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第350章 間宮九郎的過去看書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如何?有感到稍微好一些了吗?”
“嗯,好一些了……阿逸,谢谢你……”
这艘帆船的船舱内共有2座房间。
这2座房间一间大些,另一间小些。
那座小一些的房间给他们一行人中唯二的2名女性,也就是阿町与琳二人居住。
至于绪方等人则统统去挤另一间稍大些的房间。
虽说人数稍多了些,但只要挤一挤的话,绪方等人倒也还是能在那间稍大些的房间内住下。
因为晕船的缘故,阿町和琳二人一天中的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房间里睡觉。
现在已经是出海的第5天。
或许是因为身体已经稍稍有些习惯了这波涛汹涌的海面的缘故吧,阿町和琳的身体现在已经好了很多,已不会再像刚开始那样难受得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但她们二人的身体也只是好了那么一点而已。
她们一天中绝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得在床上度过。
此时此刻,绪方正跪坐在阿町的脑袋后方,让阿町的头枕在他的腿上,给阿町的脑袋做着按摩。
在还在现代地球的时候,绪方曾经学过一点有效缓解头晕、头痛的按摩术。
而这按摩术现在刚好派上了用场。
在绪方的按摩下,阿町她那原本因难受而紧绷起来的表情也稍稍舒缓了些。
就在绪方专心给阿町做着按摩时,身旁陡然传来了琳的低喃:
“我竟然也会晕船……实在太丢脸了……唔……好恶心……”
原本嘴硬、不肯承认自己是晕船的琳,现在也总算是承认自己之所以会头晕、想吐是因为晕船了。
情不自禁
虽说琳和阿町都是易晕船的体制,但琳的身体状态要比阿町好上不少。
在没有旁人的帮助下,阿町连把身子站直都做不到,而琳却还能凭自己的力量勉强站起身。
大概是因为琳的身体要比阿町强壮得多的缘故吧。
琳的这番低喃刚落下,跪坐在她脑袋上方的间宫便用无奈的口吻向琳安慰道:
“主公,有些人本就比其他人要更容易晕船。就像有些人本就比其他人要更喜欢吃辣一样。这都是天生的。”
就像绪方跪坐在床头、让阿町枕着他的腿、给阿町做着脑袋按摩一样。此时的间宫也正跪坐在床头、给琳做着脑袋按摩。
唯一的区别,就是琳没有把脑袋枕在间宫的腿上。
在绪方第一次对阿町使用这脑袋按摩的时候,间宫便对绪方的这种能够有效缓解头晕、头痛的按摩方法非常感兴趣。
间宫十分直接地请求绪方教他这种按摩方法。
这不是什么会令人感到为难的请求,所以绪方十分痛快地答应了间宫的这请求。
绪方记得很清楚——他第一次使用这种按摩方法给阿町缓解头晕的症状是出海的第一天晚上。
而间宫请求绪方教他这种按摩方法也是在那一天的晚上。
然后绪方在那天晚上教授了间宫这按摩方法后,在第二天的早上,间宫就可以用出比绪方还要娴熟得多的技巧来给琳做按摩……
“对了……我听说胜六郎昨天晚上也出现了头晕的症状……”
琳此时将双眼微微睁开一条缝,看向脑后的间宫。
“他没事吧?”
“岛田他没事。”绪方替间宫回答道,“只是感到有些头晕而已。他现在正在房内睡觉。”
在昨天晚上的时候,也没乘过这种帆船出海的岛田也出现了晕船的症状。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不过岛田的症状要轻上许多,只是有些头晕而已,并不像阿町、琳那样狂呕不止,连神智都难以保持清醒。
……
……
在绪方的按摩下,感到好受多了的阿町再次睡下。
为了不影响到阿町的休息,在阿町睡着后,绪方便蹑手蹑脚地离开了房间、上到甲板上。留间宫一人在房间内继续给琳做着按摩。
一来到甲板,绪方就看到了正蹲在床尾处一脸悠闲地喝着“乌龙茶”的源一、以及正肩并肩坐在床头的牧村和浅井。
见绪方从船舱出来了,牧村便立即扭转过头朝绪方问道:
“绪方老兄,主公和阿町小姐怎么样了?”
“他们两个都睡着了。”绪方一边说着,一边朝牧村和浅井所在的船头走去,然后盘膝坐在二人的身旁。
萌夫在上:灵妻,等等我 小栾
并肩坐在船头的三人望着身前的大海。
明媚的天穹下,一个个浪头连绵不绝地拍来,飞溅的浪花闪烁着千万点银光,一望无际的苍茫大海如水银般荡漾着无数明亮的水波。
“……好闲啊。”牧村冷不丁地说道。
牧村的话音刚落,一旁的绪方和浅井便双双着头,以示赞同。
他们所乘坐的帆船并不是什么大船,并没有足够的空间供绪方他们找人比试、练剑。绪方想刷经验都刷不了。
同时因为空间不大的缘故,他们能做的事情也不多。
他们这些天最常做的打发时间的方式,就是聚在一起闲聊,或是去找源一一起小酌几杯。
源一他几乎什么行李都没有,就带了一堆酒。
在登上船后,源一一天中近一半的时间,都待在船尾。
特工王妃:冷傲王爷腹黑妻
一边喝着酒,一边沐浴着海风,好不惬意。
“要不要去游泳?”牧村问道。
“不要,这里没有洗澡的地方,我不想弄得全身都是脏兮兮的海水。”浅井摇了摇头。
“而且这里浪很高,不是游泳的好地方。”绪方补充着。
“也对哦。”牧村点了点头。
“对了,间宫呢?”浅井扭回头向后望去,寻找着间宫的身影,“怎么没看见间宫?”
“他现在正在房间内给木下小姐做着按摩。”绪方道。
说罢,绪方顿了顿。
随后挂着复杂的神色,幽幽道:
“间宫他的学习能力真强啊……现在你随便拉个外人过来看我和间宫的按摩手法,他们肯定都会认为我才是徒弟,间宫他才是师傅……”
“间宫他的学习能力本来就很强,悟性极高。”浅井将寻找间宫身影的视线收了回来,“他不管学什么都很快上手,这也是他为什么会这么多技能的原因。”
“……话说——我一直感到很好奇啊。”
视线仍旧定格在身前的海面上的绪方,突然朝浅井发问道。
“浅井,你对木下小姐和源一大人他们俩使用敬语我倒还能理解,可你为什么在面对间宫的时候,你也使用敬语啊?是因为他是你们葫芦屋的老人吗?”
“倒不是因为间宫他是我们葫芦屋的老人,我才对他使用敬语的。”
或许是因为现在的确是闲得荒吧,平常总是沉默寡言的浅井此时十分难得地用相当详尽的词汇向绪方介绍着他之所以对间宫使用敬语的缘故。
“我这人只尊敬剑术比我强的强者。”
“论剑术,整座葫芦屋内,只有主公、源一大人、间宫他们3人都能将我轻松打败。”
“我对于间宫的剑术之高超,所会技能之多,佩服得五体投地,所以我很尊敬他,因此我会对他讲敬语,就这么简单。”
从浅井的口中听到“所会技能之多”这句话后,绪方露出会心一笑。
“间宫他以前是做什么的啊?”绪方随口问道,“感觉他似乎去过很多地方啊……他以前也是云游四方的浪人吗?”
绪方的这句问话的话音落下。
牧村和浅井陷入长久的沉默之中。
二人这有些过长的沉默让绪方不由自主地微微皱起眉头。
就在绪方刚想询问二人为何突然沉默时,牧村突然沉声道:
“……不知道。”
“……哈?”绪方头一歪。
浅井接着牧村的话头说道:
“除了主公可能会知道间宫他以前是做什么的之外,我们几个都不知道间宫在加入葫芦屋之前都在何地做何事。”
“我们也有问过间宫本人这个问题,但间宫对于这个问题永远都是敷衍、糊弄过去,从不正面回答我们的这个问题。”
“问主公的时候,主公对间宫的过去也是讳莫如深。”
“别说是间宫的过去了。”浅井的话刚说完,牧村便耸了耸肩,“我们连间宫是哪里出身的、所用的剑术流派是什么、实力到底有多强都不知道。”
“间宫他讲话没有任何的口音,连根据他的口音听出他的出身地都做不到,他也从不说自己出身自何地。”
“间宫不仅不说自己的过去,也从不抖露自己所使用的剑术流派是什么。”
“我们只知道间宫非常擅长使用拔刀术。”
“从我加入葫芦屋到现在,也从没见过间宫全力以赴……啊,不,或者说是从没见过有哪位敌人成功逼出间宫的全力。”
“我们几个到现在都没有见过间宫使出全力对敌的样子。”
绪方一直静静地倾听着二人的这一大番话。
在听到牧村的这句话后,绪方陡然发现——他自己似乎也没有见过间宫全力以赴对敌的样子。
绪方目前所目睹过的每一场间宫的战斗,间宫一直都是一副坦然自若的模样。
即使是当初在蝶岛上,和幕府军的精锐在那条狭窄的走廊上开战,待战斗结束后,间宫也仍是一副游刃有余的状态,身上也几乎就没有留下几道伤。
“……我猜间宫他在跟随主公、加入葫芦屋之前,所做的工作肯定不是什么很光彩的工作……间宫以前所干的工作可能跟杀人有关。”浅井突然冷不丁地这般说道。
“跟杀人有关?”绪方朝浅井投去疑惑的视线,“为何这么说?”
“浅井,你要把‘老僧人被吓瘫’的这老故事告诉给绪方老兄吗?”牧村的这道反问中带着淡淡的无奈之色。
“这故事又不是什么秘密,在我们葫芦屋这人尽皆知。”浅井道,“告诉给一刀斋也无妨。”
“以前在间宫身上发生过什么让你怀疑他以前所做的工作是和杀人有关的事情吗?”绪方追问浅井。
“这也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浅井低声道,“有一次,我和间宫因一些事情而出到外地,途径了一座寺庙。”
“那座寺庙里住着一名年纪蛮大的僧人。”
“当时是晚上,我和间宫打算在这座寺庙内借宿一晚。”
“当时前去和那名老僧人交涉是否能借寺庙内的一隅供我们歇息一晚的人是我。”
“那名老僧人很好说话,在我提出这借宿的请求后,他便欣然同意了。”
“然而……在我领着当时在庙外面候着的间宫进寺庙,老僧人看到间宫后……老僧人当时的表情真的很难用词汇来形容啊。”
“脸上血色全无,吓得直接瘫坐在地上……总之就是一副好像看见鬼的模样。”
“那老僧人瘫坐在地后,一面手足并用地向后退着、远离间宫,一面嚷嚷着什么‘从未见过杀孽如此之重的人’。”
“说什么也不肯留间宫在寺庙内。”
“我们没办法,只能离开那座寺庙。”
“在离开那座寺庙时,那名老僧人还劝间宫在余生研习佛法、多多行善,设洗刷自己身上积郁的杀孽与死者们的怨念。”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开始怀疑间宫以前所干的,说不定不是什么很光彩的工作……”
“若间宫以前所干的工作真和杀人有关……那他以前所杀的人,其人数肯定不少啊……”
“身上的杀孽重到能让一介僧人吓瘫在地……这得杀了多少人啊……”
浅井的话刚说完,一旁的牧村便轻笑了几声:
“那僧人说不定是在胡扯啦。”
“这些僧人都很喜欢讲一些胡话的。”
“我以前在京都的时候,就碰到了一个僧人说我有贵相,日后肯定能成为一个像丰臣秀吉那样的大人物。”
牧村的话刚说完,浅井便摇了摇头:
“你当时没有在场,没有看见那僧人当时的模样、表情。”
“你如果当时在场,亲眼看到那僧人脸上的惊恐之色是多么地吓人,你就不会觉得那僧人似乎是在胡扯了。”浅井正色道。
“源一大人也不知道间宫以前是做什么的吗?”绪方问。
“嗯,不知道哦。”
绪方的话音刚落,船尾处便传来了源一的声音。
绪方、牧村、浅井纷纷偏转过头,看向一直坐在船尾处喝着“乌龙茶”的源一。
“源一大人。”牧村道,“原来你刚才一直都有在听我们的对话啊。”
“我的年纪虽然不小了,但耳朵可还好使着呢。而且这条船还没有大到船头的声音传不到船尾来。”
举起手中的酒杯再次小酌一口“乌龙茶”后,源一缓缓道:
“我对他人的过往一向不怎么感兴趣,所以从没有向间宫问过他在加入葫芦屋之前是做什么的。”
“只有小琳知道间宫的过去。”
“不过——”
说到这,源一的眼中闪过几道意味深长的光芒。
“虽然我不知道间宫的过去。但我从间宫所用的剑术上,大致能猜测出间宫以前的职业可能是什么。”
“间宫所用的剑术上有什么问题吗?”一向表情不多的浅井,其眼中此时也闪过了几分好奇之色。
“你们几个年轻人的阅历还不足,所以看不出间宫所用的剑术和一般的剑术相比有什么不同。”
“间宫所用的剑术,将‘快’、‘准’、‘狠’3个字发挥到极致。”
“而且间宫在挥刀斩人时,总会下意识地斩向人体的某些特殊部位。”
重生之蛇蝎公主
“普天之下……有种人最擅长使用这种类型的剑术了……”
“什么样的人?”牧村急声追问道。
“这个嘛……我就不告诉你们了。”源一耸了耸肩,“间宫他以前到底是不是那种人,我也只是猜测而已。我自己也不是很确定。”
“而且间宫他既然从不告诉你们他以前是做什么的,小琳也对间宫的过去讳莫如深。那就说明间宫并不希望自己的同伴知道他的过往。”
“所以我们就尊重间宫的选择,不要再打探间宫的过往了。”
说罢,源一再次抿了一小口杯中的“乌龙茶”。
“……源一大人说得对。”浅井轻叹了口气,“既然间宫他不愿多说自己的过去,那我们也不去多问了,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吧……来聊些其他更有趣的事情吧。”
绪方和牧村双双点了点头,以示赞同。
三人再次将视线转到前方的大海。
望着大海,沉默半晌后——
“要不要去游泳?”牧村问道。
“不要,这里没有洗澡的地方,我不想弄得全身都是脏兮兮的海水。”浅井摇了摇头。
“而且这里浪很高,不是游泳的好地方。”绪方补充着。
“也对哦。”牧村点了点头。
“这对话怎么感觉那么耳熟呢……”脸上浮现出几道黑线的绪方呢喃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