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wsl9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傲世寵妃:王爺別亂撩》-第235章 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閲讀-y4oxr

傲世寵妃:王爺別亂撩
小說推薦傲世寵妃:王爺別亂撩傲世宠妃:王爷别乱撩
柒月谷内。
七月的风秋高凉爽,阳光烈而不热。
今天刚好是七月七,正是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
夜羽辰从山上捡了些柴火,一个人来到雪屋里升起了火炉。
眺望窗外,依旧是仙气飘飘的雪池,浅蓝色的池水中开满了妖艳的雪莲花。
虽是夏天,这里却依旧如冬天一样,白雪皑皑,银装素裹,给柒月谷披上了一层雪白的婚纱。
满是竹子香气的雪屋内,多了几十幅画,那画全是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
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雨嫣。
这两年来,夜羽辰每隔一个月就会来一次柒月谷,每一次他都会在这里作一幅画,画里他把深情与等待表现的淋漓尽致。
人人皆知,夜羽辰一直都在等待那个改变他一生的女子,他爱得深沉,无法自拔。刚开始他只是日夜买醉,想要逃避现实,后来他清醒了,试着振作起来。
两年的时间,他完成了家国霸业,给予了百姓最幸福安康的生活,于是他拂袖而去,退下帝王之位,册封一个仅仅只有五岁的孩子为太子殿下。
好在小槿这个孩子是天生的帝王,他也是真心想要造福人民,处理家国政事成了他最大的兴趣爱好。
夜羽辰就这样离开了皇宫,离开东灵,他来到这一片世外桃源,只为在这里等待自己心爱的妻子。
“婆娑……”外面的风吹的树叶和河水沙沙作响。
夜羽辰起身来到屋外,忽地瞧见了一只惊弓之鸟从树上掉下来,他一个轻功飞上去接住了这鸟儿,瞧着鸟儿腿上有伤,便寻了根树枝绑在它的腿上。
将鸟儿带回雪屋,夜羽辰第一时间将它放在了一个棉花垫上,让鸟儿好好养伤。
转身走向火炉,夜羽辰瞧见了桌子上有一盒子,他下意识的观察四周,发现空无一人,他快速的打开盒子,是一条花环项链。
夜羽辰的心脏猛地颤栗,这是……他送给雨嫣的花环。
山村里那点破 流云
将项链捧在手心里,夜羽辰的眼眶瞬间湿润起来,他拿着项链走出屋外,激动地嘴唇都开始颤抖,大声喊道:“嫣儿,是你回来了,对吗?”
嫡女风华:读心宠妃太嚣张
“嫣儿,你快出来见见我好不好,你知不知道我一直都在找你,我真的好害怕你去到那个什么二十一世纪就再也回不来了。”
魔尊仙皇 海陈
“可是你回来了为什么不见我呢?嫣儿我求求你你快出来好不好?”
“我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嫣儿!”
一番深情嘶吼没有得到任何回响,夜羽辰双腿发软,单手撑在地面上,泪珠从他的眼角滴落在冰冷的地板上……
一向镇定自若的他,在一瞬间彻底失去理智痛哭起来。
突然,夜羽辰被一束光影笼罩,他低眸看着那影子,他的手颤抖着想要去触碰,可是他好害怕这个影子会消失,于是他缩回了手。
带着满心期待,慢慢抬眸,一个婀娜多姿的女子闯入他的视线,占据了他的心。
“嫣儿?”
“真的……是你吗?”
夜羽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嫣儿真的回来了,他等了整整两年,终于等到她了。
“是我,辰……”这一称呼十分亲昵,这还是她第一次这样叫他。
夜羽辰起身一把抱住雨嫣,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让他们永远都不会再分开。
“你终于回来了,你知道这两年来我有多痛苦吗,我真恨自己两年前没有紧紧抓住你,是我把你弄丢了,对不起,嫣儿。”
夜羽辰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他不怪那道无情的雷电,只怪自己无能。
雨嫣紧紧搂着夜羽辰,这两年来她又何尝不活得痛苦,只是她觉得这一切都是老天爷在命运作弄他们,她恨的是上天的不公。”
雨嫣泪如雨下,用极其温柔的声音在夜羽辰的耳畔边说着:“别这么说,你从来都没有弄丢过我,要怪就怪那该死的上天。”
夜羽辰松了松手,捧着雨嫣的脸颊,温柔的抹掉她脸颊上的泪珠,道:“别哭,我最舍不得看你哭了。”
雨嫣吸了吸鼻子,撑处一个笑容道:“那我就笑给你看。”
夜羽辰眸色暗沉,害怕地问道:“嫣儿,这一次你不会再离开了,是吗?”
雨嫣轻声道:“不会了,永远都不会了。这一次,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雨嫣深深记得,这一次她不是被雷公电母给劈回来的,而是当她吻上夜司爵的时候,她就又回到了这里。
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现象,但是雨嫣非常确定,以后她再也不用怕雷雨天自己再被劈回去了。
夜羽辰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心里终于尘埃落定,他捧着雨嫣白皙细嫩的脸蛋儿,深深地吻上了雨嫣的芳唇。
雨嫣本能的搂着夜羽辰的脖子,两个人吻的热火朝天,忘乎所以。
夜羽辰的脑海里涌上一段奇怪的画面,画面里他看到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那个男子一头短发,一身西装革履,气质非凡,高傲自大,与他甚是相似。
他看到了夜司爵与雨嫣之间的一切,看到了夜司爵死在了雨嫣的怀里,看到了雨嫣吻了夜司爵。
生命之书
猛然睁眼,夜羽辰抚上雨嫣的双臂,认真严肃地问道:“那个男人是谁?”
雨嫣困惑问道:“什么男人?”
夜羽辰一字一句的说道:“夜…司…爵……”
雨嫣激动道:“你怎么知道,你能感应到他吗?”
夜羽辰神色冰冷道:“我都看到了,你们……”
雨嫣一听这语气就知道夜羽辰这是吃醋了,而是吃的还是自己的醋,她立刻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夜羽辰杠道:“那是怎样?我分明看到你吻他了。”
雨嫣无奈道:“二十一世纪夜司爵,就是你啊。”
夜羽辰眉头紧锁,不是很相信,这种荒诞的事情他从未遇见过。又或许是因为他是古人,所以思想还是刻板了些,一时间变通不过来。
雨嫣又道:“这么说吧,这个时代的楚雨嫣和你,就是二十一世纪的我和夜司爵,之前将军府的那个楚雨嫣因为自尽而亡,所以我才阴差阳错的来到了这里,其实我与她,本来就是同一个人。”
夜羽辰思索片刻,钻牛角道:“那夜司爵现在死了,按理说我不是应该穿过去吗?为什么又是你穿回来了?”
雨嫣仔细一想,夜羽辰说的还挺有道理,不过她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只好道:“这个我也没办法解释,是挺奇怪的。”
夜羽辰想了许久,觉得自己能够看到这一切一定不是偶然,他跟那个夜司爵,或许还真是有些联系,但也只是联系罢了。
毕竟他是天之骄子,是一国之君,而那个什么夜司爵,跟他根本不是一个格局的,所以他并不觉得那个夜司爵是他。
或者说,他认为夜司爵不配成为他。
夜羽辰道:“依我看,定是因为你爱的人是我,所以这份真情感动了上天,才又把你送回我身边,至于那个咽气了的男人,不重要,反正死都死了,忘了他吧。”
雨嫣扑哧一笑,夜羽辰这波操作真是不得不让人信服,一个大男人竟然看不起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明明就是一个人,却还死不承认。
不过夜羽辰就是这么唯我独尊的德性,反正顺着他说就行了。
而且他说的话也不是不无道理,如果夜司爵跟夜羽辰不是同一个人,她最爱的人一定是夜羽辰。
她之所以会在最后一刻去吻夜司爵,也是因为对夜羽辰的那一份深情,所以这次能够穿越回来,或许就像夜羽辰所说,因为不管在古代还是现代,她心里最爱的,都是他。
事情解释清楚,夜羽辰拉着雨嫣进屋,对她说道:“你先坐下,我给你做好吃的。”
说完夜羽辰来到火炉边,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那些食材都是他从田地里摘的,十分新鲜。
雨嫣双手托腮,目不转睛的看着夜羽辰,他的姿势还有模有样的,一看这两年就是有特意练过的。
医女很萌很倾城 冰雪消融
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帝王,如今在厨房里那些铁铲炒菜,这个变化,说出去估计都不会有人相信。
半晌过后,几道家常美食上桌,夜羽辰摆好碗筷。
雨嫣看着桌上几道令人垂涎欲滴的菜,有清蒸鸡、起面饼、凤尾鱼翅、莲蓬豆腐、宫廷小黄瓜。
虽然看上去都是家常菜,但也都是皇宫里御膳房的菜系,看来夜羽辰这两年是经常往御膳房跑没错了。
夜羽辰坐下来,夹起一块豆腐放到雨嫣眼里,说道:“快尝尝。”
雨嫣夹起那豆腐尝了尝,入口即化,清香细嫩,她还真是没想到夜羽辰有这一手,往后可真是有口福了,她竖起大拇指道:“好吃。”
夜羽辰笑逐颜开,两人边吃边聊着这两年的事情。
小槿如今已是太子,清风遇见了一个让他心动的女子,如墨和媚儿在凤灵山庄活得逍遥自在,安若尘和凝儿在巫女国造福人民,上官明轩和玲珑去年就诞下一对龙凤胎,凌香依旧在等待爱情。
听完所有人的故事,雨嫣感到很欣慰,看来大家都过得很不错,只是她还是很心疼小槿小小年纪就要担此重任,还好小槿对这方面颇有兴趣,这样也不会觉得有压力。
入夜,雨嫣和夜羽辰坐在雪池边,两人互相依偎,夜羽辰突然说道:“嫣儿,你好像从来都没有叫过我相公。”
雨嫣尴尬道:“这……很重要吗?”
夜羽辰道:“当然重要了,如今我已经不是帝王了,按照民间的习俗礼仪,你就应该唤我一声相公。”
雨嫣略显羞涩,深呼吸道:“相……公……”
夜羽辰意犹未尽,“再叫一次。”
军爷专属:小肥妞,忒彪悍!
“你……”雨嫣觉得夜羽辰有些得寸进尺,本想拒绝,但是一想到夜羽辰苦苦等了她两年,顿时心疼,深情款款道:“相公。”
夜羽辰心里顿时涌上一团火焰,捧着雨嫣的脸颊,含情脉脉道:“嫣儿,我爱你。”
雨嫣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也爱你,辰。”
夜羽辰一个猝不及防的公主抱,雨嫣的身体就悬空了,他朝着雪屋的榻上走去,雨嫣害羞的将头埋在夜羽辰的怀里。
英俊的脸庞上露出一个邪恶迷人的笑容,夜羽辰将怀中的人儿放在床榻上,性感又磁性的口吻道:“嫣儿,为我生个女儿吧。”
话音刚落,冰凉的薄唇就覆上了雨嫣。
————————— 完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