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邁向克里瑪莎

邁向克里瑪莎 – 10章:歧途(3)

小說,小說推薦
邁向克里瑪莎
“不,我們做不到,我們已經嘗試過了。”短暫的沉默之後,會長亞爾維斯搖了搖頭,說道:“安傑爾,你的信心非常棒,但事實是我們沒有做到。這不是我們能做到的,也不是你能做到的。”
說完,他已經扭頭跟一幫維管會成員嘰嘰喳喳地討論如何協助組建新維管會去了。
有人憤慨,有人無助,有人抱怨。場面一片火熱。唯獨沒有人理會安傑爾剛剛的建議。
安傑爾只能靜靜地站著。好一會,他一步步後退,直到脫離人群,轉身離去。
有些慌亂的莫沙麗麗在後面緊緊跟上。
……
從神木樹冠上灑落的點點斑駁照著魔法學院,那角度緩緩地改變。
所有的一切混亂如故。
行政樓外圍花圃。
安傑爾盤著手靜靜地站著,側過臉望向行政樓三樓。
透過走廊的窗,他可以清楚地看到一群維管會成員擠在那裡,還在激烈地爭論著。
“我覺得我們能行。”安傑爾的話語中帶著絲絲的怒意。
“可我們真的不行,已經試過了。最近一個月每天都在試。結果情況越來越糟。”莫沙麗麗眨巴著眼睛望著安傑爾:“我都快連宿舍都回不去了。”
看了莫沙麗麗一眼,安傑爾冷冷說道:“辦法有很多,只是他們不願意嘗試而已。”
“唔……你指的是什麼辦法?”
“武力。為什麼不用武力解決?”
“武力……不好吧?”莫沙麗麗猶豫著說道:“那是違反校規的做法。”
“看看你的四周,還有校規嗎?”安傑爾質問道:“為什麼只有他們能違反校規,我們卻不能呢?”
“因為我們本來就是校規的維護者呀……”
“那是以前。當校規不再維護我們的時候,我們也沒必要維護它了。非常時期,必須要有非常手段。”
作為校規的維護者親口說出“校規沒必要維護”這種話……說實在的,莫沙麗麗有點震驚。但她無意反駁,只是眨巴著眼睛,小心翼翼地望著安傑爾。
安傑爾依舊盤著手,靜靜地站著,看上去有些生氣。半眯著眼睛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兩個人就這麼靜靜地在花圃裡站著。
大概因為時間有點長了,氣氛有點尷尬了吧。莫沙麗麗小聲說道:“其實……上次你贏了之後,就沒有任何人會接受決鬥的方式了。所以就算用武力也解決不了。他們只是一群學渣而已,打不過人家的。一旦輸了,可能會更慘。”
安傑爾看了莫沙麗麗一眼,冷冷說道:“那就把學渣全部換掉。”
說完,他扭頭就走。
莫沙麗麗還站在原地,呆呆地看著安傑爾的背影。
“你真想到辦法了?”魔鬼追著安傑爾問。
“大概是吧。”
“別怪我沒提醒你,雖然他們稱你為‘天才’,但實際上學院裡能打得過你的魔法學徒還大有人在。特別是那些高年級的。如果等到差不多畢業的時候,我相信你能超越所有魔法學徒,但現在肯定不行。”
“我知道,但我有其他辦法。既然已經知道不是單挑了,那就按照群毆的規則來。”安傑爾輕描淡寫地答道。
……
“我們首先要公告這個訊息,讓所有學生都知道有這麼一件事。然後……然後讓他們投票。票最高的人成為新維管會會長。由他來組織新維管會,我們負責協助。每一個人都可以參選。是的,我們的建議就是這樣。”說完,會長亞爾維斯抿著脣笑了笑。
“那不就跟前段時間那個叫葛吉爾的向你提出來的要求一模一樣嗎?當時我就在樓上看著呢。”柏妮絲面無表情地問道。
“額……”亞爾維斯尷尬地聳了聳肩:“我不否認做法跟他提出來的有一定的類似點。”
“那我們要怎麼確保他能良好地執行我們提出的要求呢?”
“您握著經費,看在經費的面子上,他們肯定會聽您的。而且我們會寫明教務署對新維管會擁有絕對裁量權。”
“但是他是通過學生投票選舉產生的,學生對他同樣擁有‘裁量權’。你怎麼保證學生不是希望繼續亂下去,而他又幹脆順了學生們的心意呢?”
猶豫著,亞爾維斯答道:“這個我們沒辦法保證。不過……如果真出現這種狀況的話,您可以撤除他的職務。”
“呵。”柏妮絲一下笑了:“你讓全校的魔法學徒一起選出來一個維管會會長,然後我去撤他的職?你是想讓我成為全校公敵嗎?這個方案不行,換一個。”
亞爾維斯無奈地嘆了口氣。
……
正當亞爾維斯的方案被柏妮絲否決的時候,安傑爾已經開始行動了。
“你這個事情聽上去確實有點意思,但你想讓我帶著我的人加入你……這聽上去就不太可靠了呀。大家只是想要賺錢而已,並不想成為學生公敵,也不想耗費太多時間影響學習。畢竟我們在這裡並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學習不是嗎?”身材魁梧不修邊幅的“校內工頭”如是說。
安傑爾的眼睛微微閃爍了一下,念動咒文,一道微弱的魔力朝著對面飄了過去。
“額……你剛剛乾了什麼?”工頭愣了一下。
“我幹了什麼嗎?我什麼也沒幹呀。”安傑爾矢口否認。
“你好像對我施法了。”
“不,並沒有,我能對你施什麼法?”深深吸了口氣,安傑爾說道:“還是說回我們的問題吧。你說得對,重要的還是學習。但是不可否定,銀貝是很重要的。有了銀貝就可以買魔法材料,而實驗能加速學習的進度。如果控制得好,對學習也是有幫助的。這一次給出的補貼十分高。也許你應該慎重考慮一下。”
“唔……我考慮考慮。”工頭蹙著眉頭,笑著說道:“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對你的建議興趣倍增了。雖然實際上我還是不認同。這跟校外兼職不同,大家不想沾染太多的麻煩。當然,我還是會考慮的,我會慎重考慮。”
“好吧,那請你務必認真考慮。”安傑爾微笑著點了點頭。
離開的時候,安吉爾還聽到工頭在嘀咕著什麼:“為什麼我會對這個建議感興趣呢?奇怪了。”
“你對他施法了?”魔鬼問安傑爾。
“是的。”安傑爾點了點頭:“一點小小的催眠術,增進他對我,以及對我提出的建議的好感。”
“可他還是拒絕了。”
“因為利益,催眠術無法克服客觀存在的利益問題。”想了想,安傑爾接著說道:“也許我們可以考慮一下從利益入手。”
……
“把整塊蛋糕都給我?你是認真的嗎?”身材矮小的材料販子狐疑地看著安傑爾。
“是的,當然,不是沒有代價的。”安傑爾認真地說道:“首先,你得調動你所有的資源支援我。然後,所有的銷售我都必須要分成。”
“唔……這聽上去非常棒。其他的我都沒什麼問題,但……這應該叫壟斷吧?壟斷可以產生高額的利潤,但壟斷也會導致反抗。你要如何解決其他人的怨言呢?”
“如果我們必須要鎮壓的話,為什麼不鎮壓得更徹底一點呢?如果要強行恢復秩序,那麼我們的對手就是幾乎每一個魔法學徒。如果我們成功,他們就都是戰敗者。我們只是在瓜分戰敗者的利益而已。”
材料販子愣了神地看著安傑爾。好一會,他才笑出來,微笑著說道:“我同意,非常願意支援你。但前提是,你讓我看到成功的希望。只要你讓我看到成功的希望,我將傾盡全力。有許多人幫我分銷,我可以讓他們全都支援你。至於短期銀貝上的支援,更是必然。但還是那句話,你得讓我看到希望。”
“你會看到的。”安傑爾微笑著回答,然後趕往另一場會面。
“哈哈哈哈,這個想法不錯。”魔鬼都興奮得尖叫了:“你已經開始突破禁忌,以權謀私了!我們可以在上任之前就把新維管會會長的許可權全部打包賣掉!不過,我們還必須解決一個最基本的問題,那就是第一步,怎麼讓他們相信你有可能?”
“是的,所以要找最無所謂,最落魄的那批人。他們已經沒什麼可失去的了。”安傑爾答道。
……
轉眼之間,安傑爾已經來到了學院東面一處花圃。
相比於亂糟糟的其他地方,這片花圃算是比較安靜的了。只有一個人。
一個穿著復古服飾,抱著吉他的,長相英俊的血精靈青年正在輕輕地彈唱著。那手法也許是安傑爾見過的最嫻熟的,歌聲也悠揚動聽。
每當他撥動琴絃,就有一縷縷的光飄向空中,像花精靈一般環繞著他飛舞、雀躍。那畫面,有一種說不出的美好。
然而,歌聲卻又是帶著悲傷的。
這是被午夜山頂歌唱協會和午夜山腳歌唱協會聯手給坑了的前音律魔法協會會長——伊凡。
安傑爾一步跨入了花圃,猶豫了一下,又退了回去,然後假裝情不自禁地鼓掌:“真好聽,不只好聽,畫面也充滿了美感。完全不是午夜歌唱那幫傢伙能比的。”
說著,安傑爾已經坐到伊凡的身旁。
伊凡停下了撥動琴絃的手,微微抬頭看了安傑爾一眼:“你……哪位?”
“安傑爾。”安傑爾微笑著答道。
“或許可以再補充點什麼,增進彼此好感。”魔鬼小聲叮囑道:“落魄的人最需要慰藉了。”
於是,安傑爾又補充道:“我是你的歌迷。”
“你是我的歌迷?”伊凡顯得有些詫異。
“是的,當然。每一個聽過你歌唱的人都會成為你的歌迷。”安傑爾說起謊來早就面不改色了。
“可你卻去過午夜歌唱協會?”說著,伊凡又是低頭,自顧自地撥動起了琴絃,一臉的憂鬱。
“額……其實我沒去過。”
“但你說他們跟我沒得比。”
“我不用去也知道他們跟你沒得比。”
“唔……你很聰明。”伊凡抿著脣笑了笑。
“時間緊迫,開始談正事吧。”魔鬼小聲嘀咕道。
於是,安傑爾說道:“我有個建議,教務署正在組織一個新維管會,我準備當新維管會會長。到時候,我想讓午夜歌唱協會,不管是山頂還是山腳都永遠消失。音律魔法協會才是永遠的正統。我向你保證,我有決心,並且有信心做到。只要你支援我。”
“怎麼支援?”伊凡愣了一下,再次仰起頭。
安傑爾認真地說道:“帶上你的人,跟我去打架。為了音樂而戰!”
對於安傑爾來說,底線這玩意……就是用來重新整理的。
……
“我們可以把學校分成十二個區,然後每一個區域組建一個小型的維管會……”
“所以我們要同時跟十二個維管會打交道?不行,換一個。”
“我們可以按照宿舍區域劃分,讓他們各自決鬥……”
“哦,全民大亂鬥?再換一個。”
“或者我們可以找學院最有聲望的學生……”
“請告訴我誰是。”
“我……我需要查一查。”
“那就是沒有了。再換一個。”
亞爾維斯的方案已經不知道被否定了多少個了,頭皮發麻,卻只能一個接一個地提。有些方案連他自己都覺得不靠譜。
柏妮絲繼續沒完沒了地逼問著:“維持秩序,是維管會存在的意義。就算沒有扣補貼經費,你們本來也就應該為這件事出力。我要切實可靠,有用的方案。”
……
當亞爾維斯和教務署還在束手無策的時候,安傑爾則在歪路上繼續狂奔。
“我覺得魔法學院只需要一個詩社,其他二十個都是浪費資源,應該取締掉!”
“可取締詩社並不在維管會的許可權裡面……”
“把學院整得這麼亂還不是學生的許可權呢,他們不也照做了嗎?我可以以維護學院整潔的理由撕毀他們所有的宣傳物品,可以在他們每次活動的時候清查現場,讓他們什麼都做不了。只需要一個小小的舉報。誰來都可以,包括我自己。反正舉報是不記名的。不是嗎?”
“兄弟,我欣賞你!”駝背的血精靈詩社社長朝著安傑爾豎起了拇指。

邁向克里瑪莎 – 06章:茶壺裡的風暴

小說,小說推薦
邁向克里瑪莎
很快,魔導士們大量請假的訊息傳遍了整個魔法學院。就連當天早上沒有課的魔法學徒都知道了。
其實準確地說,不是大量了,最終的結果是全部。
為啥?因為克里瑪莎的魔法奧祕被成功獲取,這毫無疑問是血精靈魔法史數千年來最大的事了。甚至可能是第三紀結束的萬年以來最大的事。
還有什麼能比破解克里瑪莎魔法奧祕更重要的事情嗎?
沒有。所以沒有獲准前往巨蛇城的魔導士們心情十分鬱悶。這時候想讓他們收拾心情來上課?
想都不要想。
對此,柏妮絲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聽之任之。
在之前,她甚至想過說服這些留下來的魔導士們加開課程,畢竟她也不知道魔導士們忽然被集體徵調是因為什麼。現在看來,能守住原本的課程就不錯了,加開提都不要想提。
好的,這就意味著整個學校的“熊娃子”們開始放鬆束縛了。
一群無所事事的魔法師能引發什麼事?
走著瞧吧,反正柏妮絲是悲觀的。
院長走了,魔導委員會連夜走光,甚至都還沒告訴柏妮絲為什麼走。一下子,本來只是作為輔助管理的柏妮絲升級成了整個魔法學院管理這一塊的最高話事人。非常糟糕的是,她至今不知道這些人全部離開的原因是因為克里瑪莎魔法奧祕,去的地方是巨蛇城新建立的魔法學院。
哦對,安傑爾反倒知道了,這多虧他有一個大嘴巴的導師。雖然他完全沒意識到這是一件多麼重大的事情。畢竟即便再重大,也跟他沒有關係。
安傑爾同學最是務實了。
……
魔導士們離開的第一天,學院裡雖然傳得沸沸揚揚,但一切都還算正常。並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
魔導士們離開的第二天,學生們都還處於迷糊階段。依舊沒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
魔導士們離開的第三天……學生們似乎反應過來了。
具體地說,就是半夜有人撬了門鎖,偷偷溜進了實驗室……
當包括安傑爾在內的維管會成員趕到的時候,看到的是焦黑一片的實驗室。
看著一塌糊塗的實驗室,會長臉色都變了,“查,查出來是誰……必須查出來!”
“可,怎麼查?我們沒有任何線索。”一位維管會成員支支吾吾地說道:“沒有線索,就意味著我們完全不知道從哪裡入手。”
“沒有線索就不能查嗎?”
“會非常難……”
維管會成員們一個個都低下了頭。
“安傑爾。”會長望向了安傑爾,問道:“你有什麼想法嗎?”
想了想,安傑爾輕聲答道:“可以從實驗的內容入手,先查清楚他究竟做了什麼實驗。這樣,需要的材料、需要的相關知識,也就一個個可以羅列出來了。再接著我們可以查查圖書館的借閱記錄。這樣一來,範圍就縮小了。”
一眾學渣都聽得一愣一愣的,這可觸及到了他們的知識盲區了。
“這件事交給你了,安傑爾。如果成功,我將為你申請一筆獎金。”
“大概多少。”安傑爾直截了當地問了出來。
被這麼一問,會長倒是有些懵了。他實在沒想到安傑爾會這麼直接,只能支支吾吾地說道:“大概兩百到五百銀貝之間吧,具體得看學院願意批多少。”
“好的,這個任務我接下了。”安傑爾微笑著答道。
“你真的打算接下這個任務嗎?”魔鬼在安傑爾耳邊小聲地問道。
“當然,能賺更多錢我為什麼不接呢?而且用的是我本來就該花在維管會上的時間。相當於一筆額外收入。說不定還有其他好處。”
“可是,你看他們的眼神。”
順著魔鬼所指,安傑爾朝著不遠處的維管會成員們望了過去。
此時此刻,會長正在訓斥他們,實驗室外還有路過的魔法學徒圍觀。維管會成員們低著頭,眼睛卻是在盯著安傑爾看。
“老實說,我不是很贊成你接下這個任務。他們會忌恨你的。維管會本來就是一個被討厭的組織。”
“這不重要,我不在乎被忌恨。說回重點吧,這件事你有什麼可以幫一下我的嗎?”安傑爾蹲了下去,伸手想要觸控地上的灰。猶豫了一下,又縮了回來,拿出隨身攜帶的手帕包裹著,然後輕輕擦了一點,放在眼前細細地看著。
“黑暗系的實驗。”
“不用你說,這個我直接就可以感覺出來。”
“灰下面有魔法陣,雖然已經損毀,但還是能看得出來是召喚系的魔法陣。”
“我也看出來了。然後呢?”
“然後?什麼然後,開始查呀。”
“我以為你是魔鬼,總能幫到我點什麼呢。”
“抱歉,我幫不上你。”
查案的邏輯並不難,難的是工作量。
是的,工作量。
魔法的世界,那是浩瀚的知識海洋。就光魔法學院的魔法書,都多到數不清。一條一條校對,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稍稍沉默了一下,安傑爾站起來走向會長,然後說道:“會長,我需要一點支援。”
“需要什麼,你說。”
“我需要人手。”
“可以,我派給你。”
“不,我需要的是特定的人手。”
“額……特定的?”
安傑爾說道:“我想要莫沙麗麗。就是上次跟我一起競選的那個女孩,可以嗎?”
會長有點疑惑了。想了想,他才答道:“我懂你的意思了,可以。但她得等下次競選的時候才可以正式入職。我可以保證她當選。前提是這件事情你完美查清。同時,在這期間她給你的所有幫助都是義務的。我不知道她是否能同意。”
“她會同意的。”安傑爾微笑著答道。
……
半個小時之後,安傑爾已經站在莫沙麗麗居住的宿舍樓下了。地址是從她提出競選申請的表格上查到的。
“為什麼選她呢?”
“因為我想不到其他任何人了,而且我覺得她一定會聽我的話。”
“好的,這個理由非常充分了。也許你需要一些朋友。”
安傑爾沉默著,好一會才對魔鬼說道:“我覺得我並不需要。交朋友是一件很累的事情,會佔用我許多許多的時間。我不應該在那種事情上浪費時間。”
又過了一會,莫沙麗麗終於下樓了,穿著藍色的魔法學徒袍子,帶著魔杖。還戴著一頂寬大的尖頭帽。那看安傑爾的眼睛都在放光呢。
三樓的陽臺上,有一圈的魔法學院女生在遠遠地圍觀。
“我準備好了,安傑爾!我是說……謝謝你向會長推薦我!非常感謝!”
“走吧,我們今晚可能都不會有時間睡覺了。我希望在兩天之內把事情解決。”
“好的!”
很快,他們就到了圖書館。
魔法學院的圖書館,算是晚上除了宿舍區之外魔法學院最熱鬧的地方了。
當然,用“熱鬧”這個詞可能不太恰當。我只是想表達這裡有很多人而已。雖然魔法學院學渣不少,但學霸也同樣不少。每天泡在圖書館裡的更是大有人在。
走過一排排的自習桌,穿過一排排高聳的書架,安傑爾最終來到了一塊“閒人免進”的牌子前。
黑暗系書庫。
血精靈普遍認為魔法,特別是黑暗系魔法會腐蝕人的心神,黑暗精神系魔法就更是如此了。所以,所有黑暗系魔法書籍都是放在單獨的分割槽,如果沒有特殊需要,是不允許學生檢視的。
安傑爾默默將自己維管會成員的證件遞了過去,然後又附上一張維管會查閱黑暗系書籍的委託狀。
坐在高處負責看管的高年級魔法學徒低頭看了一眼,然後輕輕拍了拍自己桌面上的鈴鐺。
頓時,籠罩著入口的藍色光圈消失了。
安傑爾帶著莫沙麗麗走了進去。
一個巨大的房間出現在安傑爾和莫沙麗麗面前,一排排的,全部都是六米高的書架,堆滿了各種典籍。每一本都是黑色的,彷彿一個系列的一樣。
“我還是第一次進這裡來呢……”莫沙麗麗都驚呆了。
“這也是你的計劃之一嗎?黑暗系精神書籍都在這裡。平時你可能壓根就進不來。”魔鬼問。
“不,只是臨時起意而已。我覺得我可能需要把這份委託狀留下來,這樣我就可以經常進入這裡了。只是不知道能用多久。或者……我可以競選一下,爭取成為下任會長。如果會長手上有進入這個書庫的權力的話……”側過臉,安傑爾掏出一張紙條遞給莫沙麗麗,說道:“這是大概的成分,按照這個找。重點找召喚系魔法。”
“好的。”莫沙麗麗點了點頭。
……
查閱典籍的工作,是枯燥而乏味的。特別是當你需要在有限的時間內找到目標的情況下。你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對著已經確定的成分,然後拼命地在一本又一本的書裡搜尋著。甚至都還來不及看清內容。
即使是再好學的學生也會犯困。
例如莫沙麗麗就是了。
她堅持著,堅持著,直到凌晨五點的時候,啪嗒一下磕在桌面上睡著了。
當她醒來的時候,天都已經亮了。陽光斜斜地從圖書館頂部的玻璃窗照進來,映著這個只有兩個人的房間。
安傑爾就坐在她的旁邊,悠閒地翻著書,那動作很慢,慢得看上去不像在找什麼,而是單純就在看書。
“對不起!我不小心睡著了!我……”莫沙麗麗嚇得連忙站了起來,然後轉身就走:“我現在馬上找!”
“不用了。”安傑爾叫住了莫沙麗麗,然後緩緩抬起頭,看了一臉迷糊的莫沙麗麗一眼:“我已經找到了。”
“找……找到了?”莫沙麗麗呆呆地眨巴著眼睛。
“是的。”安傑爾伸手輕輕拍了拍旁邊堆著的十三本書。是的,一共十三本:“不是很深奧的實驗,這些書裡面全都有記載。我早上六點的時候就找齊了。”
“早上六點?那現在幾點?”
“八點半了。我在等圖書館的教職人員上班,然後找他們查閱借閱記錄。”說著,安傑爾朝著牆上的鐘看了一眼:“還有十分鐘,差不多了。走吧。把你之前拿出來的書全部放回去。”
“好……好的。”
莫沙麗麗急急忙忙地搬上那一大疊書,搖搖晃晃地朝著書架走去。
安傑爾似乎一點幫忙的意思都沒有,就站在原地等著。順便再看會書。
“你這樣一點都不紳士,安傑爾。連魔鬼都看不下去了。這樣是不會招女孩子喜歡的。”魔鬼抱怨著。
安傑爾平淡地答道:“我不需要招她們喜歡。”
……
事情其實並不難,安傑爾很快就從借閱記錄裡查到八個人。能進入黑暗系藏書房的人並不多,所以只有八個。
而且幾乎可以確定,他的實驗失敗了,所以才會造成破壞。如果成功了,這件事壓根就不會讓人發現。
又花了兩天時間。整整兩天的時間,安傑爾幾乎不關注周圍其他任何事情,就專心調查。最終鎖定了其中一個人。然後將結果交給了焦頭爛額的會長。
為什麼說焦頭爛額?
因為學院的秩序正在一步步地崩壞。
“要不……你把最後的部分也一起處理了吧?”
“最後的部分?什麼意思?”
“我是指……”會長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說道:“找到他本人,告訴他我們已經有足夠的證據了。讓他拿出錢來賠償實驗室的損失。並且在悔過書上簽名。對,就是這樣。”
“不是應該交給魔導委員會裁決嗎?”
“沒有魔導委員會了,沒有。他們全部都請假了。”會長的頭皮都快抓破了:“你還不知道吧?昨天晚上火魔法系和水魔法系的兩個班級打起來了,事情到現在都沒有解決。我甚至不知道應該怎麼解決。你懂我的意思嗎?如果裁決的人不在,而又沒有任何有威望的人替代他的位置的話,那麼……”
攤了攤手,會長接著說道:“剛剛跟你說的只是其中一件而已,現在我們手頭有數不清的類似的事情。魔法學院已經是無秩序狀態了,我們沒有任何手段懲戒他們。但願這個偷入實驗室的傢伙能配合乖乖把賠償交了吧。這對現在的我們來說,已經是非常好的結果了。”
正說著呢,窗外傳來了浩浩蕩蕩的呼喊聲:“反對!反對維管會獨裁!他們沒有權力這麼做!魔法學院是我們大家的!讓我們一起推翻這些獨裁者!新的時代已經到來,讓我們把維管會這種時代的垃圾丟進垃圾堆吧!”
“丟進垃圾堆!丟進垃圾堆!丟進垃圾堆!”
呵呵,這才幾天……聽上去像是政變了。

© 2020 小说在线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