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流浪


精华小說 仙魔同修 流浪-第5074章 成型相伴


仙魔同修
小說推薦仙魔同修仙魔同修
其实叶小川的动手能力也挺强的,只是多年没动手了,所以有些生疏了。
透視之眼(精修版)
炼器他不在行,打磨抛光这种白痴都能干的活,他自然是不在话下。
为了人间在这场浩劫中能取得胜利,为了人间能少死一些无辜的黎明百姓,叶小川也放下了自己鬼玄宗宗主的身份,全身心的投入到了火枪与火炮的研究工作中。
这一忙就是一宿。
翌日天亮时,叶小川打开了祖师祠堂的大门,手里抱着一杆全新研制的火枪。
小七扛着一门重达三千多斤的火炮,鬼丫头则是扛着好多木头配件。
在祠堂外面的篱笆院子里将火炮与木头配件放下。
然后叶小川就看到小七与鬼丫头行云流水的将木头配件进行组装起来。
为了方便火炮的运输,小七与鬼丫射击了四轮车,前面的两个轮子很大,后面的两个轮子很小,上面放置着坚硬的实木。
实木上被挖出了一个凹槽,正好能将粗大的火炮放在凹槽里,然后用特制的绳索进行固定。
经过二女一通行云流水的操作,火炮很快就被组装完成。
小七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道;“幸亏本姑奶奶身上的青铜多,否则还真不够炼制这大家伙的。”
叶小川算是彻底的被二女折服了。
火枪与火炮都是崭新的发明,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
昨天小七说需要两三天才能改良出来新式火枪,这还不算火炮。
结果只一个晚上,这两个姑娘就鼓捣出来了这两样东西。
都是按照图纸进行锻造的,威力绝对不会小。
现在唯一的安全隐患,就是那门火炮,会不会因为火药放的太多而炸膛。
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需要先找到一个地方测试火炮的性能与威力,以及它身上的几千斤青铜合金,能不能承受黑火药的爆炸冲击力。
在这里试验火炮,明显是不行的,叶小川打算找一个僻静的地方。
慕容 冲
他让小七与鬼丫头火药炮弹都带上,自己准备将火炮收进空空镯里带走。
就在这时,竹林里走出了三个女子。
竟然是妖小夫,玄婴以及云乞幽。
至于天女国的那三位老婆婆,并没有出来,还在和贤夭在竹林里谈经论道,共享天道法则呢。
看到叶小川抱着一个怪异的铁疙瘩往空空镯里塞,妖小夫便道:“小川,你怎么还在这里?”
她们三人都很吃惊。
会议都结束一天了,她们还以为叶小川早就率领鬼玄宗的那群拉风的长老前辈离开了苍云山返回万狐古窟了呢。
久雅閣 小說
万万没想到,叶小川竟然还在苍云,而且还是光明正大的在苍云祠堂重地。
这一幕要是发生在十多年前,倒没什么。
毕竟那个时候叶小川还是苍云弟子。
现在叶小川早已经离开苍云,是鬼玄宗的鬼王宗主。
他这么一位外派的宗主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苍云门的祠堂重地,这就有些不可理喻了。
叶小川看了一眼三人,目光落在了云乞幽那略显苍白的脸颊上。
他道:“小七与鬼丫发明了几样东西,我正要和她们找个僻静的地方试试威力。
你们怎么才从竹林里出来?”
玄婴走上前道:“我们这几日在和贤夭商量,关于小幽心窍里七星黑晶的事儿,耽误了一点时间。”
听到此事,叶小川不由得又看向了云乞幽。
他道:“有没有想到解决之法。”
看到叶小川略带关怀的模样,云乞幽心中忽然有些暖意。
她道:“没有,现在只能由我来炼化七星黑晶。”
叶小川闻言,脸色微微一变。
他先入为主的观念,与玄婴等人一样,都觉得七星黑晶的煞气过于浓郁,如果炼化此物,只怕会影响心智,沉沦魔化。
他实在不想云乞幽与七星黑晶扯上什么关系。
正在忙着将一枚枚重达几十斤的炮弹装进箱子里带走,听到这里,似乎找到了重点。
她将手中的大铁球往地上一丢,道:“啥,七星黑晶从斩尘神剑里跑出来,进入到了小幽的心窍了?”
云乞幽点头,道:“三姐就不必担心,我没事儿的,经过二姐与贤夭前辈等人的商量,暂时没有别的办法将七星黑晶从我的心窍里剥离出来。炼化它为我所用,是目前唯一的可行之法。我想,七星黑晶并不会影响我的心智。”
鬼丫头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她道:“我才不担心呢,七星黑晶只是一件法宝而已,并不是什么洪水猛兽,既然她选择认你为主,那你以后可要好好待她。
我娘曾经对我说过如何炼化七星黑晶,你如果不会,我可以教你啊。”
琴帝 小说
这个时候,众人才想起来,鬼丫头的母亲鬼仙,正是当年七星黑晶的缔造者。
怎么忘记了她这个小魔女了呢。
玄婴等人都是大喜。
她们这几天没出来,就是在竹林里商量该用什么方法炼制七星黑晶,想了几个方法都不行。
结果这个超级大难题,竟然被鬼丫头三言两语就给解决了。
玄婴道:“三妹,你真的懂得七星黑晶的炼化之法?”
彈劍聽禪 小說
鬼丫头道:“我不是来过人间几次嘛,当时我想着人,如果我能得到娘亲留在人间的七星黑晶的话,就趁机占为己有。
所以我就央求娘亲,将七星黑晶的炼化方法传授给了我。
怎么,小妹还真需要啊。那行,等我和叶黑子试完了火炮性能,回来之后我就去沅水小筑找你,将炼化方法传授给你。”
叶小川道:“你先传授云仙子,试炮的时间可以拖延,云仙子的身体无法拖延。”
鬼丫头摆手道:“没事儿,七星黑晶对小幽真正的危险,是被封印在斩尘神剑里,一旦隐藏到了小幽的心窍里,小幽就没什么危险了。走走走,咱们先去试炮去!”
叶小川与小七都听的糊里糊涂,其他人似乎都明白鬼丫的意思。
小七问道:“小鬼儿,我有些不明白啊,七星黑晶魔力充沛,为什么在云丫头的身体里没事,反而在斩尘神剑里会对云丫头造成威胁呢。”
鬼丫头道:“这是因为斩尘神剑特殊的时间属性,这牵扯到时间法则,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楚的,走走走,赶紧找个安静的地方试炮去,我都等不及啦!”


好看的玄幻小說 仙魔同修 愛下-第5066章 火槍的誕生熱推


仙魔同修
小說推薦仙魔同修仙魔同修
幻象消失了,薛天面前的景物再一次的回到了现实之中。
元小楼依旧被他掐着脖子。
似乎他与梦魇兽长达一个时辰的对话,在现实之中只过了几个呼吸。
他慢慢的缩回了手,得脱大难的元小楼,立刻闪身躲开,手指一动,一股阴煞之气就包裹着她的全身,满脸警惕的看着薛天。
她知道自己的修为有多高,这个青衣帅大叔一招就制住了自己,可见此人的修为是多么的恐怖。
恐怕已经超越了长生,位列仙班了。
面对如此恐怖的绝世高手,看样子是敌非友,元小楼哪里敢怠慢。
薛天诧异的看着元小楼。
准确的是看着元小楼手指尖转动的那枚印玺。
他忽然认出了那玩意。
吃惊的道:“五鬼玺!五鬼玺怎么在你的身上?你和徐天地是什么关系?”
跨越時空我與你相遇
五鬼玺本是冥界至宝,最后一次在三界露面,是落在了人间那位走江湖说书卖艺的老头子徐天地的身上。
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在三界也只有寥寥数人。
薛天因为是鬼仙的师父,这才知晓这个秘密的。
冥王一直没有放弃追寻五鬼玺,他也多次派人到人间追寻五鬼玺的下落。
但这两万多年,冥王也只探查出,五鬼玺最后是在徐天地的身上,随着徐天地的消失,这枚鬼道至宝也随之消失。
薛天万万没想到,时隔两万多年,五鬼玺重现人间,而且还是落在了一个貌不惊人的小姑娘身上。
元小楼大吃一惊。
她也没想到,这个男子竟然一眼就认出了自己手中的乃是五鬼玺。
就在这时,在院子里打扫卫生的秦闺臣,也发现了门外不对劲,她立刻走了出来。
道:“小楼,怎么了?”
元小楼道:“闺臣姐姐小心,此人很厉害!”
秦闺臣目光一凝,仓木剑瞬间出现在了手中。
薛天眯着眼睛,道:“仓木神剑?闺臣姐姐?你是秦风与唐泣儿的女儿唐闺臣?”
秦闺臣寒声道:“你是谁?”
薛天忽然笑了。
笑声很小,像是在自嘲。
秦闺臣道:“阁下笑什么?”
薛天没有说话,大脑袋的声音却想了起来。
它道:“他是在笑自己,连故人之女都不认得。”
朱可夫 小说
元小楼与秦闺臣都是认识大脑袋的,听到大脑袋的声音,二女同时一喜。
元小楼欢喜的道:“大脑袋,是你吗?你怎么也来了!”
大脑袋道:“我如果不来,你们两个小姑娘早就被这位鬼王薛天给干掉了,那样的话,叶小子可就要独守空房喽。”
“鬼王……薛天?”
“吊毛……薛天?”
两道女子惊愕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前面那声出自秦闺臣,后面那声则是出自元小楼。
薛天摸了摸鼻子,似乎有些尴尬。
被梦魇兽、妖小思等人唤作吊毛,他认了,谁让自己打不过他们呢。
可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叫唤自己为吊毛,这可就很尴尬了。
刚才看到五鬼玺,薛天只是怀疑这个小姑娘与徐天地有关系。
这吊毛二字一出,鬼王百分百确定,他们绝对有关系。
梗角色轉生太過頭了!
苍云山,轮回峰。
后山,祖师祠堂。
小七与鬼丫头干别的不行,炼器,尤其是炼制稀奇古怪的器物,绝对是一把好手。
不过一个时辰,大喷子的陶土模具就制作好了,搭配大喷子的一些木质工具也制作好了。
接下来的工作就是炼化铁水。
没生火,将铁块往容器里一丢,鬼丫头双手并指为剑,一道火焰就从手指尖蹿出,正是道家的三昧真火。
这火焰连魂魄都能烧成渣渣,更别说是普通钒铁了。
很快,一炉铁水就成型了。
小七拿出一个罐子,往里面倒了一些黑色的铁砂,这是一种合金物质,掺和在铁水里,可以将普通的钒铁更加的坚固。
然后,小七用火钳拎起铁水,往做好的陶土模具里倒。
铁水进入陶土模具之后,迅速的冷却成型。
半柱香后,小七打开陶土模具,一根黝黑粗糙的铁管便出现了。
陶土制作的模具,不论是密封性还是精密性都无法与合金制作的模具可以相比的。
下一步,二人就开始打磨这根前细后粗的铁管,以及制作铁弹。
铁弹的制作工艺就简单的多了,小七先前以及制作好了陶土模具,一套模具里能产出数十枚圆形的铁珠子。
二人分工明确,先是用粗糙的磨砂布,将铁管表面上的毛刺被磨平了,然后用细长的铁棍,打磨铁管内壁,使内壁光滑竭尽。
然后,二女又开始打磨出炉的铁珠子。
小七将打磨光滑的铁珠,放进了铁管里,大小刚好合适。
鬼丫头将木质把手拿过来,安装在铁管的底部,用麻绳缠绕固定。
自此,人类历史上,第一支实用性火铳,就诞生了。
看着面前三尺多长的大喷子,二女都没有说话。
端详了许久之后,小七这才道:“小鬼儿,你觉得这一次我们能成功吗?”
鬼丫头认真的道:“只要火药爆炸产生的冲击力足够大,咱们就一定能成功。”
小七弯腰拿起大喷子,眼珠子一转道:“要不咱们试试?”
鬼丫头咧嘴笑道:“试试!”
二女要试枪了。
竹林内的会议还没有结束,看守在祠堂大门外的那些苍云弟子也都还在。
她们只能在祠堂内试验自己的研究成果。
小七抱着大喷子,鬼丫头先是往大喷子后面灯笼模样的鼓包里倒了一些黑火药,然后拿出了一枚铁珠从前面塞了进去。
然后拿过一根点燃的细禅香,道:“小七,你拿稳了,我要点火了!”
小七忽然道:“小鬼儿,你等等,让我召唤出战甲先!”
鬼丫头没好气的道:“就塞了这么点火药,你怕个屁啊!”
小七道:“我不是怕,只是……”
话未说完,鬼丫头已经点燃了大喷子屁股上的引线。
小七大惊,道:“我还没有召唤出战甲呢!”
说着就将大喷子丢给了鬼丫头。
鬼丫头抱着大喷子,道:“瞧你那点出息!”
一大桶的火药在自己的怀中爆炸,她都没事,别说是这么一点火药了。
她举起大喷子,瞄准了墙角堆放的那堆妖小鱼用来雕刻灵位的木头。
当引线烧完,喷的一声巨响,黑烟冲出,鬼丫头在黑烟中被震的后退了两步。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仙魔同修 愛下-第5028章 雙面佛相伴


仙魔同修
小說推薦仙魔同修仙魔同修
叶小川现在只想回到师父身边,跪在他老人家的面前痛哭一场。
可是他不能那么做。
他现在已经不是叶小川,而鬼玄宗的宗主。
看着叶小川朝着自己走来,醉道人的身子开始微微的颤抖着,嘴唇开口,喃喃的道:“小川,小川……”
在叶小川的心中,醉道人永远是他的师父,重要程度无人能替代。
同样,在醉道人心中,叶小川永远都是他的开山大弟子。
不论叶小川是成魔,还是成佛,他都不会舍弃自己这个弟子。
玉机子看着叶小川的背影,神色有些复杂。
不过很快,他就将注意力放在了招呼各派掌门的身上。
在处理叶小川的问题上,玉机子一直是很纠结的。
想他死,同时又不想杀他。
可以说,玉机子从未做过对不起叶小川的事情,恰恰相反,他对叶小川是报以厚望的。
当年开启轮回剑阵,斩下那一剑,也是为了苍云大局着想,不想让苍云门的真法外泄。
除了此事,玉机子可以说无愧与叶小川。
为了叶小川,他放弃了古剑池,改立叶小川为苍云少门主。
将云乞幽下嫁给叶小川,并且亲自为二人主持订婚仪式。
将整个南疆都交给叶小川打理……
从玉机子以前对叶小川的种种表现来看,他是一位比较合格的长辈。
如果将眼光放大,就可以看出,玉机子不仅仅是对叶小川大方,对待苍云门其他的年轻弟子,同样也不吝啬。
紫阳传给了宁香若,斩尘传给了云乞幽,无双传给了杨十九……
要知道,醉道人与静水师太,当年都是极力拥护元秦的,可以说是玉机子的敌人。
都市全能巨星 明巧
玉机子却能摈弃前嫌,将苍云门诸多厉害的法宝,都传给自己敌人的弟子。
这绝对不仅仅是收买人心那么简单。
玉机子的胸怀,气魄,眼光,格局,是苍云门四千多年来,三十多位掌门中极为罕见的。
苍云门有今日之兴盛,成为人间修真界的首领,玉机子居功至伟,功不可没。
他选择铤而走险,吸取阵眼里的地脉煞气,炼化诛神魔剑,也并不是为了自己,起码从一开始,他的出发点,便是为了拯救天下苍生,保住祖师传下来的苍云基业。
对与错,都是相对的,就看从什么角度去看待。
玉机子此刻见到叶小川,内心很复杂,但他的面上依旧是和蔼可亲,与前来参加会议的那些正魔掌门宗主打着招呼。
叶小川此刻的心思都放在了恩师的身上,他没有去在意,现在玉机子内心中的真实想法,更没有去仔细的观察玉机子的身体与心态上的变化。
他不在意,自然有人在意。
在他的灵魂之海里,叶天赐与叶茶开始讨论玉机子现在的情况。
叶天赐问道:“天祖父,你有没有感觉到玉机子身上的那股戾气?”
叶茶道:“你小子可以啊,玉机子身上的戾气被隐藏了起来,比起上次在天水城那个如魔鬼一般的玉机子,此刻的玉机子身上,几乎没有任何魔气外泄,没想到你竟然能感受的到。”
叶天赐道;“天祖父,你别忘记了,我的诞生,就是叶小川心中的魔气所化,虽然玉机子将他体内的魔气与戾气都极力的压制了下去,就算是修真强者也未必能察觉出他身体的异样。
但他体内的暴戾魔气,与我乃是同源,我自然能感觉出来的。
不过,我却无法感受的出,玉机子此刻到底入魔到了何种程度。
上次在天水城义庄里,他就像是吃人的魔鬼,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透着可怕的魔气与杀气。
现在,他却和以前并无两样,甚至在面对叶小川时,也没有露出异样。
似乎那天晚上,在天水城义庄里的人并不是他。
天祖父,你见多识广,你觉得现在玉机子到底是好还是坏。”
这个问题算是问倒了叶茶了。
叶茶陷入了沉思。
饶是他这位大能,也无法准确的对玉机子现在的情况做一个准确的判断。
毕竟此刻的玉机子,与上次天水城义庄里的玉机子,差别实在是太大了。
一个是仙风道骨老神仙。
一个是鬼气森森的恶魔。
这就像是佛门中的双面佛,一面普度众生,一面嗜血凶残。
虽然叶茶无法看出玉机子的状况,但他可以肯定,玉机子和叶小川面临着同样一个问题。
心魔。
相比之下,玉机子的心魔比起叶小川要弱许多。
叶小川的心魔已经生成了自主意识,变成了不受控制的叶天赐。
玉机子的心魔并没有达到这个程度,心魔只是在影响他的心智,并没有形成自主意识,以玉机子强大的心智定力与修为道行,依旧可以将这股嗜血杀戮的念头给压制下去。
在二人的对话中,叶小川来到了醉道人的身前。
开始各派掌门都争着抢着和叶小川打招呼。
当叶小川走向醉道人时,就没有人再上前和叶小川说话了。
当然,叶小川身旁的保镖们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带了三十多位供奉过来,其中千夜圣君等十多人,几乎是寸步不离的跟随在叶小川的左右。
这些人都是人间最顶级的强者,有这十多位大佬贴身保护,就算是须弥强者,也未必能对叶小川一击必杀。
此刻,许多正魔掌门,都站在周围,看着这对师徒的相见。
最想看的,是叶小川会不会向醉道人下跪。
跪还是不跪,二者代表的意义完全不一样。
跪了,说明叶小川依旧把苍云门当做自己的宗主门派。
不跪,说明叶小川已经完全脱离了苍云门,将苍云门视为了未来的竞争对手。
叶小川的表现,又令他们失望了。
叶小川并没有下跪,只是看着醉道人,默默的低下了头。
轻轻的唤了一声:“师父,我回来了。”
醉道人颤抖的身子也稳定了下来,他缓缓的道:“等这里的事情忙完,跟师父回去多住几天,让小竹给你包饺子。为师知道你一定惦记着小竹的饺子。”
叶小川笑了,道:“还是师父了解我,这些年我可就惦记着小竹师妹包的饺子。”
醉道人也笑了。
他们师徒二人相依为命多年,纵然十多年未见,心中以及存在着外人难解的默契,无须多言,也没有令人伤感的画面,一个微笑,一句简单的家常问候,便已足矣。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