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漢世祖 羋黍離-第283章 雲中之圍讀書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汉世祖
深秋的北疆,已是遍地枯黄,秋风怒号,席卷长城内外,伴随着的是迭起的烽烟。从九月中旬起,辽军便对汉关边防展开了进攻,一时间,长城沿线汉关,处处示警告急。
在山阳北部,沿长城一线,大汉前后一共设有二十四座大小镇堡,分布在诸紧要道路隘口,各屯戍卒,大堡两百卒,小戍仅二十人。
这些戍点,对于漫长的长城沿线而言,实在起不到太多的防御作用,最主要的功能,还在于警备。而在过去的十多年中,大汉对长城以北的控制与影响是与日俱增的,因此在戍堡的防御建设上是有放缓的。
而此番,辽军大举南侵,这些堡寨自然也没能起到太多阻遏的作用。但是,告急之时,所有戍堡,收到的命令只有一条,坚守待援,不许放弃,不许后撤。
显然,朝廷的用意很明显,意图通过这些戍堡,尽量阻止、迟缓辽军的南侵,哪怕只能提供一些绵薄之力,也要尽力。
幸得識卿桃花面 小說
甚至于,长城以北的那些胡汉部族、牧民,都成了牵扯辽军的诱饵,聪明的、见机快的早早的就逃回塞南,或许躲入城池,或藏进深山。
而更多的人,则成为了这场战争最初的牺牲品,那些由山阳官府主导,由胡汉百姓建设的镇甸牧场,也确实吸引了辽军的注意力。
辽军西进,足足花了七日的时间,对那些反应不及的塞北百姓进行扫荡劫掠,对于被战争逼得快山穷水尽的辽军而言,不要说那些牲畜、粮食、茶盐、铁器,就算是帐篷、草料,都有抢掠的价值。
而这七日时间,对于汉军的而言,也是十分珍贵的。由于局势恶化地太厉害,即便大汉这边在刘皇帝的指示下反应地已经足够快了,但仍旧需要时间。
不管是命令的传达、兵马的调动、军需的筹集、百姓的收容,都需要时间。像发往丰州的最远调令,即便快马加鞭,不眠不休,也要六七日,若再加上整备东援的时间,那就更多了。
因此,这多出来的六七日时间,仍旧不止渴。不过,对大汉的备战而言,哪怕多出半日、一日,也都是抢到赚到的。
至少,在辽军扫荡漠南期间,奉义军使田重进引五千军还云中,就近的宁远、定襄、永宁援军,也陆续赶到,九原侯李万超也不顾老迈,紧赶慢赶抵达云中,开始统筹山阳诸军。
在山阳这边,上足发条,紧锣密鼓地展开应对,并且搞得鸡飞狗跳之时,辽军也没有过于放松,耶律贤及时下令,约束劫掠的辽军,继续南下的征程。
这一回,耶律贤的目标十分明确,没有任何试探,也没有去管长城沿线的那些汉军隘口堡垒,而是直接冲着的云中以北约百里的焦山镇而去。
焦山镇,当漠南入山阳的要道,也是主道,当年耶律璟大军自云中北撤,就是走的这条路线。过去,大汉于此常年屯有戍卒五百,因为北伐以及李处耘北上援救刘廷翰,抽调了大半,只剩下两百人。
当然,耶律贤选择从焦山镇突破,倒不是看准了此隘的空虚,而是觉得这条路好走,作为塞南塞北主要的军事、商旅交通要道,山阳官府这边是有进行修筑扩宽的,如今,也算是被辽军利用上了。
山阳这边,由于缺少主心骨,反应没能跟得上,还是田重进在返回云中后,先行往焦山镇增兵一千,但这一千,也是疲兵。
赶上了焦山防御战,面对的却是数十倍的敌军,辽军那边,在耶律贤的驱策下,决心很大,骑兵被当步军用,挑拣精锐死士,下马攻寨,且不顾伤亡。
结果,汉军足足抵御了三日的时间,焦山镇被攻破,辽军付出了三千多人的伤亡,而防守的一千多汉军,全部战死,镇上剩下的几百民众,也没能幸免,全部遇难。
而当时,在李万超到任后,得知焦山镇之危,紧急派田重进领军三千北上增援,途方过半,就得知焦山镇失陷的消息,无奈,折返云中。
花都狂少 浪漫烟灰
焦山镇的陷落,就像堤坝开了一道口子,辽军就如洪水一般,顺着溃口涌进山阳。九月十七日,焦山镇破,九月十八日傍晚,辽军前锋万骑,就已南下叩关。
到九月二十日,辽军近十万众,在辽帝耶律贤的亲率下,兵临云中城下,将云中城团团围困。此时,云中城内,连军带民,不足五万,能战之士只有一万两千余人,更多援军,或在援应途中,或还在紧急征召武备之中。
所幸,有九原侯李万超主持军事防御,老将军威望甚高,抚兵安民,统筹调度,做得很到位。云中城,是由宋琪当年在任时重建的,城池很是坚实,城中虽然只有一万多战兵,但是以几部边军组成,战力仍有保证,官仓粮库中更囤有大量为中路军准备的军需。
兵力稍弱,但粮草兵器都不缺,为弥补防御人手的不足,李万超直接将城中所有的精壮都组织起来,发给武器,辅助守城。在边境道州讨生活的汉子,从来都是上佳的兵源,很多更属于乡兵,给把武器就是英勇的战士,而在防御辽军这件事上,更是同仇敌忾,全城一心。
大概也是感受到了云中的难啃,辽军虽然将城池围困得水泄不通,进攻的命令却迟迟未下。到二十一日,休整了一天的辽军,干脆明确地表示放弃对云中的进攻,而是选择,分兵四野,进攻劫掠其他州县。
云中或许固若金汤,难以攻克,但山阳其他州县城池,可就不一定了,辽军或许没有胆量强攻云中,但对于那些小城、小镇,显然还是有要扣咬上一咬的。
于是九月的下旬,云中以南以东的大片地区,成为辽军肆虐的跑马场,超过四万的辽军,兵分数路,四面出击,攻城劫掠,焚屋毁田。
虽然山阳官府坚壁清野的工作已经做在前头,但总有不及逃亡的百姓,不及收容的财产粮食,这些都是辽军的攻击对象。
最张狂的辽军,甚至越过桑干河,进攻应州州城金城县,不过,这毕竟是一州州城,守备官军民的骨头很硬,顽强抵御,让斗胆攻城的辽骑撞了个头破血流。
当然,不是所有的汉城,都有那个防御能力,比如云中以南的怀仁城,这是当年符彦卿北伐时的驻军之所,被一万多辽军围攻,虽然拼死抵抗,结果还是城破人亡。
云中以东的长青县,设置的时间还不长,是云中东部新建立的一座年轻的县城,城小人寡,即便有些地利,仍旧没能抵挡住辽军的进攻。
魔界天使
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有些明朗了,辽军此番大举南下,甚至坚决地突破长城,进入塞南,兵寇云中,打云中明显不是主要目的,趁山阳空虚,劫掠北疆,大搞破坏,才是目标。
在这种情况下,有实力不足的限制,汉军能做的,在短时间内,就显得不那么多了。增派援兵,都得小心翼翼地,以免援应途中为辽军所趁,围城打援这种阳谋,永远得防着,汉军过去惯会使用,辽军也会。
云中的守军实力足够,暂时也只能缩首城中,毕竟城外仍有超过五万的辽军围困着,监视着。云中尚且如此,其余州县城百姓,也只能依靠自己了。
历来防御作战,守方往往会陷入到这种窘境,困守一城,久守必失,这不仅考验将领的指挥调度能力,以及军心士气,还需有援军,要看得见守住的希望。
事实上,云中面临的情况,要好得多了,虽然被困,但自守无忧,各路援军也在统筹调度下赶来,需要做的,只是配合之后的作战罢了。
只是,这种被围困,看敌军驰骋国境、肆虐疆土、侵害乡梓的滋味不那么好受罢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