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警探長 ptt-第九百章 緊追權讀書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警探长
张左等人在屋里里嘀咕了半天了。
不得不说,天底下没有永远的敌人,在外界未知的情况下,张左的绳子也被解开了,齐哥、小年轻、张左等四人共同商议了半天。
现在他们都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情况,但是都知道肯定是出不去了。
船一直都在前开,但舱室里的人都是蒙的。
白松处理完所有的事情之后,一直都盯着这里,他从未尝试打开这把锁进去抓人,而且从附近检查了好几遍这个舱门,确认没办法从里面打开。
现在,突击队来了,自然是可以打开了。
而里面的人,从听到直升机巨大的轰鸣声之前,就已经分析出来是怎么回事了,船上这是有内鬼,有警察!
“你个蠢驴,怎么找的人?那个永仁一定是卧底!”张左直接骂道:“找你们合作真的是太傻了。”
“不可能,光头那边四个人,怎么会让他一个人出来,把咱们困在这里?”齐哥气的跳起来,头一下子撞到了舱壁,“我告诉你吧,肯定是船长等人出了问题!你们找的这是什么船啊!”
“船是你们找的!”张左气急败坏:“伟哥花钱找的你们,你们找的船!”

两拨人聊了半天,齐哥才恍然大悟,敢情自己还是被坑了,岸边的老大把好多中间的费用都切走了,跟他许诺的好处是九牛一毛…
破案了!
这俩人吵着架,智商飙升,先是知道了找船的问题,接着齐哥推理出老大安排的这个永仁肯定有问题,然后又猜到永仁可能是警察派过来的卧底,骗了他和老大,进而得出推论,永仁估计救了那个被绑的警察。
张左也恍然大悟,自己打中的那个人打中之前就已经死了,按理说那个警察身强力壮不至于这么简单就死了,那肯定已经被掉包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
“是啊,原来如此!”

小年轻听着两位大哥从头到尾,循序渐进,福尔摩斯上线,他也逐渐从迷雾里走了出来,原来,永仁是这样的一个人…
所以刚刚永仁哭是在演戏!
他居然相信了…靠!
“齐哥…”小年轻难过了,打断了沧桑男的话:“现在知道这些有什么用处啊?”

历经沧桑的齐哥和聪明机灵的张左相视无言。
气氛一度非常尴尬。
直升机到了之后,突击队员带着防爆盾,打开舱门,进来把人都押解出来之后,这屋里的几位丝毫没反抗,一个个都快抑郁了。
“你就是张树勇的儿子对吧。”白松看向张左。
张左虽然之前也推理到白松可能没事,但是看到白松现在站在这里,还是感慨万千,最终一句话也没说。

东九区天亮的很早,距离目的地只有十几海里了。
突击队员们都已经换了便服,白松打开了船只的通讯系统,让永仁把船慢慢减速,最终停到了接近线的位置。
周围海域一片宁静,白松让张左、黄毛等人上了甲班站着。
妖鼠噬天 无语论比
“我们的船在哪里啊?”永仁看了看周围:“几海里之内都没有看到。”
“你拿望远镜看看。”白松微微一笑。
船上怎么也少不了望远镜这种东西,永仁听白松的话,站在驾驶舱的上面最高的地方,四处望去,依然没有发现:“我感觉十海里内都没有。”
“可是他们的船我们已经知道位置了,对吧。”白松道。
“嗯,看到了,距离我们估计四五海里吧。”永仁道:“他们就算靠近了,这里距离边界线也太近了,我们的其他船就算是来了,人家也有望远镜,及时调转方向,就能跑掉,你该不会想骗他们等我们的船,然后让突击队上吧?”
“那怎么可能?”白松摇了摇头:“我们把张左等人放在甲板上,我让突击队的人也穿便衣站在张左等人附近,让张左等人打招呼什么的,那边肯定得过来,肯定会以为我们没有任何燃油了。但是他们靠近之后,如果张左等人喊一句话,那些人肯定掉头就跑,我们的突击队没机会的。我们要是那时候再把张左带回舱室里,对方肯定就不信任了。”
“那你?”永仁看到白松胸有成竹的样子,有些不解。
救爱难赎 欲风欲尘
“放心吧,只要他们进线,不用靠近,他们就完了。”白松面色无比平静。
不多时,数海里外的船只终于是动了,向着白松这边靠近着,附近的海域目前看来,就两艘船。
白松算着具体的位置,看着那艘船越来越近,期待着。
终于,过线了。
就在这时,白松的船上也收到了区域广播,开放式的广播。
“弦号@#¥,你已进入我国领海,请立即停船,接受检查。”
这个广播持续了三遍,使用了多国语言!
不多时,一艘白色的、充满震撼力的、排水量超过3000吨的大家伙,出现在了大家的望远镜视野里!
“这是!”永仁一脸崇拜:“这是满速了!”
“根据《领海及毗连区法》第十四条规定,对于这类船舶,一旦驶入我们的内水、领海或者毗连区,当我们认为有违反我们违反有关安全、海关、财政、卫生或者入境出境管理的法律、法规的行为,可以行使紧追权。一旦我们行使紧追权,只要对方船只没有驶入他国内海,我们就可以进入公海继续追逐!”白松看着那个大家伙也是面露崇拜之色:“这大家伙航速是我们的两倍,而且还有直升机,跑不掉的!”
永仁这才明白了白松的安排是什么意思,此时此刻,他的内心也是无比踏实,没有什么会比这个更让人有安全感。
对于张左接应的那艘船,永仁想过很多办法,他一直以为白松打算让突击队员们突击作战,他还做好了参战准备,因为不知道对方那边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也不知道有多大的危险性。
但是此时已经没了悬念,我不管你有多牛逼,反正你没有我牛逼。
“当浮一大白!”白松道:“陈哥,上岸后,我请你。”
“好!”永仁看了看天空,今天的阳光格外灿烂。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警探長 愛下-第八百八十九章 甦醒 (爲皖瑜的角色盟加更)熱推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警探长
白松开始自己检查自己的身体。
他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估算了一下,应该已经超过了24小时,因为昨天被俘虏就是晚上,现在还是晚上。
如果是当天,天还没亮,那么他不会这么饿,如果已经超过了两天,那么他肯定彻底没力气了。
麻药的深度睡眠减少了身体的消耗,但也让白松难以控制身体。
彻底摆脱麻药,估计还需要几个小时,但现在已经勉强可以活动了。
在苏醒后的一个小时里,白松逐渐地明白了很多事。
他把前因后果全想明白了。
这个事的关键,也就是坑他的人,是黄毛!
黄毛肯定是被买通了,如果没猜错的话,此时此刻,就在船上,和张左一伙!
白松是相信灰毛李坤的,从一开始,获得这个线索,也是跟李坤有关。
而且,他分析的也没有错,李坤不可能也不敢坑他。这个是白松最早的分析,但是他却忽略了一点,李坤不会坑他,不代表黄毛不会。
他可以信任李坤,却不该信任黄毛。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李坤本性就还可以,黄毛则不太行。
李坤还是愿意相信自己多年的好兄弟的,尤其是李坤这些年没少帮黄毛的情况下。
但实际上,其实,黄毛根本就不领李坤的情,反而觉得李坤在假慈悲!
黄毛自然知道李坤是跟着白松混的,自然也知道白松是谁。
首席的奶茶女友 午夜莺

这里面有一个信息差,白松不清楚,李坤也觉得事情不大,一直没告诉白松。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当初白松去抓那个酒托的案子时,把李坤抓了,但是其实当天晚上,黄毛也在那里,而且把李杰骗过去,就是黄毛负责的。
当时,白天的时候李坤、黄毛和白松相遇,再分开,那么几乎100%的可能李坤还是和黄毛厮混在一起,所以,当天晚上,去酒托店抓到李坤的时候,黄毛其实也是其中的一员,只是他负责外围,不在店里。黄毛的工作,是找李杰这类的凯子,他负责外面的联络。
这个事情,白松当天晚上没抓到黄毛,也就没多想,谁会往那方面去想呢?
为什么李坤从来没有提这个事情呢?
一是他觉得事情不大,既然已经过去了,就过去了,白松也不会在意这么一点的破事。二就是作为一个讲义气的人,他不可能把黄毛供出来。
当天晚上李坤不会供出来,之后就更不会主动提出来。他不认为提出来对白松有什么用处。
这也是黄毛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为什么会认识李杰的原因。当然,黄毛熟悉李杰,李杰其实没有亲眼见过黄毛,所以黄毛和李杰之间也有信息差。
李坤越混越好,最难受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黄毛,他不是嫉妒,他是真的觉得李坤背叛了他。当初两个人到处混社会,吃饭不给钱,多潇洒?
本来他以为李坤混不下去会回去和他一起干点什么,但是李坤却好像攀了高枝一样,越混越好,每次还给他一点帮助,这让他非常别扭。
这种想法,和在这边调查白松的张左一拍即合。张左知道九河区是白松的根,想找一个熟悉白松的人,一下子就找到了黄毛。
这案子里,第一次,黄毛告诉李坤李杰失踪了,引来了白松等人的关注,也就是本案的开始。
第二次,黄毛告诉李坤一些难以开口的秘密,让白松获得了更多的线索。不仅如此,他编造了“还有第二人失踪”的谎言,引得整个天华市警察投入了巨大的力量去寻找第二个失踪的人。这也直接造成了后来只有四个人来支援白松。
第三次,他在天华市外留下了线索,让出差的警察得到了他们乘坐车辆的线索,成功的让白松跟到了东山市。
第四次,白松来到东山之后,他安排人偷偷跟踪了白松几分钟,让白松对他们在这里的事情深信不疑,确定这些人就在这附近的港口。
但是,他却迟迟不行动,用几天的时间,把白松等人的精力消耗大半。
这个路数是黄毛想出来的吗?这不可能,这后面有高人指点。
唇 屬 意外
白松躺在船舱里,也知道高人是谁,肯定是张左背后的人,也就是张彻、假张左、丁建国等人背后的人。
掳爱
此番事闹得有点大,也许幕后的人会出来。
白松想通了那些事,后面的事情自然也都想通了。他此时也确定了具体的情况了。
他不断地被打麻药至今,和他同在一个船舱的另外两个人,都没有一点点醒来的痕迹,而他却彻底清醒了。这不正常。
对于化学和人体,白松挺了解的,人这种动物,没有根本性的差异。
也许你是一个超级大力士,猛地一匹,但是给你打一针麻药你照样倒,绝无例外。他不相信他自己的体质好,就能提前醒来。感受到自己身上的绳子,他估计给他打的麻药按理说只会多不会少。
那么,他此时能醒来的唯一原因,就是有人救他。不然他就等着死吧。
再次分析,谁会救他呢?白松想到了唯一的一种可能,就是苏队跟他说的,警察局在海边的卖水的团伙里安插了一个卧底。
这已经过去了至少24小时,船还没有离开近海与外人交接,说明绕了路了,这么久的时间,警察依然没有追过来,说明这名卧底他既没有办法对外联络,也没有对抗整艘船的武力,能做的就是偷偷把麻药注射到绳子里。
所以,这名卧底是他翻盘的希望,但是最主要的还是要靠他自己。
白松感受了一下自己从头到脚的绳索,燃起了希望,从鱼舱的天井看了看外面的天空。
乔启老师,您是否曾经想过,有一天,您教我的东西,会救我的命呢?
这些绳索的捆绑,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彻底没可能解开的,但是这不包括白松。
如果说,麻药方面,他和普通人的耐受能力几乎一致,那么脱困和自解绳索方面,他绝对是专家!
船在发动机的带动下,始终有不小的噪音和震动,白松这里面极暗,外面看里面完全看不到,他可以放心大胆地解开绳索。
不急。
天不亡我白探长,蕞尔蟊贼何事为?
(五更结束,呼~)

afzmi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警探長-第八百六十九章 準備辦案分享-ur6o4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警探长
高房价已经滋生了很多外人都不会知道的问题。
绝大部分人其实本身真的没有太大的本事,家庭条件也一般,但是厉害的是,他生在“罗马”,家里有“罗马”的房子。
很多上京、魔都人自己根本也买不起本地的房子,有房子住纯粹是祖上庇荫,但是人家确实是有,没办法。
白松在派出所的日子里,不止几十次地见过,兄弟几个为了争父母的一套老房子,兄弟都做不成了。
一百多万甚至几百万的房子,只需要多争到10%,就能抵得上好几年的奋斗,就可以换一辆好车,能不争吗?
人脑袋打出狗脑袋的事情太多了。老父母死之前,就会有子女偷偷哄着父母去做公证遗嘱,或者说等人死了之后,各种手段都能用出来。
有人说了,平分不就行了?
肯定不行!首先抚养的年限不一样,其次老父母给孩子留过的钱不一样,再次照顾的花销也要掰扯掰扯,最后就得看谁更不要脸了。
畸形的房价与收入之间的差距,造成了各种案件,李杰这个案子就可能存在这种情况。

而如果真是白松所言,骗出去,公海一扔…
首先我们要知道太平洋有多大–太平洋一个大洋,就大于地球上所有的陆地面积,有19个中国这么大,面积约等于7万个洞庭湖。
“那李杰肯定是没了。”王华东叹了口气,“比起你说的这种方式,我真不知道还有啥更厉害的了。”
“涨见识了。”赵欣桥看着白松越发佩服:“也就你能把这个前因后果想出来!”
“我有点无力…”柳书元扶了扶额头,不知道是被案子绕的,还是被狗粮撑的。
“那,白松,既然有了猜想,就制定计划吧。”孙杰道。
“好”,白松道:“既然我们已经怀疑李杰死了,而且有一个合理推理,我们就应该开始查案了。欣桥,你就该回避了。”
“没问题~”欣桥微微一笑:“后面的事情,无非就是证明你说的事情的过程,我听你的好消息就成了。”
对于赵欣桥来说,今天真的是一个很美好的体验。
从坐飞机之前得到一点线索、下了飞机去刑警队,接着去饭店见到了李坤、然后是古玩店和技侦总队,每一条线索的获得都来之不易,然后就被白松一点点推理出来,成了现在的样子。
这种经历是她从来没有过的,这是完全从线索里,见微知著,抠出来一个惊天大案的。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这案子如果交给欣桥来办,从最开始就是毫无头绪的死扣,她肯定找不到线索。
即便获得了那么多的线索,也想不到这个事情会有这种推理。
“嗯,先送欣桥去我家。”白松道。
“去你家干嘛?我直接就坐车回学校了。”赵欣桥没答应。
“哦~~~”其他几个人开始起哄。
“额…”白松脸皮那么厚都脸红了:“行,送你去高铁站。”

“对了…”路上,欣桥在脑海中复盘了一下,接着问道:“你是怎么想到这个的?”
“如果我说跟我分析MH370这件事有关,你会信吗?”白松反问道。
被弃小宫女:天价皇妃 缤雪纷飞
倾世魔魂 袁小七
“明白了”,欣桥一下想通了:“你天天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事情记的真多。”
白松感觉赵欣桥意有所指,但是想了半天也没想懂这句话到底是啥意思。
有句话叫做“当你真的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她的每一句话,你听了都会像是在做阅读理解题。”
白探长现在基本上就是这个情况,一直都是。
当然,最大的原因可能也是笨。
守护甜心之冰冻的樱花 亦樱樱

欣桥心满意足地坐高铁走了,四人直接回了市局总队。
宝瞳
现在案子不得不碰触大山省的队伍了,之前白松的想法是观棋不语,但是天华市这边自己的棋子已经丢了,就必须得下场。
琉璃 般若 花
回到了总队,大家先回办公室休整了一番,把外套脱在了办公室里,拿好了笔记本。
找马支队肯定要开个会,开会总得带着本子。
工作这些年来,白松的笔记本都已经写满了十几个了。
“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白松突然感觉有点别扭。
“嗯?”柳书元立刻皱眉。
“嘘…”孙杰示意王华东和柳书元别说话,每次白松进入这状态,都可能是有很重要的发现。
一般都是那种很难被发现的事情!
其他三人都期待着,大约过了二十秒,白松突然一拍脑袋:“我想起来了,王亮我们是不是忘了接了!”
“卧槽还真是。”王华东立刻道:“我开的车,赖我赖我。”
“对啊,还有王亮”,柳书元也拍了一下脑袋:“我也总觉得少点什么东西…”
“…”孙杰同样陷入了自责。
四个人都默哀了一会儿,白松叹了口气:“算了,让他继续查监控吧,咱们先去找领导汇报情况,都回市局了,接他太远了。”
“只能如此了。”大家迅速全票通过。
天启永恒
國民 校 草
四个人拿着本子,一起到了马支队的办公室。
马支队对白松是真的宠,从白松开始说,到最后说完,虽然有很多地方刚听起来感觉很扯淡,但是他一次都没打断过。
白松现在已经把这个事情的逻辑性分析的很到位了,马支队听完之后,接着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就点了点头:“你说得对,现在不能直接找到李杰的妻子询问,但是这个失踪案应该是可以认定了。监控里这几天李杰没有回家,也没任何开房记录,非常不正常。这样,我去请示一下魏局,开个紧急会。”
注射 天使 莉莉
“好。”白松看着马支队离开,跟其他人说道:“咱们去会议室先布置一下。”
这案子必须市局亲自搞了,因为涉及到了大山省的情况,对接起来还得靠总队。跨省办案一般都是支队、大队对接,但这个案情太特殊,支队对接估计对方依然还想搞保密。
这种事自然是要请示领导,开会研究,但是这种会议不会拘泥于形式,不到十分钟就开始了。
你最珍贵
白松再次讲了一遍,比刚才的还细致,顺便把马支队问的问题也一并做了解释。
魏局点了点头,又点了点头。

l2tuk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警探長 奉義天涯-第八百六十八章 價格相伴-xni09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警探长
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都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注1)

“李杰应该是被害了。”在车上,白松说出了自己的推理。
“被害!”孙杰眯起了眼睛,让大家都有些瘆的慌。
“被他媳妇害的吗?”欣桥问道。
“是。”白松点了点头。
“怎么做到的?”欣桥问出了大家都想问的东西。
魔女七日 土豆奶盖
“这应该是个大组织。”白松脑子里勾勒出一个组织的轮廓:“我从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他老婆本来是个普通人,但是进过监狱。咱们当警察的,自然都是知道的,一个人只要到了监狱里待一段时间,就绝对不再是之前的情况了。这次出来之后闹成这个样子,妻子有杀人动机是正常的,但是她不敢自己动手,选择了买凶杀人。不过,现在警察抓的这么严,买凶已经越来越难了,毕竟国内对于命案的重视程度是第一位的。”
“嗯,自然,没有命的话,其他的不必多提。”王华东表示肯定。
最強 召喚 師
神荒异志 剑翎
“是,所以说,如果想杀人不被发现,最好的办法是什么?”白松反问道。
“不杀。”欣桥眨了眨眼睛。
被噎了一下,白松又不敢怼,接着看向其他人。
萌 妻 食神 小說
“别看我,我觉得你对象说得对。”孙杰道。
“那如果一定要杀呢?”白松问道。
“弄个意外或者交通事故?”柳书元问道。
“那个不行,现在太好查了”,孙杰摇了摇头:“我感觉是找个深山老林或者说咱们上次去的那种大沙漠埋掉,找不到尸体再好的法医也没用。”
“那限定条件太多,而且得是最亲的人才能约到那种地方,警察也好查啊。”王华东摇了摇头:“我觉得是白松以前处理的田欢那种案子,让死者不小心把自己弄死。”
“你行你试试”,柳书元直接无语了,“谁都有这个本事啊?”
“那到底是啥?”大家看向白松。
棄 妃 別 來 無恙
“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在国内啊。”
大家这才缓过神来,确实…周围的地方可跟咱们不一样,不仅是这些地方,包括公海,失踪个人算什么?
“你这么说也没毛病。”孙杰表示了同意。
一样花开
“你们看,马航那个,一整架客机,200多人,说没就没,现在也找不到,甚至我听说还有公司已经开始打着搜救的名义,开始在那个区域做海底勘查了。”白松道:“这个事件,其实给了我很大的震撼和启发,我想过好几次,都不知道该怎么去找。你们说,骗出去,这案子怎么破?”
“…”
大家都表示了无力。
“问题是”,王华东说出了关键:“被害人怎么会主动跟着凶手跑到国外去?”
陌路孤行
“这不就是本案可以满足的情况吗?”白松道:“假如张三想害李四,那就去和李四搞好关系,无论是通过利诱还是色诱再或者偶遇等情况,成为认识的朋友。接着,带着李四去逛古玩市场什么的,让李四运气爆棚,淘到几件文物啥的,然后把其中的低价文物在这里售卖掉,让李四得到真正的甜头,然后告诉李四,李四的第二件文物是国宝,国内没有任何地方敢收,但是他有渠道能在境外给卖掉,钱放在瑞士什么的不记名账户里…”
“这谁会信啊?”王华东吐槽道。
“我说的肯定是很浅显,这是我这几分钟推理的,但是团伙作案,肯定会把从头到尾的东西都设计的非常好。”白松道:“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可是改变人一生命运的东西,只要前面的事情做得足够真实,后面的戏演得足够好,这个事就不难。”
“有道理!”欣桥击掌道:“比如说那些民工,那都是真民工,估计他们的戏份很少,比如说就是去装作啥也不懂的、从地里面挖出来宝贝的大山省农民。这种人比起古玩城里日常铺个红布卖西周、战国文物的人可信得多。还有这个男扮女装的人,就应该是一流演员。”
“如果这么说,那确实是很符合这个古董店的掌柜的说法,李杰可能还有一件所谓的国宝,当然,这肯定是赝品,但是他自己不知道。一个清朝的民窑就能卖四万,另外一件怎么着不得几千万?”柳书元道:“说不定,李杰还会花钱找人把他和物件一起偷渡、走私出去。”
“要这么说,这四万块钱还能再收回来。”王华东也大体明白了什么:“这样的话,古董店老板会不会是共犯?”
白松摇了摇头:“把这个老板也加进来,暴露的几率会变大,而且老板刚刚的供述,如果是同伙,完全没必要告诉我们那么多。”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那有可能是老板故意误导我们这个方向啊。”王华东进入了怀疑的循环。
“奥卡姆剃刀定律,如无必要,勿增实体。”赵欣桥看向了王华东。
华东瞬间被说服了。确实,没必要,人越多越麻烦,目前估计那些民工都只是暂时雇佣的,可能民工们还真的以为是来偷偷卖点文物。比如说,男扮女装的这位,估计民工们平日里接触的是男人,在摊位上看到李杰和一个美女的时候,都不知道这位美女其实是他们的头头。
这案子真正明白怎么回事的人,目前来说,应该是很少的。
“那这个价格,这个李杰的老婆负担的起吗?”欣桥主动跟白松问道。
“李杰没有其他的近亲属,他一死,她媳妇最起码能多分一套房,市价少说也有150万。而且这女的应该也算是报仇雪恨了,她老公出轨,她从小三那里把钱骗回来,最终还是判了几年刑,出来以后老公也天天鬼混,离婚还争这个争那个,她这个杀心肯定是不浅。”白松道:“这些年,随着房价的上涨,这已经成了尖锐的社会矛盾了。虽然他老婆不可能立刻把钱转出来,刚刚我也查了他老婆的转账记录了,没有大额资金转出,但是这样的组织,估计是不怕王秀英赊账的。而且,指不定已经签了什么不公平的合法合同了。”
白松说完这句话,大家看向了赵欣桥,仿佛在问赵欣桥,白松说的这种合同有没有可能存在。
赵欣桥轻轻颔首。
宠物小精灵之小芸 晓云

注1:出自奥地利作家茨威格《断头王后》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