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詭三國 ptt-第2057章突發事件,突發戰鬥閲讀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在西域的战斗展开之际,在交趾的战斗也展开了。
和西北地区因为广阔的戈壁而拉长的行军时间不同,在交趾地区影响最大的不是距离,而是地形。
当然,很多人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在刘备关羽等人进军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看好,毕竟刘备等带领的有一半多的新兵,即便是能进军到了鬼门关下,在山道狭窄,攻方兵卒拥挤一处之下,简直就是天然的靶子,再加上关隘之处,定然是储备大量的箭矢等器械,别说刘备等最后能攻城了,能不被射死在关隘之下就算是命大了!
这也是孟琰远远眺望刘备远去的战旗,不禁轻叹可惜的原因,这其中或许也有一些感叹孟获的因素罢。毕竟刘备出兵交趾,是骠骑将军斐潜的意思,南中豪族可以不给刘备颜面,但是多少要听从骠骑的安排,所以孟获带着些南中人,跟着刘备,也就是折中的安排了。
孟获有彝人血统,但是有彝人的血统并不代表着就会愚钝傻憨,相反,在偷奸耍滑上还是有特有的小聪明,他知道鬼门关不好打,所以行动之间也就磨磨蹭蹭,不断的试探着刘备的底线,既不违背军令,也不多做一点点的贡献,能拖就拖,能躲就躲。比如刘备下令要前进五十里,那么就一定是走五十里,多一尺都不会走。
刘备也不生气,有时候还会召孟获来问话,『交人所据地势甚佳,又有山峦、壕沟、墙垣为助,正面突击,恐怕难克,反倒白白地损伤士卒性命,不知汝可有何良策?』
孟获每次都是摇头摆手,『在下愚钝,实无良策……』
其实孟获并不是真不知道,在一路前行的过程中,孟获就已经有了一点想法,若是真的到了鬼门关前,被逼迫着要上去搏杀的时候,就会表示可以到周边寻找一些小道,绕过鬼门关,前后夹击什么的……
孟获这个人么,在历史上是有的,南中叛乱也是有的,但是并不像是罗老先生所描写的那样非要七擒七纵才投降,那个孟获真是纯粹罗老先生自嗨的大特演员而已。
天云帝尊
整体上来说,孟获和大多数的南中人一样,对于大汉,忠诚度一般。大汉强盛的时候忠诚度就保持60不动,一旦中央朝堂衰弱,南中这一带的san值就开始狂掉,拥兵自立是很正常的行为。
所以孟获表面上配合,实际上看笑话的心态也很正常。
《吸血王朝》 魔龙之吻
对于鬼门关来说,若是按照军事上的标准,是不允许有任何的小路可以绕后的,但是么,但凡是有人活动的地方,总归是有些漏洞的。关隘生活枯燥贫困,多少会出来砍点柴,打个猎,采些药,在山脚下开点荒,补充点副食品……
然后有人活动,自然就有踩踏出来的小路。
因此即便是鬼门关难行,也会有小道可以绕过去的。只不过一般的小路,交州兵卒也会加以防备,而那些少为人知的隐秘通道,就得大海捞针一般,或是找到居于附近的乡人向导。
刘备笑眯眯,实际上对于孟获的小心思了如指掌,甚至对于鬼门关之处的交州兵卒有什么样的心思也是计算通透。
长时间没有遭受到攻击,或者说威胁的关隘,会变得怎样?
这年头,可没有什么轮换机制,也甚少有上位者会有什么怜悯之心,会为这些大头兵考虑,所以在鬼门关的交州兵,至少有五六年时间没有碰到任何的军事行动了……
那么这些在鬼门关的交州兵,会日夜操练,让战阵武艺更上一层楼么?
按照正常来说,关隘之处,是类似于军管地区,是不会有什么民生设施的,但问题是人总是有这样或是那样的需求,而这些关隘的兵卒又没有机会轮换到内地修整,所以难免就会多一些家眷,甚至商铺,酒肆,诸如此类的闲杂人等。
所以,一但刘备领兵前来,鬼门关隘之处的兵卒将领,一定会一方面赶快派人前往士燮处报信,另外一方面就是收拢周边,汇集人手来抵御。
就在这样的过程中,鬼门关的破绽,也就暴露了出来。
鬼门关,虽然是通向南北的关隘,两边山体交夹,最狭窄之处仅有三十余步,关口四周群山高耸,在悬崖峭壁之上,松林挺翠,杂草丛生。
在关口之处,还有当年伏波将军所立石碑,石龟。
在关内,山腰上,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村寨,而这个村寨,原本只是供给守关的普通兵卒的,现在却住进了一个『大人物』,士匡。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士匡,士燮族弟之子。
士匡不认为刘备能有当年伏波将军的能耐,若是骠骑将军前来,士匡还会紧张重视一下,一个沽名钓誉的刘备能有多少本事?
所以现在士匡负着手,在关内村寨的低矮厅堂内来回踱着步,怒容满面。
堂外两个南蛮头领跪在阶下,伏地不起。
『你们太放肆了,当老子不敢杀你们是不是?』士匡破口大骂,把厅堂木板踩踏得咚咚作响,『老子告诉你们,既然使君把这里交给了我,那么这里的一切,都由老子说了算!你们要是不听老子的话,老子就砍了你们的脑袋!』
两个南蛮头领连连叩头,求饶不已。
刘备来攻,自然就要召集一些人手,而在鬼门关左近的这些南蛮村寨,就成为了士匡所需壮丁的来源,但是眼下正要到了收获的季节,村寨之中的人怎么可能愿意出来?
士匡的兵卒态度强硬,南蛮的人语言沟通也有问题,三来两去就打起来了,甚至还伤了人,士匡自然是勃然大怒,再次派人将两个村寨的南蛮头人抓了过来,一方面是要彰显自己的威严不受侵犯,另外一方面也是要南蛮头人交出行凶的手下,同时还要出些人服劳役。
士匡原本也没想着要将事情搞大,但是既然刘备都发兵前来攻打了,总不能说自己这里丝毫不准备,也不管人手够不够,有没有劳役辅助罢?
啥?
为什么不提前准备?
契约新娘 单悠然
要知道伴随着人类的诞生,就有一种绝症是和人类共存,并且是根深蒂固,挥之不去的,人类的愚蠢,绝望,或者是潜力,都只能在最后的时限内才可能爆发出来……
从古至今,从中到外,任何人都逃脱不了这个绝症的魔爪。
终日摸鱼划水,一夜通宵爆肝,只有在绝境当中才会呈现出来攻坚克难的勇气,和无所畏惧的精神!
就像是鲁先生说的……
若是人类没有了拖延症这个绝症在拖后腿,早就飞出了银河系好么?
因此一开始士匡在划水,得知刘备进军了才连忙着手准备,不是很正常么?
士匡准备好好训斥一番南蛮头人,敲打一下,然后再画个大饼什么的,结果没想到抓来了这两个南蛮头人之后,不知道为什么,一些南蛮越发闹得凶了,现在正聚在鬼门关外大喊大叫,要求释放他们的头领,叫嚣着如果不放,就要冲进来杀人。
这尼玛还有没有王法了?
对于关外南蛮的这些家伙的威胁,王匡不屑一顾。
虽然说鬼门关主要针对的是北面的防御,但是南面的关墙也有近两丈多高,南蛮人又没有攻城器械,就凭那些拿着竹刀柴刀的南蛮子,难不成还蹦进来不成?
士匡他愤怒的是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损害,如果这件事情被传出去,说是他士匡连南蛮人都指挥不动,控制不了,别的还好说,若是传到了士燮的耳中去,他以后还有什么面子,还有什么前程可言?
不管从哪方面来讲,士匡都要把这次冲突给压制住,因此当下这才对这两个蛮子头人声色俱厉的喝斥,而且一本正经的说官话,这些南蛮头人还真听不懂,必须用最为粗俗的言语来沟通,让士匡多少都感觉有些别扭和难受,甚至觉得是一种耻辱。
在这样的情绪下,虽然两个南蛮头人跪在阶下,叩头求饶,但是士匡依旧余怒未消,继续大声斥骂,和关门之外南蛮众人的叫骂声相互呼应……
士匡骂得累了,让人先将南蛮头人押下去,并没有立刻和南蛮头人达成什么协议,毕竟士匡觉得,要让这两个南蛮头人长点记性!
关上一天,先消磨消磨脾性,再饿上一晚,明天也就好谈条件了。
这些,都是正常操作。
鬼门关的南门之上,几名交州兵卒抱着长矛,靠着青苔丛生的石墙,一边向下瞄着那些聚集的南蛮人,一边嘀嘀咕咕说着笑话,嘴角挂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对于这些处于最底层的交州兵卒来说,看到旁人的不幸,才能让他们感觉到快乐。他们看到在他们之下还有南蛮人,所以他们就不是最低等的了,这些南蛮不知天高地厚,先前不给士匡将军面子,现在居然还敢聚众生事,若是不杀几个人来示威,士匡将军的面子要往哪里放?
士匡是不是正儿八经的将军,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士匡要有将军的面子……
看着关隘城门的,应该是有二十人,再加上关门之外还有南蛮人闹事,怎么也应该多安排一些人罢,但是当衣衫残破的南蛮人在夜间开始有些瑟瑟发抖抱团取暖的时候,鬼门关上的兵卒就怎样都提不起什么戒备的心,只剩下嘲笑的意了……
一名交州兵伸着脖子瞄了瞄在石墙之下蜷缩着的南蛮,嗤笑了一声,刚准备将脑袋缩回去,就觉得被什么东西套住了脖子,连惨叫声都被勒住,扯下了石墙,发出沉闷的『咚』的一声。
『上!』张飞一边手持战刀,一边下令道。
张飞几天之前就已经带着兵卒绕过来。
鬼门关之处,山沟深处,不仅是攀爬崎岖的问题,还有荆棘,还有虫蛇,在最低层,腐败的落叶厚的地方甚至能埋人,若是不懂得一些山林之中的诀窍,想要通过这些山沟无疑就是噩梦。即便是张飞等人可以通行,也仅是代表小部队可以走,大军是没有办法走的,毕竟不是人人都有像是贝爷的摄影师一样的本领。
因为绕过来的人数并不多,所以张飞一直在想着如何要攻下这个关隘,结果就碰上了士匡和南蛮之间的事情……
一个山地兵将飞索套上石墙,像是猿猴一样爬了上去,然后又丢下了两三条的绳索,便是又有更多的兵卒爬了上去,而在城墙之下的南蛮人也有些发现了张飞等人的动作,有些睁大眼傻呆呆的看着,还有些直接站了起来,手舞足蹈的发出他们特有的呼喝声,也不知道是示警还是为了吸引城中交州兵的注意力。
张飞选择的地方是靠近山体的城墙角落,在山地兵卒攀爬上了关隘之后,便开始向城门摸去,在夜色之就像是山间的狸猫,动作迅捷又悄然无声。
几名正在值守的交州兵卒,正在城门洞当中扒拉着门缝向外看。
『你看这些傻子,又在叫唤着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又发癫了?』
城门外,这群南蛮原先是因为士匡不公,还带走了他们的头领,所以才聚集起来,至于什么要杀进城来的豪言壮语,也大多数话赶话而已,因此交州兵都不把这些南蛮人当一回事,躲在厚实的城墙和城门后面,自然安全无比,看着又蹦又跳的蛮子发笑,哪里注意到身后摸来了人。
恋人栽跟斗
万界之天道系统
张飞带着人摸了上去,二话不说,举刀就砍,交州兵卒猝不及防,一下子被砍到几个,他们惨叫起来,拿起武器,拼命反击。可是仓促之下,他们哪里是张飞的对手,转眼之间就被砍杀了个精光。
『拉开门闩!打开城门!』张飞一面查看着城中的反应,一边下令道。
鬼门关的南城门是传统的老式样城门,每扇城门有上下两个门闩,分别用粗大的木桩卡在了城门边上的石槽内,对于不懂得怎样开启的人来说,自然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但是对于张飞等人来说,却很简单。
在关隘当中的交州兵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张飞等人就已经打开了城门,许久没有润滑保养过得门轴,在黑夜之中发出吱吱呀呀的摩擦声……
南蛮人已经站在了城门前,诧异的互相看看,一时有些手足无措。他们是想攻进城来,不过他们谁也没指望真能攻进城来。他们没有攻城器械,想要凭血肉之躯撞开城门未免有些异想天开,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一直在城外叫嚷,却没有发展到真正攻城的地步。
可是忽然有人替他们爬上了城墙,还打开了城门,让他们多少有些反应不过来。
张飞丢出了几把原本是交州兵的刀枪,一边用手臂招呼着示意,一边嘀咕『这群傻子他娘的愣着干什么?』
虽然说张飞也不懂南蛮语言,但是肢体上的语言是相通的,便有一个南蛮人跳将出来,捡起了一把战刀,高高举起,嗷的一声喊了一句什么,便是有十几个南蛮人也一同大喊起来,大呼小叫的冲进了城门。
见有人带头,其余的南蛮人也是争先恐后的冲了进来,嗷啦唔哈的乱喊,城中顿时大乱。
鬼门关关隘之内的面积并不大,半山腰上的官邸也很明显,南蛮人冲进城中之后也就疯狂和关隘之中的交州兵搏杀起来,士匡也被惊动了,在护卫的保护之下愤怒得脸都有些扭曲了,『杀!杀光这些该死的臭虫!』
交州兵开始汇集起来,在街道当中和南蛮人搏杀起来,双方喊声震天,一时之间僵持不下。
如果说仅仅只有南蛮人作乱,在交州兵度过了最初的慌乱期之后,在装备的差距之下,士匡就会慢慢的占据上风,最终将骚乱平定,但是很遗憾,他没有注意到张飞等人翻过了低矮的房屋,从另外一边绕了过来,等到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逼近了士匡等人二十步之内!
士匡吓得大叫,指挥着身边的护卫上前拦截。
可惜,即便是士匡的护卫,也不是张飞等人的对手。张飞在手下的配合中,三下两下就将士匡护卫砍翻在地,然后几步窜到了士匡面前,当头一刀砍去!
士匡奋力举起长剑格挡,『噹』的一声,长剑直接脱手飞出!还没等士匡惊叫出声,张飞手中战刀再次一闪,便是带起了一蓬血雨!
士匡人头高高飞起,在空中飞旋的时候还尤自睁大了双眼,满脸的惊恐和不能置信。
电光火石之间,士匡就死了。
『投降不杀!』张飞举起士匡的脑袋大喊,『某乃大汉交州刺史刘使君麾下!讨伐谋逆!只诛杀首恶,胁从可免死!』
张飞爆嗓门,顿时声震四野。
后面一些的士匡护卫都傻了,连带着其余的交州兵也不知所措,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这怎么可能?
南蛮人也跟着张飞一同大喊,喊的是一些什么,就不知道了。虽然他们不清楚张飞等人的身份,但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概念,多少还是有一些的,见到有人帮忙,自然是觉得亲近,又见到了张飞等人的武勇,更是佩服不已,于是乎簇拥在张飞左右,嗷嗷的叫着,击溃了交州兵最后的士气。
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战斗,来得突然,结束得更是突兀,绝大多数交州兵还没明白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就已经面对失败了。他们莫名其妙,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些南蛮是怎么杀进城的,而一向牛皮哄哄,显得武勇非凡的士匡,又怎么会被人砍了脑袋?
更让交州兵不解的是,不是才听说刘备等人出兵么,怎么这么快就到了这里?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