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日月風華 線上看-第一零四零章 心急吃不了白豆腐相伴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可敦收拾一番,抬头看见秦逍还在愣愣盯着自己看,噗嗤一笑,道:“看什么?”
“没….没有!”秦逍回过神来。
他虽然已经冷静下来,但血气未散,口中兀自有可敦齿间余香,甚至手掌还残留着那浆水袋子丰软却又弹手的极致手感。
可敦余光往下一瞟,却见到秦逍裆部隆起,自然明白怎么回事,虽然不是青涩少女,却也是脸上发烫,别过脸去,起身道:“已经很晚了,你今日辛累,早点休息。”将幂罗重新罩在了俏脸上。
秦逍也已经感觉到自己有些丑态,弯着身子掩饰,想要说什么,一时还真不知该怎么说,上前拿起大氅,低头瞥了一眼,没有大氅的遮掩,可敦的腴臀果然是丰圆紧翘,滚圆饱实不下于塔格,后悔方才没有趁机抓一把,但马上收敛心神,亲手为可敦披上。
可敦扭头冲着秦逍妩媚一笑,柔声道:“歇着吧,我先走了。”走了两步,身体微晃,秦逍便要上去扶住,可敦抬手拦住,摇头道:“没事,我酒量不差,就是…..就是喝的太急了,回去歇息就好。”也不多说,扭着腰肢往帐外去。
那丰腴有致的娇躯并没有因为披上大氅就失去了它的风采,玲珑浮凸,走动间更是摇曳生姿风姿绰约,使得原本就诱人无比的成熟肉体线条更增动感魅力,真是活色生香荡人心魄。
人虽出帐,余香犹在,令人失魂。
秦逍有些懊恼,低头看了一眼,忍不住轻捶两下,恶狠狠骂道:“让你急,让你急,妈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你都不懂,还怎么做我小弟?”寻思着如果不是心急火燎要扒可敦的肚兜,还能多享受一下可敦那柔软的朱唇和灵活的丁香舌儿。
现在倒好,人走了,独留自己一人,漫漫长夜只能煎熬。
秦逍脑中想着可敦那腴美的肉体线条,鼻中嗅着可敦留下来的余香,一时间还真是难以平静。
他此次前来草原,一开始只是准备找寻马源,谁能想到自己的运气极佳,先后遇到了乌晴塔格和挛鞮可敦这对死对头,而且还都是在她们处境最为艰难的时候相识。
获取塔格芳心,以后进行战马贸易就会方便得多,毕竟真羽部已经和铁瀚撕破脸,自然不可能继续遵守禁马令,而且真羽部也需要出售战马恢复元气,对双方来说都是好事。
至于可敦,即使没有任何利益相关,能够认识这样一位成熟尤物,那也是三生有幸,但可敦是贺骨的实权人物,自己如果能与可敦和塔格同时搞好关系,就能够以自己的美男计坚定两部制衡铁瀚的决心。
秦逍也没有忘记,可敦坐拥铁山大汗,贺骨刀乃是当今之世最强战刀。
今日决斗,对手派出数十名屠狼士,其他人也都是从图荪诸部挑选出的剽悍勇士,从数十万之众之中挑选出的勇士,实力自然胜过只有十几万之中挑选的贺骨勇士一筹,贺骨勇士今日能够与对方死战到底,除了有自己这个意外存在,亦是因为碎骨者们都配有贺骨刀。
他亲眼看到,有几名碎骨者与对手拼刀,实力略逊,却正是因为贺骨刀的锋锐,斩断了对手的战刀,这才反败为胜。
如果真的能够从可敦手里获取部分真正的贺骨刀,用以装备龙锐军,必然会让龙锐军的战斗力大大提升。
秦逍从无忘记自己的目标,当初在京都与韩雨农分别,韩雨农留下最后的话,便是一同肩负起收复西陵为黑羽将军和其他弟兄报仇的重担,对秦逍来说,黑羽将和孟子墨还有太多弟兄都被李陀所害,李陀更是裂土自立,此等私仇国恨,自然是片刻不能忘记。
这一夜秦逍躺在地毯上辗转难眠,脑中可敦那妩媚的笑脸挥之不去,心想自己看来定力还是不足,不过像可敦那样的尤物,又有几人能顶得住。
最强末日系统
他记得可敦当时挡住自己的时候,红着脸说在帐篷里不可以,难道意思是说换一个地方就能成就好事?
随即又想到乌晴塔格,塔格一直在吃可敦的醋,自己好不容易才让她消解醋意,相信自己和可敦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发生,为此还夺了人家的初吻。
这下子倒好,前脚从塔格帐篷里出来,回到这边,差点就和可敦滚了床单,虽然并没有真的共效鱼水之欢,但塔格如果知道自己和可敦相拥激吻,肯定饶不了自己。
自己没夺她初吻前,她或许只是冷笑,但自己既然要了人家的初吻,转头又和可敦黏在一起,塔格知道,那把刀肯定能砍得下来。
秦逍心中叹气,谁让可敦太诱人,自己实在有些不地道。
到黎明时分,才带着无限遐想和烦恼沉沉睡去。
等醒过来,却已经过了正午,倒是无人前来打扰自己,出了帐篷,见到营地里帐篷连绵,人头攒动,一时间也不知道可敦住在那个帐篷,而且大白天去找可敦也不是很方便,毕竟众目睽睽之下,自己不能总是贴着可敦太近。
正自不知该做什么,却见到数人向自己走过来,其中有两人身上还缠着绷带,仔细一看,有些眼熟,等那几人记起来,立时想起,正是昨日和自己一起从嘎凉河存活下来的六名勇士。
他们似乎越好一起过来,而且自己刚出帐他们就出现,也就表明一直在附近等待。
几人走到秦逍身前,一字排开,俱都横臂于胸,向秦逍躬身行礼,一人抬头道:“如果没有你,贺骨不但无法取胜,我们也不能活着回来,你的救命之恩,我们都会铭记。”
秦逍知道这六人是从血战中活下来的真正勇士,横臂在胸,道:“千万不要这样说,没有你们和那些战死的勇士,我也无法活着回来。我们是经过生死考验的弟兄,日后如有用得上的地方,尽管开口。”
几人都露出感激之色,秦逍正要说什么,却见那几人忽然都看向秦逍身后,再次躬身行礼,齐声道:“大汗!”
秦逍转过身,却见到贺骨汗正走过来。
他虽然不过十二三岁,但身体敦实,显得少年老成,挥挥手,那几名碎骨者再次一礼,都退了下去,秦逍知道他这位大汗虽然没有什么实权,但毕竟身份在那里,也是行了一礼。
“向恭!”贺骨汗上下打量秦逍一番,笑道:“你的武功很厉害,如果没有你,可敦就要被契利带走了。”
秦逍看着贺骨汗,心下却是一凛,暗想自己先前一直忽视了贺骨汗的存在,昨日决斗取胜,可敦和贺骨将士都是欢喜,但这其中是否会有一部分人会觉得很失望?
正如眼前这位贺骨汗,如果决斗失利,可敦被迫离开贺骨跟随契利远去漠南,那么贺骨汗自然就会成为贺骨的真正首领。
虽然在自己和可敦看来,贺骨汗年纪尚轻,威望不足,功勋更是不多,根本无法震慑贺骨部众,但这却不是贺骨汗的看法,少年人心气极高,自以为无所不能,更何况已经身在汗位。
也许贺骨汗昨日真的希望图荪人能取胜,希望可敦被迫离开贺骨。
之前他见贺骨汗在可敦面前十分恭顺,还以为母慈子孝,但昨夜可敦一番话,却是让秦逍明白,这一对母子之间,暗流涌动,贺骨汗固然对可敦存有怨恨之心,而可敦同样也对贺骨汗有了猜忌之意。
贺骨汗此时说起可敦要被契利带走,一脸笑容,十分轻松,分明是根本不在意昨日可敦的处境。
他心中感叹,这对母子之间的仇隙如果不能即使调解,只怕是越来越深了,可是在权力之争上,从来是你死我活,很难有调解的余地,即使能调解,自己一个外人,也不方便卷入贺骨的权力之争。
秦逍含笑道:“天神庇佑,大汗恩威,图荪人是在痴心妄想。”
“不是我的恩威,是你的勇猛。”贺骨汗赞叹道:“一人斩杀三十多名图荪勇士,我从无见过,向恭,你的勇猛无人能及。我有一件事情要求你,你能不能答应?”
堂堂大汗出口相求,秦逍很是意外,立刻道:“大汗有什么吩咐?”
“我要拜你为师傅。”贺骨汗看着秦逍,很诚挚道:“只要你愿意,我立刻给你封为贺骨第一带日户,给你封赐领地,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带日户?”秦逍一愣,贺骨汗拜他为师,他很有些意外,不过这带日户是什么意思,他还真不明白。
贺骨汗解释道:“带日户就是部族第一勇士,是最荣耀的称号,只有大汗的师父才能拥有这样的称号。除了我和可敦,任何人见到你都要行礼,即使是部族的吐屯俟斤以及各帐头领,也必须对你恭敬。”
“大汗,你知道我是唐人,家乡在大唐,并不能在这里待很久。”秦逍委婉道:“大汗如果想学功夫,草原上肯定还有很多勇士,大汗甚至可以派人去大唐找寻武师。”
“其他人本汗看不上,我就看上你了。”贺骨汗笑道:“唐国虽然是你的家乡,可是他们能给你什么?只要你留下来,唐国给不了的本汗都能给你,金银珠宝,绝色美人,还有本汗的信任和重用。”
秦逍凝视着贺骨汗,面带微笑,心中却是吃惊。
贺骨汗的心机,远比自己所想还要深沉,他看起来只是拜师,但真正的目的,又岂能瞒过秦逍。
贺骨汗显然是看到秦逍与可敦走的很近,而秦逍又展现了超乎寻常的能力,在贺骨汗眼中,一旦秦逍被可敦重用,可敦更是如虎添翼,自己想要夺回大权的希望更是渺茫。
可敦不过刚刚三十出头,看上去更显年轻,想要等可敦衰老之后移交权力,那也不知是何年何月的事情,而贺骨汗显然没有耐心等太久。
如果能够以拜师为名,让秦逍成为自己的师父,也就自然而然地将秦逍这员干将拉拢到了自己这一边,而且秦逍一战过后,威震草原,贺骨将士对秦逍都已经生出敬畏之心,如果能够得到秦逍的支持,还可以利用秦逍这个师傅来拉拢甚至震慑部众,如此一来,甚至有希望和可敦分庭抗礼。
可敦虽然掌握实权,但贺骨的汗王是贺骨氏族,这位年轻的汗王合乎正统,如果身边有强力之人支持,未必不能获取部众的支持,从而将出自萨满氏族的挛鞮可敦拉下马来。
这些心思,贺骨汗自以为藏得很好,但是在秦逍面前,却是被一眼看破。
葵花 寶 典
秦逍心下叹气,暗想贺骨汗虽然心机不浅,但终究还是太年轻,没有真正经过权力之争的历练,太操之过急,如果自己真的答应他,以可敦的精明,又怎能看不出背后的蹊跷?
可敦虽然妩媚起来风情万种,可是狠辣起来也是果敢冷酷,如果贺骨汗真的要跳上台面与可敦为敌,秦逍相信这个年轻人活不了多久,毕竟他虽然空有汗王之名,但手头上真正能拿出来的底牌少之又少,对自己的诸多承诺,也不过是空中楼阁。
于公于私,秦逍当然都不可能和这年轻人走在一起。
“大汗,我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秦逍凝视贺骨汗,平静道。
贺骨汗道:“你说。”
“可敦对贺骨甚至锡勒诸部的重要,你应该更认真地去弄清楚。”秦逍缓缓道:“没有可顿,贺骨会是什么处境,大汗恐怕还没有搞明白。我对大汗只有一句良言,该是你的总会是你的,不是你的却要强求,只会引火烧身。”
贺骨汗盯住秦逍眼睛,他并不笨,秦逍这话一出口,贺骨汗心中就清楚,自己的盘算,已经被眼前这个人洞穿,他有些慌,秦逍叹了口气,道:“只要大汗与可敦一条心,贺骨会强大起来,大汗也终将成为真正的雄鹰!”靠近贺骨汗身边,低声道:“你刚才说的话,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也不要对第三个人,可敦希望你有朝一日能够真正担得起贺骨重担,但不是现在,你也不要太心急,凡事心急,都会失望。”
这时候再一次想到自己昨晚操之过急去扒可敦的肚兜,想想就后悔,心急吃不了白豆腐啊!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