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劍骨-第十八章 女子像展示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极其遥远,不可追溯的古代历史中,曾经记载着“龙绡宫”的存在。
传闻里,这是一座悬浮于天顶穹宇之上的神圣宫殿。
泉客统御妖族,修筑神宫。
而万年之后……神宫陨落,神也不复存在。
当宁奕踏入龙宫之后,发现外沿青铜殿,出现了古生灵的尸骸……曾经有人攻打过龙绡宫。
这些古修士,全都死在了龙宫主人的青铜杀阵之中!
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龙宫内不朽留下的痕迹……攻打龙宫的幕后主使者,最终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蛇甬之后,宁奕独自一人,拎着神火,走过一条漫长蜿蜒的狭窄长道。
正如自己曾经所观想到的画面……龙绡宫曾有万蛇出行的恢弘画面,只不过陨落海底的漫长岁月,磨灭了古妖的生机。
这条长道,乃是由无数长蛇的尸骸拼凑而成。
它们悬在不可见底的黑暗中。
宁奕举着神火,向下看去。
执剑者神性,也无法照亮古蛇尸骸下的深深悬崖。
“这些化蛇,全都死了。”
宁奕蹲下身子,指尖触摸着石化的蛇躯,“它们失去了神性,化为石雕……当年那一战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妻而遇
青铜殿伏杀了如此多的古生灵!
最终,还是没能拦住绝世大敌,杀入龙宫么?
宁奕轻轻拈了两指飞灰,簌簌捻动。
他向下俯瞰。
千万化蛇铺就的悬空长道之下,似乎有海水翻滚之音……那里无法用神念探知,一片幽暗,漆黑,却让宁奕陡然想到了自己第一次踏入后山的场景。
徐藏葬礼,教宗遇刺,自己第一次与“影子”相遇。
也是“白骨平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觉醒剑骨。
在后山,也有这么一片“冥河”。
宁奕神情阴沉下来,他轻轻从化蛇长廊一跃而下,细雪化为一抹雪白剑光,载着他极速下坠,两旁风声呼啸,一片又一片阵纹触发。
念珠那边,裴灵素神情凝重,如临大敌。
但很快,她松了口气,语气困惑:“这不是杀阵?”
深崖两旁陡峭岩石,一片又一片阵纹,随着宁奕的下坠亮起又黯淡,并没有掀动杀意。
“这些阵纹,似乎是感应到了你执剑者的气息……所以没有真正触发。”裴灵素若有所思,郑重道:“基本可以断定,龙绡宫对执剑者的态度是友好的。”
飞剑悬在冥河之上。
宁奕衣衫随风飘摇,阴风阵阵,吹不入他剑气三尺之内。
他神情很是难看。
万年之前,攻打龙宫的幕后真凶……根本不是什么古修士古生灵,而是影子!
冥河漂浮着一截一截的枯碎尸骸,与青铜殿埋葬的亡灵不一样。
这些枯碎尸骸,散发着浓郁的恶臭,密密麻麻,铺满整条冥河。
这是宁奕无法忍受的气息,亦是执剑者最大的宿敌。
“攻打龙绡宫的,乃是影子……”宁奕声音沙哑,道:“那些死在青铜殿中的古生灵,被它们利用了,成为赴死的棋子。”
裴灵素沉默了。
影子乃是恶之本源,蛊惑人心。
万年前的这一战……不论它们究竟付出了多大的代价,龙宫究竟还是坠沉了。
飞剑缓缓向上升起,冥河漂浮的骸骨越来越小,悬崖旁边的一片片阵纹重新生出感应,照射出炽烈光华。
到了此刻,裴灵素才明白,这条冥河悬崖安置的阵纹,为何而生。
这一片片因宁奕到来而点亮的阵纹,此刻之所以安静,便因为……它们曾是执剑者亲手设下的希望。
血迹斑斑,沾满污秽的崖壁,在万年前的那一战,不知杀死了多少影子。
这些阵纹,为光明而生,因执剑者而战!
她声音很轻地说道:“影子突破了青铜殿,但在冥河死伤惨重……这些阵纹至今仍未破碎,说不定那一战的结果,与你我想得不一样。”
这并不能起到什么安慰作用。
宁奕心中陡增一份压力。
他盯着越来越小,直至消失,隐居黑暗中的冥河,默默握紧细雪。
万年后,龙宫出世,悲凉破碎的遗迹重现眼前……他看到了神宫陨落的真相。
强大如龙绡宫主,都无法抵抗影子的攻打么?
宁奕走到化蛇长廊尽头。
那里有一片银光缭绕的光幕,无数奇点缭绕,扭曲。
整座龙宫,目前为止,还没有实质性建筑相互连接……奇点与奇点相连,这座海底古城的外围,更像是一座被阵纹包裹的蜂巢。
龙宫主人的缔造思路非常正确。
若非层层包裹,种种保护……龙绡宫早已被诸般大敌打沉。
因为“执剑者”身份的缘故,宁奕一路畅通无阻,没有遇到一座杀阵,这不是幸运,而是注定。
这座龙宫,对执剑者绝对友好!
也正因如此,宁奕才敢放心地触摸眼前奇点。
在这一刻——
执剑者四卷天书中的“空之卷”,忽然震颤一下。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讯号,执剑者天书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生出明确感应……能在龙宫内引发异象,至少说明了“造化”的存在!
宁奕双眸凝神,四周场景变化。
数息之后,奇点幕后的场景,缓缓凝化成型。
这是一间静室。
四周所见,终于不再是弥漫杀意的破碎青铜穹柱,也不再是诡异幽暗的化蛇尸骸……而是烟雾缭绕的古朴石壁。
宁奕抬了抬手,驱散面前烟雾。
回头望了一眼。
背后奇点虚空,徐徐闭合。
“回不去了……龙宫外沿指引核心城的途径,时刻都在变化。”裴灵素提醒道:“就算动用‘白骨平原’力量,破开这枚奇点,也无法回到之前的那条化蛇长廊。”
“向前走便是,何必回去?”宁奕笑了笑,柔声解释,“只是下意识看看……背后有没有门。”
背后……没有门。
宁奕再抬了抬头,袅袅扩散的烟气,很轻很淡,填满了整个视线,氤氲着并不恼人的静香。
上方,四周,脚底,都没有门。
与其说,这是一间静室,不如说,这是一座囚死的棺材。
只不过正前方,烟雾最为密集,抬手便可触及的三尺距离……嵌刻着一枚不大不小的壁龛。
壁龛内,落了厚厚一层香灰。
之所以烟雾缭绕,便是因为这一炷香。
它燃烧了很多年,至今仍未熄灭,笔直纤细的檀香,九成九已是一片雪白,但仅存的那一丝始终未曾灭去——
于是香火缭绕,静室生烟。
“这炷香……是龙绡宫前就存在的?”
裴灵素有些惘然。
“不……”
宁奕摇了摇头,道:“长燃之香固然存在……但龙绡宫坠沉,影子攻打,种种异变,别说静室内的香火了,这龙宫古城内的一切都寂灭了。这炷香,是后来者来到此地,特地点燃的。”
“后来者?”
实在令人不敢相信。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檀桑之恋
沉没的龙宫,竟然还有来客?!
宁奕缓缓来到壁龛前,他没有去吹灭这炷即将燃尽的檀香,目光透过烟雾,望向壁龛最深处,同时伸出双手,向前探去。
不出意料地,他触摸到了薄薄的一片纸张。
宁奕极其小心谨慎地将它取出……
妻居一品,首席御用老婆
这是一幅画。
准确地说,这是一副女子像。
画中女子,怀里搂着一把拂尘,腰间悬着一把剑身扁平的七星剑,身上如披云雾,面容也笼罩在云雾之间,看不真切,无法窥见真实面容,但仅仅是这么一副姿态,便能够看出凛冽剑意……
“这是我第二次看到这副画了。”宁奕声音很轻,笑道:“上一次,是在红山高原。”
在红山高原,宁奕曾与徐清焰一起见证了这么一幅古画。
两千年前,乌尔勒麾下的阵纹师,追寻着古老秘密,在红山寝宫留下了这么一副女子像。
而如今,宁奕在龙宫第二次看到这幅画像。
女子像的仪态没有变化……只不过许多细节都变了,不再是披着道袍,而是一身凌厉黑衣。
那位阵纹师,横跨了不知多少岁月,变更了不知多少身份,心中执念从未变过,从北到南,再到沉没的龙宫禁地,始终追寻着那位“死去”的女子故人。
“曾经抵达过龙绡宫的那个人……是元啊。”
宁奕低垂眉眼,低低笑了,“万年前大隋开国的初代国师是他,两千年前乌尔勒麾下的阵纹师是他,如今庇护草原的沉眠者……也是他。他失去了太多记忆,连对我好的原因都忘记了,其实他最想知道的问题……就是她,是否还活着。”
裴灵素仔细凝视着这副画像,觉得女子腰间悬挂的那柄长剑,无比眼熟。
拔罪!
道宗古仙剑拔罪!
丫头嗓音有些沙哑,问道:“画像上的人,是道宗的那位太乙救苦天尊?”
“是……也不是。”
宁奕目光变得柔和起来,他指尖摩挲着画像,胸膛的骨笛叶子,闪烁出阵阵银光。
活了八百年的太乙天尊成功坐化,魂魄摇曳,来到倒悬海。
阴差阳错,曾经抵达过龙宫的元,没有等到太乙成为泉客的第二世。
元在此地,只留下了这么一副画像,点了这么一炷檀香,便就此离开,就此错过。
没来由的。
脑海中,回想起蒋老殿主的话语:
【“五百年前,阿宁来到人间。无人知……她从何而来。”】
从何而来?
从龙绡宫来。
宁奕喃喃道:“这画像上的人,是我的母亲。”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