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大隋第三世》-第937章:飛天神舟墜毀分享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大隋第三世
占领白水关、葭萌关、梓潼关之后,杨侗松了一口气,这三大险关一下,代表这一根楔子成功的打进益州,把伪唐王朝拦腰斩断。而随着三关失守和杨侗亲征的消息遍传全境,已经处于兵力空虚、多面受敌的金山、义城、普安、清化、巴西五郡各县城纷纷献城投降,普安郡境的剑门关守将刘德裕,更是不用李袭志出面,便已顺势归降大隋。
杨侗令紧跟而来的刘纲收拢各城士兵和粮草。至于伪唐任命的官员,杨侗暂时还没有动,毕竟这一次归降的五个郡,就有四十五县,他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这么多人替代,而地方正处于隋唐交替的关键时期,不能没有官员治理,只要军权牢牢掌握在朝廷之手,这些人也掀不起多大风浪。更何况杨侗还火速从大兴调来预备官员熟悉各地的民情风俗,慢慢接手主要职务,而且他为了让这五郡能够平稳过度,还专门让杜如晦来处理这五郡政务,以杜如晦的能力,定然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五郡掌控在手,将之经营在大军的大后方,所以杨侗并不担心这些地方再次造反。可以放心的率军征伐他处。
这天,一架飞天神舟飘飘荡荡的起飞,准备前去梓潼关,只是刚刚起飞,飞天神舟在地方将士惊愕的目光下,突然散了架,大股黑烟涌出,如同一朵乌云向空中飘散,飞天神舟快速向地面跌落。
“咔啦啦……”
一阵令人牙酸的破裂脆响声中,这架飞天神舟撞到了葭萌关的城墙上面,承载着将士的船舱带着士兵们从空中落下,在地方翻滚了几次,便没了声息。里面的煤灰如黑色的云朵飘落下来,将周围地面染成了黑色。
有士兵飞步上前查看,发现里面的士兵已经摔晕了过去,也幸好是刚起飞,否则从高空中坠落,必死无疑。
当然了,这也是飞得太低的缘故,降落伞打不开,要是再高一些,将士们完全可以跳伞逃生。
杨侗得到了消息,带人前来查看,命人将摔得伤筋动骨将士抬去救治,向身旁的王雄诞问道:“这是发生的第几起安全事故了?”
“回圣上,自飞天军组建以来,先后有五十四架飞天神舟自行毁坏了。”王雄诞的脸色十分难看。
杨侗连忙让人把随行工匠召集了过来,又让人把飞天神舟的残骸收集回去研究。
不久,一群工匠跑了过来,为首之工匠,正是何稠次子何明,目前在少府监任职,他继承了其父何稠在工技方面的天赋,虽未青出于蓝而青于蓝,可也是大隋王朝难得一见的良匠。
他仔细的看了一遍飞天神舟的残骸,向杨侗拱手一礼,苦涩的说道:“圣上,非是卑职等人不尽力。而是这飞天神舟虽好,但有几个方面却是我们目前难以攻克的大难题。”
杨侗点了点头,问道:“还是材料方面不过关吗?”
“正是!”何明十分无奈的叹息一声道:“因为这飞天神舟的皮囊要把烟雾聚拢,才能升空。所以兽皮缝合需要十分紧密,导致线头不能太细;缝合之处至少还要叠加三层才能保证烟雾不会外泄,而且缝合丝线又不能过粗,否则又会留下太多的针眼,可是寻常丝线又不够坚韧,很难支撑飞天神舟长途飞行,所以只能采用一些特殊的丝线。另外就是烟雾中的粉尘也会随着烟雾沉积到飞天神舟的皮囊之上,时间久了,内部皮囊就会积累一层厚厚的烟尘,从而加大了上方灯笼的重量。”
其实工匠也纷纷发表者自己的看法,问题很多,但主要原因无非只有三个,一是气囊的缝合问题,二是时间一久会积攒大量灰尘,三是支架的材料还没有办法根治,只能用竹篾、藤篾编制而成,轻是轻了一些,可时间一长,就被烟雾、热气烘得又干又脆,若遇大风,或是使用时间长,就会折断。
“有没有办法来解决这些问题?”杨侗虽然想出了飞天神舟,但这东西毕竟是超前千年的产物,以当前的材料和技术,根本没办法根治安全问题,所以这三点他也没有什么办法来攻克。可是这么强悍的克敌利器,若就此放弃的话,杨侗又很不甘,但再这么摔的话,飞天军恐怕就会人心涣散了。
“有倒是有。”一名裁缝匠对杨侗躬身一礼,说道:“卑职等人按照圣上的方法进行过技艺倒推,发现飞天神舟一般可以飞行千里,但因为工匠手艺差距大,做出来的飞天神舟也有优劣的差别,要确保飞天神舟安全的话,飞行五百里左右便要更换一次灯笼,要么废弃不用,要么清理好内部积尘之后重新缝合,只是这么一来,靡费极大,根本无法大规模铸造。”
杨侗听了这话,皱眉不已。五百里看似很远、很长,但实际上,也就是从洛阳飞到大兴而已,他问道:“除了更换灯笼之外,就没有其实办法了吗?”
“请圣上恕卑职无能,除非每一艘飞天神舟都像我等专为圣上打造那艘一般;否则的话,就没有第二种办法了。”几名匠人相视苦笑,何明继续说道,“圣上那一艘个头庞大,用料自然也是最好的,安全远远高过一般的飞天神舟,至少可以飞行千里才需要更换灯笼。”
“五百里就五百里吧!”杨侗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飞天神舟的造价本就高昂,现在看来,其维护成本也不低呢。不过虽然无法大规模生产出来,而且飞行时间也不长,但总比没有的好,就算只有五百里的寿命,却也能在关键时刻发挥极大作用,比照常规攻坚战的成本,其实也不算太贵,毕竟人力无价嘛。
飞天神舟哪怕再昂贵,也贵不过飞天军士兵,这可是有史以来的首批空军,如今无端的折损了百多个,已令杨侗肉疼了许久,再这么非战减员,不说飞天军的士气如何,以后还如何招募新的飞天军?再好的东西要是没有人敢去操作,也是废物一个。
好在有了一个良好开端,只要未来不断深入研究、不断加大投入力度,大隋的工匠迟早能够做出更好、更安全、承重更多的飞天神舟来。
“你们抓紧时间把现在这些更换一遍,朕不想再听到飞天神舟自毁、将士坠亡的消息。”杨侗说完,又安抚道:“朕不怕你们开销大,你们只管在现有基础上继续研究下去便是,有什么新的思路,只管运用上去测试,总之,朕十分支持飞天神舟这个前所未有的项目。”
“多谢圣上支持。”众多工匠松了一口气,他们很担心杨侗终止飞天神舟这个伟大的创举。
“去忙吧。”
“喏。”
处理完飞天神舟的事情,杨侗看向众人道:“如今三关已经一一告破,但段元哲既然率军北上,想来这不是一支孤立的军队,朕怀疑李世民还有后续大军北上,就算没有大军,我们也要尽快把战场推到成都平原,争取早一天进军到平原地带去与唐军决战,以便我们的骑兵优势发挥出来。谢映登、程咬金、黄君汉。”
“末将在。”三将应声行礼。
“你三人兵分三路,由谢映登率一万大军进驻金山郡万安县、程咬金率一万大军进驻金山郡涪城县、黄君汉率一万大军进驻梓潼关。防止唐军从蜀郡、新城北上,若是唐军至,你三人先以坚守为主,探清敌军虚实后,再做打算!”
“末将遵命。”谢映登、程咬金、黄君汉连忙接令。
“朕这边率领两万第五军将士和玄甲军、修罗军、飞天军为黄君汉的后援,咱们联合薛万均把新城郡、遂宁郡拿下,进一步压缩伪唐的战略纵深。”说到这里,杨侗向负责情报和传讯事项的凌敬说道:“同时令薛万均分出一部军队进军巴西南充县,威胁新城郡南部和遂宁郡北部,策应我们的军事行动。”
凌敬行礼道:“喏。”
杨侗想了一下,又下令道:“传令裴行俨,令其率部进击甘松岭,与我军汇合于汶山郡;同时让尉迟恭进击平武郡,策应裴行俨在汶山郡的行动,两军一旦胜利会师,裴行俨则率领第一军南征蜀郡,尉迟恭则北伐武都郡,与临洮第九军、汉阳尧君素南北夹攻刘弘基部。”
“喏。”
“圣上,末将也去安排人手吧。”等到众人纷纷退走,王雄诞有些情绪低落的出言请命,他常年在水上行舟,不但能在颠簸的小船上保护好平衡稳定,也能把自己的行舟经验传授给其他人,经过他的教导,登上飞天神舟的飞天军将士都不会出现‘晕机’现象,因此被杨侗任命为飞天军主将。他原以为飞天军可以在战场之上大展拳脚、立下盖世奇功,可万万没想到只打了一仗,就出现这么多的安全问题。如今要把所有飞天神舟的灯笼通通更换,看这架势,他的飞天军想要在统一之战中扬威,短时间内怕是不行了。
“去吧,好好安抚飞天军将士。”杨侗明白他的心情,但也无从安慰,毕竟飞天神舟的安全隐患摆在那里,他既不能拿将士们的身家性命去开玩笑,也不能让将士对飞天神舟心存畏惧,从而影响到飞天军后续的发展,所以现在必须统一更换,保证飞天军不再出现非战减员。
“喏。”王雄诞拱手告辞。
“圣上,不知末将何时联络唐军将领响应大军行动?”李袭志和刘德裕对着杨侗躬身问道。
“这个且先不忙,待我们巩固现有地盘之后,到时候李将军、刘将再去联络故人的话,说服他们也会容易得很多。”杨侗实际是有些不太放心李袭志和刘德裕,虽然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但在关乎统一之战的问题之上,还是不要太高看这些降将的节操为妙,杨侗不否认这时代有真正的气节之士,但这两人显然还没有达到让杨侗放心的地步。
尤其是在杨侗身边的军队,现在不能说是充足,要是这李袭志和刘德裕复叛大隋,在关键时期把他诱入陷阱,即便不能把他害死,但多少也能构成一定的麻烦,所以就目前来说,暂时还不能过于相信他们。
只有等到与薛万均的五万大军会师,那么,便是遭到他们出卖,杨侗也半点不怵,甚至还巴不得他们把李世民引来决战。
……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让杨侗感到十分意外和古怪,当他率军抵达梓潼关的时候,已是突袭三关行动的一个月之后了,但李大亮却说这段时间除了段元哲所部唐军经过之外,没有发现任何敌踪。
末世蔷 木亿
“这就很有意思了。”杨侗看完李大亮这段时间打探到的情报,感觉很是异常。
其他还好说,让他感到啼笑皆非的是蜀郡还给李大亮送来了一次粮草,虽然数量不多,与往常相当,但白给的东西,李大亮也没理由不要。而伪唐王朝的表现却耐人寻味了,给人的感觉是对隋军的行动毫无察觉,而段元哲也仿佛是自发行动似的。
杨侗把手中的情报递给了一边的房玄龄,十分疑惑的说道:“李世民不会是认为凭借段元哲那一万士兵,就能把我们打退吧?”
杨侗的一系列行动已经过了这么久,李世民没有理由不知道,否则也不会在各个关卡驻扎那么多军队了,关是白水关,他就安排了五千名士兵,可见他事先也意识到三大险关的重要性,按正常的道理来说,他应该十分重视这三大险关,并与这三关有紧密的联系方式才对。可事实上,李世民仿佛遗忘了一般。
这太不对劲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李世民不可能如此不智,不过要是有人希望段元哲败亡,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房玄龄向一边的李袭志问道:“李将军以为如何?”
“房尚书恕罪,末将委实也猜不透。”李袭志仔细的回顾了片刻,又说道:“李世民新决意还没传到白水关,三关即已告破,自那时起,末将便与成都方面失去了联络,实在不知李世民现在的真实用心,更不知道究竟是何人在主导这几个郡的军事。不过夏侯询、段元哲、封策等人虽是李世民的心腹,可他们以前也只是李世民麾下中级武官,和其他人并没有太多瓜葛和个人恩怨。段元哲只是一个小人物,不至于有人在国难当头,拿上万名唐军将士为段元哲陪葬,简单来说,段元哲还没这个资格。”
“李将军、刘将军或者可以想想,那段元哲若是死了,什么可以受益?”房玄龄继续问道。
“段元哲肯定会和一些人有利害冲突,到底是何人就不得而知了。”李袭志和刘德裕都明白房玄龄的意思,但他们一直在外面领兵,一不是唐朝中枢人物,二不是李世民的嫡系将领,是以对如今的李唐朝堂利益纠葛不太清楚。
见李袭志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杨侗便问道:“玄龄,你怎么看?”
“微臣虽不敢断言,但唐朝这位中路军主将,恐怕在伪唐朝堂颇有地位,并且看不好伪唐王朝,甚至巴不得伪唐早一点灭亡。”
房玄龄言外之意十分明白,段元哲虽是一个小人物,但他麾下的万名唐军士兵一旦分派到三关之后,就能给隋军造成极大的麻烦,而伪唐朝廷前来迎击这路隋军的主将欲致段元哲为首的唐军于死地,继而加速唐朝的灭亡,是以按兵不动,坐等段元哲败亡。
杨侗虽也不知房玄龄所猜是否为真,但要是有这么一个人在伪唐那边消极怠工,对大隋百利而无一害,他向身旁的李大亮问道:“各方谎报人员可有所获?”
“回禀圣上,末将派人遍查了方圆五十里,都没有察觉到大量唐军的痕迹。”李大亮说道:“我们询问一些降军将校,他们也是语焉不详,他们甚至不知道唐军是否有主力大军。”
“意思是说,大家都认为段元哲是一支孤军?”
“正是如此。”
杨侗沉吟半晌,走到了身后一张巨大地图面前,仔细看了一遍之后,问向一直在益州任职的刘德裕:“刘将军,你要是唐军中路大军主帅,会在哪里屯兵?”
“回禀圣上。”刘德裕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答道:“若是末将带兵,当屯兵巴西郡阆内县境!”
“阆内县?”杨侗又看了看地图,问道:“若是阆内县的话,是不是离战场太远了一些?”
梓潼县位于巴西郡阆内县西北部,直线距离就有两百多里,但蜀道十分难行,唐军又没有飞天神舟这种交通工具,就算是隋军要大规模前去阆内,在不使用飞天神舟运输的情况下,怕是要走四百多里,甚至更多。
“圣上,阆内县四面环山、三水环绕,要是屯军于此,行军都十分方便。”刘德裕说道:“要是从阆内县出兵的话,可走水路直抵葭萌关而不必取道梓潼关,水路也不过两百余里左右,而且沿途山川遍布,到处是荒无人烟的丛林,很难让人察觉得到,水路可日行数十里,若是连夜赶路,三日便能抵达葭萌关。”
“伪唐还有水军吗?”房玄龄奇道。
“水师自然是有的。”刘德裕说道:“唐朝本来是不注重水师的,后来缴获了大量萧铣打造的战船,而且杨素还留下一些未完工的战船在永安,稍作修缮,便可以使用了。但由于在荆州损失惨重,且入蜀之时被烧毁干净,因此李唐王朝现在没有什么大型战船,不过巴西郡等地靠这江河为生的人不少,所以军队只要征集民船,再从当地官府抽调一些商船,便能把军队带到葭萌关!”
杨侗又看了地图一会儿,回头对李大亮说道:“李将军,你迅速派人前往阆内、苍溪、奉国三县区域详查;王雄诞,你立刻乘坐朕的飞天神舟返回葭萌关,坐镇当地,以免遭到唐军反偷袭!”
“喏!”王雄诞也知道事态紧急,不多多作耽搁,领了兵符便离开大营,乘坐飞天神舟赶回葭萌关布防。而李大亮也派人前去巴西三县查探消息。
杨侗深深地看了刘德裕一眼,若不是自己问到,如此重要的信息,他显然是不会主动交待了,看来李袭志和刘德裕等降将虽然投诚了,但是显然不愿意参与到隋唐之争中来。这种没有立即出卖旧主的行为,确实能够衡量一个人的品行,值得褒奖;但这种事情到了自己头上,杨侗多少还是感到有些不舒服。
他又对各将吩咐道:“诸位将军且下去歇息,罗士信你来掌管第五军两万将士,辛獠儿、程处默、尉迟宝琳从旁协助;薛万备你为玄甲军主将;若是探子或是谍报人员探明唐军动向,立即准备发兵。”
“末将遵命。”众将躬身施礼。
安排好一些后续琐事,杨侗便令众人各自回营歇息。自己和房玄龄、凌敬继续商议:“我军占据三关已有月余之久,消息难免走漏,若那张鲁知晓,我军想趁机攻破巴西郡确实有些不易。”
“圣上准备如何处置李袭志和刘德裕?”房玄龄没有回答杨侗的问题,反是问了一句。
“处置?”杨侗先是一愣,随即恍然道:“老实说,他们没有主动说明情况,朕确实有些不太舒服,但他们真要说了,以后反而不敢大用,朕当他们不存在的时候,心头阴霾就烟消云散了。更何况,他们并未坑害我们,要是朕处置他们,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房玄龄笑道:“圣上心胸宽广,微臣佩服!”
“你就不用捧了。”杨侗失笑道:“若连这点容人之量都没有,朕也不会有这份基业了。”
“不过天此事幸亏圣上及早察觉,若是让唐军偷袭葭萌关,断掉我军归路,这三万多名将士怕是要尽数折损在此!”房玄龄也有些心有余悸。
“希望王雄诞赶得及,更希望我们预料的事情没有发生。”杨侗说到这里,问道:“玄龄早年游戏巴蜀,对这巴西郡可有了解?”
房玄龄说道:“巴西郡阆内县的情况与刘德裕所说区别不多,若是葭萌关无忧,倒是可诱唐军来攻,我军则可趁势攻占巴西全境,不但可以断去唐军退路,能得巴西全境之地,我军也可和薛万均将军胜利会师。”
杨侗点了点头,事情还没有定断,现在定计的话为时过早,不过李唐王朝若是出现将帅不合之事,倒是可以把这一支军队端掉,为歼灭李唐王朝提供不少便利。
……
过了三天时间,前去探查巴西三县的探子终于有信息反馈回来。
“圣上,我军斥侯已经确定巴西郡阆内县的的确确有大批军队驻扎,主将是李仲文,只是我军不好贸然靠近探查。”李大亮躬身道。
“这已经足够了。”杨侗笑了起来,王雄诞已经发来鹰信,说是葭萌关无忧,并着人沿线建立了烽火台,一旦发现敌情,葭萌关守军也会迅速做出应对。后方既无忧,考虑的自然是接下来的军事行动了。
“圣上,我军眼下有两条路可以选择。”房玄龄沉声道:“首先是派兵袭击巴西,歼灭这路唐军,然后再图蜀郡;其次便是不理那巴西,毕竟有王雄诞将军在葭萌关,又有汉中方向的军队支援,依葭萌关之险,御敌无关外绰绰有余,我们则可率军攻略绵竹关,直袭蜀郡,一举击破李世民于成都城,只要伪唐宗族被我们一网打尽,那么很多地方不攻而破。”
这一次军议,杨侗并未叫降将前来参与,虽说他理解李袭志和刘德裕等人的态度,但他不能把军中机密尽数相告,毕竟他们的一个念头,足以左右一场战争的走向。
李仲文屯兵巴西郡,自主的空间极大,却同样把唐军暴露在隋军的攻击之下,相比于巴西郡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蜀郡方面却是一马平川,更加适合大军作战,更重要的是,伪唐的机动兵力已经不多了,能够动用的军队恐怕大半都让李仲文带出,此刻无疑是成都城最为虚弱的时候,也给杨侗的斩首行动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杨侗稍微思索一下,便有了决定:“朕不愿耗费太多时间在伪唐身上,若是解决李仲文的话,那么我们便是一步一步的攻略伪唐,一城一城去打,必将耗日良久。既如此,倒不如直袭蜀郡,只要攻破成都城,刘弘基、李仲文、侯君集、张士贵的军队不攻自破!”
“圣上英明!”房玄龄也比较倾向第二种选择,毕竟李仲文哪怕军队再多,也只是李唐王朝的臣子,其价值远不如拿下李氏宗族实在,虽然成都城告破,益州大地或许会出现一阵子的混乱,但他们都处于群龙无首的局面,大隋王朝届时各个击破便可解决一切问题。
“李芝率领四千士兵留守梓潼关,确保后方不失,罗士信清点其余兵马,随朕直击绵竹关!”
“喏!”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