑豹发挥作用的时候,吃掉那些多余的,不平衡的,或者导致混乱的道力。
也许会有很多很多!
“黑豹,别大意,我要维持一个平衡,有些道力是必然会超出的,比如修炼人多的五行,亿万人修炼,一旦出现问题……你吞不完!”
“汪汪汪!”
黑豹藐视众生,歪着狗眼,你看不起谁?
大道之力,可是滋补之物。
有的吃就行,我吞不完,兜着走!
李皓见它如此……不再多说,这狗子很聪明,知道自己的意思,不是自大,而是给自己信心,证明它可以吞掉。
“那……水系恐怕多了!”
“汪!”
黑豹瞬间化为巨大无比的金狗,一瞬间,张大了嘴巴,一股强悍的吞噬力席卷而来,大量水系道力,化为液体,融入它体内。
它本就主修水系,此刻,也算是相得益彰,很是满足,吃的很爽!
而就在这时候,一滴滴如同熔浆一样的火系道力,瞬间凝聚而成。
外界,已经进行到了火系了。
愛 潛水
李皓镇压万星,抽取万星之力,还要不断挪移,将一些原本排列错误的星辰重新排列,忙的不可开交,而黑豹,一直默默等待着。
片刻后,李皓声音传荡而来:“吸收火系!”
“吼!”
黑豹身躯再次放大,开始吞噬火系之力。
不过,水火交错,黑豹稍微有些难受,随着火系越吸越多,还在不断形成水滴……黑豹难受的更厉害了,好像……高估自己了。
这也太多了!
李皓却是没有说停止,这些大道之力,很难保存,也很难随意丢弃,一旦随意丢弃,也很容易再次流淌而回。
与此同时,李皓又面临了一个大麻烦!
无尽虚空中,还有星辰正在汇聚而来。
好像受到了此地的大道之力吸引,无数星辰席卷而来,那是之前不曾发现的星辰,而这些星辰的到来,会扰乱整个星河的运转,甚至会撞毁星河之剑。
李皓头疼。
之前其实也料到了,只是没想到,没发现的星辰还有这么多,这一瞬间,起码上千颗星辰撞击而来。
他迅速化出一道分身,朝无数星辰飞去。
轰隆隆!
星辰运转,李皓分身被撞的不断倒退,好歹也勉强阻拦住了,将这些星辰挪移而来,可随着这些星辰进入星河体系,一些之前已经抽取的大道之力,比如风、水、火多系之力,忽然从这些星辰上爆发出来,一下子让李皓有些手忙脚乱。
下方已经形成一条微弱河流的小水沟,一下子有些不稳定起来,李皓吓得有些脸色发白,好在黑豹瞬间将新诞生的大道之力全部吞噬。
不过,这一刻的黑豹,也有些头皮麻烦!
这么下去……要完。
才汇聚几种大道之力而已!
到了这时候,它已经有些吃撑了,正在疯狂消化这些大道之力,体内传出雷霆般的轰鸣声,没有哪一刻和现在一样,他们开始嫌弃大道之力太多了!
也许,李皓多找一些人进入,会更好一点。
可人多了,就容易暴露。
李皓有时候,对别人的信任度不算太高,尤其是此次,涉及到了大道重组,星河重组之事,更是如此。
目前这一切,也已经有些超乎李皓预期。
太过顺利了……好像也不是好事,因为速度太快了,林红玉已经难以中断这个过程,而自己也是如此,他此刻,甚至希望有人捣乱,中断一下,也许更好。
“头疼!”
李皓再次分身而出,因为又有星辰汇聚而来,与此同时,亿万星辰再次闪烁光辉,这一刻,土系星辰爆发,大量土系道力汇聚!
李皓不得不再次分身,开始抽取土系之力。
一个个李皓,疯狂奔波忙碌着。
不得不想办法,勉强撕裂虚空,传讯出去:“慢一点……”
……
天星城。
林红玉收到了讯息,也有些头疼。
慢一点?
一会快,一会慢,指令都下了,这么多人,不是一两个,你说慢一点,若是人少,还容易控制,人多,真不好控制!
可李皓都这么说了,她只好迅速转动心思,很快,天幕再次将她声音传遍四方:“我好像感受到了一些英魂回归……诸位付出的努力,诚挚的祝福,让英灵感受到了大家的善意和热烈……让我们停下修炼,默默聆听英灵的声音……”
这一刻,林红玉迅速传讯各方,很快,很多人耳边,响起了一阵阵微弱的声音,听的不真切,但是好像真的有人在说话。
这一刻,有人惊吓,有人惊喜。
而林红玉,等待了一阵,有些遗憾道:“我好像听到了他们在说什么,可惜……好像不真切,也许是还不够他们呈现在人前,继续祈福!风系修士,再来一次祈福,我好像聆听到了风系英灵的声音……”
四周,有人古怪地看了她一眼。
睁眼说瞎话呢!
我们都没听到!
到了这时候,其实大家都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了,心中想了很多,这一刻,才真正体现出了名义和身份的重要性,否则,此刻李皓不在现场。
林红玉如此大规模操控天下修士,还临时更改各种计划……早就有人造反了!
甚至被强行拿下都很正常,因为林红玉可能在谋划什么。
不过,这时候,也因为身份,他们不好多说什么。
李皓没出现,林红玉还挂着侯爷夫人的身份,又有皓星令在手,这时候也没出现伤亡,哪怕她真的在谋划什么……大家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林红玉也暗暗松了口气,此刻,愈发紧张起来。
可别再乱改计划了!
她此刻比李皓还要紧张,李皓一次次更改计划,调整速度,一会快一会慢的,每一次对时机的掌握,都很麻烦,很复杂,需要她编造各种借口理由才行。
还得让天下人相信……谎言说多了,她自己都快迷失了。
……
皓星界中。
李皓吐了口气,笑了一声,喃喃道:“有点能耐……看样子,黑豹不需要吸收太多,只要不断增加其他系的道力就行了……”
刚刚火系这些能量过多,风系偏少,黑豹只能吞噬大量能量维持平衡,可风系进行了第二轮修炼,又补充了不少风系,这样,黑豹就不需要吞噬那么多了。
也让黑豹有个休息消化的时间。
至于林红玉怎么不断去调整……李皓笑了,她自己去考虑,想冒险,又想捞好处……总得付出点什么,真扛不住了,再说吧。
不远处,黑豹气喘吁吁,体内炸裂声不断,此刻,也算是有了一个调整的时间。
不断吸收大道之力,强行开启自己的道脉。
一条接连一条。
原本只是日月四重的黑豹,此刻,肉眼可见地强大起来,已经到了日月六重,速度极快,肉身还能支撑住,妖族的肉身本就强大。
而李皓,也梳理出了一条小小的河流,这河流,开始流淌,只是……李皓一眼看去,微微吸气,这河流,大概只有星河之剑的百分之一长度……所以,大概还需要99段这样的长度的河流,也许才能简单形成一条真正的星河!
“黑豹……才完成了百分之一!”
“……”
“嗷呜!”
黑豹发出了狼嚎声,带着一些绝望,不会吧?
李皓也很无奈:“真的,所以……你才吸了大概百分之一的多余力量,还有99%,你……能抗住吗?”
“……汪汪汪!”
黑豹疯狂摇头,之前嚣张跋扈,现在那是急忙否认自己能做到了,百分之一就差点撑死我了,还要吸收算99倍,我肯定会爆炸的!
李皓也很头大,想了想,看了一眼无数星辰,也许……可以将一部分道力,再次融入一些星辰之中,只是……如此一来,也许会造成一些星辰破碎。
当然,也许会让一些人出现提升。
都有可能。
算了,试试看,汇聚万民之力,也许可以早就出一些强者来。
至于是自己人还是敌人,此刻能听话去修炼的……再怎么敌对,也不至于完全是敌人。
……
原本,林红玉只是暗中派人,付出大量的宝物,强行提升了一些人。
所以,人数不多,其实都是自己伪造的。
可随着祈福的继续,各地都有情报传递而来,让林红玉有些意外,此刻,一些地方,居然真的出现了一些人,忽然出现了提升。
有些人提升的幅度不小,只是极其难受,比起那些伪造的提升者,这些真正的提升者,有些人,痛苦的死去活来,但是好处也很大!
如此一来,虽然持续了数个小时,让一些人都不太耐烦了,可随着提升的人多了,一下子,再次激发起了众人的热情!
让全民做事,短时间还行,长时间,哪怕林红玉手段再多,其实也觉得有些崩溃了,他们都如此,那些一直等待的民众,其实很多都已经不耐烦了。
总要吃饭吧?
总要干活吧?
谁想一直原地等待着。
可随着不断有人晋级,林红玉也不管为何了,迅速操控风云宝鉴,不断用天幕扫过天下各地,一处处地方,不断传来一些人晋级的迹象!
很多很多!
这下子,热情再次被激发了。
祈福,这才得以继续下去。
三个小时,五个小时,七个小时……
从天亮时分,一直祈福,此刻,已经天色开始泛黑了。
林红玉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这一天,她不断指挥各地听从指挥,不断编造各种理由,去让民众听她号令,不断输入各种能量,震荡各种大道……
可从白天到黑夜,如此持续下去……已经出现了大量民众不耐烦的情况。
能维持一天……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事了。
数十亿人,都在不干活地,等待安排,等待指令,这样的民心所向,其实已经超乎想象。
这时候,赵署长迅速赶来,没开口,而是传音道:“不太妙,持续时间太长了!天黑了……祈福还要继续吗?天一黑,很多人一天一夜没吃饭了,哪怕自己不吃,家中孩子老人还是要吃饭的,也要睡觉的,哪怕他们本身是修士,也没能改变他们的习惯……”
天色一黑,就容易失控了!
他也没想到,这一次祈福,能从天亮一直持续到天黑,都超过10个小时了!
各地,都有些乱了。
一些地方,一些民众,已经放弃了,不再祈福了。
林红玉面色也很凝重。
她没问李皓还需要多久,她想,自己也许可以解决,可是,一直持续到了天黑,十多个小时,李皓这边,还没完成……这就麻烦了!
“还能再坚持一会吗?”
她不知道是问赵署长,还是问自己,或者问李皓。
一天下来,她也身心俱疲,脸色发白。
她担心,一旦中断,会出大事。
赵署长沉默不语,这不是军队,军队还可以,可是……这是全民!
太多人了!
强行镇压都不行,只能让全民主动配合,配合你一天了,这在各个时代,都是极其难做到的一件事,此刻能做到现在,已经不可思议了!
……
与此同时。
大道宇宙中,河流已经蔓延了出去,李皓剧烈喘息着,黑豹早就躺在地上装死了,时不时地身上还会爆发一下,肉身出现一些血洞!
倒是气息,杂乱无比之下,却也强悍无比。
这一刻,甚至已经接近了合道层次。
而李皓的气息,也在强大。
也接近了合道层次。
河流,大概完成了三分之一……是的,只有三分之一,按照这个速度,再有一天一夜可能就够了。
不过,李皓也感受到了,随着时间流逝,闪烁的星辰变少了,没有之前那么多了,之前一次闪烁,亿万星辰,现在一次闪烁,数量在急剧减少。
“民众不耐烦了吗?”
他也知道情况,看样子,持续了一个白天,大家都难以忍受了,哪怕有各种诱惑也不行了。
可现在,只完成了三分之一啊。
李皓咬了咬牙,下一刻,再次撕裂虚空,传讯林红玉:“休息一晚上,明天继续!让军队和愿意继续的人,继续维持下去!告诉大家,持续不断,会有更大的收获……今晚,我会让更多人强大起来……起码还要两个白天!你们所有人,不能休息,要维持秩序!”
说到这,李皓想了想又道:“我这边,稍微有些撑不住了,今晚维持大道不崩,难度有些大……今晚我为你重铸新道,你要尝试汲取各种大道之力,也许会失败……你愿意尝试一下吗?”
片刻后,李皓得到了答复,只有一个字——好。
林红玉,只回了一个字。
李皓什么也没再说,迅速寻找到了林红玉的主星辰,对方的主星辰在哪,他是知道的。
找到了林红玉的主星辰,李皓迟疑了一下……他其实是将林红玉当成第二个黑豹了,一旦汲取力量过多,黑豹肉身强悍,还能支撑。
对方……可就未必了。
深吸一口气,李皓什么也没再说,单手托举星辰,下一刻,探手一抓,一枚“道”文浮现,瞬间融入星辰之中。
巨大的星辰,被李皓直接拖入河流当中,外界的林红玉,身体不断颤动,嘴角血液疯狂喷涌而出,体内大道好像不断崩断。
一瞬间,让很多人变色。
林红玉微微摆手,低声道:“没事,只是正常的修炼,让军队继续维持下去,让愿意继续的人,今晚不要中断……还有,保持各地的秩序,明日继续!起码还要持续两日……”
此刻,天剑忍不住道:“三天?会不会太久了?”
“三天!”
林红玉沉声道:“最少需要三天!若是可能,夜间也要维持现在的规模……那样一来,也许不用三天,两天就足够了,可这……太难!所以诸位,多坚持一下!”
说到这,沉默一会,又道:“若是很多人放弃了……通知所在城池的官方机构,会进行惩罚!取消能源石配给,取消神圣稻米配给,减少武道学院名额……”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变色。
有人沉声道:“这样一来,岂不是怨声载道?我们是给大家带来光明的……不是给大家制造压力的!”
林红玉平静道:“只是需要他们付出两三天的时间而已,为了天下太平,侯爷和我们付出了多少?各种敌人,层出不穷,侯爷不计回报,可如今……我们需要他们,难道连一点付出也不愿意吗?我也没有强行逼迫他们,惩罚他们,只是他们不愿意坚持下去……那就收走一些我们下发的福利,有何不可?”
“神圣稻米也好,能源石也好,武道学院名额……不都是我们给他们的吗?他们付出了什么吗?有付出才有回报,难道……要养无数的寄生虫吗?”
林红玉不再理会,迅速道:“赵署长,以我的名义,加盖皓星令,传讯各方!一旦城市超过一半修士放弃继续维持,不单单取消各种福利,当地官员,都会有相应惩罚!民众无罚,官员皆要受罚!还有,绝对不允许引起任何暴动……如何处理,看他们的能力,也能考验各方官员,随机应变之力!”
“巡检司、巡夜人,迅速开始巡查天下各地……陈中天,若是出现地方叛乱,迅速让巡检司进行清剿,压下一切异动,不允许让消息外泄丝毫!”
身旁,一位位强者,面色凝重,迅速离去。
也不敢多说什么。
此刻的林红玉,有些择人而噬的感觉,身上气息混乱无比,众人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是……可能和李皓有关。
就在此刻,林红玉喊住了一人:“洪师叔,你留一下,其他人,各司其职,先忙自己的!”
众人纷纷离去。
留下来的洪一堂,稍显疑惑,看了一眼林红玉,林红玉开口道:“地覆剑,包容万物!洪师叔不争不抢,一心推广教育,很是值得敬佩!剑字神文,有侯爷道字神文的风采……现在侯爷正在处理一些难题,可能需要改变洪师叔剑道真意,纳入混乱之道当中,吞噬万道之力,洪师叔……愿意尝试一下吗?”
洪一堂眼神微微一动,看了她一眼,轻声道:“和你现在状态一样?”
“对。”
洪一堂思索一番:“是你的想法,还是李皓的想法?”
“我的。”
林红玉解释道:“很危险!我知道侯爷的意思,他担心洪师叔剑意不再纯粹,也担心会出事,这只是一次尝试,不保险,让我先尝试……说的难听一点,我死了,他可以接受!可洪师叔若是出了事,当初和他一起从银月走出来的人不多了!”
“他关系最好的,便是袁教授,刘隆团长,侯部长,玉秘书长,南拳前辈,还有洪师叔!”
她好像真的看懂了李皓,轻声道:“他最近和洪师叔不算太过亲近……因为他担心,担心……最后一位亲近之人,也会死去!他给外界的表现是,已经无所牵挂,没人可以胁迫他!而今,将我推到明面,其实……真有人拿我威胁他,他只会得意……因为,拿我,威胁不了他的!”
“可是,若是拿洪师叔威胁他……他恐怕会很难做。”
洪一堂默默倾听着,看了一眼林红玉,这女人,太聪明了。
真的!
他觉得,这女人其实也很可怕,乾无亮只是看人心,看情绪,其实不算真正的了解人心,而这女人,她其实真的能看懂李皓。
李皓弱小时期,照顾他的强者其实不多。
而地覆剑,几次三番,一次次地为他征战,从第一次进入战天城,到苍山战妖,到第二次战天城鏖战各方群雄,再到剑门全力支持猎魔团建设,再到主管天下教育推广……
北海之战,天星海之战……
所有战斗,所有的冒险,地覆剑都一直在,从未被落下。
目前为止,剩下的银月武师,唯有地覆剑,才是真正的一路跟着李皓来的,从开始到现在,未曾退却一次。
七剑之中,也只有地覆剑,给李皓的剑道指点最多。
甚至,不下于袁硕。
袁硕是李皓的老师,地覆剑其实也算,可自从袁硕他们战死之后,双方的关系,好像陷入了一个冰点,李皓,不再单独约见地覆剑。
可是……猎魔武卫军,五位统领,其中一位,便是他的女儿,洪青!
其他人,倒是没察觉出什么来。
可这一切,好像都在林红玉眼中。
洪一堂思考了一番,开口道:“我倒是没问题,不过那小子,性格……其实很执拗!你若是说你让我做的,他恐怕会发怒……他现在在大道宇宙中,对吧?”
“嗯。”
洪一堂思考一阵道:“他若是再次开启大道宇宙,我给他传讯,地覆剑,包容万物,这一点你倒是没说错!何况,也许也是机会,他倒是给我做主了,这家伙……”
林红玉露出喜色,很快便道:“开启了!”
洪一堂也不多说,迅速传讯,抓住了机会。
……
大道宇宙中,李皓一怔,下一刻,眼中有些怒意闪烁!
林红玉!
他讨厌被人安排!
地覆剑,洪一堂……
正如林红玉所言,而今,一路追随他而来的人太少了,从战天城到今日,洪一堂为他征战了太多次,而汲取万道之力,是一件还没确定,极其危险的事。
黑豹无所谓,这家伙修炼的杂乱,还是妖族,就算失败了,大不了去修肉身道。
可洪一堂,是纯粹的剑客。
剑客的道,若是乱了,杂了,也许就很难再次恢复了。
“混蛋!”
李皓骂了一声,咬牙切齿!
何况,他不太希望洪一堂太强大,太强……目标更大。
和其他人一样,大家七重,你也七重,不落后就行了。
强大到了我师父那个地步,能战圣的那一刻……没人可战圣人,唯有我师父,才能走出去,迎战圣人,最终身死道消!
李皓咬着牙关,林红玉……你这女人,敢做我的主,混账!
压下心中的怒火,他再次撕裂了宇宙,传讯了出去:“不需要师叔帮忙,我自己可以……”
传讯刚出,一瞬间,洪一堂讯息传达而来:“无需多说,我要变强,你欠我很多,今日还我,地覆剑,从不弱于人!”
李皓暗骂一声,你以前被我老师打的不敢迎战,你又不是要脸的人,现在跟我来这套!
洪一堂的剑文,很特殊,也有“道”文之效,的确有抽取万道之力的能力。
其实,比林红玉要合适的多。
可是……说句难听点的,林红玉真被弄的道崩了……也是她自己的选择,李皓可没逼她。
正如林红玉自己说的,李皓可以看着她死,不希望看到洪一堂死。
深吸一口气,李皓喘息一阵,看了一眼动荡的长河,许久,咬牙切齿,撕裂虚空,探手一抓,一人瞬间落入大道宇宙。
洪一堂四处看了一眼,也不多说什么,只是一颗星辰迅速挪移而来,瞬间化为一枚“剑”文,查探了一下,开口道:“融入这长河之中,抽取万道之力,巩固长河对吗?”
他一眼看穿了很多东西,李皓闷闷道:“是。”
洪一堂点点头,感慨一声:“长大了,学会暗中搞事情了!以前,你遇到麻烦,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你老师你都不想,人强了,心也变了!”
李皓有些讪讪。
无他,实话。
以前遇到麻烦,的确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洪一堂,在他眼中,洪一堂一直都比老师厉害……直到无边城一战,老师迎战圣人战死,他很悲伤,也很绝望。
之后,他就不再去找洪一堂了,不是因为对方弱,而是……不希望下次站出来的,会是洪一堂。
这样的李皓,其实很难再见到了。
洪一堂笑了起来:“有变强的机会,宁愿给一条狗,给你老婆,也不给我,看样子,要成家的男人就是不一样了,爱老婆,爱宠物,就是不爱我了!”
“……”
李皓苦笑:“师叔,我不是这意思……”
“你就是!”
“不是!”
“你说不是就不是?”
洪一堂笑了,剑道星辰,瞬间融入了长河之中,动荡的万道之力,瞬间被汲取许多,他有些难受,强撑着无数大道之力涌入的痛苦,笑道:“论起天赋,我未必比得上你老师……可是,论起坚韧,论起其他,你老师不如我!区区一些万道之力,是我强大的滋补品,我会承受不住这么一点冲击力,你是不是太小看防御最强的地覆剑了?”
李皓一言不发,随着地覆剑的“剑”道星辰融入长河,动荡的长河,瞬间安静了起来,无数大道之力,被他抽取。
此刻,不单是他,还有林红玉,黑豹,包括李皓自己,几人都在抽取大道之力,稳固大道长河。
洪一堂不再理会李皓,盘膝而坐,剑意冲天!
李皓余光打量了几眼,忽然,洪一堂开口道:“别看了,正如你不喜欢别人给你做主,我也是如此,都是银月武师,你做不了我的主,你凭什么剥夺我变强的希望?我地覆剑,原本就是顶级强者,侯霄尘这些人,哪一个比得上我,黄羽之辈,都是我手下败将!”
“而今……他们七重,我七重,而我,帮你更多,你凭什么剥夺应该给予我的那些好处?”
“……”
李皓讪讪不语。
“你以为,你让我女儿强大了,就是补偿我?区区日月六重罢了!何况……我女儿,一旦真和我齐平了,你不觉得,这是对我的羞辱吗?”
“……”
李皓尴尬,还是不说话。
“另外,我其实想收刘隆为徒的,若是我收下刘隆,黑豹这狗东西,只能算是我徒孙,连条狗都比我强,你觉得,合适吗?”
“……”
黑豹躺在地上,瞥了他一眼,也没吭声。
当时,还真有这个可能性的。
刘隆留在剑门的时候,洪一堂的确提过这茬,刘隆其实也在思考,最后拒绝了,但是,双方很多理念一致,若是再继续一段时间,也许……自己真能算这位的徒孙了?
好吧,惹不起就对了!
李皓吐了口气:“是我想错了,可是……我不想师叔再死在我面前了,我是天煞孤星……”
“你若真败了,你觉得,我们真有活下来的机会吗?”
“有的!”
“错,没有的!”
洪一堂轻哼一声:“愚昧,愚蠢!有时候精明,有时候愚蠢!你越是装作不在意,越是容易失去……行了,到此为止,稳固长河,多融一些水系进去,水系不够,长河长河,混沌水也好,自然水也好,不一定非要保持平衡,水系稍多一些,更容易融合,水能包容。”
李皓一怔,想了想,抽取了一些水系之力,增加了进去,也没多说,更没去质疑,哪怕今时今日,对方实力不如自己了,他还是愿意听一听的。
长河,好像更丝滑了一些。
而地覆剑,闭目不再看李皓,身体不断震荡,无数大道之力环绕自身,心中感慨,这小子……越强越胆小了。
不是怕敌人,而是怕自己人死更多。
明明在意,何必装作无视一切呢。
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地覆剑……会再次扬名天地的!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