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遼東之虎


好文筆的小說 遼東之虎笔趣-第八十一章 都是你們的了分享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
“操,你算是什么东西。”赵良栋和巴彦同时怒了,拼过酒之后哥俩已经快烧黄纸拜义结金兰。
李麟一手一个拉住他们两个,一直在李麟身边的佩吉,害怕的躲在李麟身后不敢露头。
“这家伙很扛揍,把你们累死也未必打得死。”李麟笑了一下,经过两次的实战操作。
在不动用枪械的情况下,李麟感觉这家伙几乎是打不死的。
究竟是什么原因,李麟也弄不清楚。反正这个拉斯普丁非常邪门!
当然,如果动枪的话,十个拉斯普丁也死翘翘了。
何无恨 小说
实在不行,大明还有二十五毫米高炮,再不行还有一五五榴弹炮。
反正怎么弄,都能弄死。
不过最无奈的是,真这么干叶卡捷琳娜会发疯。
“赌这个太慢,不如我们一人抽一张牌比大小怎样。”
二十一点李麟没玩过,但扑克牌的大小他还是知道的。
“好!”拉斯普丁点点头。
赌台周围已经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刚刚已经有人听到少帅两个字。
好多人都没见过周围传说中的少帅,现在看到真人了怎么能不多看两眼。
拉斯普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李麟伸手从一摞扑克牌里面抽出了一张!
拉斯普丁眼睛盯着李麟,手也从桌子上的扑克牌里面抽出了一张。
“开!”李麟说着把手里的牌甩在桌子上。
“哈哈哈!”看到李麟手中牌的拉斯普丁一阵怪笑。
“哎……!”四周的人全都发出一声叹息。
李麟抓到的牌是一张小四,五十六张扑克牌里面,比这张小的只有二和三。
“少帅,看起来你今天的运气不佳啊。”拉斯普丁笑着翻开了手里的牌。
大家看到拉斯普丁的牌,空气似乎一时间凝滞了。
紧接着,巨大的爆笑声在赌厅里面炸开。
“哈哈哈!”
“有够衰的!居然是张小三。”
“老毛子,跟我少帅赌,输死你。”
“看,老毛子脸都快气绿了。”
周围全都是明军,爆笑声、嘲弄声、夹枪带棒的怪话、口哨声差点儿把屋顶掀开。
拉斯普丁看着手里的那张三,脸涨成了猪肝色。
出师不利啊!
“赔!”拉斯普丁轻飘飘的扔出了一句。
二十几个大明银元,对普通人来说是一笔钱。对他来说,跟几根稻草没有区别。
“哗啦!”一堆银元扔在了赌台上。
“少帅,你的运气不错。你赢了,敢再赌么?”拉斯普丁无所谓的耸耸肩,表示这点儿钱不算啥。
李麟没说话,只是把刚刚赔给他的那堆银元拢到一起,再次推到押注区。
“好,再来。”拉斯普丁随手从扑克牌里面抽出了一张。
李麟没说话,也是抽出了一张。
拉斯普丁迫不及待的掀开了自己的牌!
一张Q!
拉斯普丁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张牌在五十六张牌里面,算是大的了。
“原来是个女人。”李麟轻飘飘的扔出了一句,随手把自己的牌掀开。
寂静!
场中再次寂静,不过很快人群中又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
“这货是有多背。”
“Q碰上老K,算他倒霉。”
“女人嘛,就是要被男人操的。”
“吘……!”
有人吹着口哨,有人大声嘘,还有人学着俄罗斯人的手势,大拇指向下不断的摆动。
拉斯普丁脸色铁青,他没想到Q居然也能碰上老K。
上一把小那么一点点儿,这一把却也小那么一点点儿。
这……这真他妈的是邪门儿到家了。
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事情的拉斯普丁出奇的愤怒了,虽然他是个神棍,可他从来就不信邪。
“赔!”咬牙切齿的扔出一句,百十块银元而已,算不得大事。
对自己来说,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哗啦”那是瘦弱的老板拿出一小袋子银元,房子了桌子上,发出一阵声响。
所有人都看着那些银元。
士兵们打生打死,也换不来这么多银元。
营级军官们在前线奋战三个月,也不到这个数。
或许团级军官能有这个数,可惜这里没有团级军官。
李麟看着这一袋子银元,解开绑绳,捏着底沿一掀。
“哗啦啦!”银元洒了好大一片,还有几枚滚出了很远。
不过有人眼疾手快,按住之后又给少帅递了回来。
李麟对着那些人点了点头,把那些银元拢了拢,又推到了押注区。
拉斯普丁的脸色更差了,他没想到李麟还要赌。
“好……!”
围观的明军官兵们,再次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
口哨声,巴掌声,还有叫好的声音更大了。
“接着赌!”李麟又扔出来一句。
拉斯普丁已经没有退路,刚开始是他要赌的,现在想要结束却没那么容易。
李麟再次伸手在扑克牌里面抽出一张,然后扣着牌看着拉斯普丁。
拉斯普丁咽了口唾沫,手伸向扑克牌,抽出半张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换了一张抽出来。
李麟甩手把自己的牌掀开!
一张红心九!
这张牌算不得大,自然也算不得小。
拉斯普丁抓住扑克牌,猛的往桌子上一摔。
“哇……!”人群中再次爆发出一串惊呼。
拉斯普丁手里的牌居然是方块九。
都是九,可牌桌上的规矩,一般来说红心要比方块大。
拉斯普丁脸色非常难看,上一把输了那么一丁点儿也就算了。
这一把输在了花色上,这就离谱了。
“都是九!算打平手,再来过。”李麟却混不当回事儿,又伸手抽出了一张。
拉斯普丁大喜过望,也抽出了一张,并且赶忙翻开,好像害怕自己的牌会变一样。
牌翻开了!
可拉斯普丁瞬间绝望了,因为他那张牌是个小二。而且还是二里面最小的梅花二!
这下完蛋了,李麟的牌几乎不用掀开就赢了。
赌厅里面口哨声再次响成了一片。
李麟还是大大方方的掀开,一张红心五。
其实这都不重要,在拉斯普丁掀开那张梅花二的时候,他就已经输了。
这一次,可是足足要赔付三百银元。
瘦弱的老板看了看拉斯普丁,他现在非常后悔打了那个该死的电话。
现在老板输了那么多钱,不会迁怒于自己吧……!
事实证明,瘦老板想多了。
拉斯普丁没时间迁怒谁,而是迁怒自己。
随手操起赌台上的一个烟灰缸,直接砸在了自己脑袋上。
这一下,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个真看不懂,还没见过赢的赌场老板自残的。
血顺着拉斯普丁的脑袋流了下来,拉斯普丁用手指蘸了一下,吸吮了一口自己的血,似乎一下子兴奋起来。
“再来!”拉斯普丁一挥手,瘦老板无奈的把三袋子银元放到了桌子上。
李麟微微一笑,再一次把赢来的钱摊开。
这一次,好几百枚银元摊在了赌桌上。
日光灯管晃得一桌子银币白花花的反着光,看得人人眼神都直勾勾的。
好在大家伙还有一丝理智,毕竟坐着的这位是少帅。
如果把他抢了,结果只能是……研究下辈子怎么过。
这一次,李麟把银元拢起来废了一点儿劲儿。
桌子上已经不下五百银元,重量上还是颇为可观的。
再次把这些银元推到了投注区,拉斯普丁狞笑着抽出了一张牌亮开。
红心十!
这张牌不算很大,但却也不小。
一般来说,赢面很大。
围观的明军有些惋惜,纷纷觉得如果是自己,肯定不会继续押注。
李麟倒是没什么,反正就二十银元,现在翻成五百,对李麟来说也不算啥。
他的家底,可比拉斯普丁厚实多了。
李麟随手抽了一张直接扔在桌子上!
又是一张Q!
拉斯普丁的脸一下子就垮了!
“赔!”这一次要赔一千银元,对于拉斯普丁来说,这也有些肉疼。
“大人……!”瘦老板现在很想逃走。
“没听说我赔付吗?”拉斯普丁的眼睛瞪得血红,好像头随时择人而噬的恶狼。
“大人,钱……不够了。”
一千银元可不是个小数目,饭庄子一天的流水也就百十银元。
现在是战争时期,虽说莫斯科没有盗贼,不过也不算是很太平。
一般来说,银元数量凑够了一千左右,就会被送进大明开的银行里面存上。
“去钱庄里面取!”拉斯普丁吼了一嗓子。
“你去取钱吧,我可不等喽。
走!回行辕。
你欠我的钱,记得送到行辕来。
我相信,拉斯普丁牧首是不会赖账的。”李麟听到没钱赔了,抻了个懒腰,就要回行辕去。
“慢着!”听到李麟要走,拉斯普丁哪里肯干。
他走了,意味着翻本的机会也没有了。
“干嘛,想要耍赖?把钱抢回去?你想多了吧。”李麟一脸坏笑的看着拉斯普丁。
这货如果敢这么干,不用别人。在场的明军官兵,就能把这里拆了,再点上一把火。
“呵呵!
少帅您运气好,不过我的运气也不会一直这么差。
那就让我用这间饺子馆做赌注,和你赌最后一把。”
拉斯普丁咬了咬牙,无奈的押上了这座饺子馆。
因为很明显,李麟只准备接受现钱,而他的现钱已经用完了。
“好吧!赌最后一把。”李麟似乎很无奈,不过他也不想留下一个赢了就跑的名声。
本来要散了的明军官兵们,一听要赌这座饺子馆,全都来了精神。
一个个在边上摩拳擦掌,好像是他们要上桌赌一样。
李麟随手从一摞扑克牌里面摸出了一张,然后往桌子上一摔。
“哇……!”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连拉斯普丁的脸上,也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不为别的,因为李麟手里抓出来的那张牌居然是黑桃A。
这一下,无论拉斯普丁抓什么,结果都是一个输。
拉斯普丁脸色精彩极了,他好像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想要抓住任何一次机会翻本!
可惜!
翻本的结果就是,一次比一次翻车翻的厉害。
现在,连这座很赚钱的饺子馆也输了出去。
“哈哈!看起来老天爷今天都帮我,你的神似乎不太照顾你。
在我们大明,出家人是不参赌的。”
李麟站起身来,还不忘挖苦两句。
“你……!”拉斯普丁红着眼睛,恶狠狠的看着李麟。
“干嘛,想要咬人不成?”李麟回头,轻蔑的看着拉斯普丁。
“操!你敢动少帅试试。”
“你他娘的活腻歪了。”
“娘的,少帅您看着,我把这厮打的他妈都不认得。”
“妈的,跟少帅叫板,拆了你的骨头。”
四周的明军一个个义愤填膺,都是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家伙,个顶个都聪明的很。
现在不表忠心,更待何时!
一群人的吼声,吓得瘦老板差点尿了裤子。
转身想走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老婆,正扭动着硕大的臀部往外跑,一边走,身上的大衣一边往外面掉银元。
他从来没有见过,胖的跟地缸一样的老婆,居然能够跑这么快。
拉斯普丁咽了口唾沫,四周都是明军官兵。
在这里跟李麟动粗,下场只会是被明军官兵们拆成碎片。
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李麟,又瞪了一眼从李麟身后跑出来,向他挥舞拳头的佩吉。
该死的臭婊子,你也敢羞辱我。
等着!等着!
要你们勃劳希契家全都倒霉。
“这里是你的了。”拉斯普丁扔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李麟一笑,他还真不知道,这饺子馆要怎么办才好。
“这里是你们的了,吃饭,喝酒,玩女人都不要钱。”李麟看了一眼这群大明官兵们。
笑着对大家吼了一嗓子!
这些都是祸害人的能手,今天被他们这么一祸害,估计这饺子馆也就废了。
如果只是饺子馆,李麟会接过来找个人继续干。
明军士兵们来这里,也能吃到一点儿便宜的家乡嚼咕。
可这里又是陪酒女郎,又是赌场的,这就让李麟难办了。
毕竟是少帅,包娼庇赌的名声可不怎么好听。
李家人赚钱,从来不赚这些偏门的钱。
“嗷……!”一群明军官兵发出一阵狼嚎。
老猴子立刻抓起桌子上的银元,往兜里猛揣。
赵良栋慢了半拍,很快也跟着干。
巴彦犹豫了一下,见到两个人搂的舍生忘死,立刻狼嚎一声加入了抢钱的战团。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