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愛下-1034、蕭容魚和沈幼楚的歷史性視頻!(8000字大章)閲讀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又是一个繁杂的夜晚过去了,有人失眠,有人熬夜,有人沉睡······不过太阳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第二天早上时间一到,它就准时洒下了白茫茫的光辉。
早上7点半左右,沈幼楚也醒了。
“这么晚了!”
沈幼楚吓了一跳,这个点对她来说已经比平时晚半个钟了,妹妹阿宁差不多都要去学校了。
虽然时间有些紧,但是沈幼楚的动作依然小心翼翼,因为卧室里还有两个人。
一个是不到7个月的宝宝,她正躺在旁边的婴儿床上,粉嘟嘟的脸蛋红润嫩滑,长长的睫毛柔顺的覆盖在眼睑上,时不时可爱的颤动两下。
沈幼楚默默的注视了一会,然后走过去把宝宝睡觉时流出来的口水擦去,神情上一点都没有嫌弃。
还有一个是差不多20岁的大丫头了,她横七竖八的睡在沈幼楚身侧,盖的毛毯早就被蹬开了,手里还握着个手机,说明她昨晚是玩手机玩累了才睡着的。
沈幼楚把手机抽出来放在桌上,然后拉起毯子重新盖在这个大丫头身上,直到处理完这一切,她才轻轻的关门离开。
“幼楚,你醒啦?”
好朋友胡林语已经醒了,正在卫生间里刷牙。
“嗯~”
沈幼楚轻声应道,走到客厅看见妹妹阿宁正在吃着面条,她终于放下心了,应该是胡林语或者冬儿做的早饭。
“昨晚带着两个累赘,又失眠了吧。”
胡林语刷完牙走出来,冲着卧室努努嘴说道。
也不能怪小胡这么形容,那个婴儿的是陈子衿,虽然长的很可爱,其实她是“敌人”的女儿。
那个大的就甭提了,陈汉升的妹妹——“陈家后浪”陈岚,这对兄妹连狗都嫌弃。
再加上沈幼楚今天起晚了,胡林语就以为是两个累赘打扰了沈幼楚。
“没有。”
沈幼楚摇了摇头,她找了根红色的发带,坐到妹妹身边帮她扎头发。
“还说没有,你就是心底太善良了。”
胡林语也跟着走过去:“昨天晚上陈叔把陈子衿丢在这里,我都不知道你为啥要接下来,不会真的喂了几次奶,感情就喂出来了吧······”
胡书记一个劲的絮絮叨叨,沈幼楚专心致志的帮妹妹扎头发,两人的相处方式就和大学时候一样,尽管沈幼楚不认同好朋友的意见,但是她嘴巴太笨了,辩不过的情况下干脆沉默以对。
等到帮妹妹梳理好头发,沈幼楚又去检查沈宁宁的小书包,看看文具盒、水杯、作业本这些都带齐了没有。
“我真是服了!”
胡林语看到自己讲了那么多,沈幼楚一点反应都没有,她也有些生气:“每次说你都不听,委屈了又默默的掉眼泪,我怎么认识你这种人的······”
沈幼楚依然不吱声,不过当胡林语准备送着阿宁去学校的时候,沈幼楚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崭新的平板鞋,慢吞吞的对好朋友说道:“那天发现你鞋子坏了,给你买了一双新的。”
“我······”
胡林语嘴角动了动,然后冷哼一声穿上新鞋子,插着腰说道:“不要以为给我买东西,就可以让我少批评你几句了。”
“我没有这样想。”
沈幼楚嘟着小脸回了一句,然后整理一下妹妹的红领巾,站在门口目送着胡林语、冬儿和阿宁离开。
冬儿已经在奶茶店正式履职了,成为了胡林语的小助理,她也是要跟着去上班的。
在下落的电梯里,胡林语踩着新鞋左顾右盼,看上去颇为满意,冬儿笑呵呵的说道:“林语姐姐,这双鞋子真适合你。”
随身带着玉如意
“那当然了。”
胡林语一点都不奇怪:“沈幼楚把全家人衣服鞋子尺寸都记住了,不可能不合适的,就是她有些傻,很少给自己添置新东西。”
“阿宁~”
胡林语摸着沈宁宁的脑袋:“你阿姐是不是一个傻子?”
“阿姐不傻。”
沈宁宁睁着单纯的大眼睛,很认真的反驳道:“阿姐善良。”
“哎~”
胡林语叹了口气,面对陈汉升这种坏人,善良就相当于傻啊。
······
沈幼楚听不到好朋友的担心,她回到卧室里叫着陈岚起床吃早饭。
“阿岚,莫睡喽,莫睡喽。”
沈幼楚摇着陈岚的肩膀,带着一点可爱的川渝口音。
“嫂子······”
陈岚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等她意识到这里只有幼楚嫂子的时候,她又用毯子蒙住头,闷闷的说道:“我前两天学习太累了,需要补觉休息一下,我就不吃早饭了,嫂子你中午再叫醒我。”
陈岚是昨天才知道哥哥“换孩子”的骚操作,一是前几天她学校的确有个考试,八年直博的医学生总是莫名其妙有很多考核。
陈岚为了不挂科,机场送别小鱼儿嫂子以后,就在宿舍里疯狂的补习;
二是根本没人主动告诉她,可能在大家眼里,陈岚就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丫头,她知道不知道又有什么用,难道还能让陈汉升把宝宝换回来吗?
陈岚昨天考完试,她有点想肉乎乎的陈子佩了,晚上跑过来吃饭的时候,这才明白原来孩子被调包了,留在建邺的是陈子衿。
不过“陈家后浪”心理素质还是很屌爆的,陈岚最多愣了5分钟,她就非常愉悦的逗弄起陈子衿了。
反正对长公主来说,陈子衿和陈子佩都是自己的侄女,昨晚陈兆军离开时,还叮嘱这个不靠谱的姑姑照顾陈子衿。
其实陈岚哪里有能力照顾,宝宝还得是跟着沈幼楚睡觉,陈岚只是厚着脸皮挤在同一张床上而已。
沈幼楚叫不醒陈岚,主要她性格还是太好了,也比较纵容这个小姑子,要是换了梁太后早就掀被子了。
当然陈子佩也没有醒,沈幼楚目前还不知道这个宝宝的作息规律。
除了这一大一小两个懒虫以外,家里还有婆婆,沈幼楚只能先放下陈岚,出去照料着婆婆吃早餐。
婆婆早上只喝一碗米粥,沈幼楚吃饭时也不怎么说话,客厅里只有木筷触碰在碗边上,发出一两声“叮当”的声响。
“幺儿。”
婆婆吃了一口咸菜,突然问道:“那个娃娃醒了没?”
婆婆不会说普通话,口音里夹杂着浓浓的川渝方言。
“没得醒。”
沈幼楚摇摇头,“那个娃娃”就是指陈子衿。
婆婆以前在家里很少开口,不过自从两个宝宝被调包以来,婆婆每天总要找沈幼楚聊会天,用老迈但是并没有昏花的眼睛,观察着自家孙女的状态。
“哦。”
婆婆点点头:“你心里是咋个想的?”
陈子衿每天都送过来喂奶,沈幼楚和她之间的感情迟早会“变质”的,或者说已经变质了,因为昨晚沈幼楚都带着陈子衿睡觉了。
“我也不晓得。”
沈幼楚放下筷子,垂着脖颈注视着桌面:“但是看到娃娃闹,我就会想到陈子佩,心头忍不住难过。”
“可她毕竟不是你女儿噻。”
婆婆提醒道。
沈幼楚又不说话了,婆婆也是缓缓闭上眼,餐桌上气氛有些凝固。
“哇~”
这时,卧室里突然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这是陈子衿睡醒了,沈幼楚马上站起来要过去。
“幺儿。”
婆婆在背后叫住她:“等到陈汉升老汉过来了,你还是把娃娃还给他吧。”
“喔~”
沈幼楚应了一句,匆匆茫茫的走进卧室,没过多久婴儿的哭声就止住了,中间还夹杂着陈岚张牙舞爪的叫唤:“你把姑姑吵醒了,姑姑的起床气很大,我要把你屁股咬掉······”
······
豪门之假婚真爱
不过,出乎婆婆意料的是,陈兆军根本就没过来,他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打,似乎忘记了这里还有他的孙女。
所以沈幼楚一个上午就在家里看着陈子衿,同时还要防止陈岚“欺负”宝宝。
陈汉升这个爸爸平时就喜欢把女儿惹哭,然后再贱兮兮哄着,陈岚这个姑姑也是有这个癖好。
中午沈幼楚正在厨房做饭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客厅里有哭声传来,沈幼楚连忙跑出去,发现陈子衿坐在沙发上嚎啕大哭。
宝宝哭的好伤心啊,眼泪一颗颗从大眼睛里“唰唰”的滚出来,顺着肉嘟嘟的脸蛋和下巴落到衣襟上,她看见沈幼楚以后,还委屈的伸出小胖胳膊,要求“妈妈”把自己抱起来。
沈幼楚有些心疼,走过去抱着陈子衿,小小鱼儿容易哭但是也容易哄,沈幼楚轻轻抚摸几下她的后背,陈子衿眼泪就收住了,不过仍然小身子还是一抽一抽的。
“阿岚,怎么了呀?”
沈幼楚问道。
“这就是个好哭鬼!”
没想到陈岚也是眼眶发红,好像受到冤枉似的,她指着自己耳垂说道:“陈子衿刚才趴在我身上玩,突然咬住我耳朵,我都不敢挣脱,等到她松嘴了以后,我就轻轻咬了一下她的脸蛋,这个好哭鬼马上就嚎了,我再也不想理她了!”
“这······”
沈幼楚有些啼笑皆非,陈岚有时候鬼精灵一样,有时候看起来比阿宁还要幼稚,她弯下腰看了看陈岚的耳朵,发现除了口水以外,并没有什么齿痕,知道应该问题不大。
“你先看会电视,一会吃中午饭了。”
沈幼楚安慰了一会陈岚,然后把陈子衿送回卧室的婴儿床上,让她们两人分开一会,自己则重新回到厨房。
只是陈岚很不服气,她在沙发上坐了一会,也“噔噔噔”的跑到卧室。
陈子衿正在婴儿床上打着滚呢,她发现姑姑过来了,一时间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呆呆的眨巴着眼睛。
“咱俩认识也就是6个多月,其实也不算很熟,再说我也是第一次当姑姑,凭什么就要让着你啊。”
陈岚“恶狠狠”盯着自己的侄女,然后一把将陈子衿的袜子拽下来,往自己脚上套。
陈子衿小jio胖乎乎的,突然从袜子里露出来就好像白面小馒头。
她看到姑姑把自己袜子拿走了,于是想把袜子“夺”回来,不过陈子衿都不会走路,有时候还坐不稳,伸展手臂的动作都比较吃力,一不小心倒在床上,半天都爬不起来。
而且陈子衿的袜子那么小,陈岚最多塞进两个脚指头,看着倒在床上的侄女,这个没心没肺的姑姑“哈哈”大笑起来了。
等到沈幼楚做好饭,来到卧室喊陈岚吃饭的时候,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陈子衿也趴在姑姑的肚子上,虽然这个姿势比较难受,不过她居然也睡着了。
沈幼楚目光如水一般的柔和,因为陈汉升也喜欢把闺女这样搁在胸口逗弄,父女俩其乐融融······
吃中午饭的时候,陈兆军仍然没有过来,沈幼楚也没有打电话询问,或者说她在陈子衿的身上,其实找到了照顾女儿的感觉。
下午3点左右的时候,在陈子衿的着急催促下,沈幼楚和陈岚带着她下楼晒太阳。
不过陈子衿现在的衣服已经穿了一天了,尤其她上午还哭了一次,沈幼楚想了想,突然“咯吱”一声打开衣橱,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陈子佩的衣服。
“哇塞~”
陈岚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小人儿衣服”,平时穿在宝宝的身上,似乎没感觉那么小,现在单独拿出来就好像洋娃娃的外套似的。
沈幼楚从里面挑了一件长袖夹棉和一条长裤,又担心气温没有完全升高,还给陈子衿套了一件手织的小背心,临出门时又拿了一定婴儿渔夫帽。
沈幼楚也戴了一顶渔夫帽,不过她是习惯了,一是性格习惯性低调;二是如果不遮挡一下,路过的行人都会下意识的注视过来。
这让陈岚异常羡慕,自己要是像幼楚嫂子这么漂亮,绝对不会锦衣夜行,一定会做个让风华绝代的女妖精,让建邺两个大学城都布满追求自己的男生。
“可惜啊。”
电梯里,陈岚对着金属镜壁忧伤的说道:“我怎么就长了一张喜欢二次元的脸呢。”
······
现在正值人间四月天,楼下一片融融春意,花园里到处都是盛开的桃花、梨花和海棠,一串串一簇簇挂满枝头,红色如火,粉色似霞,到处都是淡淡的芬芳。
小小鱼儿平时都是在江边公寓那边散步,而沈幼楚这套公寓毗邻紫金山,景色又是稍有不同,所以她一直睁着圆溜溜的眼睛,好奇的到处东张西望。
有时候见到有趣的东西,她就会伸出短短的手指,兴奋的对沈幼楚叫道“喔!”
有时候见到自己很难理解的物件,陈子衿脸上也会产生疑惑的表情,嘴里小声叫道“喔~”
虽然都是“喔”,不过一个是第四声“wò”,另一个是第一声“wō”,陈岚总结出规律后,只要听陈子衿的音调就能明白她的想法。
有的时候走累了,沈幼楚就找个椅子休息一会,小小鱼儿坐在她的腿上,手里把玩着地上捡到的花瓣,每当她要塞进嘴里的时候,就被沈幼楚或者姑姑陈岚拦了下来。
两个大人和一个宝宝在这边尽情享受着春日悠闲时光,不过吕玉清那边再次陷入困境中,因为她昨天找到的那个“研究生母亲”,同样没有理由的拒绝了当陈子衿奶妈。
大概是因为之前没有交情的缘故,人家拒绝的比白喻还要生硬,直接说不想帮其他孩子喂奶。
吕玉清都不知道什么原因,而且她今天在医院也没有找到其他合适的奶妈。
不过比起这些事情,更让吕玉清心慌的是,自己本来应该非常沮丧和生气,可是实际上根本没有这些情绪,似乎内心知道还有沈幼楚那条“最完美退路”,纵然失败了就没有太大关系。
吕玉清打电话向丈夫寻求安慰,幸好老萧那边又有进展,他这次也找到了一个合格的奶妈,据说还是个小学老师,丈夫做生意失败了急需现金周转,不然也不会答应。
“不过······她明天才能去建邺。”
老萧迟疑了一下说道。
“哦。”
吕玉清明白这个意思,今晚又得求沈幼楚了,其实她现在的心态已经无比“平和”了,吕玉清尝试着想激发那种屈辱感,但是悲哀的发现真的已经“习惯成自然”了。
“明天让果壳的小杨司机接过来吧。”
吕玉清无精打采的说了几句,然后又给陈兆军拨过去,问问宝宝的情况。
她一直以为陈兆军今天在陪着宝宝,没想到老陈接通后答道:“我也不知道啊,我今天回港城了,单位有些内退手续需要签字确认,所以就回来了。”
“什么?”
原来已经“心如死灰”的吕玉清,被这句话吓的突然精神起来:“你回港城了,宝宝就丢在沈幼楚那边的吗?”
“对啊。”
陈兆军一点都不紧张,语气平和的说道:“小沈都能带一个晚上,多带一个白天又有什么关系。”
“你怎么能这样不负责任!”
吕玉清愤怒的甩下一句话,马上前往沈幼楚那边。
不过在车上的时候,吕玉清慢慢冷静下来,她觉得陈兆军说的没有错,沈幼楚都能带着陈子衿睡觉了,多带一个白天又何必大惊小怪的?
自己生气其实是“自欺欺人”,或者说是“无能狂怒”。
“一切都是我和老萧没有本事,就连奶妈都不找到······”
吕玉清胸口实在难受,不过到了沈幼楚家楼下后,她看到了更难受的那一幕。
此时夕阳西下,天边的云朵被渲染得一片通红,好像即将沉入大海中的游鱼,仍然努力翻滚着金色鳞光。
沈幼楚抱着陈子衿站在公园的走道上,两人都带着渔夫帽,不过沈幼楚身材高挑,帽檐下的发尾在霞光照射下仿佛纯金细丝,小小鱼儿指着远处的紫金山,嘴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沈幼楚尽管听不懂,可是她一点都没觉得厌烦,依然温柔的点着头。
她们旁边是开朗机灵的陈岚,她正掏出手机在拍摄着夕阳下的美景,时不时握着小小鱼儿的手掌逗弄一会。
吕玉清有些莫名其妙“嫉妒”,她恍惚间觉得沈幼楚和陈子衿才是真正的母女,努力摒弃这些思绪以后,吕玉清走过去打了个招呼:“小沈,陈岚,你们在散步啊。”
沈幼楚转头稍微有些惊慌,因为她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吕玉清。
虽然也见了不少次了,不过当时身边都有很多人,两人没有过这样面对面的直接交流。
“叫我吕姨就好了。”
吕玉清看出了沈幼楚的心思,也惊讶于黄昏下沈幼楚那双朦胧的桃花眼,不得不承认真是漂亮。
“喔~”
陈子衿见到外婆,主动伸出小胳膊要求外婆抱抱,这让吕玉清心里安慰了不少。
至少,宝宝还是我家的。
“陈子衿很活泼,你今天带了一天,辛苦了啊······”
吕玉清抱着小小鱼儿,说一些应酬时的客套话,不然她担心气氛会冷淡下来。
其实也很有意思,当初吕玉清第一次见到沈幼楚的时候,下巴抬得很高,姿态摆得很足。
结果外孙女喝了人家几次奶,吕玉清那种气势就消失了,大概这就是“拿人手软,喝人嘴短”吧。
一起回公寓的路上,吕玉清心里盘算着现在要不要带着宝宝先离开,不然没话说实在有些尴尬,可是转念又想了想,今晚又没有其他奶妈,港城那个奶妈明天才能到,所以还得依靠沈幼楚啊。
有那么一两个瞬间,吕玉清甚至都有些后悔过来了。
总之沈幼楚一定会照顾很好的,自己过来的话,还得开口再求一次沈幼楚。
可是不过来的话,自己又想宝宝啊,难道还真把小小鱼儿丢在沈幼楚这边啊?
······
家里有些热闹,原来胡林语和冬儿已经接了阿宁回来,不过让吕玉清感到“心安”的是,大家对她的出现一点都不奇怪,小胡还撇撇嘴说道:“嗬~,今天到的挺早啊。”
言下之意,平时喂奶都是9点多才到的,今天5点多就来了,“打卡时间”提前了啊。
吕玉清摇摇头,她不愿意和胡林语一般见识,这个丫头水平不高,性格倒是比较莽。
“莽”就是胡老师的拳法宗旨,就连陈汉升那个狗皮药膏的作风,他都有些发怵,其他人更别说了。
好在没多久莫珂也过来了,莫珂的丈夫又出国开会了,偌大的家里冷冷清清,远不如沈幼楚这边温馨。
就像莫二妈以前说的那样,自己年轻时享受独居生活,50岁以后更羡慕喧嚣一点的氛围。
吕玉清和莫珂还是有话聊的,当然也理所当然的留下来吃饭了。
真还别说,冬儿的手艺甩了王梓博一万倍。
吃完饭以后,“一家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其实吕玉清就等着快到点了让沈幼楚喂一下,然后自己就抱着宝宝离开。
不过在9点左右的时候,吕玉清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萧容鱼打过来的。
吕玉清把陈子衿放在沙发上,她准备去阳台接电话,没想到这个没骨气的“小叛徒”,转身就朝着沈幼楚伸出了小胳膊。
吕玉清无可奈何的走到阳台,按下了接听键。
“喂~”
小鱼儿熟悉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妈妈,你吃饭了吗?”
“嗯········啊······”
吕玉清支吾了两下,最后还是一咬牙说道:“我在沈幼楚这边吃的。”
萧容鱼听完安静了一下,然后安慰着母亲:“没事的,身份证应该很快就寄到了,我很快留能回国了。”
吕玉清愈发愧疚,小鱼儿现在已经不提“找奶妈”的事情,也就是说不太指望了。
“宝宝今天好吗?”
萧容鱼又问道。
跳过“奶妈”这个话题,吕玉清心里还能好受一些,她既没有刻意夸张,也没有有意贬低,把陈子衿和沈幼楚的感情发展都讲了出来。
尸帝 吐蕃
没想到萧容鱼并不意外,自言自语的感慨道:“难免的,谁都是难免的,毕竟她也是母亲······”
吕玉清听出了不同的意思,既然陈子衿和沈幼楚比较亲昵,陈子佩和萧容鱼也不遑多让吧,毕竟小鱼儿也是母亲啊。
母女俩一时间都沉默下来,任由夜晚刮起的凉风,吹动着听筒里的鼓膜。
“妈,我想和宝宝视频。”
片刻之后,萧容鱼突然说道。
“好!”
吕玉清二话不说,打算借一下沈幼楚这边的电脑,不过萧容鱼还有话没说完:“这次让沈幼楚过来吧,她每次也都是找机会和陈子佩视频的。”
现在沈幼楚和萧容鱼见到自己亲生闺女的手段,只有通过QQ视频,方式分别是梁美娟抱着小小憨包→沈幼楚,吕玉清抱着小小鱼儿→萧容鱼。
我建了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给大家发年终福利!可以去看看!
今晚萧容鱼的意思,她抱着小小憨包→沈幼楚抱着小小鱼儿。
直接跳过了“中间商”梁美娟和吕玉清,两个人直接面谈。
“这样好吗?”
吕玉清总觉得不太合适,似乎有些太直接了。
“你问问沈幼楚。”
萧容鱼说道:“如果她答应了,那就是合适的。”
吕玉清回到客厅,把萧容鱼的意思传达了以后,莫珂和胡林语还在面面相觑的功夫,沈幼楚已经站起身,点点头轻声说道:“好。”
刚到美国那天,“躲在海底吐泡泡的鱼”曾经和“猫巷少女沈幼楚”连线过,不过那并不是萧容鱼和沈幼楚的视频,而是吕玉清借了沈幼楚的QQ号码。
不过这一次,却是“躲在海底吐泡泡的鱼”和“猫巷少女沈幼楚”真正的视频。
当“嘟~嘟~嘟~”视频通话的声音响起时,莫珂依稀有一种感觉,整件事情都在朝着陈汉升设计的方向走下去。
视频很快就接通了,沈幼楚电脑画面上出现了萧容鱼,萧容鱼笔记本的屏幕上也出现了沈幼楚。
其实这个时候,她们两人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对方,而是分别找向亲生女儿。
不过看到了陈子衿和陈子佩,萧容鱼和沈幼楚都是一愣,因为她们发现闺女的身上,居然都穿着“别人”的衣服。
陈子衿穿着陈子佩的衣服,陈子佩穿着陈子衿的衣服,这样描述似乎有些拗口,简单形容就是:姐姐穿着妹妹的衣服,妹妹穿着姐姐的衣服。
只不过姐姐和妹妹,其实是同父异母。
沈幼楚和萧容鱼突然之间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了,反而陈子衿和陈子佩好奇的伸出手指,想触碰着电脑里的妈妈和姐姐(妹妹)。
“你女儿真像你,她是小桃花眼。”
半晌后,萧容鱼眼里噙着泪水,脸上带着笑容说道
“你女儿也很像你呀,她有小梨涡的。”
沈幼楚眼泪已经控制不住了,“扑簌簌”的落下来,她一遍又一遍的抹去。
看到这个场景,门口的吕玉清率先红了眼眶,莫珂拍着她的肩膀不断安慰。
这就是陈汉升给所有人挖的坑,他对人性琢磨的太透彻了,以至于不管是娇憨的沈幼楚,还是傲娇的萧容鱼,她们最后都“屈服”于内心的母性情感。
也许以小鱼儿的性格,她可能很久都不会原谅陈汉升,但是相较于“两个闺女能够一起玩耍和成长”的最终结果,陈汉升觉得仍然是赚的。
“我们不能再哭了。”
过了一会,萧容鱼抽出纸巾,撇过头把眼泪擦干:“再哭的话,宝宝也会哭的,而且情绪波动太大,你一会也不好休息,我都失眠很久了。”
沈幼楚怔了一下,突然说道:“宝宝去美国后,我也一直担心的失眠,可是昨天晚上带着陈子衿睡觉,其实睡得特别沉,早上比平时都晚起了半个小时。”
“是吗?那我今晚也带着她睡觉。”
萧容鱼低头看了看小小憨包,颠了颠大腿说道:“陈子佩,你今晚跟我睡好不好?”
······
(8000字,今天应该是没有了,求个月票谢谢大家。记得“调包”刚出来的时候,很多人都说崩了,不过老柳说一定能圆回来的。情节写到这里,应该是步入正轨了,大家觉得呢?)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