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ck4f超棒的言情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笔趣-第二百四十三章 我善養吾浩然之氣展示-pvo4g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
白浅的笑声在雪中响动。
老人已经非常衰弱了,但是他的笑声却有些酣畅淋漓的味道。
刘平夜看着方别身前的谢长风,表情游移不定:“开什么玩笑。”
如果说白浅的春江花月剑是会被人看一眼就学会的剑法,这样的剑法还有什么资格称之为天下第一剑?
虽然方别也用出来了春江花月剑的第一剑,但那是方别依靠自己高超剑技的模仿。
眼前这个新生,何德何能,可以模仿出来春江花月剑?
而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谢长风终于镇定了一些,他握了握手中的黑剑,只觉得方别的剑比平常使用的剑更重。
“可以吗?”谢长风开口。
他问的是白浅。
白浅哈哈大笑,看向谢长风,老人的眼中满是笑意:“有何不可?”
谢长风点了点头,尝试挥动手中的黑剑,随后向着刘平夜奋力一划。
迷煳公主之殿下请接招
一划便是一线。
春江潮水连海平。
一道平直的剑气向着刘平夜呼啸而去。
便如海天一线的涛声。
刘平夜愣在原地,表情中满是不可思议,直到那一道白线已经穿过夜空来到他面前的时候,他才匆忙举剑一划,将这道白线从中斩碎。
“这不可能。”刘平夜喃喃说道。
事实胜于雄辩。
无论他多么不相信,眼前这个自称刘平夜的青年人,真的一剑就划出了春江花月剑。
哪怕说她的这一剑与白浅的平海剑相差甚远。
但是就算凤凰再小,也依旧是凤凰。
他所出的这一剑,是真的不折不扣的春江花月剑。
“浩然气在怀,没有什么做不到的。”方别在一旁静静说道。
并且望着刘平夜。
刘平夜的浩然气已破。
白鹭书院主修浩然气,这与寻常江湖人所修习的内功有着根本性的不同,读书人养一口浩然气在腹中,则浩然天地,正气长存,需要使用的时候,则浩然气突出,可以挥毫泼墨,气动山河。
就好像如今的谢长风一样,他加入白鹭书院尚不满一年,习武亦不足一年,如果按照修炼流程,他现在顶多是一个下三品的寻常喽啰。
但是他方才浩然气吞吐,一剑划出如割剑气,这却是上三品的征兆,当初在黄河上肆虐的黄河十七盗,他们之中最强的黄龙鱼也不过是四品高手,换句话说,此时的谢长风已然隐隐超过了黄龙鱼。
“浩然气。”刘平夜重复着这三个字,语气中带着些许的苦涩。
然后他望向谢长风,冷冷说道:“那又怎样。”
这样说着,他向着谢长风冷冷一剑划出:“即使没有浩然气,我依旧能轻松胜你。”
这一剑依旧是黯然销魂剑,黑色的剑气包裹着黑色的剑体,笔直向前刺出,便是一道剑芒。
其名曰肝肠寸断。
看到刘平夜出剑,谢长风出现了一瞬间的慌乱,但是随即慌乱便被镇定取代,他收剑环舞,随后一剑徐徐刺出。
正是海上明月共潮生。
超级修真狂徒 大境无双
只见一轮圆月剑气自谢长风手中长剑之中莹然而生,随后向前推进,周围人早已经惊呆了,他们从来不敢奢望自己能够掌握白浅的这门至高剑术。
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几乎刚刚入门的师弟,却能够真的使出来两剑。
如果说第一剑不过是偶然的话,那么第二剑却真的让人大开眼界。
随即,这轮满月被刘平夜的深邃剑气从中破开,随后剑气去势不减,向着谢长风直冲而去。
谢长风手足无措之时,突然感觉脚下一绊,整个人摔倒在雪地中,不过这道剑芒也刚好从谢长风的头顶飞过,他堪堪躲过。
方别静静收回伸出的脚,看向眼前慢慢爬起的男人,笑了笑:“你的浩然气当然暂时还比不上他,但也只是暂时。”
这样说着,方别回头看向白浅:“白院长,您先等等那最后的六剑,教教这位弟子如何?”
白浅一直在注视着谢长风的动作与反应,听闻方别这话不由再大笑起来:“有何不可。”
这样说着,他在雪中朗声说道:“问:敢问夫子恶乎长?曰:我知言,我善养吾浩然之气。”
相思闲 琴瑟花
这是《孟子》中的篇章,其公孙丑问孟子,夫子你有什么擅长的东西吗?孟子答曰:我擅长养我胸中浩然之气。
谢长空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时间当然心有戚戚焉。
虽然说他真的比葫芦画瓢地用出了春江花月剑,但是他的春江花月剑,很明显和白浅的春江花月剑存在差距,其证明就是一样的春江花月剑,白浅能够压制刘平夜的黯然销魂剑,但是自己却几乎如同沸汤扬雪一般,不堪一击。
而听着白浅院长此时在雪夜中的背诵,虽然说这是他已经背过无数次的经典,但是从白浅的口中吐出,却似乎有着不同的韵味。
或者说,白浅的这番背诵,原本就带着隐隐的浩然气吞吐。
刘平夜也同样听着院长的背诵,轻轻咬了咬牙:“别楞了,再愣你就死了。”
这样说着,刘平夜挺剑一剑向着谢长风刺出。
谢长风猛然惊醒,抬手就自然而然地使出了春江花月剑的第三剑。
滟滟随波千万里。
那一瞬间,万千剑光从谢长风的剑中如碎光如蝴蝶一样飞出,激射向挺剑而来的刘平夜,刘平夜被迫后退,随后封剑自守,才堪堪躲过了这招滟波剑,身上白衣多处被划破,一时间稍微有些狼狈。
“怎么可能?”他望向不远处的谢长风。
因为此剑相较于之前之前谢长风的那两剑,强度陡然大增。
谢长风也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而白浅的背诵依然在继续。
“敢问何谓浩然之气?”
“曰:难言也。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
浩然气乃是世间至大至刚之物,其为气也,用正义去滋养它而不是用邪恶去伤害,则能够让它充斥于天地之间,无边无际。
万物有正邪清浊,而浩然气独一。
刘平夜之所以最终浩然气被破,就是因为他心有疑虑,不再能以直养,所以浩然气弃他而去。
刘平夜听着白浅的这番背诵,一时间怒上心头,向着背诵的白浅再一剑斩出。
黑色的剑芒划过天际。
方别飞身一剑挡下,笑着看向刘平夜:“现在白院长又不是你的对手,你先打败这个小辈再说。”
刘平夜轻轻咬了咬牙,尚未说话,就看到谢长风已经再一剑飞来。
何处春江无月明。
见白浅被刘平夜攻击,谢长风再无退路,哪怕心知不敌,也是一剑向着刘平夜刺出。
而这招春江剑,则正是春江花月剑中由虚剑转向实剑的一剑。
刘平夜看着谢长风主动攻击,不由大怒:“你真的以为你能够战胜我吗?”
他乃是白鹭书院数十年的最杰出者,怎么可能会被眼前这个刚刚入院一年不到的小辈击败?
这样想着,刘平夜正对着谢长风的那一剑笔直砍出,想要凭借真气和剑法优势,直接将谢长风砍飞,谁料谢长风的长剑与刘平夜甫一接触,随即似乎化作了绕指柔丝,盘旋而上,正是江流宛转绕芳甸。
刘平夜吃了一惊,那一瞬间,他突然感觉眼前的敌人并不是谢长风,也是白浅在他的对面,不由露出了惊慌的神色。
而白浅的颂声依旧在继续,似乎慢慢开始不关注眼前的战斗。
浩然气在他身周流出回旋,然后在天地间回响。
所有在场的白鹭书院的院生,都不约而同地感到胸口震荡激昂。
“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
末世重生:军长大人,不许动 会飞的毛球
“是集义所生者,非义袭而取之也。”
“行有不慊于心,则馁矣。”
这种浩然气,需要用仁义和道德去喂养,如果做不到的话,它就会像吃不到食物一样而虚弱消失。
这是以正义在心中长期集结而产生的气,而没有办法用一时间的正义去获取。
如果没有办法以正义之心行事,无法心安理得,那么浩然气也会衰竭。
谢长风听着耳中的白浅的颂词,只觉得体内的浩然气激荡,力量油然而生,不由大声说道:“多谢院长点拨。”
这样说着,他与刘平夜的缠斗越加激烈,一剑一剑,似乎每一剑的水准气力都在提高。
而相反,刘平夜的剑法气力却仿佛在一点点的衰减。
毕竟——这篇《孟子》几乎作为白鹭书院的根本,每一个学生都曾经熟读背诵。
但是自己有多久没有再读过了孟子呢?
他的浩然气早已大成,又何必去读这些基础微末的东西?
但是最终,他做不到心安理得,慢慢心存疑惑,举步维艰,最终浩然气也离他而去。
他也曾愤恨无助,但是他始终不认为是自己错了。
他只是做出了跟随内心的选择罢了。
但是这一刻,他终于有了一些动摇。
毕竟,白浅的这番话,并不单纯是对谢长风所说,也同样是对他所说。
白鹭书院行事,应该始终知正邪,明清浊,求名正言顺,为心安理得。
而他,终究没有做到。
白浅看着两个人之间的剑术缠斗,谢长风一剑一剑将春江花月剑使出,气力越加增长,从最初的的落於下风,慢慢地开始平分秋色,最终乃至可以将刘平夜压制。
但即使这样,刘平夜的剑术与经验依旧远高于谢长风,即使压制,一时间也没有办法将他击败。
“我故曰:告子未尝知义,以其外之也。”
“必有事焉而勿正,心勿忘,勿助长。”
所以我说,告子并不懂得什么是义,将义看作是心外之物。
正义一直在心中聚集而不要停止,心中不曾忘记,但也不要去强行加快这个过程。
白浅静静念出了最后一句。
接下来是那个关于揠苗助长的典故来佐证孟子这番不要强行加快浩然之气运行的观点,但是在此时,却并没有太多的用处。
琉璃宫 夜琉璃
而在白浅背诵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战斗到了最激烈的时刻。
白浅的春江花月剑刘平夜没有办法抵挡,一套剑法中被数次击败,但是对于谢长风,哪怕说对方剑法依然高妙,但是剑术却有瑕疵,刘平夜辗转腾挪于这些瑕疵之中,寻求着获胜的机会。
因为他知道自己有一个最大的机会。
那就是白浅所教的春江花月剑并没有使完。
一旦说谢长风将那些招数用尽,那么不免招式变老,那就是刘平夜最大的机会。
毕竟春江花月剑真的是一整套剑法,最好的顺序就是按照春江花月夜这首诗来一剑一剑施展,没有了最后六剑,就等于说失去了收尾的那六招,再从头施展的话,刘平夜就有可乘之机。
而很快,谢长风便已经将春江花月夜施展到了当时白浅所施展的最后两剑。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谢长风的剑光如浮光幻影,在刘平夜的周身舞动,但是刘平夜只守不攻,就是在等待谢长风将招数用尽的那一瞬间。
果然,谢长风的可怜春半不还家用过,整个人一时间从空灵的状态脱离。
因为他骤然发现,自己真的已经无剑可使了,他之前所修习的那些微末基础剑术,尽数都上不得台面,而自己尝试从诗词歌赋之中再新创剑法,这也不是他一个初学者能够做到的。
眼前唯一的办法就是将春江花月剑重使一遍。
但是这样的话,依旧战胜不了眼前的刘平夜,反而有被对方借机击败的危险。
正在犹豫之中,刘平夜再一剑刺来,谢长风慌乱格挡,瞬间整个人被一剑刺飞了出去,倒在雪地之中,只感觉肺腑之中剧痛,张嘴就吐出一口鲜血。
刘平夜哈哈大笑:“所谓浩然气,也不过如此。”
白浅望着刘平夜,眼中尽是悲悯。
“长风,我现在教你最后的六剑,你看好了。”
这样说着,他握紧手中的寒光,重新在雪夜之中站直,平剑于胸前,然后向着眼前的虚空刺出。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那一瞬间,漫天风雪向着白浅的剑中汇聚,然后向前笔直刺出。
寒雪如江,浩浩荡荡。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