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 人酥-第八百一十五章 轟轟烈烈的事業看書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县令被带上来了。
嬴政问道:“你是哪一县的县令?”
县令说道:“臣乃古贤县令赵嗣。”
嬴政点了点头:“古贤县,你不奉诏入京,所谓何事?”
庶妃压嫡:步步杀机 泪儿殇
县令拱了拱手,认真的说道:“因为关于古麦村的事,臣调查出来了一些问题,不敢不告知陛下。”
嬴政嗯了一声,淡淡的说道:“是什么事?”
县令说道:“臣发现,古麦村的村民,被人给骗了。”
这时候,朝中的所有人都在认真的听着,忐忑不安的等着县令给出一个结果。
县令对嬴政说道:“臣发现,有人假扮天子使者。”
此言一出,群臣哗然。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假扮天子使者?这和假传圣旨有什么区别?甚至因为这种事太过匪夷所思,朝臣们一时间甚至想不到应该用什么样的刑罚来处理这种情况。
嬴政对县令说道:“有人假扮天子使者?是何人假扮天子使者?”
县令说道:“臣不知道具体是谁,但是臣知道,那人是朝中某位大人的亲信。”
施邬顿时打了个寒战,心想:难道此人真的发现了?不会吧,他是怎么发现的?没有可能啊。
嬴政一脸淡然,问道:“你怎么知道是有人假扮天子使者?你又怎么知道,这人是朝中大臣的人?”
县令说道:“因为那假使者对朝中的事情似乎颇为熟悉,说的头头是道。骗过了臣县衙中的巡捕。”
“臣认为,这些使者定然是朝中大臣的下属,否则的话,不可能对朝政如此熟悉。”
嬴政问道:“那么你又怎么认定,这些使者是假的呢?”
县令从袖子里面拿出来了一款绢布,说道:“这是假使者提供的所谓朝廷政令,臣认为。破绽百出。”
小宦官把那块绢布接了过来,捧着递给了嬴政。
嬴政看了一眼,冷笑了一声,丢到了地上:“好大的胆子。”
县令低着头不说话。
嬴政看着朝中大臣,淡淡的说道:“是你们做的吗?”
那些朝臣都低着头,谁也不说话。
其中施邬在心中瑟瑟发抖。
他正在一个劲的思考,思考自己有没有留下破绽,会不会让人给查出来。
甚至他开始向后路,万一被查出来之后,应该怎么办。
是逃跑,还是……
施邬横了横心: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那就不能怕,不能犹豫。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只要证明了谪仙在动摇大秦根基,那就万事大吉了。
施邬横心之后,就变得坚强多了。
他学着周围朝臣的样子,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那个所谓的朝臣。
嬴政看着下面的朝臣,呵呵冷笑了一声,对身边的小宦官吩咐了两句。
小宦官应了一声,急匆匆的走了。
天子下令要查一个人,怎么可能查不出来?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了,所以嬴政并不担心。
嬴政淡淡的问县令:“那些假使者,在你的县内做了什么?”
县令说道:“他们抓了古麦村的村民,对他们进行了一番恐吓,不许他们说实话,甚至让他们诬陷谪仙。”
嬴政恍然大悟,哦了一声说道:“如此说来,槐谷子的办法,百姓们是很拥护的了?”
县令说道:“是。”
嬴政又说道:“如此说来,古麦村村民的话,其实都是假的了?”
县令点了点头,说道:“是。”
这时候,施邬忍不住了。
他站出来,对县令说道:“我怎么忽然觉得,这个假使者,未必真的存在呢?”
县令愣了一下,对施邬说道:“这位大人,你为何要这么说?认证物证,清清楚楚,那假使者怎么可能不在?”
施邬说道:“我们可以做一个合理的推测。假如,我们说假如啊。假如百姓对谪仙的办法不满,尤其是古麦村的村民,对谪仙的办法尤其不满。”
“忽然有一天,出现了几位使者,可以带着他们去朝中诉苦。于是这些百姓兴奋地来了。”
“可是谪仙听到了风声,于是他找到了一个县令,让这县令伪造了一份漏洞百出的政令,然后诬陷陛下的使者是假的。”
彼岸花等待 枫树枝
“如果使者都是假的,那么这些百姓的口供自然也就是假的了。自然也就做不得数了。”
“那么谪仙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诸位想想,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朝臣们听了之后,有不少人都点了点头。
谪仙做事向来没有章法,随心所欲,任意妄为,这确实像他能做出来的事。
李水有点无奈的说道:“诸位,你们可以质疑我的性格,但是不能质疑我的人品。”
“我骗过人吗?我撒过谎吗?我哪一句说的不是真的?如果诸位觉得我撒过谎,骗过人,请你们指出来,让我听听。”
朝臣:“……”
他们都沉默了。
好像还真的没有这种事啊。
施邬说道:“以前谪仙确实没有撒过谎,但是不代表现在不撒谎。我觉得谪仙骗人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毕竟现在是生死较量,任何一种可能性都不能忽略。”
朝臣们都点了点头,觉得这话颇有道理。
李信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些人:一群墙头草啊。
嬴政对县令说道:“关于那些假使者的身份,你还有什么消息吗?”
县令想了想,说道:“那假使者曾经拿出来了一块玉佩,想要证明身份。我那几个巡捕,还记得玉佩的样子,我让他们画下来了。”
于是,县令从袖子里掏出来了一张纸,纸上画着一枚玉佩。
朝臣们凑过去看了看,议论纷纷。
嬴政淡淡的说道:“诸卿,你们见过这枚玉佩吗?”
朝臣们说道:“面熟,有点面熟,好像在不久前见过,但是具体在哪见过,又有些想不起来了。”
而施邬则心中打鼓。
别人不记得这块玉佩,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啊。
因为这玉佩确实是他的。
几个月前,这块玉佩曾经在谪仙楼公开拍卖,引起了一番热议。
当时施邬餐大气粗,把这玉佩给买下来了,难怪这么多朝臣对这玉佩印象深刻。
施邬没敢说话,默默的等着,等这讨论的氛围下去之后,施邬缓缓的松了口气。还好,大家都没有想起来这玉佩的来历。
嬴政淡淡的说道:“你们都回去好好想想吧,想清楚了再来。”
嬴政说完之后就走了。
朝臣们面面相觑,然后向外面走。
他们习惯性的想自己在公众的住处走去。然而,有小宦官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微笑着说道:“诸位大人,你们这是去哪啊。”
朝臣们愣了一下,说道:“去哪?我们不是被安排在那边留宿了吗?”
小宦官说道:“陛下有令,诸位大人不必封禁在宫中了,可以离开了。”
朝臣们又惊又喜,问道:“当真?”
小宦官微笑着点了点头:“自然是真的。”
朝臣们又惊又喜,对小宦官说道:“那……我们现在便可以出去了?”
小宦官笑了笑:“自然是现在便可以出去了。”
于是,朝臣们兴奋的向外面走。
远远地,他们看见宫门已经打开了。
几分钟后,朝臣们离开了皇宫,像是飞出笼子的鸟儿一样,要回到自己家了。
然而,他们又被别人拦下来了。
拦住他们的,是商君别院的一个匠户。
朝臣们有些不解的看着匠户:“你这是什么意思?”
匠户说道:“诸位需要交钱才能出去。”
朝臣们一脸懵逼:“交钱,给谁交钱?”
匠户说道:“自然是给商君别院交钱了。”
朝臣们哈哈大笑:“给商君别院交钱。真是有趣,我们为何要给商君别院交钱?不交钱就不能离开了吗?商君别院现在做山贼了吗?不交钱就不能回家?这是什么道理?”
匠户说道:“诸位在宫中的花销,都是商君别院供应的。现在诸位要走了,当然应该结账了。”
朝臣们瞪了瞪眼睛:“什么商君别院供应的,真是岂有此理,是陛下将我们留在宫中的。我们住的是宫中的房屋,吃的是宫中的饭菜。和商君别院有什么关系?”
匠户干咳了一声,说道:“是这样。宫中的宦官和宫女,各司其职,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诸位到了宫中之后,他们的工作量就很大了。”
“这多出来的工作量,算谁的?只能算到诸位头上。按照谪仙提出来的,按劳分配,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
“这些宫女和宦官干了那么多的活,他们的俸禄也应该多一些才对。而这多出来的俸禄,也应该诸位大人拿出来才对。”
朝臣们都有点不爽。
以前槐谷子没来的时候,他们也曾经留宿宫中,但是从来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这个槐谷子……事情真多啊。
不过很快有朝臣反应过来了,他们看着匠户说道:“不对啊,按照你的理论,我们是欠了陛下的钱,这些钱应该给陛下才对,为什么要给槐谷子呢?”
匠户哦了一声,说道:“那些多出来的俸禄,诸位确实应该给朝廷,这些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诸位吃的饭,喝的水,都是商君别院送过去的。”
“我们商君别院,每日送到宫中的饭菜是免费的。这些是谪仙在孝敬陛下,这个没有问题。”
“但是诸位大人也在宫中白吃白喝,这就说不过去了。”
那些朝臣个个气的吹胡子瞪眼:“什么白吃白喝?什么叫白吃白喝?”
匠户干咳了一声,对朝臣说道:“因此,诸位要把这些饭钱给付了。”
朝臣们个个不爽的说道:“多少钱?”
匠户笑眯眯的说道:“不贵,每人一镒金。”
朝臣们惊呼了一声:“一镒金还不贵?”
匠户干咳了一声,说道:“诸位大人有所不知,你们身居宫中,这些饭菜做好之后,要送到宫中去的。”
“这一路上,车水马龙,万一把送菜的匠户给撞了怎么办?一条人命,值不值一镒金?”
“为了做出这饭菜,烧火的火工要努力的吹火,万一不小心把房子点着了。这一栋房子,值不值一镒金?”
“炒菜的大娘,不停的翻炒,时不时就有油花崩出来。万一崩到眼睛里面,大娘不就瞎了吗?”
“这一双眼睛,值不值一镒金?”
朝臣已经无语了。
匠户说道:“所以,这菜完全不贵啊。”
朝臣们幽幽的说道:“然而,送菜的人死了吗?吹火的人点燃了房子吗?炒菜的人瞎了眼睛吗?既然没有,凭什么收我们这么多钱?”
匠户说道:“他们虽然没有出事,但是事前我们都买了保险,这保险的份额,就在诸位身上了。”
朝臣:“……”
匠户又说道:“另外,皇宫是何等高级的地方?皇宫当中,金碧辉煌,处处透着皇家的威严,与皇家的仙气。”
“诸位在外面吃饭,和在宫中吃饭能一样吗?哪怕一块馒头,在宫外是馒头,到了宫内也不是普通的馒头了,应该身价倍增。”
“如果你们这顿饭,我收一文钱,那不是觉得皇宫寒酸吗?那不是觉得不够高贵吗?诸位如果不想出一镒金,是不是觉得皇宫不值这么多钱?你们对宫中没有太过敬畏之感啊,莫非你们有谋反之心?”
朝臣们大吼了一声,撸起袖子来,似乎要暴揍这匠户一顿。
匠户见状,连忙向后退了一步,随时准备着逃跑。
谁知道那些朝臣从身上拿出来金子,纷纷丢在地上:“给你了,给你了。拿了钱赶快滚。”
朝臣们气呼呼的走了,匠户看着这些朝臣,心想:诸位大人身上穿着绫罗绸缎,看起来斯斯文文,怎么一到了说话的时候,就这粗鲁不堪呢?
他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心想:“回头谪仙问起来,应该向谪仙建议,夜校的课,多开一门礼仪课才行。”
匠户一想到谪仙要教别人礼仪,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深处就有一种小激动。
至于谪仙和李水,他们并没有出宫,而是被嬴政叫到了书房当中。
嬴政坐在椅子上,看着李水,淡淡的说道:“你当真没有买通那县令吗?”
李水苦笑了一声,说道:“陛下明察秋毫,早就知道真相了,何必再来吓唬臣呢???”

nc7yi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第八百零二章 謫仙寶刀不老推薦-3ab8r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公子,我们现在如何是好啊?”乌交着急的对伏尧说道。
一边说,他一边悄悄揉了揉自己的胳膊。那里已经被伏尧掐肿了。
伏尧深吸了一口气,对乌交说道:“不着急,不着急,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
他开始在院子里缓缓踱步。
现在伏尧很需要一个可以和自己聊天的人,毕竟依靠自己一个人的智慧,恐怕理解不了谪仙的战略。
可是,偏偏所有的朝臣都被叫去朝议了。
伏尧想了想,对乌交说道:“立刻备车,我要去北地郡一趟,我要见见巨夫。”
乌交说道:“出不去了,陛下已经封锁了皇宫。”
伏尧倒吸了一口冷气。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难道这一次父皇下定决心,要致师父于死地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师父有炼丹的本事,父皇用得上,肯定不会杀了师父的。
伏尧想到这里,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对乌交说道:“你快帮我想个办法,怎么找到巨夫?”
在伏尧看来,除了自己之外,最能理解槐谷子的,就是巨夫了。
乌交说道:“可是。咱们联系不到外面啊。”
伏尧皱着眉头想了很久,忽然眼前一亮,说道:“打电话,不是可以打电话吗?”
乌交说道:“可是……电话又没有通到北地郡。”
伏尧说道:“先打电话,通知商君别院的匠户,让匠户坐着火车去北地郡。把巨夫给我叫回来。”
“两天时间,足以打一个来回了,然后我们两个宫内宫外,打着电话商量对策。”
乌交说道:“两天的时间……如果陛下真的打算杀了谪仙,两天时间还来得及吗?”
异乡修仙录
伏尧沉默了一会,淡淡的说道:“师父这种人,不是说杀就能杀了的。”
乌交哦了一声,匆匆忙忙去找人了。
伏尧则在宫中信步乱走,他一边走,一边思索对策,忽然一抬头,看见自己走到丹房跟前了。
神之代言人 烈火暗灵
贵女娇妃 金镶鱼
丹房里面装着一步电话。
伏尧拿起电话,思索了一下,拨通了商君别院的号码。
这个电话是打给未央的,伏尧有点不确定是不是要告诉未央这个消息。
不过,未央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了吧。
伏尧觉得,自己应该安慰她一下,无论她有没有知道这个消息,至少让她知道,她还有个弟弟,一直在帮忙。让她有个依靠。
电话拨通了。
在另一头接电话的却不是未央。
是商君别院的一个丫鬟。
伏尧问道:“公主呢?”
丫鬟说道:“早上便出去了,行色匆匆,眉头紧皱,似乎有什么心事。”
伏尧听到这里,就知道未央已经知道了一切。
他叹了口气,对丫鬟说道:“那让相里竹来吧。”
商君别院的相里竹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相里竹从来不肯承认自己是商君别院的人,她更不承认自己是谪仙的下属。
据她自称,她只是商君别院的合伙人罢了。暂时住在这里,搞搞研究而已。
至高召唤系统 灰烬散落
对于这种说法,李水一直是一笑置之,也不计较。
我还没有挽留你
而商君别院的人都知道,相里竹,其实就等于是商君别院的人,而且是商君别院的重要人物。
现在谪仙不在,未央不在,有能力替商君别院做决定的,也就一个相里竹了。
所以,伏尧把电话打给了相里竹。
相里竹在那边懒洋洋的说道:“有什么事啊?我正在搞研究呢。”
伏尧干笑了一声,说道:“你是在搞研究吗?怎么听起来像是在睡觉?”
相里竹说道:“像我这样的聪明人,睡觉的时候也能搞研究。说吧,到底什么事。”
伏尧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了。
他对相里竹说道:“我师父出事了,你知道吗?”
相里竹有些无奈的说道:“听说了,还有别的正经事吗?”
伏尧:“……”
他有些无语的看着相里竹,说道:“难道这不是正经事吗?”
相里竹呵呵笑了一声:“这事正经吗?你自己说说,你师父哪个月不出事?就算没事,他也到惹是生非。”
伏尧说道:“好像,也对啊……”
相里竹说道:“是吧?没事的话我挂电话了啊。”
伏尧连忙说道:“等等,你再等等,这一次和以往不一样,这一次的事情格外严重。”
相里竹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
伏尧说道:“这一次陛下封锁了皇宫。不允许朝臣出来。”
相里竹说道:“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了,怕什么。”
伏尧无奈的说道:“你帮我想想办法不行吗?”
伏尧有点耍无赖的意思了。
相里竹呵呵笑了一声:“刚才打电话的时候,还颇有点大人的感觉,怎么现在忽然又变成孩子了?”
她想了想,对伏尧说道:“你师父经常说,术业有专攻。这一次他出事,不是因为什么新发明。”
“如果是发明东西,那是我的老本行,我可以帮他说上一两句。但是他现在是在铲除宗族,这个我就插不上嘴了。这不是我的知识范围。”
伏尧哦了一声:“这好像也是。不过……我应该找谁帮忙呢?”
相里竹说:“谁了解这件事,就找谁帮忙。”
伏尧又问:“那谁了解这件事呢?”
相里竹说:“如果你连这个都办不好的话,我可能要考虑写一封奏折,让陛下把胡亥叫回来算了。”
随后,相里竹挂了电话。
伏尧握着电话,有点无语的说:“这家伙……不怕死吗?”
大秦有两个人,任性妄为。一个是槐谷子,另一个就是相里竹。
但是这两个人有任性妄为的资本。
槐谷子有炼丹的本事,这一点谁也取代不了,这就是一道隐形的免死金牌。除非是谋反,危害大秦社稷,否则的话,嬴政不会动他。
而相里竹头脑精明,精通各种科学研究。更为关键的是,她对政治不感兴趣,而且是一个女人。即灭有野心,也没有把野心变现的能力。
所以嬴政对她很放心,她的任性妄为,反而显得很可爱,很率真。所以嬴政也没有必要动她。
今天相里竹的话虽然说得很直白,但是伏尧想了想,又觉得很有道理。
他思索了一会之后,又开始打电话。
这次是打给王老实的。
王老实是生意场上的人,比较聪明,而且对李水忠心耿耿,可堪大用。
王老实接到伏尧的电话之后,又惊又喜,连声说道:“公子有何吩咐?”
伏尧说道:“你去帮我找几个人来。”
随后,伏尧说了一些人。
王老实有些纳闷,对伏尧说道:“找这些人做什么?公子和这些人……并无瓜葛啊。”
伏尧微微一笑,说道:“我自有用处,你只管照办就好了。”
王老实应了一声,急匆匆的走了。
…………
与此同时,未央召集了一群人正在谪仙楼开会。
这群人无一例外,都是妇人。
这些妇人无一例外,都是那些高官的夫人。
在朝堂之上,那些高官对槐谷子颇有微词。但是这些妇人对槐谷子,那是敬爱有加。
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能吃到这样的美食吗?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能用上这么漂亮的化妆品吗?
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能穿上这么鲜艳的衣服吗?
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如厕都没有这么舒服。
修凡成仙 志言谈
可以说,衣食住行,吃喝拉撒,哪一样都少不了槐谷子。
槐谷子,就是大家心目中的神。
这些妇人爱戴他,敬爱他。甚至经常为了他和自己的夫君吵架。
现在未央把大家召集起来,大家都很热心。
未央说道:“诸位帮我想想,应该怎么帮谪仙?”
医武乾坤
这些妇人立刻开动脑筋。
老实说,这些妇人平时受到自己丈夫的耳濡目染,也懂得一些朝政上面的事情,但是这些人,毕竟没有亲身参与。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她们给出来的,都是似是而非,没有什么用处的不太专业的建议。
未央听了之后,就在心中微微摇头,知道靠着这些人,恐怕是没有用了。
这些人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未央,说道:“公主,我们深居闺中,很少参与这方面的事务,恐怕是不成了。倒不如公主,你是妇女联合会的会长。对这些比我们懂得还要多一些。”
未央听到这里,顿时眼睛一亮。
随后,她开始派人,将妇女联合会的人召集过来。
…………
女 總裁 的 超級 兵 王
朝堂之上,对李水的批判还在继续。
李水有点无奈的说道:“诸位,我只是动了一下宗族首领,你们就说我大秦要灭亡了。难道大秦在你们眼中是纸糊的吗?”
“你们就是这么看待大秦朝廷的?你们不会有异心了吧?你们是不是想要谋反?”
以往李水用这一手的时候,朝臣们都面如土色,连连否认。
但是这一次,朝臣们也不知道是因为人数众多,胆气格外的壮还是怎么回事。
他们指着李水,大声说道:“你已经在破坏大秦社稷了,难道这还不算危险?难道你带着反贼来到大秦的朝堂之上,我们也不能批判你吗?”
李水淡淡的说道:“我带着反贼来到大秦朝堂了吗?谁告诉你们,动了宗族,就是动了大秦的根基?”
朝臣们说道:“动那些宗族,我们没有意见,但是你让那些百姓去杀族长,就是不对。”
李水好奇的说道:“我是让那些百姓自己去杀族长了吗?我记得我是让那些百姓,让他们去揭发族长,去告官。”
朝臣们说道:“是吗?可是我们接到汇报,有很多地方,那些村民义愤填膺,已经不经审判,直接把族长打死了。”
李水说道:“所以呢?”
朝臣说道:“什么所以?你的行为,已经让我大秦失控了。”
李水哈哈大笑:“我怎么没有感觉到?有些族长,鱼肉乡里,百姓敢怒而不敢言。我让那些百姓去揭发族长,这有错吗?”
“有些百姓,或许是痛恨族长平日的压榨,或许是想要趁乱取利,用死刑杀了族长。”
“难道我大秦律法中,没有对应的刑罚吗?杀人者死,这有什么难的吗?”
“除了大秦朝廷,谁能用私行处决一个人?一个人杀了族长,那就杀了这一个人。一百个人杀了族长,那就杀了这一百个人。”
離婚 小說
“大秦天下,怎么会乱?还是有人想要暗中保护族长,故意不去制止,故意不去审判,故意制造乱象,要迷惑陛下,让陛下收回成命,让你们继续在宗族之中,保留势力?”
这些朝臣倒吸了一口冷气。
李水的提问太犀利了,直入人心。
而嬴政的脸色忽然缓和了不少。
这时候,有朝臣咬着牙站了出来,他对李水说道:“你的所作所为,会告诉百姓一件事。他们可以联合起来,灭杀掉一个强大的人,一个平时高不可攀的人。”
“这就给了他们勇气,让他们觉得,他们可以挑战贵族,挑战皇权。”
“从此以后,他们就有了造反的胆量,我大秦再也没有宁日了。”
李水哦了一声:“百姓们可以联合起来,杀掉一个强大的人,杀掉一个平时高不可攀的人。”
“这个道理百姓已经知道了,那大人你知道了吗?”
这位朝臣说道:“我自然已经知道了。”
李水说道:“那你打算何时做反贼呢?”
朝臣吓了一跳,脸色煞白的说道:“你可不要诬陷我,我何时要做反贼了?”
李水笑呵呵的说道:“你不打算做饭贼?那你为何要诬陷那些百姓做反贼呢?”
“你知道了这些道理不去做饭贼,难道百姓就要去了吗?百姓生活的安安稳稳,为什么要把头悬在裤腰带上造反?”
“反贼野心勃勃,诸如项梁等人,就算不懂得这个道理,也是要造反的,他们需要我给勇气吗?”
朝臣:“……”
李水说道:“你知道杀了你的儿子,就不用再花钱养他了,你为什么不杀?”
神武 霸 帝
“你知道脱光了衣服,就不会觉得热了,你为什么不脱?”
“你刚才的话,简直是荒唐至极,本仙都懒得驳斥你。”
这朝臣满面羞愧,退下去了。
而李信看着李水,心中感慨:“槐兄果然还是槐兄啊。佩服,佩服。”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