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上門狂婿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 txt-第兩千六百七十二章 糖葫蘆讀書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虽然吴帆已经有了决定,但是现在没有肖舜等人的行踪,所以吴帆夫妻也是焦急异常的。
百合營業後的××關系…?
不过索性还有三天的时间,所以在这三天时间里面吴帆一方面要忙着清点吴家的产业,一方面要派人寻找肖舜,所以也是十分的忙碌。
因为决定了让吴优承担起哥哥的责任来,所以吴帆这几日也没有让他闲着,自己走到哪里都把他一路带着。
故而吴优也出现在了码头之上。
看着人声鼎沸的码头,吴帆一时也顾不上吴优,在他身边留了两个人之后,自己就朝着人潮走去了。
吴优看着前面的大海,突然想到了自己好像就是自爱这里和肖思瞬遇到的,那时候自己不知道他的身份,还央求他教自己钓鱼来着呢!
这样想着,吴优的脚步就不受控制的朝着那个方向走去了。
即墨离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到这个讨厌的小鬼,随即就准备抽身离开这里。
即墨离为什么会在这里呢,还不是因为一直没有肖思瞬的消息,那个药灵儿到现在都还没有醒,那个和尚在和大叔商量了一通之后,就独身离开了,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即墨离自己就是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自然干不来照顾人的活计了,所以肖舜就只能在民宿照顾药灵儿了。
至于即墨离现在已经承担起了买药的重任了,幸而现在没有人关注肖舜等人,不然以即墨离的容貌又不知道会引起多少关注。
即墨离最近的行事也低调了很多,所以肖舜才会放心把这件事交个他。
今天也是因为自己出来的时间有些早,现在也已经买好了药材,所以即墨离才会心血来潮,到小蓬船的地方来看看。
因为即墨离自身的气场,所以在靠近这里的时候,吴家的下人就一把拉住了吴优,哆哆嗦嗦的说道:“少爷,那个煞神在这里,我们还是离开吧!”
虽然下人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即墨离还是听的清清楚楚。
出乎意料的是,即墨离听到那人这样说自己也只是回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就离开。
看着即墨离离开的脚步,吴优没有丝毫犹豫的挣脱了下人的手,一路小跑着,跟了上去。
下人在看到即墨离的时候身体就本能的发软,只恨不得离他越远越好,所以吴优挣脱之后,他们也不敢跟上去,只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原地不知所措起来。
吴优的动作自然逃不过即墨离的眼睛,在确定吴家下人没跟上了之后,即墨离停下了自己的脚步,转身看着对自己穷追不舍的吴优。
吴优看到即墨离站在原地等自己,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不然自己是追不上他的。
茅山後裔 王十四
等到吴优来到了自己的面前,即墨离才蹲下身子,扶着不断喘气的吴优,一会儿之后才问道:“吴优,你跟着我做什么?”
听到即墨离喊自己的名字,吴优也是一愣,他怎么会突然喊自己的名字呢,他不是一直都叫自己小鬼或者小孩的吗?
看到吴优的样子,即墨离自然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脸上也闪过一丝尴尬和难为情,但还是红着一张脸,粗声粗气的问道:“吴优,你跟着我到底想做什么?”
吴优看着即墨离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对他的害怕就彻底消失了,伸手摸了摸他的脸,一手捂着自己的嘴,“即墨哥哥,你脸好红哦!”
听到吴优这样说,即墨离脸更红,随即一把扶开他的手,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次的语气明显比前面两次都凶了!
但是吴优还是没有感到害怕,一直抬头看着他的脸。
即墨离只是伸手挡住了他的眼睛,“你到底说不说!”
“哦,是我爹爹在找瞬哥哥和大叔啦!”
听到吴优的回答,即墨离眼睛眯了一下,这次吴家又想干什么?
但是即墨离这次并没有急着拒绝吴优,而是一把抱起他,带着他一起往自己现在住的地方走去。
突然被即墨离这样中规中矩的抱着,吴优也有点不习惯,但很快就适应了,满足的待在即墨离的怀里,“即墨哥哥,你是带我去找瞬哥哥和大叔他们嘛?”
即墨离听到瞬哥哥三个字的时候,身体有一点点的不自然,但很快就恢复了,轻轻的嗯了一声,就不在开口了。
客人是月亮女神!
梦舍离二号 小说
吴优也能感受他的情绪,随即也不说话了,自己开始左顾右盼起来。
因为即墨离腿长脚快的,所以他们没一会儿就到了。
肖舜看到吴优也吃了一惊,但也没有开口询问,只是不解的看着即墨离。
即墨离把药往桌子上一放,找了张椅子坐在,头也不回的说道:“哦,他呀!就是我在路上捡的,说是来找你的!”
其实肖舜在看到即墨离抱着吴优进来的时候就知道,这次是吴优自愿跟着他来的,他只是很惊讶吴优会这样快转换对即墨离的态度而已。
这段时间,即墨离的改变肖舜自然也是看在眼里的,现在肖思瞬不知所踪,即墨离主动承担了一部分责任,而且还主动和无缺和解,肖舜早就不生他的气了。
果然,还是个孩子!
肖舜轻轻的勾起嘴角,“等会儿我送他回去,你看着灵儿哦!”
听到肖舜这样说,即墨离还是闷不做声,肖舜一把拿起他买回来的药,往厨房走去,等到厨房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对着吴优说道:“吴优,一会儿大叔送你回去的时候给你买糖葫芦怎么样?”
听到有糖葫芦吃,吴优高兴的手舞足蹈的,这时的即墨离愈发气闷了,肖舜又说了一句:“到时候我们买两支吧!”
看着吴优疑惑的小眼神,肖舜看着即墨离的背影,浅笑着说道:“给你即墨哥哥买一只,哄哄他!”
说完就进入厨房熬药去了。
即墨离听完肖舜的解释之后,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朝着药灵儿的愤怒房间走去,脸的颜色跟煮熟的虾子一样,嘴里还嘟囔了一句:“谁稀罕吃你的糖葫芦呀!”
吴优看了看厨房,又看了看即墨离的背影,然后恍然大悟的叫嚷起来,“大叔,原来即墨哥哥也喜欢吃糖葫芦呀!”
在厨房的肖舜闻言,立刻大笑出声:“哈哈哈!吴优真是聪明呢!”
在房间里面的即墨离脸色更红了,气急败坏的叫嚷了一句:“吴优,你这小鬼,什么都不知道,在乱说些什么!”
然后就把门关上了!
看着两人不一样的反应,吴优不解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脑袋,即墨哥哥到底喜不喜欢吃糖葫芦呀?
这时在房间里面的肖舜看了看某个方向,等你回来了,我也给你买好不好?
即墨离看着躺在床上的药灵儿,你什么时候可以醒来呀?
等肖思瞬回来了,我们三个一起吃糖葫芦吧,可好?
在沉默中,时间也过得很快,夜色一不小心就笼罩了整个凌海。
在吴家,吴帆焦急的坐在椅子上,他的面前还跪着两个家丁,身体不断地颤抖着。
吴夫人来到吴帆的身边,示意家丁先离开,然后握着吴帆的手,“既然他们说优儿是自愿跟着即墨少爷走的,那么你就应该相信他不会伤害他!”
狸力 小说
闻言,吴帆准备说什么,但是被吴夫人抢了先,“夫君,你要相信你的孩子!”
看着吴夫人的脸色,吴帆也静下心来,眼神也一直往外瞟着,“但愿吧!”
随着时间的流转,吴帆的脸色也愈发难看起来,就在他准备起身的时候,传来了吴优的声音,“爹地,娘亲!”
吴帆回头就看见吴优站在肖舜的门前,手里还拿着两串糖葫芦。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上門狂婿-第兩千六百七十一章 捧殺讀書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吴帆看着突然回来的吴优也是惊喜交加。
他心里很高兴吴优可以平安回到吴家,但依旧很吃惊,吴优为什么可以突然回到吴家。
不等他询问吴优,门房就来报,“家主,齐夏齐少爷在门口呢!”
齐夏怎么会这个时候来到这里?
不等吴帆问出口,门房就看了看吴优,“齐家少爷好像是和少爷一起回来的!”
世界上会有如此凑巧的事嘛?
经过前面的几次意外,吴帆已经不在相信有巧合这种事情的发生了。
他一面让门房请齐夏进来,一面向吴优求证道:“优儿,你是和齐夏一起回来的吗?”
听到父亲这样问,吴优点着头,没有丝毫隐瞒的说道:“对呀!我在齐家的柴房被人发现的,然后还在齐家洗了澡,齐少爷才送我回来的!”
闻言,吴帆的心头涌上了满满的怀疑。
吴优为什么会出现在齐家的柴房?为什么齐家人早不发现晚不发现,在自己去齐家表明态度之后就发现了吴优?为什么没有在发现的第一时间告诉自己?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齐夏为什么要自己送吴优回来?
夢ヶ阪
齐夏送吴优回来是有两个原因的,第一他担心吴优并不是吴帆的孩子,那么吴优敢欺骗自己,那么自己就会在吴家门前了结了他,告诉吴帆自己已经在寻找吴优了,自是被人欺骗了。
这样吴帆见状只会对自己更加死心塌地的!
第二,如果吴优真的是吴帆的儿子,那么自己送他回来就可以很明确的告诉吴帆,你看你的儿子已经被我找到了,最重要的是自己就不怕吴帆翻脸不认人了。
但是他没有想过那个小厮是怎样找到吴优的,自己这样火急火燎的上门,是否会引起吴帆的怀疑呢!
吴帆看着朝自己走来的齐夏,收起来自己满肚子的疑惑,带着笑脸,热情的迎了上去。
现在情况不明,自己不能贸然得罪齐夏,不然自己的妻儿就会落到和雷家一样的下场,不,甚至比雷家还惨,因为现在可没有人会帮吴家留下血脉了。
齐夏看着这样识趣的吴帆,心里对吴家更是志在必得了!
走到齐夏的面前,吴帆完全放下了自己作为一家之主的架子,对着齐夏恭敬的拱手,深深的弯下了自己的腰,声情并茂的感谢道:“多谢齐少爷送小儿回家!”
裁決 小說
见状,齐夏心里尽是得意。
但还是把吴帆扶起来,自己带着他往客厅走去,“吴家主,客气了!”
吴帆看着齐夏这样不见外的样子,眼底有不悦滑过,齐夏,你就这样急不可耐了嘛!
走到客厅之后,齐夏更是不等吴帆招呼,自己就一屁股坐到了主位之上,还反客为主打的招呼起吴帆来,“我们还是坐下聊吧!”
吴管家见状,眼里的惊讶更是压的压不住。
反倒是吴帆此时已经冷静下来了,自己在下面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示意管家带着吴优下去。
接受到吴帆的信号之后,管家就带着吴优下去了,不一会儿就有侍女沏了两杯茶送上来了。
齐夏看着吴帆这样识相的样子,眼里的得意都溢出来了。
吴帆看着这样已经得意到忘形了的齐夏,心里更是嗤笑一声,既然你已经没有了最基本的判断,那么我就在给你添一把火,彻底将你捧杀掉。
在侍女离开之后,吴帆就站起身来,对着齐夏恭敬的说道:“再次感谢齐少爷送小儿回家!在下答应的事情肯定作数,只是先前内子因为小儿的失踪,与我多有龃龉,所以还请您宽限几日!”
说完,吴帆偷偷抬头看了看齐夏,发现他面色有些不高兴。
就立刻补充道:“不过请少爷放心,只有在给我三日时间,我一定会将吴家的所有家底整理成册,亲自送到您的府上。”
这样说完,齐夏的面色果然好看了很多!
“不仅如此,我还会再您彻底了解了吴家的事宜之后就带着妻儿离开这里,而且从此之后用不踏足这里!”
看到吴帆有这样的觉悟,齐夏自然无话可说,心情愉悦的品了一口茶,“吴帆你也是一个人才,如果可以为我效力的话,少爷我也不会亏待你的!”
听到齐夏这样说,吴帆心里的不满和不屑已经到达了顶峰,但还是笑嘻嘻的回绝道:“少爷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已经厌倦了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所以还望少爷成全!”
说完,吴帆又深深的弯下了自己的腰。
看来吴帆是真的没有二心了,那么就这样吧!
吴帆心里也明白,齐夏这是在试探自己罢了,如果自己不这样说的话,那么在自己把吴家家底交上去的那一刻,吴家就会被斩草除根的。
齐夏再次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后,对着吴帆说了一句,“既然吴帆你去意已决,那么我也不过多挽留了。”
说完他就站起身来,朝着门外走去,行到吴帆身边的时候,他脚步一顿,提醒了一句,“那么,三日之后,在齐家,我等着你!”
说完就大笑着离开了吴家。
等到齐夏的笑声已经彻底听不见了之后,吴帆才站直了身子,走到了主位,将旁边的茶杯一把扫到地上,面色阴鸷的开口,“齐夏,你做梦吧!”
然后对着门口大声叫嚷起来,“把这里的东西统统都给我换掉!”
说完自己就朝着内院走去了!
吴夫人看着这样怒气冲冲的吴帆也是吓了一跳,赶紧倒了一杯水,送到吴帆的手上,轻声问道:“夫君,这究竟是怎么了?”
听到吴夫人开口,吴帆才猛灌了一杯水,将自己的怒气压了下去,“夫人,优儿回来了,是被齐夏送回来的!”
听到吴优回来了的时候,吴夫人也是一喜,但是听到是齐夏送回来的时候,她脸上的表请也僵住了。
好一会儿,她才回神过来,呆呆的看着吴帆,“所以,夫君的意思是…”
听到吴夫人这样问,吴帆也摇了摇头,“现在还不确定,我们还是问问优儿吧!”
吴夫人点着头,就让侍女去叫吴优去了,然后走到吴帆的身边,紧紧的握着吴帆的手,“夫君,这一次不要推开我,我要和你一起面对!”
吴帆闻言,也牢牢的拉着吴夫人的手,眼里满满的都是感动,同时心里也有另外的打算了。
既然齐夏有修士,那么自己把吴家交到修士手中是不是就可以躲过一劫了呢?
不一会儿,吴优就被带上来了,看着失而复得的儿子,吴帆夫妻眼里都溢满了疼惜,随后把他带走两人的中间,细细的询问起来了。
但是吴优却矢口否认,说这件事不是上次的人所为。
因为上次自己回来就是即墨离将自己送回来的,如果自己还有用的话,他就不需要做无用功呀。
而且自己几次离家出走都是被肖舜父子救的,自己陷入危险的时候还是他们救的,他们没有理由这样做。
听完吴优的话,吴帆不太确定的问着妻子,“如果,吴家交到肖舜父子的手上,吴家会不会得以保全?”
吴夫人听到吴帆这样问,思考了一下后回答:“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优儿和欣儿应该不会出事的!”
言罢,夫妻两人都陷入了沉思中,吴优则是一脸不解的看着自己的父母。
良久之后,吴帆对着吴优慎重的交代道:“优儿,你是哥哥,你一定要保护好妹妹,知道嘛!”
吴优虽然不解,但他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嗯!”
吴夫人听完吴帆的话,就知道他已经下了决定,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