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小說推薦
邁向克里瑪莎
“不,我們做不到,我們已經嘗試過了。”短暫的沉默之後,會長亞爾維斯搖了搖頭,說道:“安傑爾,你的信心非常棒,但事實是我們沒有做到。這不是我們能做到的,也不是你能做到的。”
說完,他已經扭頭跟一幫維管會成員嘰嘰喳喳地討論如何協助組建新維管會去了。
有人憤慨,有人無助,有人抱怨。場面一片火熱。唯獨沒有人理會安傑爾剛剛的建議。
安傑爾只能靜靜地站著。好一會,他一步步後退,直到脫離人群,轉身離去。
有些慌亂的莫沙麗麗在後面緊緊跟上。
……
從神木樹冠上灑落的點點斑駁照著魔法學院,那角度緩緩地改變。
所有的一切混亂如故。
行政樓外圍花圃。
安傑爾盤著手靜靜地站著,側過臉望向行政樓三樓。
透過走廊的窗,他可以清楚地看到一群維管會成員擠在那裡,還在激烈地爭論著。
“我覺得我們能行。”安傑爾的話語中帶著絲絲的怒意。
“可我們真的不行,已經試過了。最近一個月每天都在試。結果情況越來越糟。”莫沙麗麗眨巴著眼睛望著安傑爾:“我都快連宿舍都回不去了。”
看了莫沙麗麗一眼,安傑爾冷冷說道:“辦法有很多,只是他們不願意嘗試而已。”
“唔……你指的是什麼辦法?”
“武力。為什麼不用武力解決?”
“武力……不好吧?”莫沙麗麗猶豫著說道:“那是違反校規的做法。”
“看看你的四周,還有校規嗎?”安傑爾質問道:“為什麼只有他們能違反校規,我們卻不能呢?”
“因為我們本來就是校規的維護者呀……”
“那是以前。當校規不再維護我們的時候,我們也沒必要維護它了。非常時期,必須要有非常手段。”
作為校規的維護者親口說出“校規沒必要維護”這種話……說實在的,莫沙麗麗有點震驚。但她無意反駁,只是眨巴著眼睛,小心翼翼地望著安傑爾。
安傑爾依舊盤著手,靜靜地站著,看上去有些生氣。半眯著眼睛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兩個人就這麼靜靜地在花圃裡站著。
大概因為時間有點長了,氣氛有點尷尬了吧。莫沙麗麗小聲說道:“其實……上次你贏了之後,就沒有任何人會接受決鬥的方式了。所以就算用武力也解決不了。他們只是一群學渣而已,打不過人家的。一旦輸了,可能會更慘。”
安傑爾看了莫沙麗麗一眼,冷冷說道:“那就把學渣全部換掉。”
說完,他扭頭就走。
莫沙麗麗還站在原地,呆呆地看著安傑爾的背影。
“你真想到辦法了?”魔鬼追著安傑爾問。
“大概是吧。”
“別怪我沒提醒你,雖然他們稱你為‘天才’,但實際上學院裡能打得過你的魔法學徒還大有人在。特別是那些高年級的。如果等到差不多畢業的時候,我相信你能超越所有魔法學徒,但現在肯定不行。”
“我知道,但我有其他辦法。既然已經知道不是單挑了,那就按照群毆的規則來。”安傑爾輕描淡寫地答道。
……
“我們首先要公告這個訊息,讓所有學生都知道有這麼一件事。然後……然後讓他們投票。票最高的人成為新維管會會長。由他來組織新維管會,我們負責協助。每一個人都可以參選。是的,我們的建議就是這樣。”說完,會長亞爾維斯抿著脣笑了笑。
“那不就跟前段時間那個叫葛吉爾的向你提出來的要求一模一樣嗎?當時我就在樓上看著呢。”柏妮絲面無表情地問道。
“額……”亞爾維斯尷尬地聳了聳肩:“我不否認做法跟他提出來的有一定的類似點。”
“那我們要怎麼確保他能良好地執行我們提出的要求呢?”
“您握著經費,看在經費的面子上,他們肯定會聽您的。而且我們會寫明教務署對新維管會擁有絕對裁量權。”
“但是他是通過學生投票選舉產生的,學生對他同樣擁有‘裁量權’。你怎麼保證學生不是希望繼續亂下去,而他又幹脆順了學生們的心意呢?”
猶豫著,亞爾維斯答道:“這個我們沒辦法保證。不過……如果真出現這種狀況的話,您可以撤除他的職務。”
“呵。”柏妮絲一下笑了:“你讓全校的魔法學徒一起選出來一個維管會會長,然後我去撤他的職?你是想讓我成為全校公敵嗎?這個方案不行,換一個。”
亞爾維斯無奈地嘆了口氣。
……
正當亞爾維斯的方案被柏妮絲否決的時候,安傑爾已經開始行動了。
“你這個事情聽上去確實有點意思,但你想讓我帶著我的人加入你……這聽上去就不太可靠了呀。大家只是想要賺錢而已,並不想成為學生公敵,也不想耗費太多時間影響學習。畢竟我們在這裡並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學習不是嗎?”身材魁梧不修邊幅的“校內工頭”如是說。
安傑爾的眼睛微微閃爍了一下,念動咒文,一道微弱的魔力朝著對面飄了過去。
“額……你剛剛乾了什麼?”工頭愣了一下。
“我幹了什麼嗎?我什麼也沒幹呀。”安傑爾矢口否認。
“你好像對我施法了。”
“不,並沒有,我能對你施什麼法?”深深吸了口氣,安傑爾說道:“還是說回我們的問題吧。你說得對,重要的還是學習。但是不可否定,銀貝是很重要的。有了銀貝就可以買魔法材料,而實驗能加速學習的進度。如果控制得好,對學習也是有幫助的。這一次給出的補貼十分高。也許你應該慎重考慮一下。”
“唔……我考慮考慮。”工頭蹙著眉頭,笑著說道:“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對你的建議興趣倍增了。雖然實際上我還是不認同。這跟校外兼職不同,大家不想沾染太多的麻煩。當然,我還是會考慮的,我會慎重考慮。”
“好吧,那請你務必認真考慮。”安傑爾微笑著點了點頭。
離開的時候,安吉爾還聽到工頭在嘀咕著什麼:“為什麼我會對這個建議感興趣呢?奇怪了。”
“你對他施法了?”魔鬼問安傑爾。
“是的。”安傑爾點了點頭:“一點小小的催眠術,增進他對我,以及對我提出的建議的好感。”
“可他還是拒絕了。”
“因為利益,催眠術無法克服客觀存在的利益問題。”想了想,安傑爾接著說道:“也許我們可以考慮一下從利益入手。”
……
“把整塊蛋糕都給我?你是認真的嗎?”身材矮小的材料販子狐疑地看著安傑爾。
“是的,當然,不是沒有代價的。”安傑爾認真地說道:“首先,你得調動你所有的資源支援我。然後,所有的銷售我都必須要分成。”
“唔……這聽上去非常棒。其他的我都沒什麼問題,但……這應該叫壟斷吧?壟斷可以產生高額的利潤,但壟斷也會導致反抗。你要如何解決其他人的怨言呢?”
“如果我們必須要鎮壓的話,為什麼不鎮壓得更徹底一點呢?如果要強行恢復秩序,那麼我們的對手就是幾乎每一個魔法學徒。如果我們成功,他們就都是戰敗者。我們只是在瓜分戰敗者的利益而已。”
材料販子愣了神地看著安傑爾。好一會,他才笑出來,微笑著說道:“我同意,非常願意支援你。但前提是,你讓我看到成功的希望。只要你讓我看到成功的希望,我將傾盡全力。有許多人幫我分銷,我可以讓他們全都支援你。至於短期銀貝上的支援,更是必然。但還是那句話,你得讓我看到希望。”
“你會看到的。”安傑爾微笑著回答,然後趕往另一場會面。
“哈哈哈哈,這個想法不錯。”魔鬼都興奮得尖叫了:“你已經開始突破禁忌,以權謀私了!我們可以在上任之前就把新維管會會長的許可權全部打包賣掉!不過,我們還必須解決一個最基本的問題,那就是第一步,怎麼讓他們相信你有可能?”
“是的,所以要找最無所謂,最落魄的那批人。他們已經沒什麼可失去的了。”安傑爾答道。
……
轉眼之間,安傑爾已經來到了學院東面一處花圃。
相比於亂糟糟的其他地方,這片花圃算是比較安靜的了。只有一個人。
一個穿著復古服飾,抱著吉他的,長相英俊的血精靈青年正在輕輕地彈唱著。那手法也許是安傑爾見過的最嫻熟的,歌聲也悠揚動聽。
每當他撥動琴絃,就有一縷縷的光飄向空中,像花精靈一般環繞著他飛舞、雀躍。那畫面,有一種說不出的美好。
然而,歌聲卻又是帶著悲傷的。
這是被午夜山頂歌唱協會和午夜山腳歌唱協會聯手給坑了的前音律魔法協會會長——伊凡。
安傑爾一步跨入了花圃,猶豫了一下,又退了回去,然後假裝情不自禁地鼓掌:“真好聽,不只好聽,畫面也充滿了美感。完全不是午夜歌唱那幫傢伙能比的。”
說著,安傑爾已經坐到伊凡的身旁。
伊凡停下了撥動琴絃的手,微微抬頭看了安傑爾一眼:“你……哪位?”
“安傑爾。”安傑爾微笑著答道。
“或許可以再補充點什麼,增進彼此好感。”魔鬼小聲叮囑道:“落魄的人最需要慰藉了。”
於是,安傑爾又補充道:“我是你的歌迷。”
“你是我的歌迷?”伊凡顯得有些詫異。
“是的,當然。每一個聽過你歌唱的人都會成為你的歌迷。”安傑爾說起謊來早就面不改色了。
“可你卻去過午夜歌唱協會?”說著,伊凡又是低頭,自顧自地撥動起了琴絃,一臉的憂鬱。
“額……其實我沒去過。”
“但你說他們跟我沒得比。”
“我不用去也知道他們跟你沒得比。”
“唔……你很聰明。”伊凡抿著脣笑了笑。
“時間緊迫,開始談正事吧。”魔鬼小聲嘀咕道。
於是,安傑爾說道:“我有個建議,教務署正在組織一個新維管會,我準備當新維管會會長。到時候,我想讓午夜歌唱協會,不管是山頂還是山腳都永遠消失。音律魔法協會才是永遠的正統。我向你保證,我有決心,並且有信心做到。只要你支援我。”
“怎麼支援?”伊凡愣了一下,再次仰起頭。
安傑爾認真地說道:“帶上你的人,跟我去打架。為了音樂而戰!”
對於安傑爾來說,底線這玩意……就是用來重新整理的。
……
“我們可以把學校分成十二個區,然後每一個區域組建一個小型的維管會……”
“所以我們要同時跟十二個維管會打交道?不行,換一個。”
“我們可以按照宿舍區域劃分,讓他們各自決鬥……”
“哦,全民大亂鬥?再換一個。”
“或者我們可以找學院最有聲望的學生……”
“請告訴我誰是。”
“我……我需要查一查。”
“那就是沒有了。再換一個。”
亞爾維斯的方案已經不知道被否定了多少個了,頭皮發麻,卻只能一個接一個地提。有些方案連他自己都覺得不靠譜。
柏妮絲繼續沒完沒了地逼問著:“維持秩序,是維管會存在的意義。就算沒有扣補貼經費,你們本來也就應該為這件事出力。我要切實可靠,有用的方案。”
……
當亞爾維斯和教務署還在束手無策的時候,安傑爾則在歪路上繼續狂奔。
“我覺得魔法學院只需要一個詩社,其他二十個都是浪費資源,應該取締掉!”
“可取締詩社並不在維管會的許可權裡面……”
“把學院整得這麼亂還不是學生的許可權呢,他們不也照做了嗎?我可以以維護學院整潔的理由撕毀他們所有的宣傳物品,可以在他們每次活動的時候清查現場,讓他們什麼都做不了。只需要一個小小的舉報。誰來都可以,包括我自己。反正舉報是不記名的。不是嗎?”
“兄弟,我欣賞你!”駝背的血精靈詩社社長朝著安傑爾豎起了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