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8t7y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留裏克的崛起 重生的楊桃-第507章 她一定會永久性給予羅斯人藝術之魂熱推-5j1r0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一场奇妙的家宴终有结束,首领马格努特平日里只能少量喝到麦酒,如今他自觉喝到了来自阿斯加德佳酿,终于罕见地喝了个酩酊大醉。
接受了大量礼物的首领一家,也毫不犹豫献上了他们的回礼。
整个巴尔默克部族沉静下来,唯有远处峡湾上的一些光点。
那是夜间捞鳗鱼的人们,不知从何时起,他们发觉在渔船上点燃火把,之后洒下渔网就能大量捞到海鳗。鳗鱼比鲱鱼更加鲜美,对于今日吃到的晚餐,留里克对烤鳗鱼赞不绝口。
首领家的长屋内,一间以木板隔开的房间里,吃饱喝足的留里克只想安静躺在松软的皮革床垫上。
而诺伦,就是作为家族回馈的礼物,躺在他的身边。
油灯跳动的火苗下,她看清了留里克缓缓脱掉外衣的姿态。她强忍着紧张,甚至一度担心自己今晚就成为女人。不过如若事情真的如此,自己也没什么好埋怨的。
自己的命运已经被安排,哪怕还没有到十二岁,她可以确定喝醉的父亲苏醒后会立刻去找祭司们沟通,接着顺理成章的操办一场婚礼。婚礼不过是一个过场,而现在,留里克已经站在这闺房中。
“你看着我干什么?很紧张吗?”说着,留里克顺手把皮衣扔到一边。
诺伦蜷缩而坐,她依旧披散着金发,身上仅着一件素袍,双脚也插在松软温暖的皮毯里。
爺本忘情 桜色淚痕
女孩喃喃:“我父母已经决定了。你……就是我的男人。”
渣爹登基之后
“的确。本来,这件事是你大哥最先提议的。”
女孩点点头,弱弱问道:“你……喜欢我么?”
到底该怎么说呢?留里克不忙着说话,而是卸下奇怪的长裤,又露出了更加奇怪的短裤。
留里克可不会在穿衣的问题上亏待自己,他永远都要穿着舒服的衬衫短裤,一如一千余年后人们的常态。也因为他的喜好,那些接受军事化理的部族男孩和女孩,也都被命令必须是这样的穿着。就是这番穿着,实在让诺伦难以想象的奇怪。
留里克一脸随性地走上前,又随性坐下。他凝视着诺伦的脸反问:“你……喜欢我吗?”
“我……我喜欢。你是一个奇迹的男人,你还懂得音乐。”
“不错。我也喜欢你。我喜欢你吹笛,喜欢你歌唱。”
“太好了。”
女孩笑得像是盛开的花朵,她没什么心眼,留里克支持自己吹笛子、编新曲的伟大事业,那就是世间最完美的好男人。
留里克平静地躺下,曾几何时睡在地上的用皮革布设的卧铺是最稀松平常的,如今,这番感受那么新奇。
他想要休息,想要好好享受二十天航行后在平稳陆地上的第一个安稳的睡眠,可诺伦如何放过这个从大海而来的梦幻男子?
留里克和两个游历的哥哥居住了一整年,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罗斯人是怎样的奇妙?罗斯和传说中的阿斯加德真的有联系么?
诺伦仿佛根本不疲惫似的,她滔滔不绝询问五花八门的问题。
如此多的问题缠身,厌烦中的留里克也只得压着性子,听着这姑娘的滔滔不绝。
直到诺伦问及一个极为尖锐的问题。
“你……你是伟大的人。你除了我,还有多少个女人啊。”
“很多。”留里克平静道。
“很多是多少呀?没关系,祭司说天神都有很多的妻子,人间的英雄有许多妻子也是理所当然的。告诉我嘛。”诺伦挽着留里克的胳膊不停晃荡,听这口气,就仿佛这女孩根本无所谓似的。
真的无所谓?她不会吃醋吗?
留里克实在也顾不得那么多,考虑到自己身为王者,倘若没有一个王后以及一堆妃子,人们反而会质疑王者的权势,以及质疑一个男人的力量。当今时代的北欧,这种质疑最为致命。
“至少有十个。”
“啊!这么多!”虽然诺伦早有心理准备,听得这个数字她干脆坐了起来。油灯昏暗的光下,她吃惊地看着微笑的男孩,“那么,我在你众多的女人中,会有怎样的地位。”
“当然的高贵的地位。我的女人都来自各个强大的部族。但是你是最独特的,你善于吹奏笛子,懂得编练歌曲,你比一般的女人更有智慧。”
本来诺伦也不奢求这样伟大的男人会耽于宠爱自己,留里克这番话说得她心里很温暖。她缓缓躺下,继续喃喃:“也许一个女人,不该过多追求吹笛。我也该像一般的女人那样,做好女人的工作。”
“不。正因为你善于吹笛子,我很喜欢,我会支持你。而且,我想学。”
“你想学?我教你啊。”
诺伦是真的没什么心眼,自己的爱好被持续肯定着,她当即爬起来,就把那鹰腿骨做的骨笛翻了出来。她直接乖巧地小鸟坐,当着留里克的面,吹响一区悠扬、淡雅、净化心灵的曲子。
她的表现实在惊艳!
留里克坐起身,只觉得眼前坐着的分明是一位传说中的女精灵,那优美的笛声好似述说大海的遥远以及冬雪的宁静,亦如她油灯下恬静的面容,是那样的让人舒服。
一首典型的北欧式的悠扬曲调吹完。
“真是完美的曲子。也许,我们该找一个合适的场所,我愿意继续聆听。你的父母,两个哥哥,还有你家的奴隶都住在这偌大的长屋里,真的不会影响他们?”
“没关系。”诺伦优雅地摇摇头:“他们早就习惯了,尤其是我的父亲,他任何时候都不觉得我的笛声吵闹。再说,就是他送我的笛子,鼓励我吹奏。”
留里克被这笛声唤醒了精神,看来诺伦这孩子的吹奏本事是自学成才呢。
她是一位纯天然的文艺少女,这些年月留里克扪心自问,自己见惯的那些像男人一样勇敢的女人,突然跳出来一个爱好文艺的“女精灵”,真是太奇妙了。
而且,留里克是真的渴望学习吹笛子,渴望学会弹奏竖琴(如果能搞到。)并非留里克这是患了文艺病,他觉得音乐是有力量的,罗斯人需要音乐让野蛮变得高雅。不得不说,诺伦这孩子真是音律的天才,这音乐充满了奇幻之风,空灵而悠扬,让人的心安宁。
比起这位爱好吹笛的女孩,扪心自问,罗斯部族居然没有这样的人才。甚至连喜好音乐的人都没有,有笛子的人吹得曲子也是半斤八两。部族保存的那只不知从哪里抢来的竖琴,都老朽得成了烧火的柴。
异陆龙魂 边北狼王
西欧中世纪的音乐都是这悠扬空灵的调调,实质上,这种调调就是浓浓北欧风。究其原因,实在与维京各部族的扩张有着分不开的联系。
反倒是最正派的罗马正统音乐,他们是学习的古希腊音乐,而古希腊音乐又学习自腓尼基音乐。至于腓尼基人的音乐,根源是在两河流域。以至于罗马音乐也是一股中东风味的奇妙调调。
而古埃及音乐,由于他们使用五音调,虽然与东方相隔一万公里,在音乐上却有着超时空的共鸣!法老宫廷的音乐,酷似东方那宏达高雅又舒缓的雅乐。
难道维京人的各个部族,必须要和野蛮的杀戮绑定在一起吗?留里克扪心自问,过去的四年时间,苟活于峡湾的罗斯人的确是在自己的鼓动下开始突然全面发力,迅猛扩张伴随着征服,而罗斯的征服的确伴随着残酷的杀戮,这一点留里克不否认,却也一点不觉得有错。
就是这番杀戮是否弄得“怨气太重”?难道罗斯人的未来,永远要与野蛮绑定?
不!
罗斯公国如果注定要演变成庞大的罗斯国家,注定统御北欧大部分地区和整个东欧,单纯的野蛮根本做不到稳固统御。也许当年的周公创建周礼,周礼非常注重音乐的力量,大抵就是考虑到音乐化野蛮为高雅的本事吧。
但留里克印象里的露西亚(统一的罗斯国家)本身拥有者极为梦幻的艺术细胞,那么作为她的前身,现在的罗斯人居然不善于音乐!不能忍!
身边的这位诺伦,也许这一切都是命运,这位酷爱音律的姑娘,会赐予罗斯人永远的艺术之魂,会让罗斯人永远的和那些蛮族不一样。
纵使一个部族的未来主要由所有族人意志的合理决定,现在的留里克更相信部族中涌现的天才,或是从其他部族引进的人才,会给予部族伟大的飞跃性发展。
聖行奇俠列傳之宗級之戰 唯我不帥
留里克想要试试这位诺伦,是否真的是一位掌控笛子的天才。
“诺伦,如果我哼唱一段曲子,你都能立刻用笛子吹奏吗?”
“当然。”诺伦昂起身子,那自信的笑容让留里克无法怀疑。
“那好吧,听听我的吟唱。”
留里克轻轻哼唱起来,而这首曲子正是《掷弹兵进行曲》。他有节奏地哼唱这首本身便节奏感极强的曲子,只见眼前的诺伦,她小小的身子也随着自己的哼唱,像是受到了音乐的魔力,自发地有节奏抖起来。
为何要哼唱这首曲子?留里克的意图再明显不过,只是诺伦有限的见识还无法窥探到,留里克的意图是为罗斯军队构建一支军乐队!
他早有此构想,只是罗斯部族本地的那些所谓音乐爱好者,他们的水平实在太糟糕。
留里克仅哼唱了两遍,诺伦攥着笛子表示自己已经完全学会。
接着,一位天才的演奏家,开始了她完美的吹奏。
笛声清爽富有节奏感,音乐中,留里克眯着眼睛,他看到了一个又一个行伍整齐的步兵方阵,踏着整齐的步伐从自己面前走过。
因为《掷弹兵进行曲》就是为整齐队列行军量身打造!它实质仅有两种乐器演奏,即笛子和腰鼓。
它的核心曲调仅有四段,一支协调整个部队行军的随军乐队,只要无限重复这四段,每一个战士都能顺着曲调的节奏,调整好自己的步伐。而在战场上,军队以方阵之姿态,被音乐辅助着保证阵型不乱,如同墙壁一样压向敌人,这恐怖的威压感必在气势上就大大压敌人一头。
留里克瞪大眼睛,不禁鼓起掌来:“你是一位真正的天才。”
“谢谢你的夸奖。你也是,你哼唱的曲子真奇妙,让我有一种抖动身子的冲动。”
“嘿嘿,你会知道我的目的。现在把笛子借给我吧,你要教我吹奏。”
“好啊。”
她是一位有感情的、天才的音乐家,她一定会赐予罗斯人文艺。
留里克太知道上行下效的威力,如果族人们看到公爵的一位妻子爱好音乐,他们一定会试着效仿。
对哦,要组建一支专业的宫廷乐队,所谓宴请客人的时候,让乐师演奏以助兴。
留里克当然不能一下子就学会如何吹笛子,纵使是天才的诺伦,她的确有很强的乐感,至于娴熟地使用笛子,也在于她平日里的生活是真的悠闲。
我的聲望能加點 意星晨
她可是首领的女儿,和那些巴尔默克大家族的年幼女孩一样,除了学习一些简单的“女人必会的功课”外,就是不需要学习别的。那些普通人家的女儿,她们往往五岁开始,就必须和自己的其他兄弟姐们一样,为家庭付出劳动。
巴尔默克是个人口逼近两万的“巨大”部族,马格努特有着多个兄弟以及血缘关系相对疏远的亲戚。掌控统治地位的那些人,他们拥有足够多的财富,互相的联姻盘根错节,这样大家的关系变得非常缜密,哪怕互相间存在一些矛盾,看在血缘和姻亲的份儿上,大家在议事庭里商量一番,什么矛盾都没有了。
庞大的部族必须有一个代表大家权利的人物,马格努特因而被推举成首领。首领漂亮的小女儿过着饭来张口的日子,她的日子过得像是宅女,无聊的生活中恐怕只有学习乐器、编练曲子最能打发无聊。
而今,她迎来了那命中注定的男人,对于在码头上就获悉此事的大家族们,他们已经完全释然了。
马格努特呼呼大睡,她的妻子英比约格很套样丈夫的鼾声,结果耳畔怎么传来了笛声?
攻略世界遗忘之地 子君喵
任何的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女儿拥有一个好男人,透过长子比勇尼的描述,这位高贵的的留里克小小年纪已经是真正的男人,而且身边已经有了一批身份一样比较高贵的女人。她一开始是紧张的,随着比勇尼短暂又随性地描述,所谓留里克对其所有的女人极为友善,甚至对于那些奴隶都很友善,也偏偏是这样友善的人,带领罗斯军队打赢了很多凶险的战斗。
英比约格,她多希望这一宿女儿能和留里克发生些什么,倘若有了一个结果,那么祭司们那边就彻底的无话可说,如此几天后举办一个仪式,女儿就是顺利出嫁了。她坚信着留里克一定会考虑到巴尔默克人强悍的实力,会让诺伦在新的家庭里,在罗斯公爵留里克的众多女人中,有着足够高的地位。
结果这一宿后,他们两个真的发生了些奇妙的事情。
马格努特仍在呼呼大睡,清晨的英比约格带着好意寻着笛声走进女儿的闺房。只见房间里,女儿诺伦怎么变成了两个?
不!其中一个穿着奇怪衣服的(白色亚麻衬衫)是留里克,那披散金发吹笛子的样子,简直和女儿一模一样。
这位老妇人咳嗽两声,引得两人注意。
“亲爱的留里克,诺伦。看来你们的关系已经非常好了。”
“是的。”留里克点点头:“我喜欢她。还有她吹笛子的能力。”
“那真是太好了,你们远道而来可是要好好休息几日。留里克,过几天部族的长老们可是要把你请到我们的议事庭,这些都是你们男人的事,我就不多问了。穿戴好衣服,来吃些东西。”说着,一脸慈祥的英比约格轻轻绷着一张脸,对着诺伦命令道:“他已经是你的男人了。诺伦,一会儿带着你的男人在咱们的家园转一转,看看我们的峡湾,还有伟大的雪山。”
花心保镖俏室友 暗夜玄雨
——————
诺伦调皮地吐吐舌,又转过头,对着留里克嘿嘿一笑……
英比约格稍稍叹口气,她转过身离开了女孩的闺房。自己两个儿子,尤其是弗洛基听了他大哥的鬼话,非要把脑袋的金发踢得干干净净,罢了还要纹上花纹,难道真的勇士必须要这样做?反观留里克,在英比约格眼里,这位来自罗斯人的少年英雄,真是越看越顺眼呐。她巴不得把这个男孩留在身边,可惜这仅仅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清晨一瞥,她见到留里克居然忙着学习吹笛子,女儿有了一个知己真是好事,但作为首领家族的一员,英比约格太清楚政治联谊的意义与重要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