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明天的選擇-第0555集:扯了幾集的蛋還沒開始?還有怎麼戰鬥突然就時間限制了?分享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小說推薦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这样的制作组和NPC真没问题吗
书接上回,话说……
『别书接上回了!这都接了多少回了,还没开始打!你们两个到底是想磨蹭多久啊?我们这又不是忍者题材的故事,有必要这么磨么?』沉默了许久的苍银瓶终于忍无可忍,她打断了旁白的描述,对着吴辽和亚侍就是一通训斥,『大叔,你平时话痨话痨也就算了,现在大家都等着看好戏的时候,你还在这里话痨,有意思吗?还有你,吴辽是吧?真就人如其名,很无聊,是吧?你就不能有点主角的样子么?没听说过那句话么?小盆友就要有小盆友的亚子,主角就要有主角的亚子啊!你看看你,这么磨磨唧唧的,跟你对面的那个话痨大叔有什么区别啊?你把这里当什么了?对话流小说么?』
按理说,吴辽和亚侍正处于战斗当中,在旁边作为观众的苍银瓶应该是无法对场内进行任何干预的。但苍银瓶却有一种特殊的「能力」,使得她可以无视一些「规则」,从而做到这种事。
『哎?我去!大公主,你的脾气原来这么爆的么?这好像不太符合你的人设啊!』凌云罗对于亚侍和吴辽长时间的对话倒是没什么意见,他的关注点根本就不在这上面,『难道你忘记了老大还有苏女王一直反反复复提醒你的那句话了么?要注意形象啊!』
『我当然没有忘记了!』苍银瓶迅速回应道,『就是那句……就是那句……那句……』虽然苍银瓶是想脱口而出来着,但她对于苍冥和苏子琴经常提醒她的那句话,她确实是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她只记得有这么一回事儿,却对于具体的内容一点儿都不记得了。
『就是什么啊?你这不还是忘记了么!大公主,不要总是把老大和苏女王的话当耳旁风啊!』凌云罗以一种咄咄逼人的态度对苍银瓶训斥道,『虽然按照身份来说,我身为一名皇家骑士,确实不应该对你这个大公主的行为说三道四,但正所谓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药苦口利于病,对于你做的不对的地方,我们皇家骑士还是有对你进行提醒和纠正的必要的!不是么?』
『是!是!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啦!』苍银瓶先是敷衍的回了凌云罗两句,随后突然感觉到了灵光一闪,先前让她感到一片空白的内容,先前怎么想都想不起来的东西,竟瞬间显现在了她的脑海里,『哦!对了!对了!我想起来了!是不是这句话?保持优雅是淑女的天职!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因为很重要,所以我要问三遍!三遍啊!三遍!』
『不,这是别人的台词!』凌云罗回应道。
事实证明,这并不是苍冥和苏子琴反反复复告诫苍银瓶的话,这只是别人的台词而已,虽然从某种角度来说,苍银瓶也确实应该保持优雅,但这个答案并不是正确的。苍冥和苏子琴反反复复告诫苍银瓶的话是更为重要的,或者说是更为危险的!如果不遵守的话,甚至可能是让苍银瓶有生命危险的!
『不是这个么?那我再想想,再想想……』梅开二度,苍银瓶继续猜测道,『只要我们继续前进,前方的路就会不断延伸,因此,不要停下来啊!是不是这个?是不是?』
『不!不!这也是别人的台词!』凌云罗再度回应道。
这当然也不是正确的答案,这不过是在迫害奥尔加团长的梗而已。
『哦!我又Day到了!』梅开三度,苍银瓶再度猜测道,『八百标兵奔北坡,北坡标兵并排跑!』
『大公主!你就不觉得你走题了么?而且还是走的很严重的那种!』凌云罗又一次的回应道。
『还不是么?这么难猜的么?那么,我再想想……』梅开四度,苍银瓶又一次的猜测道,『哦!对了!是不是这个!晚上一定要在11点前睡觉,睡前做半个小时的瑜伽,喝一杯热牛奶,睡足八个小时,不把任何的疲劳留到第二天!这个应该没错了吧?毕竟父皇总是在说这些的,应该就是这个没跑了吧!看样子,我还是很有猜谜天赋的嘛!』
从某种角度来说,苍银瓶说的倒也没错,毕竟苍冥确实是有反复说这些的,久而久之苍银瓶也就理所当然的记住了。
『不对!根本就不对啊!而且这压根儿就不是猜的啊!这是让你记住的啊!你猜什么猜啊!算了!我还是直接告诉你答案好了,你这样猜来猜去,而且还老是猜不中的,我都替你捉急了!听好了!大公主!正确的答案应该是……』凌云罗刚准备说出答案,却是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那便是——他其实也忘记了!
既然忘记了,那就没有办法了,凌云罗思量了一番,也是觉得现场胡诌一个似乎也不太靠谱的样子,万一事后被发现了,那就肯定会引起更多其它的麻烦!
『呃……』于是乎,凌云罗便十分果断的使用了第二套方案,『算了,算了,还是别纠结这个问题了,现在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虽然你现在忘记了,但反正早晚你都会想起来,无所谓的啦!不用这么着急的!』
没错,凌云罗所使用的第二套方案说起来其实很简单,那便是转移话题!
『说的也是呢!』苍冥说着,便是看向了战斗场地内吴辽的那边,『我们现在应该想办法让他们动起来才对!』随后,苍银瓶又看向了亚侍那边,『都扯了几集的蛋了,还没正式的开始战斗,这怕不是真的要整个忍者题材的故事了呗?』
『那你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么?大公主!』凌云罗随口这么一问。
『这个呢……怎么说呢……办法嘛,当然是有的,只是我还在考虑,有点顾虑而已!』苍银瓶则是十分认真的考虑过,才进行了如此的回应,『如果我真的这么做的话,毫无疑问,故事肯定会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下去,我也是担心如果变动的太大,别人可能会看的一脸懵逼的嘛!』
对于苍银瓶来说,现在她确实是可以有办法解决眼前的问题的,因为苍银瓶可以使用她的「能力」,使得现在亚侍和吴辽的这场战斗由「每个回合持续时间无限,只要人物在属于自己的回合没有出招,就可以一直保持处于自己的回合的状态,对手在这种状态之下是无权越过双方场地的交界处的。」这样的模式,变为「每个回合持续的时间为30秒,如果一个人物在属于自己的回合,30秒内都没有出招的话,那么他的这个回合就视同进行了待机的操作,进行行动的权利自动跳到下一个出手顺位的人。」这样的模式。
『放心,瓶子,你就这么做!我支持你!』这时候,沉默许久的苏雨兮这时候也发话表明了态度,表示支持苍银瓶这么做。
『好!』苍银瓶看着苏雨兮,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并说道:『既然姨妈都支持我的话,那我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不知为何,苍银瓶竟然在最后还立了一个十分经典的Flag,意义不明,动机也不明。
刚才苍银瓶的犹豫,是因为当她使用了这种「能力」之后,战斗不仅仅是被强制加上了限制时间,甚至连战斗的模式都会产生一定的变化。曾经苍银瓶就使用过这个能力改变了一场其中一方无限耍无赖拖时间的战斗的战斗模式,本来是想着帮助另一方顺利的结束战斗,却不想最终却适得其反,因为改变了战斗模式之后,局面也随之突然改变,完全逆转,造成了原本占尽优势的一方竟突然处于了劣势状态,而刚刚一直处于劣势,耍无赖拖时间的那一方却立刻掌握了主动权,占尽优势,最终顺理成章的获得了战斗的最终胜利。可以说,苍银瓶这么一弄,就是好心办坏事,把原本的局面弄的完全颠倒,害的本处于优势的一方瞬间变为劣势,并在最后以失败而告终。
正是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所以苍银瓶的心里才有了芥蒂,所以刚才苍银瓶也才会是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但是,苏雨兮却很快就明确的表示了自己的支持,苍银瓶也是顺势仔细一想,这场战斗虽然已经进行了很久了,但是双方却并没有进行任何实际的动作的!既然双方都没有进行任何的动作,那么就算是过了再长的时间,也都是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的,战斗也都是相当于才刚刚开始的。现在进行模式的改变,就跟在战斗开始前进行变更一样,是没有任何区别的,并不会出现影响已经形成的双方优劣势的状况。
『变!』随着苍银瓶的话音落地,她手上的两把枪就变成了法杖,『屋里有灯不黑!屋外冇灯好黑!晚上停电屋里外面都黑!』随着苍银瓶念完了一段奇怪的咒语,战斗场地也发出了五彩斑斓的光芒。
系统提示:战斗模式β已变更完成!
系统提示:第一回合,蓝方玩家「吴辽」的回合!
系统提示:本回合剩余时间-30秒!
系统提示:本回合剩余时间-29秒!
系统提示:本回合剩余时间-28秒!
伴随着五彩斑斓的光芒,吴辽也看到了左下角随之出现的一些系统提示。
『我去!不是吧!怎么战斗突然就时间限制了?』吴辽突然感觉有些紧张,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有一种被水淹没的感觉,『可恶啊!居然莫名其妙的就有倒数计时了!那我得赶紧出招才行啊!』
『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出现回合倒计时了?』亚侍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当然知道变成现在这样是苍银瓶弄的,他只是故意这么说而已。
邪恶催眠师
『哼!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先召唤个非常豹吧!召唤粉色大猫猫——非常豹!』吴辽倒是很快就恢复了状态,并且十分果断的使用了技能,召唤出了非常豹。
『非常……豹?这玩意儿确实挺非常的!非常的特别!非常的……』看着吴辽召唤出来的非常豹,亚侍也是感觉一言难尽,想吐槽吧,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好,想感慨吧,也不知道到底该感慨些什么,『哪里有豹子是粉色的啊喂!你这是认真的吗?黑豹我听说过,猎豹我也听说过,但是粉红色的豹子,我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啊!这玩意儿是火烈鸟的亲戚么?在我的印象里,只有火烈鸟才会长这种就跟没长毛的感觉一样的毛啊!』
系统提示:蓝方玩家「吴辽」召唤出了「非常豹」!
非常豹,攻击力:1800点,守备力:1800点。
『为啥会有攻击力和守备力啊?发生了什么事?』看着眼前的系统提示,吴辽突然感觉有点懵。
系统提示:第二回合,红方玩家「亚侍」的回合!
系统提示:本回合剩余时间-30秒!
系统提示:本回合剩余时间-29秒!
系统提示:本回合剩余时间-28秒!
修真之开宗立派 木木梧桐桐
而看到接下来直接就进入了亚侍的回合,吴辽自己根本就没有指挥非常豹的机会,非常豹也没有自己行动,吴辽就感觉更懵了。
『原来如此!』不过,懵也只是一会儿工夫的事,吴辽很快就理解了现在的状况,『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游戏模式,并不是那种传统RPG的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的模式,而是变成了《游戏王》类的卡牌对战模式!这倒是很有意思,只不过……』说到最后的时候,吴辽突然停住了。
『只不过什么?』等了差不多半分钟的时间,亚侍见吴辽还不继续说完刚才那没说完的话,便是如此问了一句。
『只不过,我根本没有玩过《游戏王》啊!我只是略有耳闻而已,根本就不会玩啊!』吴辽有些无奈的说道。
『哦?这么巧的么?』亚侍颇有兴致的说道,『真是太巧了!我也没有玩过《游戏王》,我也不会玩啊!』
于是,就这样,两个根本没有玩过《游戏王》的人,以《游戏王》类的卡牌对战模式的对战,就这么开始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To Be Continued……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