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大乾長生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乾長生-第613章 初撞(一更)熱推


大乾長生
小說推薦大乾長生大干长生
法空笑道:“许兄,你真想帮她们?”
“原本还觉得她们可怜,身上没有沾染无辜之人的鲜血,可以帮一帮。”许志坚摇头:“现在看,却是一番好心喂了狗!”
不能轻信,这个教训果然是至理。
自己这一次还是轻信了她们。
说着不相信,不相信,还是不由自主的相信她们是善良的,本性不坏的,是值得帮助的。
可现在看来,自己又犯了错。
亏得法空提前知道了她们要干什么。
否则,自己这一次轻信导致的后果是自己无法承受的!
绝不能轻信!
法空道:“我想见一见她们,如何?”
“提前废掉她们?”许志坚问。
偷生一对萌宝宝 小说
法空摇头:“真正动的手是月女,可未必是她们,还是要仔细看看,别冤枉了她们。”
“她们是夜月宗弟子,怎能脱开干系!”许志坚冷哼。
他看向禇秀秀。
禇秀秀道:“许师兄,法空师兄,她们这两天会过来找我们的吧,她们行踪诡秘,我们找不到她们。”
法空道:“我知道她们在哪里。”
禇秀秀一怔,慢慢点头。
法空他明明知道她们四女在哪里,也能直接登门找上去,却先过来跟许师兄说。
怪不得许师兄对法空如此掏心掏肺。
“那走,过去看看。”许志坚沉声道:“为了以防万一,先把她们制住再说。”
大国名厨 烟斗老哥
禇秀秀张了张嘴。
还没能证实她们便是刺杀法空的,便直接动手,有可能寒了她们的心。
法空笑道:“许兄,不必急,我先看看是不是她们,有可能另有其人呢。”
他对这永夜月神的力量是很忌惮的,否则也不必这般大费周章。
盖因他在灵龟甲上没看到自己遇袭之事。
没有永夜月神的影子,好像从没出现在自己的未来。
这有两个可能。
或者确实是没能威胁到自己,没能靠近自己。
或者是强大得遮住了自己的天眼通。
而这永夜月神给他的感觉不太好,徐青萝都生出感觉了,自己岂能没感觉到?
所以很有可能是后者,也需要当成后者来处理。
“也对。”许志坚点头。
法空看向禇秀秀:“禇师妹,六名夜郎已经被捉,剩下的十二名已经逃之夭夭,对她们来说,在神京城内已然自由,不必再担心什么了。”
禇秀秀道:“我会跟她们说。”
——
三人出了光明圣教的外院,往南走了三里左右,来到一座寻常的住宅前。
法空停在斑驳的大门前。
许志坚与禇秀秀已然知道,那四女便住在这里。
禇秀秀上前敲门。
“吱……”一个妩媚女子拉开门,嫣然笑道:“没想到许公子竟然能找到我们。”
许志坚沉着脸抱抱拳:“有扰。”
“真是贵客临门,快快有请!”妩媚女子娇笑道。
五个年轻女子听到声音,轻盈出现,个个一袭碧绿罗衫,活泼而灵动。
明明相貌看上去三十余,可言行举止犹如少女,轻盈活泼灵动,好像不谙世事。
许志坚沉着脸没说话,法空也不说话,禇秀秀迎上前,与她们说起话来。
“那六个家伙还真被捉了,厉害。”
“他们看着闷不声响,其实血遁之术极为厉害的,竟然没能逃掉,许公子果然厉害。”
许志坚沉声道:“不是我下的手,是南监察司所为。”
“哦——?”
“我跟南监察司说了,南监察司下的手,当然是手到擒来!”
“南监察司?”开门的妩媚女子轻笑,嘴角微翘,露出莫名的讽刺之意。
東方花櫻萃⑨
他们转过照壁来到前庭。
前庭有一座八角小亭,青砖所砌,没有雕梁画栋,简单质朴还透出几分典雅。
九人来到了小亭里坐下。
她们神情慵懒,有的坐在栏杆前,有的坐在石桌前,有的倚着栏杆看着墙角下的竹林。
一场暴雪刚刚下完,别处的积雪已经融化,唯有墙根下因为被挡住了阳光,那堆白雪一直没能融化。
这堆白雪夹杂在苍黄稀疏的竹子中间,显得有些别样趣味。
进了小亭之后,她们好像这才发现法空的存在。
“大师是……?”
“贫僧法空。”法空合什微笑。
4月的東京是…
小亭里顿时一静。
六女原本慵懒的女子顿时坐直,站稳,惊异的看向法空,上下打量。
许志坚的名声鹊起。
尤其是在大云武林各宗,都知道光明圣教新晋的长老乃是一个厉害角色,武功惊人。
可比起法空的名声之响,许志坚还要差很多。
法空神僧之名早就传扬四方,在大永的名声最响,因为大永崇信佛法,对神僧格外的关注。
在大云的名声最弱。
可但凡来神京的大云高手,都会了解一番神僧法空。
法空双眼深邃,轻轻一扫众女,合什微笑道:“诸位女施主,冒昧前来,还望见谅。”
“法空神僧佛驾光临,蓬荜生辉!”当头的妩媚女子赞叹道:“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法空微笑道:“待那六人完成了献祭,我们便要相见了,对吧?”
众女子脸色微变,对视一眼。
她们都是冰雪聪明之人,否则也不会成为月女,月女可是夜月宗精挑细选所得。
她们顿时听出来。
法空神僧这是知道了夜月宗的刺杀计划。
“看来大师知道了。”妩媚女子轻笑道:“宗门的命令确实是如此。”
法空微笑:“那诸位女施主是想抗命呢,还是奉命行事呢?”
“嘻嘻,大师觉得呢?”
“诸位女施主是想抗命,但是呢,又不想被夜月宗知道,否则门规不饶人。”法空微笑道:“于是便借外人之手,令夜郎他们不能完成献祭,从而不能引永夜月神之力降下,也便没办法动手刺杀贫僧,对吧?”
“不愧是大师。”妩媚女子抚掌赞叹:“确实如此,我们确实是打的这个如意算盘。”
“你们既然不敢违宗门之命,那如何敢引许兄入局?”法空道:“你们真能清除掉夜月宗的夜郎不成?他们修为可是比你们强的。”
妩媚女子看向许志坚。
许志坚沉声道:“法空不是外人。”
妩媚女子柔声道:“小女子孟青禾,确实想要一举清除掉夜郎们。”
“清除了夜郎,你们夜月宗也就完了。”法空道:“没有夜郎杀人献祭,你们也便失去了永夜月神之力量加持,便是寻常平庸的宗门了吧?”
“是。”孟青禾慢慢点头。
法空道:“没有了永夜月神之力,谁能庇护你们?你们一群女子终究是要受欺负的。”
孟青禾道:“我们宁肯受欺负,也胜过被裹胁着做伤天害理之事!”
法空看一眼其他五女。
她们个个妩媚动人,但神情之间却满是严肃庄重,不容轻亵渎。
许志坚脸色微缓。
随即脸色又沉下来,不能轻易相信她们,这一次自己不会上当,任凭她们说得天花乱坠也没用!
禇秀秀轻叹一口气道:“这条路会很苦的。”
孟青禾轻声道:“我们姐妹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你们月女一共有多少人?”法空道。
孟青禾道:“一共十二人。”
法空眉头微挑,若有所思:“十二人……那你们应该是按照月份排名的吧?”
“不愧是大师。”孟青禾轻轻点头。
她知道法空一听到这个人数,便洞彻了夜月宗的一些奥妙,尤其是月女之妙。
法空道:“孟施主你是第几个月?”
“一月。”孟青禾道。
“怪不得是你主事。”法空轻颔首:“既然如此,那这一次负责刺杀我的便是你喽。”
现在便是一月。
孟青禾轻轻点头,露出苦涩笑容。
法空道:“你为何不直接过来找我,反而要找许兄呢?”
随即他露出笑容:“明白了。”
许志坚不明所以:“明白什么了?”
法空笑道:“许兄你名声更佳,也更值得相信。”
许志坚失笑。
禇秀秀抿嘴轻笑。
她也猜到她们找许志坚的原因,一者是因为光明圣教的缘故,二者便是许志坚的方正之名。
许志坚冲着孟青禾摇头:“你们真找错人了。”
孟青禾道:“我们确实更信得过许公子你。”
许志坚冷冷道:“我却不信你们,你们当时应该把所有事都说清楚,免得引起诸多误会。”
孟青禾道:“如果你们阻止不了他们献祭,其实说不说也没什么关系了。”
法空道:“如此说来,永夜月神的力量一旦加持,你便无法自控。”
“……是。”孟青禾轻轻点头。
法空若有所思:“你觉得永夜月神的力量可以杀死我,是吧?”
“……是。”孟青禾肃然点头。
法空双眼忽然变得深邃,施展起了宿命通。
随即双眼金芒骤亮。
众人忙不迭的闭眼,有两个女子发出惨叫,却是金芒刺眼,宛如真剑刺进眼中。
法空闭上眼睛,片刻后慢慢睁开,感慨道:“好一个永夜月神!”
“法空,不要紧吧?”许志坚忙道。
他后脑勺已经亮起了一轮明月,正是光明之心,随时准备助法空一臂之力。
他刚才感应到虚空有无形力量落下,诡异非常。
法空摇头,神情复杂的打量着孟青禾,目光又一一扫过其余五女。
双手结印,清心咒落下。
两个捂着眼睛的女子顿时一松,慢慢松开手,睁开眼睛,红肿的双眼已经沾满了泪水。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