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修羅戰婿-第四百七十五章 滔天恨意讀書

修羅戰婿
小說推薦修羅戰婿修罗战婿
这个事情。
听起来,既是张春琴的丑闻,同时也是家丑。
而作为女婿,虽然平时比较讨厌张春琴,可无论如何,她也是自己的丈母娘,是自己的妈。
至于现场。
宋慧茹和宋玲玲都是自己的干妹妹,自己人。
而荣先生,虽然只是个外人,不过以他目前的心态来看,早就已经不敢跟自己造次。
所以,他们不会对外说。
可是。
叶天纵仍然打算单独沟通。
毕竟,他很好奇两个点。
首先,就是这个掌握丑闻的人,到底是谁。
其次,就是他手中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居然能够让张春琴好不容易争取到的自主品牌创立,主动放弃。
禽天纪 浓睡
而且,给叶天纵的感觉,张春琴,似乎只是对方计划之中的一环,应该是环环相扣,还有别的什么计谋没有说出来的,将危险扼杀在萌芽之中,这是重中之重。
自己现在已经心力交瘁。
各方面都有事情要处理。
但是,这张春琴,自己又不可能不管。
所以,他深吸了口气,微微点头,说道:“妈,这个事情,我觉得,还有回旋的余地。”
“我的意思是,这既然是咱们自己家的事情,那就让咱俩,现在单独谈谈再说。”
“慧茹,玲玲,还有荣先生,麻烦你们,先出去等一下,等我和我妈谈完之后,你们再进来,到时候我们再来定夺,看看这个合作的事情,最终应该如何取舍,可以吗?”
说是商量。
其实就是命令。
几个人心知肚明,彼此面面相觑,颇有默契的点了下头。
但是,张春琴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反而对于叶天纵越俎代庖,老是来从中干涉的行事作风,相当的不满意,她立刻摇头拒绝的说道:“这没什么好谈的,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清楚。反正,已经回天无力了,为了我自己,我只能够放弃自主品牌的创立,你什么……”
“妈,给您自己一次机会,同时也给我一次机会。”
“万一,我真的能够帮您从中斡旋,既是解决那个爆料人,不会让您受到任何牵连,又可以保证您的自主品牌公司继续进行下去,这不是两全其美的好办法么?”
“您别怪我这人啰嗦,总之,我决定了的事情,哪怕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要不然的话,咱们就打电话给爸和雨柔,让他们两个人来替您做决定,我相信,他们到了这里之后,应该会比我的处理方式要更加的激进。而我只希望和您单独谈谈,仅此而已,难道这个要求,很过分吗?”
言尽于此。
叶天纵做了自认为的最大努力。
如果对方还因为不愿意善罢甘休的话,那这人,就是不可理喻。
至于以后到底会发生什么,那都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仁至义尽之后,难道还真的奢望自己为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恐怕,这世上,也只有师父和任雨柔能够让自己这么义无反顾了!
听到叶天纵的话。
张春琴的眼神,依旧很怨毒。
看了荣先生三个人一眼,略微沉吟。
事已至此。
貌似,这是最好的办法。
说实话,放弃和荣先生的合作,这就等于让她放弃孩子的抚养权一样,非常难以割舍。
如果不是事情赶到这个份儿上,她是不可能会这样的。
凭心而论。
经过这小半年的接触来看,她感受得出来,这个叶天纵,并不是表面之上所看见的那么一无是处。
还是有些本事。
只是,因为骨子里就瞧不起对方,所以,她从来都不会把对方往好的方面去想。
而此刻。
遇见这种对自己来说,可以说是釜底抽薪的事情。
如果这个傻子,真的能够完美解决的话,那恐怕,自己还真得修改下,以往对他的看法。
当然了。
她也有自己的傲娇与倔强。
哪怕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也绝对不会轻易服软。
便是微微点头,淡淡的说道:“可以,我可以把我的事情,说给你听,但是,你不能告诉我东国和雨柔,不管最后能不能解决,反正,我都压在心里很久了,说出来听听,或许对于我,也算是一种释放吧。”
终于松口。
虽然听着很刺耳。
但至少是一个长足的进步。
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哪怕是刀架在脖子上,也不会轻易服软。
当然,因为知道她的性格,所以,叶天纵也没有过多计较,转过头来,看着三个人。
他们心领神会,微微点头,简单的寒暄几句之后,便是纷纷离开,还顺便将房门关上。
转眼之间,偌大的办公室内,便是只剩下叶天纵和张春琴两个人。
时间有限。
毕竟,叶天纵还得在一下午的时间内,找到一个合适的替罪羊,交给林郑州。
否则,今晚可能是搞定叶清风,但是让对方顺藤摸瓜,找到林郑州的话,他有问题,自己也会有问题。
这是一个得不偿失的连锁反应。
不过,叶天纵也是有着自己的底线和准则,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之下,不会随便牺牲一个无辜的人,这个替罪羊,必定是十恶不赦,奸诈无比,猪狗不如的畜生、败类才行!
“说吧,妈。”
“这个人,到底是谁。”
“掌握到,您什么秘密。”
“上次的孙总,已经搞定,没有想到,还有人,拿捏住您的名门。”
“我是您女婿,我希望您可以和盘托出,我哪怕是害我自己,也不会害您,”
“毕竟,我爱的人,是雨柔,而您是雨柔的妈,所以,我会不遗余力的来帮助您。”
叶天纵将各种前提条件说好。
同时,言辞恳求,看不出有任何的虚假成分。
有那么一瞬间,张春琴还真的将对方当成了自己的好女婿,知心人。
当然。
她有自己的倔强,只是简单沉吟之后,便是快速的反应了过来,她深吸了口气,然后说道:“这个人,名叫孙川道,是临城市曾经的五大财阀之一,孙氏家族的掌门人……”
“等会儿。”
孙川道?
孙氏家族的掌门人?
叶天纵立刻皱眉了起来。
孙永夜和孙永吉兄弟俩,只是候选人,但是真正的掌控者,还在他们的父亲手中。
也就是这个孙川道。
以前不找,偏偏这个时候来找,这事情,应该没有表面上那么的简单吧?
“妈,这孙川道,是自己过来找您的,还是由别人代劳……”
“怎么,难道你知道其中的内情?”
“我不知道,只是询问询问,您如实告诉我就行。”
叶天纵心惊肉跳,感觉呼吸都跟着急促了起来。
直觉告诉他,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而这一切,应该是有人在暗中,从中作梗。
“不是他来的,孙川道已经六七十岁了,早就已经病入膏肓,随时都要死。”
“前来和我沟通的人,是他的大儿子,孙永夜!”
果然!
这么联想的话,或许事情能够得到更好的解释。
上午自己在纵横集团,收拾了四大财阀。而且,还动用了手段,伤了对方的一条手臂。这个事情,他一直都耿耿于怀。而且,根据他的观察,在四个财阀之中,当时闹腾得最凶的人,就是这孙氏兄弟。如果不是他们鼓捣的话,可能其他的三个财阀,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这意思是说。
自己给了他们机会,他们非但不知道感恩,反而怀恨在心。
而且,还动用了手段,没有选择直接和自己硬碰硬,而是迂回进行,利用自己身边的人下手?
可恨!
哪怕是直接跟自己死磕,或许自己还能够瞧得上对方。
可现在采取这种方式,来伤害自己身边的人,简直是猪狗不如!
如果,猜测真的如同自己所想的那样的话,那恐怕,张春琴现在面临的危机,是自己给她造成的。
看着对方,叶天纵忽然眼神有愧,不过,这事情过程比较复杂,如果真的要和盘托出的话,恐怕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这孙永夜找到我,说了我当年的秘密之后,提出的条件就是,让我终止我旗下的所有商业运营,然后得将我的美妆总店交给他,等待他的下一步指令。我现在,担心的就是,他会让我,把我的,雨柔的,你爸的,甚至是你的,所有的产业,都交给对方,一步步蚕食我之后,再来对我釜底抽薪,可是,我 没办法啊,我有丑事掌握在他手里,我怕我……”
“那问题就来了。”
“妈,您的这个丑事,到底是什么。”
“让我来分析分析,看看怎么化解才好。”
虽然已经谈到了这个份儿上。
但是等到真正问起来的时候,她还是很拘谨和扭捏。
看着叶天纵,眼神之中,闪烁不停,明显是不敢轻易透露。
而为了打消她的顾虑。
叶天纵深吸了口气,义正严词的说道:“妈,我看得出来,这个秘密,可能对于咱们这个家的冲击,会很大。不过您放心,我越是爱雨柔,就越是不会告诉他们。至少,在事情没有得到妥善解决之前,告诉别人,那就是两败俱伤,我可能是傻子,但我也是聪明的傻子,事已至此,您已经无计可施,那么就只有我才能够救您,希望您能成全我,好吗?”
“我……”
“哎呀……”
张春琴起身站起来。
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急得团团转。
认识了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她如此失态。
不过,最后,经过叶天纵的各种安抚和赌咒发誓之后,她终于重重的点头,打算豁出去了,是生是死也得赌一把,或许,这叶天纵,真的能够帮自己化解危机?
“好,我告诉你,但是我的前提条件是,你得帮我弄死孙家,送死孙川道,弄死孙氏兄弟,让整个孙氏集团消失,让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全部都死无葬身之地!”
这么狠的?
这倒是让叶天纵始料未及。
没有想到,这事情的严重性,居然会这么大。
现在只想爱你
已经远超出了自己的认知。
“行,没问题。”
“我答应您。”
其实。
她不说,自己也早有此意。
给过机会,不懂得把握和珍惜,非要将自己往断头台上送,难道还能拦着他们不成?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