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墨桑 ptt-第185章 都姓烏熱推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墨桑
太阳落到地平线上,离暮鼓擂响只有一两刻钟了,守城门的老厢兵们说着闲话,拖着脚步,慢慢腾腾,来来回回收拾打扫,准备关城门。
城门外,一队人马如同拖着长长尾翼的离弦箭一般,一头扎进了城门。
几个老厢兵吓的后背紧贴着城墙,贴成了一排儿。
仙路永无涯 辉江
“你们统领是谁?现在何处?”
领头参将冲过城门,勒停了马,调转回来,鞭子指着老厢兵,厉声问道。
“是张张张,张统领,张统领!那那那边,就那边!”领头的老厢兵吓的结巴成了一串儿。
他们南召小县,属于有史以来,打起仗来都是毫无价值的那种地方,战乱时候也极少过兵打仗。
老厢兵们头一回见到这样精壮威风的兵马,这样杀气腾腾的阵势。
参将顺着老厢兵手指的方向,带着十几骑亲卫,疾冲而去。
参将后面,拖成长长尾巴的精壮步卒冲进城门,连成串儿,往两边跑上城墙。
一个十夫长指挥着自己麾下十个人,左右各五个,从城门里,站到城门外。
紧贴着城墙,一动不敢动的老厢兵们看傻了眼。
“你们,也是咱大齐的?”领头的老厢头看看自己身上的号衣,再伸着头看看前面站的笔直,衣甲鲜亮的步卒,小心翼翼问了句。
他跟他们的衣裳,好像差不多。
“不是咱大齐的,还能是哪儿的?”十夫长叉腰站在城门正中,斜横着老厢兵,怼了句。
“唉哟娘唉。”老厢兵抹了把冷汗,“吓我一跳,官爷,您们这是?出啥事儿了?”老厢兵挪了挪,不靠着城墙了。
“这南召县,我们接管了。”十夫长手一挥,十分气势。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啊?那我们,小的们……”
老厢兵懞了,他们南召县出啥大事儿了?他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呢?
“你们在这儿等着,先别走,等你们统领来了,让你们走,你们再走。
再怎么也是军中,无令不得擅动。”十夫长脾气挺好。
“官爷,咱南召县这是,出啥事儿了?”
老厢兵不怎么害怕了,一个个挪出来,打量着站得笔直的精壮兵卒,凑到十夫长身边,围成一圈儿问道。
“这是能说给你们听的?这是机密!可不是能说的事儿!”十夫长不客气的堵了回去。
“噢!”几个老厢兵长长噢了一声,一起点头。
他们知道了,敢情是出了机密的事儿。
……………………
第二天早上,李桑柔等人刚吃过早饭,米瞎子在前,欠身让进一位老者。
李桑柔站起来,打量着老者。
老者五十来岁,瘦高,慈眉善目,戴着顶半旧的浑脱毡帽,身上的深灰棉袍皱皱巴巴,袖着手,带着一脸谦恭的笑。
看起来像个一辈子都没能说话算话过的老好人。
“大先生安好。”李桑柔上前一步,拱手长揖。
“不敢当,大当家安好。”老者忙欠身还礼。
“贸然前来,打扰大先生了。”李桑柔接着客气。
“不敢当打扰二字。大当家不远千里而来,老朽和诸同门,荣幸得很。”老者再次欠身。
“大先生贵姓?”
“不敢,姓乌。”
“历任大先生,都姓乌吗?”李桑柔眉梢微挑。
“大当家聪慧过人。”乌先生微笑道,“大当家是想四处走走,还是喝杯清茶?”
“客随主便。”李桑柔微笑欠身。
“那咱们到旁边茶楼喝杯清茶吧。”乌先生微微侧身,往外让李桑柔。
“大先生先请。”李桑柔先让过乌先生,跟在乌先生后面,出邸店,进了半条街外的一间茶坊。
一大清早,茶坊里没有几个人。
李桑柔跟在乌先生后面,上到二楼,进到雅间。
药香卿王妃
乌先生推开窗户。
窗外,近处是高低起伏的青灰屋顶,远处,山岚雾气,山脉连绵。
雅间一角放着茶炉茶壶,乌先生亲自沏了茶,倒了一杯,推给李桑柔,坐下,看着李桑柔微笑道:“屈东来回来递信,说顺风大当家,桑大将军往南召过来了。
我当时想着,大当家在建乐城时,米师弟也在建乐城,照理说,他应该认识你。”
乌先生抿了口茶。
“大当家起于草莽之间,米师弟极擅识人,又爱交游,没想到,米师弟矢口否认。
米师弟和大当家情份很深,他很卫护你。”
“是为了卫护师门吧。”李桑柔笑看着乌先生,“师门是米宜生的家,米宜生护家的很呢。”
“嗯,师门就是我等的家,不光米师弟,诸同门也一样视师门如家。
昨天夜里,这南召城四门洞开。米师弟后悔得很。”乌先生叹了口气。
李桑柔抿着茶,微笑看着乌先生,没接话。
“没想到米师弟会出手打制弩箭。”乌先生笑容温和,声调轻缓。
李桑柔挑眉看向乌先生。
“米师弟七八岁上,才进的师门。
大当家已经知道了,我们师门里,都是孤儿,师父师叔外出办事,碰到襁褓之中被抛弃的婴孩,就是有缘,带回师门,养大之后,或是送下山,归入营营众生,或是留在山门。
像米师弟这么大再入师门的,极少。
米师弟是林师弟带回来的。
林师弟有一回跟师父外出,就在新野县。
大当家也知道,那里,算是处兵家相争之地,新野城里城外,小乞丐极多。
在女生宿舍的那些日子
林师弟刚到新野城外,就被米师弟缀上了。
米师弟那时候瘦得可怜,林师弟可怜米师弟是个瞎子,带他一起吃了顿饭,磨着师父,要把米师弟带回师门。
师父就把米师弟带回来了。”乌先生声调缓缓。
李桑柔高挑着眉梢,笑起来。
米瞎子那双眼睛贼得很,他盯上林飒,是看着林飒傻乎乎好哄好骗也好偷吧。
“米师弟极聪明,十二岁时,进格致部习学,也就一年多,他放火烧了格致部的炼铁房,说都是杀人的东西,烧了好。
师父就把他调出格致部,从后山调到前山,准备让他入世修炼。
他下山前,跟着我学了一两年的占星相术。”
李桑柔上下打量着乌先生。
“是他不好好学,他灵性足够,却是该记的不记,该背的不背。
好在,他那双眼睛好使,到这南召城摆摊儿,也就一个来月,就成了铁嘴神卦了,师父就让他先去杭城,再去建乐城。”
“你们师门,可真是宽容,心也挺大。”李桑柔笑道。
“米师弟觉得格致部不该做杀人的东西,这事儿,他和格致部同门辩过,辩不过同门,一怒之下烧了炼铁房,不过是同门之内,见解之争,这没什么。”乌先生微笑解释。
李桑柔端直上身,微微欠身,“受教了。”
“米师弟看人精准,见事明白,师父曾经对他寄以厚望。
可米师弟到建乐城一两年后,就越来越颓唐。”乌先生叹了口气。
“人间太苦。”李桑柔看向窗外的远山。
“是,本门清苦自守,极重精神,容不得颓唐二字。
米师弟从建乐城回来过一回,就在这南召城,我陪他喝了一夜酒,第二天天明,他就走了,说师门无趣,他不想再回来了。
之后,杳无音信。”乌先生再次叹气。
李桑柔抿着茶,看着乌先生。
“他这趟回来,原本也呆在这南召城里,不肯上山,是林师弟把他带上山的,在山上呆了几天,说是闷气,又下山到这城里,在夫子庙前摆摊儿算卦。
屈东来赶回来那天,在这城里碰到他,他跟着屈东来回到山上,只说桑大将军就是顺风的大当家。
隔天,林师弟偷偷下山,米师弟才多说了几句。”
“桑大将军就是顺风的大当家,这件事建乐城里知道的人很多,大先生竟然不知道?”李桑柔看着乌先生。
“知道的人,都在朝廷。”乌先生迎着李桑柔的目光,神情安然,“本门规矩,从不沾近官府。”
李桑柔慢慢噢了一声。
“本门一来不沾官府。
二来,门下虽有不少产业,可本门后山消耗不菲,供应后山,本门吃用之余,年底盘帐,若有节余,就散往各地育婴堂。
本门内没有浮财。
前山门人在各地历练,多半是像米师弟,或是屈东来这样,为生计奔波,只是历练而已。”乌先生慢声细语。
“不存钱财,不沾权柄,是本门的两大铁律,也是因为这两大铁律,本门才能绵延至今。”
顿了顿,乌先生看着李桑柔笑道:“若是手握巨财,权动天下,就如同手握神兵利器,总想挥几下,砍几刀,是不是?
人总归是人,手握倾城之力,看到这城中不平,就难免要动用手中之力,铲一铲平一平,越铲越多,越管越多,直到把这城里的一切,都铲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若是手握倾国之力,剑指天下是早晚的事儿。”
网游之速魔天风
“大先生既然知道,手握倾国之力,剑指天下是早晚的事儿,为什么还要插手江陵城,要挡住这倾国之力呢?”李桑柔看着乌先生问道。
“北齐南梁势均力敌,北齐还没有倾天下之力,南梁也没有。
就是因为北齐有南梁虎视耽耽,南梁有北齐时刻窥伺,北齐和南梁,才各有顾虑,不敢过于肆意妄为,不敢过于压榨肆虐,这于天下万民,大有好处。”
乌先生迎着李桑柔的目光,声调清晰。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李桑柔挑眉而笑,“这于你们师门,更是大有好处吧。”
“大当家言重了,我们师门绵延数百年,经过战乱,更历过太平,不管是战乱还是太平,本门都是如此。”乌先生神情安然。
“大先生觉得,能帮着南梁挡住北齐的铁骑吗?”李桑柔看着乌先生问道。
“尽力吧。”
“哪怕搭上整个师门?”
“本门几近倾覆,再一砖一瓦重建起来,不是一回两回。”
“大先生去过江都城吗?”李桑柔沉默片刻,看着乌先生问道。
“和整个天下相比,一城一地,不算什么。世间没有万全法。”乌先生点了点头,缓缓道。
“南北相峙,像前面二十来年那样的太平,可遇不可求。
南北之间,若是隔三岔五的这样大打一场,大先生也觉得不过是一城一地,世间没有万全法吗?”李桑柔又问了句。
“再过十几、几十年,势成之后,也就各安南北了。”乌先生看着李桑柔。
“大先生想得很周到啊。”李桑柔语调中带着丝丝讥讽。
乌先生看着李桑柔,微笑抿茶。
“这是大先生的意思,还是你们整个师门的意思?或者,大先生的意思,就是你们整个师门的意思?”李桑柔转了话题。
“这是师门的意思。
我的意思,不是师门的意思,师门从来没有过一言堂的时候。”乌先生微笑答道。
“那这一回,这一步走错,你们师门极有可能被连根拨除,满门上下,尸骨无存。这个,你想到过吗?
你们师门中,那些能说得上话,能左右师门决策,你的师兄师弟,想到过吗?
师门中其余诸人,比如那位天真的宋启明小姑娘,她们知道吗?她们是怎么想的?”李桑柔直视着乌先生,一连串问道。
“连根拨除,大当家是说在你手里么?”乌先生神情安然依旧。
“嗯。”
“在见到大当家之前,我没想过。
大当家的来历,米师弟和我说了些,大当家那把剑,是我们师门内一位师祖的杰作,剑成之时,诸般征兆,皆为不吉不祥,这剑就被封存在后山。
两百年前,本门遭遇大难,这剑流落了出去,本门内只存了此剑一份画样儿,米师弟见过那份画样儿。
大当家是离魂重生之人,又有了这柄利器傍身。”
左先生的话顿住,沉默片刻,垂眼道:“若是本门该遭此劫,像大当家说的,没有什么是能永远存在下去的。”
“当时,米宜生说:你们师门延续近千年,就是因为时移世易,能够跟随变动。”李桑柔接话道。
“大当家若是得空,不如到山上盘桓几日,山上有几处景色,还是可以看一看的。”乌先生看着李桑柔,微笑邀请。
“求之不得,荣幸之至。”李桑柔欠身颔首,爽快答应。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