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超神道主 愛下-1351 試探、法門(四千多字)


超神道主
小說推薦超神道主超神道主
“拜见老祖!”
路上见到的重钧星弟子纷纷朝着云中岳恭敬施礼!
云中岳理也不理直接飞过,很快便带着余归海来到了浮空岛屿的中心位置。
余归海凌空朝下俯瞰,只见下方岛屿上面到处都被各种遗迹建筑占满,外围的各种遗迹建筑都已经被破除了禁制,正有不少的重钧星弟子进进出出。
而在正下方的位置,则是一片被灰蒙蒙的雾气笼罩的区域。
Christmas Wish
区域之内看不到任何的东西,全都被雾气阻隔,雾气之中传来一股股隐晦的波动。这种波动令余归海都生出了一丝丝危险无比的感觉。
从这一点,余归海立即断定,这禁制绝对是真仙境的禁制无疑。因为他如今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寻常的霸主级强者,能够让他感觉到致命危险的,也只有超脱了大道境的真仙境了。
确定了这一点之后,余归海非但没有退缩之意,反而心中越发期待起来。如今而言,也只有真仙境的遗迹才可能会有对他有帮助的东西。
这遗迹被真仙境的力量守护,那么里面保存的东西则肯定是真仙境的宝物。而且极有可能存在着真仙境的功法,以及真仙境的灵药灵物或者是灵宝。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在这禁制之中,余归海感觉到了那种熟悉的波动。正是炼阴师的特殊信号。这一点让他破开禁制的可能性大大增加。毕竟他已经融合了云中岳交给他的正宗霸主级炼阴师功法,如今他炼阴师的力量重新在他的力量体系之内占据了很大的一块。
“余道友,下方这一片便是遗迹的核心,想必道友已经感觉到了,那一层灰色雾气便是真仙境的守护禁制。”云中岳指了指下方说道。
“不错,这一层禁制强大无比,是真仙境的力量无疑。不知道你们现在可有什么发现?”余归海点点头,随即问道。
“没有。对这禁制,门下弟子用尽了手段,我也曾亲自出手,但是都丝毫无法奈何其分毫。就连一点点的门道也没有发现。”云中岳回答道。
“这禁制毕竟是货真价实的真仙境禁制,如此也属于正常。这样看来就算是我也没有把握能够破开。”余归海轻声说道。
“无妨,道友试试再说。真要是不能够破开,我便准备公布出去,邀请其他三位道友都来,我们集合五人之力,看看能否破开这禁制。”云中岳面露一丝苦笑的说道。
“别的不多说,余道友,我们这就下去吧。”他随即摇摇头,说道。
“嗯!”余归海点点头。
云中岳随即带着余归海朝着下方的一处位置落去。
落地之后,余归海便已经看清了周围状况。这里紧挨着遗迹的核心禁制,周围的遗迹建筑非常密集,很显然曾经是一处重要的场所。
就在此地正对的核心禁制的位置,可以看到一座古朴的石门从禁制的灰色雾气之中伸出来,似乎是一处进入禁制内部的门户。
“拜见老祖!拜见余前辈!”
一道身高体壮的独角巨人快步走来,朝着两人恭敬的施礼道。
此人乃是普通大道境巅峰的强者,很显然,他已经得到了云中岳的通知,知道了余归海的身份。
“行了,你们先带人退下吧。我跟余道友要尝试一下破解禁制,免得你们被余波所伤。”云中岳摆摆手吩咐道。
“遵命!”这位独角巨人随即招呼着周围的重钧星弟子离开,很快,此地便只剩下余归海两人。
“云道友,这石门是什么情况?”
余归海打量着面前的石门问道。
“这石门从布局看,应该是进入核心的门户。但是到底是不是真的门户,还是只是一个装饰,甚至是陷阱,我们还没能搞清楚。”云中岳脸上露出一丝无奈道。
會飛的小遷 小說
“这样么!”余归海也十分意外,没想到他们只是靠着明面上的布局,这里一条路,通向一个门,进而推测这是进入核心遗迹的门户。
一般而言这是没有什么问题,谁家不是这样的呢?
但在这种遗迹之内则不可以常理度之。因为谁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当时的人特地设定的,利用的就是人们的常识误区。一旦费劲千辛万苦破开了门户禁制,却发现根本不是门,甚至是什么厉害陷阱,不说受到重创,就算是心理受到的打击也能让人喝一壶。
“是的。但是其他的地方更加是没有任何的破绽和痕迹,我们也只能从这里开始尝试。”云中岳点点头。
“不错。毕竟无论如何,这里都是一个明显的痕迹。我们也要从这里开始。”余归海点点头认同,这门户纵然是陷阱,也比其他毫无痕迹的地方更加合适。
他接着又说道:“那么请道友将你们之前试探的情况给我看看吧。”
“好说。这里便是我们之前试探的情况,包括试探之后的后果。唉!我的门下弟子为此可是伤亡了不少。”云中岳叹息道。随即交出了一只玉简。
余归海接过玉简,神念一扫,立刻便看到了之前重钧星的人试探禁制的情况。
看完之后,总结出三个字,无用、惨!
他们不但没有试探出禁制的任何情况,反而被禁制反杀了不少,甚至大道境后期的弟子都陨落了一位。
这一位大道境后期弟子曾经将那一部炼阴师的霸主级功法修炼到非常高深的程度。只不过他没有彻底废掉自己之前的修为,当然,他也没法废掉,一旦废掉他立马就得死,所以只能兼修。
他便是以炼阴师的手段去尝试打开门户,结果遭到禁制反噬,当场陨落。就连云中岳在现场亲自出手,都没能将其救下来。
余归海看完之后,思索了一阵,这些失败的经验对他还是有一些启发的,至少这禁制之前表现的反击力量,对于霸主级强者没有致命的威胁。这让他心中稍微放下了心。他最怕一试探导致自己受到重创,到时候,恐怕云中岳就会落井下石。
不过,他却十分谨慎,就算是如此,也不肯立即就这么盲目的试探。
于是他思索了一下说道:“云道友,我需要你们之前得到的炼阴师所有的功法、秘术、以及典籍。我们现在出手试探成功几率太低,我看看能否从中找到一些线索,增加一下胜算。还请道友尽量全部提供!”
“没问题。那我们先去休息的洞府,我随后就让人送来那些东西,保证一个不少。”云中岳满口答应,随即又问道:“道友现在不试探一下禁制吗?”
余归海闻言,扫了此人一眼,随即想了想说道:“也好,我就试探一下,看看能否有所发现。也可以对这禁制有些直观的认识。”
“好!道友请!我为你护法。道友一定要小心些,这禁制反击起来非常凶猛,便是我等一个不慎也有可能受伤的。”云中岳闻言面露喜色,还特地叮嘱了余归海一番。
“多谢道友提醒,我知道了。”
余归海点点头,随即看向那石门之内。
石门只有一个拱形门框,中间也是被浓郁无比的灰色烟雾所笼罩。拱形门框向后延伸入灰雾之内,不知道有多深。
余归海抬起手,一道强大的七彩之光爆发而出,其威能恐怖无比,瞬间就达到了霸主级的层次。
“去!”
他猛一挥手,那七彩之光便化作一道光剑朝着石门之内的灰色雾气猛刺而去。
轰隆隆~~~
七彩光剑正中石门中心的灰色雾气。但是威能恐怖的光剑根本没能刺入灰色雾气哪怕一点点的深度,而是如同装上了坚硬无比的墙壁,当即崩碎开来,化作无数七彩之光被那些灰雾吸收。
余归海的攻击在瞬息之间,云中岳见了大惊,提醒道:“余道友小心!”
然而,一瞬间,不等余归海反应过来,灰雾之内便射出十几道同样威能的七彩光剑,凌空组成一道恐怖的剑阵,朝着余归海绞杀而来。
剑阵之中散发出恐怖无比的气息,其威能足足比余归海的光剑强大了十倍。而且十几道光剑直接封死了余归海朝着四周躲避的角度。
他除了硬接,只有后退。但是后退的速度绝对不可能比得上光剑的速度。
“给我破!”
余归海余归海怒喝一声,猛然双拳击出。
一股强大无比的七彩光霞形成一道道震荡波,横扫前方虚空,直接与那剑阵撞在一起。
轰隆隆~~~
轰隆隆隆~~~
恐怖的爆响从虚空持续而快速的响起,一道道恐怖的冲击爆发开来,朝着四面八方冲击开来。
“云道友!我们走!”
余归海趁着七彩光霞震荡波与剑阵僵持,大喝一声,然后化作一道流光朝着远处飞去,顷刻间便远离了岛屿。
“…….”
云中岳见状只想骂娘。这特么不要脸的东西,捅了马蜂窝就跑啊!
但是他却十分无奈,这里乃是位于钧鱼的体内空间,自然不可以让如此强大的冲击到处破坏。
他只能是爆喝一声,高举双手,打出一道道玄妙的法诀。
顿时,周围一直存在的一种温和的力场瞬间躁动起来,化作一股强横无比的禁锢之力将那恐怖的冲击波围了起来。
那恐怖的冲击波顿时如同进入了粘稠无比的淤泥之中,威能迅速的减缓起来,很快就被控制在一个范围之内,不多时便被那禁锢之力彻底压制。
此时,云中岳才收了神通。
已经飞远的余归海见状,又转身飞了回来,脸上露出热情的笑容,竖起大拇指夸赞道:“云道友这一手当真是了得。我还以为失控了呢。没想到道友还有这么一手。幸好如此,也让我心里舒服了些。否则真的造成严重的破坏,那我可就真的对不住道友了。”
“……”
云中岳十分无语。你要真觉得对不住我,那就不应该转头逃走啊!
不过,他此时还用得到余归海,所以不敢翻脸,只是笑了笑说道:“道友没有见过这个场面,不知不为罪。而且此事也怪我没有跟道友说清楚。”
“哈哈,云道友不需要内疚。毕竟仓促之间,不可能思考的那么全面。”余归海哈哈一笑,脸上露出一副我不计较的大度样子。
“…….”云中岳顿时脸一黑。这厮还真会借坡下驴。
“余道友可有什么收获?”他随即问道。
“收获嘛,还真有一点。”余归海面露思索之色的回答。
“哦?道友请说!”云中岳闻言双目一亮,急忙问道。
“很简单,就是这禁制是真的强大,如果是想要强攻,对于你我来说是不可能的。就算是加上其他三位也是无用。甚至我等五人联手攻击,这禁制反弹的攻击恐怕威能恐怖无比,我们五人没有谁可以承受,甚至会出现伤亡啊!”余归海面色一凝说道。
“…….”云中岳无话可说,这是收获不假,但是完全是废话。
“这倒也是,那我们先走吧。我先把遗迹内收获的功法秘术和典籍交给道友参看再说。”云中岳不愿意再跟他啰嗦,直接说道。
“好。请道友带路!”余归海闻言更加干脆,毕竟相对比在这里做无用功,参悟这些东西更加吸引他。
随后,云中岳带着余归海来到了空间内的一处洞府,这里在浮空岛屿的上空,随时可以从洞府内俯瞰整个遗迹,位置很不错。
不多时,云中岳又让人送来了遗迹内发现的功法秘术和典籍。
“余道友,这一枚玉简便是我等发现的那个可能破开禁制的法门,但是只有高阶纯粹的炼阴师才能够做到。请你重点看一下。”云中岳亲手拿出一枚紫色玉简交给余归海。
“哦?如此甚好!余某更有把握了。”余归海急忙接过玉简,说道。
“好。道友好好参悟吧,我就先告辞了。”云中岳随即告辞而去。
余归海等其走后,看着满地的那些功法秘术和典籍,双眼露出了喜色。
这些东西别看级别不高,但是对于他充实自己的炼阴师知识是作用巨大的。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