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遠瞳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 遠瞳-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那就沒問題了鑒賞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将众神的人性和神性分离,让原本只能完全遵循规则运行的神明获得自由行动的能力,让祂们可以在神灾发生的时候最后一次出手保护这个世界——让他们能够自我了断。
自我了断,这就是夜女士为众神带来的最初,也是最后的自由。
诚如盖亚所言,对于尘世众生而言这将是最好的选择——神灾会被众神自行解决,不会有分毫压力落在凡人头顶,众神的陨落将不留任何残存污染,神性和人性的相互湮灭远胜过外力带来的清洗,这个世界可以安心抵御魔潮,不管是联盟还是神权理事会,都不必再分心考虑神灾的事情了。
可这并不是高文设想的道路。
高文一瞬间阴沉下来的脸色当然没有瞒过三女神的眼睛,长姐盖亚温和地微笑起来,她知道眼前这位凡人在想什么,但她摇了摇头:“这个世界总是这样,万事万物的发展往往不会如你所愿,但和已经消逝那一季又一季文明比起来,我们已经是足够幸运的,我们终于找到了延续下去的办法,并且在末日到来之前尚有一次机会做出选择。在我们之前的那些,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高文却仍然眉头紧皱着,在旁边的琥珀则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她语气中带着疑惑:“但这真的算度过成年礼了么?”
高文心中一动,琥珀的话好像提醒了他什么:“你的意思是……”
“夜女士说祂在给这个世界准备一场盛大的成年礼,而成年礼的概念就是凡人挣脱心灵钢印,众神挣脱信仰枷锁,双方实现自主解绑才行,塔尔隆德的实例证明了这个过程必须由凡人自己完成才行,”琥珀说着自己心中疑惑,“我记着你当初有一个比喻,说‘神明’就是尘世众生的‘心魔’,所以心魔这种东西只有靠自己的力量才能解决,那如果众神是自杀的……这还算是凡人依靠自己的力量度过‘成年礼’么?难道众神的力量就不是外力了?”
高文一时间怔住了,这个问题真的是头一次摆在他面前——对尘世众生而言,众神的力量到底算不算外力?
第一反应,他觉得这个答案是肯定的,神明之力对凡人而言当然算是外力,这毕竟是一种凭空降临的赐福,然而很快他便摇了摇头,他意识到自己不能以“个体”的视角来判断这个问题。
“从凡人个体的角度看,众神是一种外力,就如一个正在祈祷的神官,他的力量当然是来自某位降下赐福的神明,但从凡人整体的角度……”高文微微皱着眉,感觉自己隐隐好像抓到了什么,“神明是尘世众生心智运行过程中的一个‘现象’,是产物,是位于循环内的一个环节,所以神明的力量对凡人整体而言不应该算外力……等等,不只是这样,应该还有更高一层的视角。”
他突然停了下来,脑海中有一道模模糊糊的脉络正在迅速变得清晰,一旁的琥珀也安静下来,似乎是不敢打断高文的思索,数秒钟后,高文终于抓住了这个念头的关键在哪。
“应该跳出凡人这个概念,从文明整体的角度看,”他一边思索一边说着,“我们的文明本就是由凡人和众神两部分组成,而‘成年礼’这个概念或许并不是局限在凡人头顶的,而应该放在文明整体上——夜女士所指的是文明的成年,而不是凡人的成年。所以众神在这个框架下当然不能算是外力,他们所做出的的行动,是文明内部力量运转的结果!
“仔细想想夜女士为什么能推进这件事?是因为神权理事会首先完成了对锁链的削弱——祂在整个过程中只起到了一个催化剂的作用,是把原本可能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才能完成的过程加速到了一年之内,但除了祂这个并没有直接改变流程走向的‘催化剂’之外,成年礼中的每一个环节仍然可以视作是文明发展过程中的‘内部环节’!”
大地女神盖亚认真听着高文的分析,她很快理解了对方的意思,理解了众神“自我了断”这件事并不违背成年礼所需的条件,但她不明白这对她们姐妹所做出的那个决定有什么影响:“你这番分析的意思就是说,众神选择自杀是符合成年礼需求的……”
“不,我的意思是,我们只需要‘文明成年’这个最终结果,而所谓的‘自我了断’只是个手段,众所周知,‘手段’这种东西是可以有很多操作空间的,”高文眉头紧皱,大脑飞快运转着,“我想先确认一件事,夜女士让你们在最终忤逆发生的时候自己杀死自己的神性——祂其实并没有要求你们必须跟自己的神性同归于尽对吧?”
盖亚怔了一下,慢慢点头:“只要能摧毁失控的神性,问题自然就解决了,只不过众神如今被一分为二,神性的力量与人性的力量几乎一样强大,甚至前者还更强一些,我们出手去攻击自己的神性,最好的结果也是个同归于尽,必要的情况下我们恐怕必须引爆整个神国才能把完全疯狂的神性给拦截下来……不管怎样,我们都肯定是无法生还的。”
“这不重要,只要确认最终目标是‘摧毁神性’就完事了,”高文摆摆手,“那这跟神权历史的研究结论也差不多,跟塔尔隆德的实例更是吻合。你们应该也知道,龙神陨落了,但龙神的人性部分如今已经凝聚重生,而这丝毫没有影响巨龙的‘成年’,所以我们的目标就非常简单——想办法让你们的人性半身在这场‘内战’中活下来就行了。”
琥珀听到这立刻就瞪大眼睛看了高文一眼,虽然还不知道对方的具体思路,但她相当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对方脑海里正在酝酿一个骚的不行的骚操作,毕竟对方这时候的眼神她真是太熟悉了。
三位女神则显然还不适应这种“跳出框架”的思维方式,尽管她们如今获得了人性的自由,但长期循规蹈矩的思维还是让她们不太习惯寻找空子(从这方面看当初在神位未稳的时候就能开始积极钻空子的弥尔米娜真是神中之屑),丰收女神伊芙疑惑地看着高文:“可这是几乎不可能实现的,神性半身非常强大,在夜女士创造出的机会中,我们能想到的最好的结果也是与其一同湮灭……等等,难道你是想提前派出凡人军队进入神国为我们‘助战’?”
听着伊芙的猜测,高文还没吭声旁边的芙洛拉便摇了摇头:“这不行,凡人不能随意踏入神国,在没有‘成年’的情况下,普通人踏入神国的瞬间就会在精神污染中身心崩溃,即便是少数挣脱了锁链的凡人能来到神座前,这点力量也无法左右战局。而且我们选择‘自尽’的原因就是为了不拖累尘世诸国,这是一个死结……”
“先听我说,”高文摆了摆手,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对方,“凡人的军队当然进不去,那凡人的武器呢?”
三位女神一时间愣住了,连带着整个金色橡树下的空气都瞬间有些凝固,一种异样的安静笼罩周围,琥珀则心中一片通明:她知道高文想干什么了。
“我先确认一件事啊,”高文竖起一根手指头,“你们现在既然已经能够自由活动,那你们应该也能从这里搬运一些‘东西’带回自己的神国吧?”
“这是……可以的,”地母盖亚有些不太确定地说着,“我们还没有尝试过,但理论上完全没有问题。没有生命的死物并不会受到思潮倾向性和精神污染的影响。”
“第二件事,”高文又竖起一根手指头,“目前神座上的都是纯粹的神性半身,那些神性半身是不会自由思考的,对吧?祂们只会严格遵循思潮中所规定的‘教条’运行,除了最终忤逆发生的时候会失控乱杀之外,祂们别的什么都不干,对吧?”
“这个……也没错,”盖亚好像终于转过弯来了,她看向高文的眼神变得有些古怪,“但我需要提醒你,神性半身什么都不干的前提是没有受到威胁,如果做出有明确敌意的行为,哪怕是我们这样与其同源的人性半身,也会立刻导致其反扑。在对‘威胁’的感知上,神明的判断是极其精准且迅速的,因为诸教派皆有‘神威不可冒犯’的思想。”
高文摊开手:“炸弹引爆之前算是威胁么?”
三女神面面相觑,片刻后芙洛拉第一个转头看向高文:“那我们需要验证一下!”
“那你们在这儿等着,”高文心中已经渐渐兴奋起来,“我去给你们找个炸弹……”
1979
结果他这话音未落,就看到琥珀突然从怀里掏出一个铁疙瘩:“不用找了,我这儿带着个手雷呢——当量可能小了点,但做个验证应该是没问题的。”
高文顿时一脸惊愕地看着这个暗影突击鹅:“你为什么会随身带着这个?”
“我哪知道,”琥珀一叉腰,“我都记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从哪顺的——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一个军情局长,随身带些自卫武装不过分吧?”
高文想说哪怕作为军情局长,平常出门的时候随身揣着个手雷也有点过分了,但对方这确实是解了燃眉之急,他也就没说什么,而是随手接过琥珀递过来的铁疙瘩,送到芙洛拉面前:“你看看这个,能从中感受到敌意或者‘冒犯’么?”
芙洛拉好奇地弯下腰,从高文手中接过了这精巧有趣的凡人造物,在她手中这枚手雷精致的就好像一粒石子,她翻来覆去地摆弄着这个小东西,若有所思地说着:“这个就是你们这些年新创造出来的武器么……真有趣,看上去只是一块安安静静的铁疙瘩,无锋无刃,我感觉不到任何威胁……”
一边说着,她一边又拿起那手雷放在嘴边咬了一下——这位三女神中最年幼的“妹妹”显然有着比两个姐姐都强烈的好奇心和玩耍心态,她这突然的动作连高文都没想到,而就是这一咬之下,那手雷中精密的触发机关终于被拨动了。
几乎在魔力回路接通的一瞬间,三位女神便全都反应了过来,芙洛拉瞬间便把这东西从嘴里拿出来握在手中,一团闪烁微光的屏障眨眼间建立并将手雷严密包裹,随后一道光芒便在春之女神的手心中爆发出来——
仿佛气球在水中扎破的闷响之后,芙洛拉被吓了一跳,但也只是被吓了一跳。
“爆炸的时候感知到了极其微弱的‘威胁’,但在这之前真的什么都感觉不到,”春之女神惊讶地看着手心中渐渐消散的烟雾,搓了搓那些仍然灼热的铁屑,“可它的威力很小啊……”
“我们有威力大的,”高文微笑起来,“威力比它大百倍,千倍,甚至上万倍——而且是量产的。”
三位女神的眼睛几乎同时亮了起来。
到这时候高文的骚操作其实也就相当清楚了——既然最终目标就只是“摧毁神性”,那怎么摧毁的显然也就不重要了,目前众神的神性半身就是一堆在神座上自动回应祈祷的应答机器,距离最终失控还有一段日子,那在这段“缓冲期”里,和已经成为友军的“神之人性”们一同做些“战斗准备”应该不过分吧?炸弹这种东西引爆之前就是一堆无害的铁疙瘩,那往神性半身周围堆个几万吨几十万吨的爆炸物应该也不过分吧?
至于说不讲武德——这都生死存亡了,谁TM跟你讲武德嘛,而且再说了,什么是武德?这个概念是与时俱进的,新时代下当量就是武德,而塞西尔的“武德”一向很多……
只不过丰收女神伊芙显然还有点担心——作为农业领域的神明,她对塞西尔的“武德”显然不是很了解:“依靠这些东西真的可以杀死神性半身么?”
“战神就是死在这上面的(1/1),您说呢?”高文摊开手,“你们的神性半身再能打,还有战神能打?”
伊芙愣了愣,下意识开口:“那就没问题了。”
“不,这次我反而还有个问题,”高文摇了摇头,“即便有了这些准备,神明的恢复能力仍然是个棘手的问题——有尘世的思潮力量做支撑,即便我们堆再多爆炸物恐怕也很难一瞬间杀死你们的神性,这个问题你们有办法解决么?”
“请交给我们,”盖亚温和地笑着,微微点了点头,“夜女士既然指示我们想办法杀死自己的神性半身,那就说明我们有办法做到阻止神性半身的恢复——作为与神性半身对等的存在,我们可以在短时间内将来自尘世的思潮完全引导至自己身上,在这段时间里,神性半身是可以被杀死的。但这个过程必须要快,因为随着时间推移,尘世众生的思潮将会把我们重新塑造为神。”
高文微微呼了口气,脸上也露出微笑:“那就没问题了。”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 愛下-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勇敢面對考驗鑒賞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紫罗兰岛深处,理论上应该是千塔之城所在地的荒芜旷野边缘,塞西尔人与提丰人的两支探索队完成了汇合,并在协商之后各自将营地驻扎在相距只有百米的两处空地上,训练有素的钢铁游骑兵战士与游荡者卫队们开始在营地周围巡逻,以及检查附近设置的陷阱和警戒符文状态——他们必须在天边最后一线霞光彻底落下山之前完成这项工作。
此刻已经是夜幕渐近的黄昏时分,不管是塞西尔还是提丰的探索队员,在这时候都会神经格外紧绷起来——尽管神祇的力量已经离开这处现实空间,但长达几十万年的梦境侵蚀仍然永久性地改变了紫罗兰岛上的环境甚至自然规则,这里的暗影力量浓郁且高度活跃,阴影交错之处往往潜藏着诡异难明的危险。
或许是通往暗影界的裂缝,或许是能够侵蚀人心并导致短暂疯狂的怪异光影,甚至可能是暗影住民侵入现实世界的通道……在那光影交错之间,寻常生活中不会遇到的异象在这里却是司空见惯,而随着阳光消退,夜幕降临,这些怪异之事的发生几率便会达到顶峰,那些在夜晚浮现的异常现象足以让踏入此地的不速之客们更加清晰地认识到,为什么执掌暗影权柄的女神会有“夜女士”这个名字。
当然,塞西尔人的探索队伍里有像莫迪尔·维尔德这样强大且经验丰富的传奇冒险家坐镇,但即便如此,士兵们也不敢盲目放松地相信老法师一个人就能对抗这座岛上的所有危险——因为莫迪尔自己也不信……
而在两座营地的士兵们各自提高警惕,准备迎接这座岛屿上的又一次夜幕时,两支探索队伍的领导者则聚到了一起,开始讨论如何在这个诡异的地方继续行动,以及两支队伍该如何配合。
戴安娜来到了塞西尔人的营地里,由于双方驻扎的地方相距只有百米,她过来的时候也就没带什么随从,现在她正站在营地北部的临时隔墙前,与玛姬和莫迪尔一同眺望着远方那片黑沉沉的旷野——而在他们周围到处都是大功率的魔晶石灯,这些充能水晶释放出的明亮光芒驱散了黑暗,让整个营地都亮如白昼。
甚至在提丰人和塞西尔人的营地之间,双方士兵都专门建立了一条被灯光照亮的“光芒通道”,以供人员在夜色中安全往来。这也是双方把营地造这么靠近的原因之一:一百米的距离,可以在确保两支探索队各自独立的同时又让双方可以安全来往,节省路上的照明成本。
“要在紫罗兰岛上安全过夜,必须维持这样没有‘缺口’的照明环境,”玛姬回头看了一眼营地各处的照明情况,有些感叹地摇了摇头,“夜幕降临时,暗影之力会和普通的黑暗环境融合在一起,悄然无声地侵蚀身心,最开始的探索过程中我们没有经验,曾有士兵睡在灯光无法照亮的地方,结果导致一名士兵受伤,其部分血肉仿佛是被黑暗‘擦除’般凭空消失,还有两名士兵陷入临时疯狂,不得不退出探索……神明残存的气息比我们想象的还要诡异难防。”
“我们也是一样,先期探索人员在树荫下活动时间过长,有人险些‘走入’暗影深处,那几个被侥幸救回的士兵现在还在后方接受治疗,”戴安娜沉声开口,“幸好之后有你们慷慨共享的情报,我们在进入森林深处的过程中避免了很多危险。”
玛姬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不必客气,我们有着相同的任务,相互配合能提高所有人的任务成功率。”
戴安娜嗯了一声,接着目光再次投向远方那片正在逐渐被沉沉夜幕笼罩的荒芜旷野,旷野上纷乱的杂草和嶙峋石块正逐渐在暗淡下来的天色中变得轮廓模糊,而远方森林里偶尔传来的不知什么生物的怪异啼鸣则让这夜色更显诡异,片刻眺望之后她才打破沉默:“你们已经在这里徘徊了四天,为什么不选择在旷野深处扎营,而是仍然把营地设置在森林边缘?是那旷野上有什么东西么?”
玛姬回头看了营地的方向一眼,声音略微压低了一点:“这是莫迪尔大师坚持的,因为……他担心千塔之城会突然‘冒出来’。”
“担心千塔之城会突然冒出来?”戴安娜有点发愣,她检查了一下自己心智核心的负载之后才接着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他认为这片旷野就是千塔之城所在的地方,只是不知什么原因,它并没出现在我们眼前,”玛姬耐心解释着,“他担心万一我们在旷野深处扎营,千塔之城又突然出现在现实世界,我们就会在睡梦中被直接‘压’在城市下面……”
戴安娜沉默了片刻,玛姬听到她体内响起了好几声机械运转的嗡鸣和摩擦声响,但最后这位女士还是点了点头:“……从某种意义上,莫迪尔大师担心的情况也是有可能出现的,虽然是相当大胆的猜想……但他确实见识过比普通人所知的更加广博离奇的世界。”
玛姬想了想,点点头:“相当委婉且诚恳的评价。”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
说话间,夜幕终于渐渐降临,天边那最后一线霞光消退的速度极快,它最后消失的时候甚至像是阳光在逃离天空一般,而紧接着没过一会,黑沉沉的夜幕中便浮现出了壮丽的璀璨星辰。
或许是因为远离了充斥着各色霓虹的城市灯火,也或许是没有云雾遮挡的缘故,紫罗兰岛深处所能看到的星空显得格外壮丽,而且这片旷野上所看的星空还比在森林区域能看到的更加璀璨,那数不清的繁星宛若碎钻般镶嵌在穹顶之上,戴安娜仰起头来,有些出神地看着那满天星辰,旁边的玛姬则随口感叹了一句:“旷野区域的星空显得更加明亮,对吧?”
戴安娜仿佛没有听到,仍然只是有些发呆地看着天上的星星,与此同时一阵脚步声则从不远处传来,身穿朴素法袍的莫迪尔从帐篷那边走了过来,一边走向玛姬一边摇头叹气——看上去他使用观测和相位法术寻找千塔之城的尝试并不顺利。
“完全没反应,”刚来到玛姬面前莫迪尔便念叨起来,“我试着观测暗影力量的凝聚来判断旷野上是否存在物质投影,但旷野上的暗影力量中根本没有被物质扰动的迹象,我把自己短暂切换到暗影状态,进入暗影界寻找线索,那里也只有一片空地,不管是元素干涉,奥术定位还是空间扭曲方面的侦测,所有测试我都做了,结果都只有一个,旷野上什么都……她这是又死机了?”
莫迪尔念叨到一半才仿佛突然注意到了正站在玛姬旁边仰头看天的戴安娜,发现后者一动不动,对自己的到来也毫无反应,他顿时就怀疑这个古代铁人是不是又出了什么故障,结果他这边话音刚落,就听到戴安娜体内传来一阵轻微的嗡嗡声,紧接着后者的一只眼睛便开始微微发光,仿佛是切换到了某种特殊的模式般,她就这么紧盯着天上的星星又看了一会,才突然转过头来:“星星的运行轨迹有一点点问题,我正在比对之前在紫罗兰岛其他区域记录的数据。”
“星星的轨迹有问题?”莫迪尔顿时愣了一下,立刻抬头盯着天上的星空,同时另一只手在空气中飞快地勾勒了几个符文,符文之间光影闪烁,星星点点的光芒随之浮现,竟构成了一幅精巧的星图,老法师一边观察星空一边操控手中的星图运转,良久才疑惑地摇着头,“没看出来啊……”
“您的实力很强,但有些事和实力无关,人类大脑同时能够处理的星辰轨迹数量有限,且人眼的观测精度受到神经系统限制,即便有魔法增幅也达不到机器那般精准,”戴安娜表情平静地说道,她的一只眼睛已经被一颗淡蓝色的晶体取代,那人造取景器中充盈的微微流光在这夜幕中显得美丽却又诡异,“经过我的观察和比对,现在我们头顶的星空存在大约万分之三的轨迹偏移,而且有数颗星辰处于异常静止状态。”
一旁的玛姬这时候已经隐约猜到了什么:“你的意思是……”
“这片星空是假的,”戴安娜抬起头,指着那片瑰丽的夜幕,“一层投影,或者某种具备投影功能的魔法屏障——我们一直找错了方向。”
莫迪尔慢慢瞪大了眼睛,紧接着便露出恍然的模样,他丝毫没有因为得知自己一直以来的方向错误而有丝毫沮丧,反而高兴地一拍巴掌:“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说呢怎么到处都找不到……”
但是他好像突然又想到了什么,紧接着便看了玛姬一眼:“等等,不对啊,我们是有空中侦察的,玛姬今天下午还专门在整个平原区上空绕着飞了两圈,如果天上有什么东西她早该发现了。”
玛姬一听这个也不由得露出了疑惑之色,戴安娜则在短暂思考之后随口问了一句:“你们在空中侦察的时候都是白天?”
“当然是白天,夜晚本来视野就不好,更何况天空还充斥着暗影……”玛姬随口回答着,刚说到一半就反应过来,“啊,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我也明白了——竟然是这么回事,”莫迪尔揉着额头,脸上表情颇有点无奈,“我这还真是被自己的惯性思维迷了眼,看来不管冒险多少年,这个世界上都始终充满了令人惊奇的事物啊。千塔之城隐藏在夜幕之中,躲藏在一片虚假的星空后面,这还真是……很有暗影神祇的风格。”
“现在这还只是我们的猜测,毕竟我们能确定的只有头顶的星空不太对劲这一条线索罢了,”戴安娜倒是很冷静——毕竟作为一个机娘,除非遇上太过突发的情况导致心智核心来不及降温,她大部分情况下都挺冷静的,“我们首先得想办法破解这一道虚假星空的难题,如果这真是一道幻象屏障,它又覆盖在高空之上,那要对付它可不简单,这或许就是夜女士给我们的一个考……”
戴安娜这边一脸严肃地分析着情况,可她对面的玛姬和莫迪尔却显然已经开始让思维一路驰骋了——俩人就当着戴安娜的面开始嘀嘀咕咕:
“那么高的幻象屏障,要按照覆盖范围和聚焦点推测的话恐怕得有几千米了,单兵携带的那种防空炮打不到吧?”
虛子(♂)的戰國立誌傳
“不好说,主要是我之前在天上飞的时候什么痕迹都没发现,也没法确定那层屏障到底有多高啊……”
我的超级异能 怒马照云
“要不咱们跟后方说一声,让他们再派两架运输机捎几门大型防空炮过来……啊,好像直接派个龙骑兵战机过来也行?那东西能飞挺高的我记得……”
“那又得耽误一天,普通的飞行员可不敢在夜幕下飞越紫罗兰腹地的森林,”玛姬摇了摇头,“要不我再起飞一次吧,我比普通战机灵活,而且黑龙防御力也很强。”
“这会不会有点冒险了?”莫迪尔有点担心,“而且你上去能干什么?黑龙并不擅长法术,你在巨龙形态下只有吐息可用,没什么远程攻击的手段啊。”
“我觉得没问题,黑龙的暗影抗性很高的,”玛姬一脸认真,“我可以在身上扛两门防空炮上去,这远程攻击手段不就有了么?”
“听上去可行。”
“可行。”
这俩人交流的时候完全没有避讳旁人的意思,戴安娜在旁边听着都傻了,她当场就感觉自己的心智核心负载在逐渐提高,等终于搞明白这俩人到底想干什么的一瞬间她就果断打开了自己脖子附近的散热口,然后一边从领子里往外喷热风一边瞪着眼睛看着面前的两个“塞西尔人”:“等等,难道你们打算直接用炮去打……”
“我们认为您刚才的判断很有道理,”玛姬不等对方说完便开口,“这或许就是夜女士给我们的一个考验,积极应对考验就是那位古神最希望看到的。”
野蠻龍
戴安娜觉得自己散热管都快糊了:“不不不……我觉得你们塞西尔人对‘考验’的理解和应对考验的思路……”
然而她后面的话已经说不下去了,因为她发现眼前的两个塞西尔人(玛姬在塞西尔待的时间太长显然已经被同化)压根就没有考虑其他手段的意思,莫迪尔已经扭头走向营地深处,去找士兵把防空炮拿出来(为什么探索队伍会带着这玩意儿?),玛姬则在活动手脚,看上去已经在为变身升空做着准备……
看着此情此景,戴安娜的心智核心里就一个念头——她从一开始就不该期待这群塞西尔人在面对问题的时候能有什么更和缓更理智的解决方案,事实证明塞西尔的军人在面对问题的时候那就是要引燃大量爆炸物的,这跟具体是谁带队无关,顶多就是个引爆时间或早或晚……


火熱小說 黎明之劍笔趣-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呼喚 小人之德草也 片纸只字 展示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照章塔爾隆德的言之有物景跟生兒育女危險期者的言之有物疑團,大作思量出了一套對戈爾貢空中晒臺終止升級改制的調治方案,在瑞貝卡見兔顧犬,晉級轉變今後的戈爾貢春季版和來信版比來實差了太多,但在大作胸中,哪怕是透過諸如此類的貶職調,戈爾貢樓臺雄居塔爾隆德看成簡報平衡點也寬——甚或還“開外”的過於了。
真相,那唯有拿來當報導生長點用的——報道生長點上帶著人防炮、抗熱合金老虎皮和新型飛機大起大落晒臺這曾夠錯了……
“及至那些戈爾貢平臺入席,塔爾隆德和洛倫沂的通訊將全數借屍還魂,到其時,咱的盟國才頂呱呱就是說‘成為全份’了,”大作輕度舒了文章,帶著這麼點兒放寬和欣的神采對正值低著頭酌量原料的瑞貝卡講講,“別有洞天從塔爾隆德的檢疫合格單中俺們也能有了損失,這幾何地道補救壘塵間拂曉號和法式版戈爾貢營壘時的數以百計傷耗……”
說到這會兒他不禁不由笑了風起雲湧,腦海中露出出某某近世連年一臉怨念的曾xN孫女:“再就是具體說來赫蒂也能睡個好覺了。”
“額……”大作此處話音剛落,瑞貝卡便發了有當斷不斷的神情,這姑子抓抓髫,約略寢食不安地提,“實際我剛想跟您說,魔能燃料部這邊在探求了塵凡拂曉號和戈爾貢的會考多寡後來領有些新主意,咱策畫構築一批超標空車號的反地心引力平臺,在神力水流層頂上建立幾個半祖祖輩輩的衛星和滿不在乎驛站,用來做幾許醞釀坐班……”
說到這她赫微微心中有鬼,視察了轉臉大作的神態下又抓緊隨後訓詁:“您看,我們在這者的辯論翔實負有疵,儘管各國都有觀星臺、占星監事會一般來說思索同步衛星自己象的機關,但吾輩不曾有大興土木過這種超標空情況下的鑽研裝備,設或早有這種貨色來說,別說議論方面的助力,連廢土中這些拜物教徒的行進都從一初露就逃但是咱倆的眼睛……額,再有……”
瑞貝卡心勞計絀地想想著還有嗬更有感染力的道理能讓開拓者永葆好的“花賬陰謀”,但她還沒說完就視聽高文的聲響從迎面擴散:“這固很迷惑人——你回去擬就一份完好無恙的籌算書,我和爾等事務部門的大方攏共商量籌商看概括該怎麼辦。”
“您和議了啊?”瑞貝卡應聲悲喜交集地瞪大眼睛,繼之臉龐便浮泛出不受獨攬的笑臉來,“好耶!!”
“先別忙著好耶,我惟說說得著商量鑽探,等肯定這種半萬世陽臺的價格然後才力駁斥之草案。”高文看了就沮喪下床的瑞貝卡一眼,可縱使他這麼著說著,這姑母卻婦孺皆知既聽不入,眾目昭著她依據和和氣氣對老祖宗的會議早就清楚這事穩操勝算,高文探望也只好有心無力地嘆了語氣,心說此傻狍子盡然是赫蒂的長生之敵……
他此處腦際中剛享喟嘆,便聞廊上傳了陣有節律的跫然,隨即便有討價聲擴散,赫蒂的聲音傳播屋子:“祖上,您那時金玉滿堂麼?”
大作看了仍舊沉溺在欣悅中,類乎根本沒聞範疇狀態的瑞貝卡一眼,昂起乘興視窗言語:“入吧。”
詭念人間
書屋的門隨之被人揎,登一襲深紫新圍裙的赫蒂走了出去——恐怕是一帆風順日禮的緣由,她臉膛帶著相信而興沖沖的愁容,步履也顯示比素日要輕盈,她一邊動向一頭兒沉一頭提防到了正站在房室裡的瑞貝卡,頰馬上浮現略微想得到的狀貌:“瑞貝卡?你也在啊……怎麼一臉傻笑,來呦功德了?”
瑞貝卡這兒才謹慎到姑湧現,二話沒說領一縮,氣色雙目可見便邪門兒奮起,幹高文察看快捷對赫蒂皇手:“回首你就明了,瑞貝卡有個新的籌議佈置。”
赫蒂:“……?”
事後不同姑姑反響過來,瑞貝卡便依然回身衝向了書屋樓門,下一秒便只多餘她一發遠的響動從廊子大勢傳回:“祖宗老人,姑婆,我先且歸制定規劃書!”
赫蒂面無神氣地看著瑞貝卡離去的大勢,時隔不久後默然著感召出塑能之手關閉了書房的大門,待到門開啟過後才產生一聲萬般無奈的長嘆:“唉……”
高文觀展身不由己笑著逗趣她:“我目你號召塑能之手還看是圖乾脆把她拎趕回打一頓。”
“她此刻業經……無從再跟那兒生疏事的稚子一致看待了——儘管她在灑灑上頭還算作不要緊開拓進取,”赫蒂面孔倦容地搖頭頭,“算了,痛改前非觀展她總算希圖怎麼吧,盼望絕不再是‘召一百個火因素日後往其以內放一期下流話播報器看能不許製造入超大活地獄燃燒彈’或許‘用超迫近主儲存器放另一個超臨界感測器看看能辦不到異常務’這種玄想的事體就好……僅僅既您舉重若輕擁護主意,那或者此次她的胸臆也未見得過分聞所未聞吧……”
高文萬沒想開通常瑞貝卡想不到還提議過這種怪異的列企劃,更沒思悟原本赫蒂不光是君主國的大管家,益帝國的拋錨盤——恪盡職守把王國鋼珠那風口浪尖的頭野蠻摁在正常人類的三觀內,然則心中感嘆之餘,他又情不自禁摸了摸下巴咕唧啟:“你這樣一說,我還真稍事嘆觀止矣用超迫近吻合器射擊其他超壓境孵化器會何等……即使規約和本本主義結構都扛得住以來……”
他這邊剛疑到大體上就聰赫蒂嘶鳴開班:“祖先!!”
“可以,我即或開個打趣,”大作笑著看了花容膽寒的曾xN孫女一眼,“想得開吧,這次瑞貝卡然想發射幾個超員空草測平臺用來舉行地核和曠達境況的探討,這稱得上是利國受益綿長的雅事——先不談此了,你來找我有何以事?”
赫蒂就輕咳一聲,神志稍加嚴俊奮起。
饭后吃药 小说
“無可指責,這是剛好從奧古雷的先世之峰監聽站盛傳的一份公文,”她將身上拿著的文牘夾廁高文前方,騰出裡頭一頁,“我覺得地方的情用您切身寓目。”
“先人之峰監聽站?”大作眉峰登時有點皺起,頓時查獲了這份文牘的底子,“是格外‘星空燈號’——她倆又捕殺到了新的始末?”
自首埋沒星雲間的燈號多年來,大作切身力促在國內外舉辦了多量的監聽居民點來捉拿那幅突發性發現的“星海報導”,而放在奧古雷中華民族邊界內的先祖之峰監聽站是由來“成果”至多的試點,這早已令學家們感觸疑心,但新近的訊宣告,先世之峰極有可以是這顆星斗上一處夠嗆出色的“地方”,它的深層說不定意識一番象是深藍之井的藥力湧源,再者是因為該湧源的感導,全副祖宗之峰的時光構造都平淡無奇,這讓它彷佛能比星球上任何當地更俯拾皆是接“源遠方的資訊”,而本,在時隔攏一年事後,這一所在真的再捕獲到了那旋渦星雲間的呼叫。
而此次它捕殺到的“吆喝”赫與早年大不平等。
高文的眼神掃過公事啟的自述,這統攬本次捉拿到記號時的監聽站作事情景以及原始的暗記圖表,赫蒂的響聲則從外緣傳佈:“……此前祖之峰處佔的攪擾完完全全澌滅往後,地頭的監聽站就曾斷絕執行,該地的妖物們開始發覺了輸電線中的破例——那幅訊號若改變了一種新的傳送辦法,其傳導文盲率比以前要高,內容也比之前愈益簡單,我們暫還力所不及一定這是一種煽動性的調治亦抑或惟是出於投送者的招術晉升……
“約略兩天前,在符合了新的旗號數字式之後,奧古雷全民族國的妖怪機械師們一揮而就筆錄了一次比較明白完好無恙的簡報,過後憑據菲利普士兵從維普蘭頓查號臺帶回來的那份‘論典’,大方們對此次報道停止了試試性的翻譯,俺們從中尋得了一點……撥雲見日的詞句,其情節良微微草木皆兵。”
大作的眼光在公事上迂緩掃過,這些刻意用加粗字石印下的譯者公文漫漶咄咄逼人地映入眼簾:
“……招呼可知風雅阿爾法……此訊息將時態周而復始傳送,如爾等著實消失且有實力做起對,請報……近期仍舊濱,停航者養的音息……有說明申明星團行將暗淡……咱必要雙方……大叫不解溫文爾雅阿爾法,如你們無可爭議留存於物件地方,請解答,高喊……請答疑……”
高文淪落了暫短的喧鬧中,彷彿是在酌量,以至於小半鍾後才悄聲突圍沉寂:“這方面有不在少數黔驢之技辨讀的一部分。”
“毋庸置言,這是現階段的‘解星者’們能完結的極限,”赫蒂點點頭合計,“菲利普將領帶到來的‘事典’則從實際上也好解讀異星文字,但實事儲備長河中咱窺見該署星海通訊所使喚的言語釋文字早已具……些許的變動,就如我們的翰墨會繼而社會上揚而暴發變更,‘她倆’的文在轉赴幾個世紀裡明晰也有更改。無上這還就其次情由,更生命攸關的來頭是‘她倆’的講話論理和咱倆差異,完好無損不適尚需年華。”
解星者——這個夢境般的名起源新穎的靈族哄傳,靈族先民們用詩章來描寫那萬夫莫當的時間,並以“解星者”來謂林海中那些最現代的賢能和聰明人。
她們是最早的遺傳學家和雕塑家,在奧古雷的成千上萬詩句中,該署最早盼望穹蒼的人被刻畫為上好經過瞻仰半點的軌跡展望陰晴中雨、猛聆聽大地華廈湮沒迴音來斷定吉凶旦夕禍福,在經久不衰的時期嗣後,那幅曾被作為“奇妙”般的預後力逐月被概括、嬗變成了當代眾人所諳熟的情況與水文學識,但解星者以此名照舊隨詩失傳時至今日,還要在即日被接受了新的效果。
在菲利普從剛鐸廢土中找出了維普蘭頓天文臺的遺址,並從陳腐的觀星桌上帶回了斯科特勳爵預留世人的“異星醫馬論典”其後,大作便通令裝置了捎帶的師行伍來研這份遺產,並以其為根本伸展對好“異星記號”的譯員勞作,這項行事乾燥而海底撈針,重新首先讀書一門“外星講話”本就無易事,再者說這外星嫻雅在講話邏輯上便與這顆星球的生財有道浮游生物實有碩異樣,而大家們叢中的,不過一冊一度落伍了數個百年的醫馬論典,暨有時候才會被各處監聽站搜捕到的、一齊由統籌學發言和懸空標記結的“書訊”完結。
北境女王爺費城熟練各級的年青道聽途說,在這支大方軍事興建造端以後,她便反對了“解星者”此名字,而如今解星者非但專指塞西爾帝國創辦的宗師全體,也通指提豐、足銀帝國分頭不無道理的“重譯小組”及在跨國列中極力剖判異星訊號的宗師們。
雖說今朝兵戈巧完竣,但這項事業從菲利普找回那本“百科辭典”便已肇始,迄今為止早已接續了幾年之久,儘管是烽煙最翻天、時局最財險的辰裡,三大帝國也遠逝絕交這件政。
“僅從那些就譯出來的部分,既能約摸明瞭那些新聞的意思,”高文緩緩地呼了口氣,平復著稍許飄蕩的神態,“……‘積極通訊’的希望新異顯明,早先從沒起過這種變故。”
“頭頭是道,”赫蒂輕車簡從點了點頭,神采赤滑稽,“解星者們通譯了數年來吾儕各地的監聽站所接管過的整整資訊——雖則仍有重重情節未完成摘譯,但僅從方今都譯者的組成部分,不難確定先‘他倆’出殯趕到的訊號全是最高精度的‘遠端’而已,底工的水力學象徵,木本的水標,基本功的字元列表,好像是在僅僅地昭示溫馨的設有,還是說就像是……”
赫蒂皺了皺眉頭,有如不知情該爭準兒描繪自如今的變法兒,但大作業經了了了她的意並能動發話:“就像是站在昏暗中絕無僅有的戲臺上,對著無垠有聲的原告席一遍遍做著自我介紹,而方今——”
朝鮮男女相悅之事操作團
大清隐龙
他說著,用指頭輕輕敲了敲街上的那份文字。
“他們好似都覺察……舞臺下屬在著‘觀眾’。”
“這算讓人片段疚的住址,”赫蒂沉聲商酌,“擔先祖之峰監聽站的騷貨宗師們早就在這件事上舒張了激切的磋議,吾輩此地的宗師也幾近——者有暗記的文武猶如今日才猝然發現在他們的播報侷限內或存‘聽眾’,熄滅人知這是好是壞,再者……”
“還要也辦不到猜想這點關涉的‘不知所終彬阿爾法’指的究是否吾儕,”大作看著赫蒂的眼眸,“到底種種行色出現‘他倆’的訊號無非一種無本著性的全域播,星空博識稔熟,星體袞袞,這播送框框內的穎悟生物體指不定豈但有我們一家。”
“祖輩,您道……”
“這件事不住論及到咱們和睦,”大作沉聲言,“俺們亟需一次低階另外體會——向提豐和足銀氣急敗壞迅。”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