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聊齋之家有妖妻 ptt-第六百二十四章 正道齊聚推薦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聊斋之家有妖妻
将整个汝南地区的敌军渐渐消耗干净,只留下汝阳城内还有一支孤军坚守。在这种情况下,汝南之地的各府县城池,可以说已经唯雍宁予取予求了。什么时候取,取不取,只看有没有必要而已。
如此战了二十余日,陈八斤率领的援兵已经快要抵达。因为是从北方而来,其大军率先逼近谯、沛之地。于畏顿时感到了压力,当即向王丰求援。王丰于是命令于畏收兵回彭城,看陈八斤如何行动,再做应对。
那陈八斤却并未追击于畏,而是率领大军过谯、沛,直入淮北。
这一下压力转嫁到了于乘龙身上。于乘龙本想从汝阴撤兵,但考虑到雍宁之兵已经深入汝南,恐其仓促之间难以撤回,于是一边加固营垒,就地坚守,一边遣人向雍宁示警,约其一起撤兵。
但远道而来的陈八斤却也打定了要咬下王丰一片肉的心思,先一步传令,叫汝阳城内的兵马主动出击,拖住雍宁之兵。随后派出八千骑兵轻骑突出,赶到汝水岸边扎营,挡住了雍宁大军撤退的大道。
消息传来,于乘龙顿时大惊,急忙遣人将消息八百里加急送给王丰。
王丰收到消息,顿时也吃了一惊,急令于畏领徐州兵赶来增援。同时王丰也收罗了扬州之兵,征调了正兵和屯田兵三万人,亲自率领着赶赴淮北助战。
说实话,王丰心里此时是有些懵逼的,陈八斤率领大军,数千里驰援,按说全军上下已经是极为疲惫,积蓄休整,才能作战才是。但他们却一反常态,表现得咄咄逼人,一副急于求战的样子。这是十分不正常的。
要知道王丰的兵力并不弱于对方,又是以逸待劳,虽说如今因为兵力较为分散,又被陈八斤出其不意之下,截断了雍宁这一路兵马的退路,看起来有些落入下风,但若真的打起来,胜算还是极大的。
王丰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自己已经表现出了退兵的意愿,疲惫的陈八斤却还是要如此不依不饶。他的倚仗是什么?难道九山王又准备了什么针对自己的手段?
王丰心中暗暗警惕,大军却并没有丝毫停顿,很快过了淮河,赶到汝水。
此时于乘龙的兵马已经退到汝水,结营坚守,以便拖住陈八斤的大军,为雍宁的兵马撤退制造机会。然而雍宁的兵马却还是没能撤回来。原因是九山王派出了修士,在沿途招来了大风雨回军路上风雨交加,道路泥泞,大军根本行走不得。
王丰抵达之后,当即前去施法,欲要将天气的控制权给夺回来。
于是战区的天气便在双方的斗法之中开始变幻莫测了起来。前一刻可能艳阳高照,下一刻便雷雨大作。
这种斗法比生死斗温和了许多,但也很难分出胜负。毕竟双方施法的修士并没有面对面,隔空斗法的话,想要咒杀敌人,却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眼见斗法三日,天气变得更加莫测,雍宁之军还是很难回来,王丰心中渐渐有些焦躁。这一日,王丰正考虑着是否要直接出动大军,去攻击陈八斤的营寨,以图决战制胜,就听驻兵九江的赵江发来了进击书信。
王丰拆开一看,顿时大惊,对众将道:“我道为何陈八斤会一反常态,不顾其麾下兵马疲惫,执意与我军纠缠。原来他早已暗中与荆州的薛周勾结在了一起。这是赵江发来的战报。昨夜薛周的兵马忽然从武昌顺江而下,蕲春驻军猝不及防,被他袭击得手,三千兵马几乎全军覆没。如今薛周的大军仍旧在陆续抵达蕲春,截至赵江发来战报之时,荆州军的前锋已经进入九江地界了。”
女帝憨夫 云绯静
众将闻言,顿时哗然。要知道如今扬州的主力尽在淮北,在扬州腹地,除了赵江的万余兵马之外,便只有三万人不到兵马分散驻扎在各地,用以弹压地方。这些兵马想要短时间内调动起来,那是很难的。
此外,便是金陵城中还有八千守军,扬州府境内还有几万屯田兵。
王丰当机立断,命再从各地驻军之中抽调兵马,汇聚成一支万人大军,增援九江。同时,从金陵抽调三千精兵,立即前往把守湖口。再从扬州府征调三万屯田兵,驰援九江。
抽调兵马的军令发出的同时,九江那边的战报也在陆续抵达。到了傍晚,情况已经渐渐明朗了。薛周纠合了荆州各路兵马,总计领兵十一万四千人,号称六十万,浩浩荡荡杀入了扬州,扬言要将扬州一举拿下,胆敢抵抗者,等到打破城池,便要鸡犬不留。
王丰顿时哼了一声,转而问众将道:“薛周突然与我们反目,致使我军腹背受敌,如今该如何应对?”
众将闻言,都皱眉苦思,却始终想不出好办法。要抵御薛周,就必要领主力回去。但主力大军现在又被陈八斤给拖住,根本无法抽身回援。况且还有雍宁这一路兵马被阻隔在汝南,若是主力撤退,雍宁这一路兵马怎么办?
思前想后,若是不与陈八斤求和的话,那么唯一的办法便是立即与之决战,尽快将陈八斤给击溃,然后再从容撤兵。
王丰自然是不愿意主动求和的,当下思考起了该怎么进攻,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击溃陈八斤。
正但王丰与众将商议着该怎么出兵强攻之时,就见营外一道黄光闪现,潘刺史身边的那位名叫石清虚的地仙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王丰当即道:“道友不在潘老将军身边助战,连夜来此,可是有何急事?”
石清虚道:“特为雍宁将军和潘老将军送信。”
当下石清虚将书信递给了王丰。王丰拆开一看,顿时愣了半晌,沉吟了许久,这才点头道:“好,既然雍宁有此气魄,我又岂有不支持他的道理?你回去转告他,若他的谋划能够实现,最终大获成功的话,那我便再次召开推举人主大会,让他能携得胜之势,最终得偿所愿。”
石清虚点了点头,当即告辞离去,向雍宁和潘刺史复命。
待石清虚走后,王丰神色顿时放松了下来,环顾众将,又点了一个名叫黄冀的将领,命其领兵一万,火速南下,前去把守皖城,防备淮南之地被薛周给袭取。
随后王丰开始督率大军,一边与陈八斤继续争夺天气的控制权,一边做出一副急于求战的模样,不断对陈八斤的营寨发动攻击。
同时,派叶雪薇携带一百支雷音烈火箭前往九江,以神弩协助守城,以拖延薛周的进攻步伐。
如此过了数日,王丰的不断进击被陈八斤认为是困兽之斗,当下志得意满地坚守不出,老神在在地拖着王丰,以待薛周获胜。
而薛周在强攻了九江城两天之后,虽然仍旧对取胜充满信心,但也心疼自家的伤亡。当下开始强令平春军、竟陵军等胁从兵马前去攻城,意图消耗众军之力。
三方都在计算着变局发生的时间。薛周认为,九江城虽然坚固,但守军不多,其余各处的增援兵马加起来也比不上自己兵多,若敢前来,也只是被自己逐一吃掉的下场。
围点打援,消耗扬州的兵力,等到攻破了九江城,扬州其余地方也就彻底空虚了,大军可以传檄而定。
唯一值得担忧的,是城中的雷音烈火箭。但雷音烈火箭终究不是无限的,等到平春军、竟陵军等胁从兵马将城内的雷音烈火箭给消耗干净,就是破城之时。这个时间绝不会超过二十日。
陈八斤也便也做了相同的判断。不过陈八斤却并不认为薛周拿下九江之后,便能轻松拿下扬州了。在陈八斤看来,只要九江不保,王丰必定会率领大军放弃淮北,南下回守扬州,与薛周爆发激战。
而以王丰之能,他要想走,陈八斤自认为是留不住的。但是陈八斤却觉得,即便留不下王丰的主力,至少自己能将地盘推进到淮河岸边,而且雍宁这一路兵马大概率会被自己给吃掉。
这样的战果已经让陈八斤觉得极为满意了。
毕竟上一次双方交战,主君白敖兵败身死,而自己若是此次大胜王丰一阵,那么自己的声望必将暴涨,众将对自己突然上位的疑虑必将打消。
到了那时,自己的地位才能真正稳固。
因此陈八斤对接下来的战局是十分期待的。
而王丰也同样十分期待接下来的战局。不过王丰期待的并不是自己这边和就见那边,而是被阻隔在汝南那边的雍宁之兵。
时间便在众人的期待之中慢慢过去了七八日。这一天,一个震撼人心的消息传来,直接将天下人都给打懵了。
原本被困汝南的雍宁大军忽然出现在荆州平春地区,一举将空虚的平春府给拿下。
原来雍宁当日闻听薛周袭击扬州,当即叫石清虚向王丰送来书信,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行动计划。那就是,趁着天下人都以为雍宁这一路兵马被困汝南,全无生路,以至于都将其忽略的有利时间,由潘刺史领兵佯装主力,继续吸引陈八斤的目光,雍宁则暗中率领一万兵马,南下安阳,翻越桐柏山古道,在石神石清虚的道法帮助下,袭取沿途隘口,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平春府。
此时平春军的主力已经都被薛周抽调到了就见战场,平春一带空虚至极,只要雍宁率军抵达,必定轻取城池。
这个计划十分大胆,但王丰权衡之后,却认为十分靠谱,很有实现的额可能。一来是谁也想不到雍宁会在绝境之中,冒险翻越险要的桐柏山,有出其不意的效果。二来是雍宁之兵本就被阻断了归路,与其被动等死,不如主动一搏。三来是有石清虚相助,沿途关山险阻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走。四来是荆州主力尽皆被薛周调到了九江战场,一旦雍宁率领抵达荆州,必可迅速打开局面。至不济也能解九江之围。
果然,雍宁成功翻越桐柏山,并拿下了平春府,初步站稳了脚跟。随后雍宁不等潘刺史率领后续兵马抵达,便即领兵继续南下,直杀到绿林山下。留守的绿林军全无抵抗,直接竖旗投降。
要知道雍宁本就出身绿林军,其叔父甚至还是绿林军的第三号头领。雍宁在时,曾经为绿林军立下许多功劳,许多绿林军老将都对雍宁有好感。
当然,最关键的是,鹿门山本就对荆州各路义军渗透极深,许多义军首领身边的谋主,其实都是鹿门山的外门弟子。在他们的积极“建言献策”之下,雍宁的兵马自然势如破竹,各军归附者极多。
随后雍宁遣使去襄阳城,驻守襄阳城的仍旧是原荆州之兵。当日雍宁两次救襄阳守军于危难之中,襄阳守军无不对雍宁感恩戴德。加之薛周气量狭小,屡次欲要将襄阳守军调往别处,好自己入住襄阳城,却都被襄阳守军用软钉子给挡了回去。襄阳守军对薛周其实并没有什么好感。
最后,鹿门山的陆知渊亲自去襄阳城,向原荆州刺史言明了雍宁宗室子弟的身份。于是荆州刺史当即改旗易帜,宣布效忠雍宁,从此唯雍宁马首是瞻。
有襄阳守军这一支精锐兵马投效,雍宁顿时如虎添翼,瞬间彻底站稳了脚跟,不但兵马大增,粮草辎重也全无缺乏之虞了。
而数日之后,潘刺史率领的后续从汝南撤到了平春,雍宁麾下兵马更加强盛,已经隐隐然有喧宾夺主,取代薛周成为荆州之主的势头了。
正在攻打九江的薛周顿时大惊失色,顾不得再觊觎扬州富庶的城池土地了,当即传令退兵,准备返回荆州与扑灭雍宁之乱。
然而来时容易,撤退却难了。此时扬州各路的援兵已经抵达了湖口,总计四万三千人,加上赵江留守在九江城中的兵马,总兵力达到了近五万人。
眼见薛周退兵,,赵江当即领兵追击。
然而来时容易,撤退却难了。此时扬州各路的援兵已经抵达了湖口,总计四万三千人,加上赵江留守在九江城中的兵马,总兵力达到了近五万人。
眼见薛周退兵,,赵江当即领兵追击。

bqbs0都市言情小說 聊齋之家有妖妻 線上看-第六百一十九章 芒碭山下相伴-dvjum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聊斋之家有妖妻
当下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一起与王丰驾遁术离了神仙岛,往罗浮山而来。一路上,二人都神色轻松,根本全不担心留在神仙岛的一众佛门僧人有可能会被心神老祖杀个回马枪。
王丰见状,心下顿时安定了许多。看来佛门的准备比预想中的还要充足啊!
三人来到罗浮山,王丰站在山外,高声道:“诸位罗浮山的道友,贫道崂山明镜,携天台宗觉妙大师、禅宗玄机神尼前来拜山。”
其实以王丰的辈分、修为和地位,是没有资格这么郑重其事地前来拜山的,但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却地位极高,法力深厚,足以代表人间的天台宗和禅宗这两大宗派,二人联袂来到罗浮山,再怎么大张旗鼓都不算过分。
卡 彭貝基
因此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虽觉得王丰此举有些小题大做,却也没有表现出不悦,只静静地站在山外,等着山中的修士出迎。
然而等了片刻,就听山中传来一阵笑声,一人朗声道:“王道友和两位大师驾临,贫道等人原该迎迓。奈何山中如今诸事繁杂,不便待客。三位还是请回吧。得罪之处,还请原谅。日后贫道等人必定登门向三位赔罪。”
蓝枫学院
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闻言,顿时一愣,沉默了片刻,就见觉妙大师转头看向了王丰,道:“王道友,你是否早就知道罗浮山有问题?”
王丰知道此时已经隐瞒不过,当下点头道:“不错,上次我路过罗浮山,便察觉不对。只是当时势单力孤,不敢轻动。事后暗中多番查探,却都没有发现端倪。这才只能请了二位高僧一起前来。大师、神尼,还请二位不要拘泥于门派之别,今日随我一起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觉妙大师沉吟道:“眼前情形虽有不对,但真实情形却是难说的很。万一是人家山门之中果然有私密之事,需要处理,又不方便被外人知道呢?我们贸然进山,恐有不便。”
神醫 嫡 女
葬龙穴
王丰点头道:“大师顾虑的是!不过我与罗浮山斗玄子真人交情深厚,又曾受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大恩,罗浮山的事于我而言并非外人之事。还请大师和神尼稍待片刻,容我施法探查。”
当下王丰施展了符傀之术,召唤出木偶武士,吩咐道:“速速进山,查看虚实。”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两名木偶武士当即持戈进山。等了片刻,却不见武士回来,王丰突然面色一变,对觉妙大师道:“两名木偶武士与我的联系被斩断了。山中果有异常。”
觉妙大师闻言,尚未回答,就听山中传来一个声音,道:“王道友,贫道已经说过,山中有事,不便待客,你却还来探查,也太过无礼了。两名木偶符傀贫道收了,小示惩戒。速速离去,罗浮山不欢迎你。”
王丰哼了一声,道:“当日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飞升之前,曾传授我两门道法,告诉我说,罗浮山日后会有一场大劫,请我设法解救。如今我认为,罗浮山便正面临这大劫。既然受了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所托,我又岂能视而不见?山中的道友,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若不打开山门,让我进去看一看,今日之事便不能善了。”
山内的人闻言,顿时轻笑了一下,道:“既然你冥顽不灵,不知好歹,那就进来吧。只不要后悔就是。”
王丰却不敢贸然进山,迟疑了一下,复又施展了撒豆成兵之术,召唤出两名豆兵神将,让豆兵进山。
这豆兵神将都是分神期的修为,战力不弱,即便面对地仙高手也能纠缠片刻。王丰分出一缕神念附着在豆兵之上,驱使两名豆兵进山。
踏上山道不过数十步,就见眼前景象忽然一变,青山绿水变成了鬼蜮魔窟,原本明媚的天色也变得昏暗无比,天地间仿佛蒙上了一层血色,又鬼哭狼嚎之声隐隐传来。
王丰控制的豆兵愣了一下,不及找寻出路,就见虚空中一柄血色魔刀飞来,凌厉的刀气充塞天地,仅只一刀,便将两名豆兵给斩碎。便连附着在豆兵身上的王丰神念这枚斩灭。
站在山外的王丰顿时面色一阵苍白,只觉得元神刺痛无比,废了好大劲儿才稳定了心神,强撑着对觉妙大师道:“山中的确不对劲儿。罗浮山乃仙家之地,岂会如此魔气冲天?可惜我法力低微,查不出虚实。还请大师出手,若能解罗浮山于危难之中,在下感激不尽。”
觉妙大师迟疑了一下,这才道:“眼下的情形,的确不对。罢了,贫僧便试一试吧。”当下觉妙大师运起法力,施展一念三千之术,无量佛光顿时散发出来,充塞天地,朝着罗浮山照了过去。
就见佛光过处,一切幻象都无法遁形,整个罗浮山从半山腰往上,全都被一片愁云惨雾所笼罩,天空中乌云滚滚,山内魔气冲霄,一派末世景象。
不过王丰细看之下,却发现山中有一处地方散发出蒙蒙清光,有几分祥和之气,与周围肃杀景象格格不入。王丰顿时略微松了一口气,想来这是山中的修士还在坚守,并未完全被袭杀殆尽。
如此说来,自己来的还不算太晚。
当下王丰对觉妙大师道:“魔焰嚣张,大师可有降魔之法?”
觉妙大师凝重地看了看笼罩罗浮山的愁云惨雾,忽然抬手将敲击木鱼的木槌丢了出去,化一道金光击打在罗浮山上。就见罗浮山中冲出一股魔焰,将木槌挡住,差点将之焚毁。
觉妙大师急忙收了木槌,叹道:“好厉害的魔阵,贫僧只怕无法轻易破解此阵。”
皇朝脉动
旁边的玄机神尼也道:“此阵实是厉害,只怕我们联手,也未必能破。唯今之计,不如请天庭兵马出手。”
觉妙大师点了点头,当下从怀中取出一道神文符篆,往虚空中一扔,就见一道金光从天而降,金光之中显露出无数天兵天将的虚影,对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道:“大师、神尼,可是找到心神老祖的踪迹了?”
觉妙大师指着罗浮山,将事情说了一遍,一众天兵天将闻言,顿时大惊。要知道罗浮山乃道家名山,天庭之中出身罗浮山的高人不少,况且降魔卫道,本就是天兵天将的职责,眼见罗浮山中魔焰张狂,众天兵天将自然不敢坐视。
当下领兵的天将把情况上报,很快天庭便发下法旨,要众天兵解救罗浮山。
就见金光之中,不断有天兵天将飞出,落到地上,化作一个个神光盎然、威风凛凛的神将,计有千人,领兵大将乃是真仙修为。此外还有十名天仙级的大将。
一品 嫡 妃
这支兵马本来是准备捉拿心神老祖的,配置的人手自然十分厉害,如今转而攻打罗浮山,这份力量倒也不算太弱。
当下天兵天将组成军阵,以攻山法器轰击包围罗浮山的魔阵,只攻打了片刻,魔阵便即抵挡不住,轰然破碎。
随后一众天兵天将杀上山去,山中也冲出了许多妖魔鬼怪,与天兵天将交锋,却又哪里是对手,交战了不到半个时辰,便即大半被杀,其余急忙逃窜。
混元不朽功
王丰顾不得追杀众妖魔,急忙来到山中,就见一处山谷内闪耀这蒙蒙的清光。王丰急忙行了过去,高声道:“贫道崂山派弟子明镜,携天台宗觉妙大师,禅宗玄机神尼,并一众天兵天将前来解罗浮山之围。诸位道友,还请现身一见。”
就听山谷中传来斗玄子的声音:“是王丰王道友吗?太好了。”
王丰哼了一声,道:“当日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飞升之前,曾传授我两门道法,告诉我说,罗浮山日后会有一场大劫,请我设法解救。如今我认为,罗浮山便正面临这大劫。既然受了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所托,我又岂能视而不见?山中的道友,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若不打开山门,让我进去看一看,今日之事便不能善了。”
山内的人闻言,顿时轻笑了一下,道:“既然你冥顽不灵,不知好歹,那就进来吧。只不要后悔就是。”
王丰却不敢贸然进山,迟疑了一下,复又施展了撒豆成兵之术,召唤出两名豆兵神将,让豆兵进山。
这豆兵神将都是分神期的修为,战力不弱,即便面对地仙高手也能纠缠片刻。王丰分出一缕神念附着在豆兵之上,驱使两名豆兵进山。
踏上山道不过数十步,就见眼前景象忽然一变,青山绿水变成了鬼蜮魔窟,原本明媚的天色也变得昏暗无比,天地间仿佛蒙上了一层血色,又鬼哭狼嚎之声隐隐传来。
王丰控制的豆兵愣了一下,不及找寻出路,就见虚空中一柄血色魔刀飞来,凌厉的刀气充塞天地,仅只一刀,便将两名豆兵给斩碎。便连附着在豆兵身上的王丰神念这枚斩灭。
站在山外的王丰顿时面色一阵苍白,只觉得元神刺痛无比,废了好大劲儿才稳定了心神,强撑着对觉妙大师道:“山中的确不对劲儿。罗浮山乃仙家之地,岂会如此魔气冲天?可惜我法力低微,查不出虚实。还请大师出手,若能解罗浮山于危难之中,在下感激不尽。”
觉妙大师迟疑了一下,这才道:“眼下的情形,的确不对。罢了,贫僧便试一试吧。”当下觉妙大师运起法力,施展一念三千之术,无量佛光顿时散发出来,充塞天地,朝着罗浮山照了过去。
就见佛光过处,一切幻象都无法遁形,整个罗浮山从半山腰往上,全都被一片愁云惨雾所笼罩,天空中乌云滚滚,山内魔气冲霄,一派末世景象。
不过王丰细看之下,却发现山中有一处地方散发出蒙蒙清光,有几分祥和之气,与周围肃杀景象格格不入。王丰顿时略微松了一口气,想来这是山中的修士还在坚守,并未完全被袭杀殆尽。
血色征途:东北那些年 七十二难
如此说来,自己来的还不算太晚。
当下王丰对觉妙大师道:“魔焰嚣张,大师可有降魔之法?”
觉妙大师凝重地看了看笼罩罗浮山的愁云惨雾,忽然抬手将敲击木鱼的木槌丢了出去,化一道金光击打在罗浮山上。就见罗浮山中冲出一股魔焰,将木槌挡住,差点将之焚毁。
觉妙大师急忙收了木槌,叹道:“好厉害的魔阵,贫僧只怕无法轻易破解此阵。”
旁边的玄机神尼也道:“此阵实是厉害,只怕我们联手,也未必能破。唯今之计,不如请天庭兵马出手。”
觉妙大师点了点头,当下从怀中取出一道神文符篆,往虚空中一扔,就见一道金光从天而降,金光之中显露出无数天兵天将的虚影,对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道:“大师、神尼,可是找到心神老祖的踪迹了?”
觉妙大师指着罗浮山,将事情说了一遍,一众天兵天将闻言,顿时大惊。要知道罗浮山乃道家名山,天庭之中出身罗浮山的高人不少,况且降魔卫道,本就是天兵天将的职责,眼见罗浮山中魔焰张狂,众天兵天将自然不敢坐视。
当下领兵的天将把情况上报,很快天庭便发下法旨,要众天兵解救罗浮山。
就见金光之中,不断有天兵天将飞出,落到地上,化作一个个神光盎然、威风凛凛的神将,计有千人,领兵大将乃是真仙修为。此外还有十名天仙级的大将。
这支兵马本来是准备捉拿心神老祖的,配置的人手自然十分厉害,如今转而攻打罗浮山,这份力量倒也不算太弱。
妃不可欺:盛宠神医王妃 慕容夕
当下天兵天将组成军阵,以攻山法器轰击包围罗浮山的魔阵,只攻打了片刻,魔阵便即抵挡不住,轰然破碎。
随后一众天兵天将杀上山去,山中也冲出了许多妖魔鬼怪,与天兵天将交锋,却又哪里是对手,交战了不到半个时辰,便即大半被杀,其余急忙逃窜。
王丰顾不得追杀众妖魔,急忙来到山中,就见一处山谷内闪耀这蒙蒙的清光。王丰急忙行了过去,高声道:“贫道崂山派弟子明镜,携天台宗觉妙大师,禅宗玄机神尼,并一众天兵天将前来解罗浮山之围。诸位道友,还请现身一见。”
就听山谷中传来斗玄子的声音:“是王丰王道友吗?太好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