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青銅老五


精品都市异能 這個穿越有點早討論-第二百五十七章 成鑒賞


這個穿越有點早
小說推薦這個穿越有點早这个穿越有点早
夜,绚烂。
璀璨的众星将含羞的弯月拱卫在天际之上,它们肆意的绽放着自身的光芒,试图吸引到那位一直很高傲的月亮女神的垂青,将这个夜空都被渲染的异常缤纷。
斑斓的星光下。
楚恒在家,也不在家。
此时,他正在仓库中,清点着手上的各类文物。
“嘿嘿!”
看着那一件件在后世价值千金,此刻却被他以白菜价买回来的稀世珍宝,他笑的跟街上那个光屁股的二傻子似的。
目光空洞,面容呆滞,嘴角还隐隐有口水要落下的证照。
若是被小倪看见,说不得会狠心灌他一大碗香灰下去。
发傻了一会后,楚恒抹身又接着开始收拾,将那些古董分门别类的一一摆放好,并记录在册。
无论贵贱。
闪婚独宠:总裁老公太难缠 苏子
当他整理到从信托商店里带回来的那些瓷器时,突然就沉默了下来,眉头轻轻皱起,脸上露出一抹纠结之色。
今天在信托商店的收获,可以说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甚至都让他有了重操旧业,接着去捡漏的想法。
可这样明晃晃的去挑旧东西,老物件,实在太惹眼。
若是被懂行的有心人注意到的话,那他可就有点危险了。
所以。
他现在就很拧巴。
眼馋,想要,却又有些畏首畏尾。
“唉!”
楚恒纠结了好一阵,最终满腔的贪婪只能化作一声长叹,被他打包丢出了身体。
他还是决定了要放弃掉这个危险的想法。
太扎眼了!
大庭广众之下,无数双眼睛在看着,他就是再有本事,也是逃不脱的。
所以还是以后再说吧。
没了这个心结,楚恒也彻底的放松下来,转回身就乐滋滋的继续收拾东西。
忙活了好一会,他才心满意足的从仓库里出来。
此时已经是夜里八点。
孤枕难眠的楚恒是睡意全无。
他环顾了下空荡荡的房间,又开始思念起香香软软,爱吃冰淇淋的媳妇了。
“你这娘们到底啥时候回来啊!”
楚恒唉声叹气的拿起桌上还温热的搪瓷缸子,猛灌了一口温水,然后就打开了收音机,跑到躺椅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
片刻后,他突然手腕一翻,一张半个巴掌大的照片突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照片上的人自然是倪映红。
媳妇不在身边的他,现在也只能睹物思人了。
楚恒就这么呆呆愣愣的看着照片上笑语嫣然的媳妇,排解着自己的相思与愁绪。
可惜,那些不能让别人帮忙洗的照片没能弄出来,不然可就更解忧了。
那旗袍,那衬衫,那紧身裤!
吸溜!
……
翌日,清晨。
想了半宿媳妇的楚恒是被惊醒的。
一大早刘海中就开始打他们家老三刘光福,叫的那个惨啊,跟特么杀猪似的。
“老东西好像特么有什么大病!”
带着点起床气的楚恒骂骂咧咧的从床上爬起来,连瓜都不愿意去吃了,穿上衣服,吃口早饭,他便骑着车去了粮店,准备去单位补补觉。
楚主任可真是爱岗结业的好同志,连休息都要在单位。
he……tui!
可惜,老天爷今天似乎心气也不怎么顺,并不打算让这孙子睡个好觉。
楚恒到单位后,如往常一般打扫了下办公室的卫生,等职工们来上班后,交接了今天的找零用的钱票,他便在办公桌上铺上毯子,安详的合上了眼。
哪知刚睡着不到十分钟,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
“咚咚咚!”
“特么谁啊!”
楚恒气急败坏的坐起来,沉着脸走过去打那扇万恶木门。
来人是颜沐泽,老头这回应该还是走着来的,而且看样子还很急,呼吸有些微喘,额头隐隐有汗。
见是财主上门,楚恒哪还有气在,连忙收拾收拾心情,满脸笑容的把人请进屋:“颜爷您够早的啊,快进来,快进来。”
“又来叨扰楚爷了。”老头谨小慎微的看着面前的衣食父母,低微的弓着腰,面带谄媚的拱拱手,才缓步走进屋里。
入座后。
楚恒丢过去一根烟,就迫不及待的对老头问道:“您那头怎么茬?”
“他们同意了。”颜沐泽拿过烟点上,贪婪的抽了一口,他现在可舍不得抽这么好的烟,甚至家里都快要没票买烟了。
楚恒闻言暗暗松了口气,放下心来,接着又问:“具体的呢?要多少粮食?又想卖多少东西?”
“粮食要的有点多,五百斤棒子面,五十斤大米,五十斤白面,油的话要十斤。”
说道这里,老头顿了一下,忍不住吧嗒了口烟后,又继续说道:“古董他们打算先卖六十件,里头有好有坏,具体多少钱您到时候看着给就成,还有金条是八十根,拢共一百二十六两。”
“可是不老少啊。”楚恒闻言眼睛一亮,兴奋地搓搓手,道:“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交易?”
“自然是尽快了,最好就是今晚。”
颜沐泽苦笑叹了口气:“家里基本都没什么吃食了,要是再没进项,他们就得去挖野菜去了。”
“那就今晚。”楚恒点点头答应了下来,旋即又沉吟了一阵,说道:“地点还是在你家吧,交易的时候我不想看到其他人,只能你跟你的家里人出现,这个没问题吧?”
“这个没问题。”老头连忙道。
随后俩人又商谈了一下交易时的细节,待所有问题都确认无误后,颜沐泽才从这里离开。
楚恒客气的把老头送出了粮店,然后就溜溜跑回办公室,准备接着再睡,养足精神晚上好好捞他一笔!
“叮铃铃!”
哪知却事与愿违,都还没等他躺下,办公室里的电话就响了。
“这一天天的,我容易嘛我!”楚恒无奈抄起电话,扯着嗓子跟对面吼了几句,便匆匆出了粮店。
粮食局召开紧急会议,一个小时内必须到,不然就要记过处分。
其实内容他猜都猜得出来是什么,可还是不得不过去。
这可是他二叔的顶头上司召集的会议,容不得他不小心应对。
万一真惹得那位铁腕大佬不悦,说给他撸下来就能撸下来的。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